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72 章(二更)

作者:宋家桃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平秋阁。

    外间的天色已然全部黑了。

    透过那覆着草绿轻纱的轩窗, 可以瞧见外间的院子里和长廊下点着六角宫灯,此时正随风轻轻晃着。

    可这偌大的里屋却没有点灯。

    王珺背身坐在铺着胭脂色毛毡的软榻上。

    早些时候, 周慧已经被人从偏门抬进屋了, 虽然无声无息的, 可这么个大活人进了府,又岂能真得瞒过旁人的眼睛底下丫鬟、婆子私下议论了许久,至于是个什么话, 不用打听也能猜出个分明。

    得知周慧进门的时候

    王珺便打发了一众下人出去, 又下了吩咐让她们无令不得进来, 连枝等人虽然担忧却也知道她的脾性,因此也只能一一应是。

    而今过去已有大半个时辰。

    她却一直保持着原先的动作, 没有丝毫移动。

    轩窗半开, 她这样望过去, 可以看见窗外彻底黑沉下来的夜色,晚风轻拂、枝叶摇曳,又有星河点点,并着那宫灯里头打出来的光亮一道给这夜色添了几分光亮。

    王珺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 外边的天还是有些余晖在的, 橘红色的天并着一轮落日。

    再后来这天一半还是亮的,一半却黑了。

    而今

    所有的光亮被吞噬, 只余这黑漆漆的夜,笼罩着整个天地。

    把天亮等到天黑,并不是她头一回做这样的事。

    以前在魏王府的时候,后来在冷宫的时候, 她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她原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那样的时候了。

    却没想到

    王珺的神色在这黑漆漆的屋子里显得有些格外的寡淡。

    她没有哭,甚至连情绪没有丝毫波动,或许是哭得多了,又或许是觉得不值得,她就这样一个人安安静静得坐在这软榻上,平静而又淡漠得望着外头的天色,只有那撑在引枕上的手不自觉得紧攥着。

    等听到身后传来的一阵轻微的声响,她像是被人扰了一室清净一样,皱了皱眉。

    不过却还是没有转身,只是哑着嗓音,没什么温度得说道“出去。”

    原本以为是连枝等人担心她才会进来,可没想到,她说完这话,身后的脚步声不仅没停,反而越走越近。王珺原先皱起的眉拢得又深了些,红唇也紧抿起来,而后她是神色不虞得转身看去,刚想斥责一通。

    话未出口,便瞧见萧无珩穿着一身深衣站在不远处。

    乍然瞧见他的身影

    王珺还有些回不过神,只当是在做梦一样,怔怔得望着他,过了好一会,她才呐呐开口,犹豫得喊道“萧无珩”

    “嗯。”

    萧无珩的嗓音不算响,却带着熟悉的声线和掩不住的关怀,站在不远处,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确认了真得是他。

    王珺也终于回过神来,在这光线并不算好的屋子里,眼前人的那双凤目却显得格外清亮。她就这样望着萧无珩的这双眼睛,看着里头未加掩饰的担忧和关怀,终于让一直没有波动的她也忍不住泛起了泪花。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起身朝人小跑过去,而后是扑进了他的怀里。

    萧无珩见她跑过来也没说话,只是朝她展开了双臂,等那道娇小的身影扑进怀里时便伸手揽着人。

    夏日的衣衫本就很薄,他能够清晰得感受到胸膛那一处的湿润。萧无珩轻轻叹了口气,却没说话,只是轻轻拍着她的背,一下又一下,就像是在哄小孩子似得,生怕力道重了些就会惊扰了她。

    屋子里无人说话。

    王珺纵然是哭,也是没有声音的。

    她就这样伏在萧无珩的怀里,听着那处平稳而又有力的心跳,合着眼默声哭泣着。

    而萧无珩也没有说话。

    他没有让她别哭,也没有说什么动听的话。

    她哭,他就陪着。

    到后头还是王珺哭累了,才抹干了脸上的眼泪,仰头望着他问道“你怎么来了”

    屋子里的光线只有外间打进来的几许光亮,星星点点的,可萧无珩自幼习武,六识高于常人,此时一双凤目微垂,自是把眼前人的一张面容瞧了个真切。眼看着她往日明艳似牡丹的面容,此时却如出水芙蓉一般,纵然被她用手拂掉了眼泪,却还是湿润润的一片。

    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一片水润。

    萧无珩就这样低着头看着她,带着粗粝的指腹抹掉她眼角遗留的几滴泪,而后是与人说道“我担心你,便过来了。”

    王珺知道萧无珩本事非凡,他会知道家里的事,她并不稀奇。

    只是

    眼看着男人穿着一身劲服的模样,却又忍不住皱起了眉。

    王家世代簪缨,家中养有侍从无数,纵然萧无珩武艺高强,想要避开所有人的目光也不容易。他也不想想若是被人发现,他一个王爷擅闯国公府,传出去会闹出什么样的事可想着他这么做,皆是因为她的缘故。

    王珺这颗心骤然便有些软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等到平复了心中的情绪,便朝他露了个笑说道“我没事了,你回去,免得被人发现。”

    萧无珩耳听着这话却没有说话。

    他只是抚着她的眉眼,带着满腔柔意,与她说道“你若心中难受,可以说于我听。”

    等这话一落

    他是又跟着一句“不必强忍也无需独自背负,你要记着,你还有我。”

    不必强忍也无需独自背负。

    你要记着,你还有我

    耳听着这两句话,王珺突然是又红了眼眶,她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低着头,很轻得说道“我想过原谅他的,想过即便他做错了事,好歹也是我的父亲,可是”说到这的时候,语气又带了些哽咽,便又停了一会才又说道“他怎么能这么做他怎么可以这么做”

    只要想到父亲背着母亲和周慧在一起。

    她就恶心到反胃。

    王珺絮絮说话的时候,萧无珩也没说话,只是伸手轻轻抚着她的长发。

    等到她终于说完,他才伸手把人揽进了怀中,半开轩窗外头的夜色很好,而他一手抚着她的发,一手环着她的腰,没有说王慎的不好,只是与她说道“我和你说说我小时候的事。”

    王珺耳听着这话却是一愣,她从他的怀中仰起了头望着他。

    而后便听到萧无珩用一种很慢的语调,轻声与她说道“我自小便没有生母,抚育我的母妃也在我五岁那年病逝了,后来有人说我命犯孤星,但凡亲近的人都会收到牵连,所以宫里便也没有妃嫔再肯抚育我了。”

    “你能想象一个皇子和宫人抢饭食吗”言罢,萧无珩便垂了一双眼睛看着王珺。

    起初的话,王珺往日倒是也有耳闻,可在听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却怔住了,和宫人抢饭食这怎么可能

    萧无珩看着她一脸不敢置信的面容,却是轻轻笑了下。

    他伸手抚着她的眉眼,而后是继续说道“宫里的人啊,有哪个是蠢笨的你若好,自是人人恭维,你若不好,便是谁都能上前踩上一脚。我没有母妃,那人又厌恶我,所以就连最卑贱的宫人都能欺负我。”

    “那些人平日里克扣我的银子和吃食,把我关在屋子里,只有在非不得已的时候才会替我好生打扮,带我出去。”

    王珺知晓宫里的人惯会拜高踩低,却没有想到萧无珩的童年会这么悲惨。

    她拢着眉,一手握着他的袖子,说道“那你为什么不说姑姑最是心善不过,若是知道的话,必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萧无珩耳听着这话,轻轻笑道“傻姑娘,我说了又如何左右也不过是重新换一拨人罢了。那样的地方,有谁是真心肯来的到最后也不过是变得和以前一样。”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情绪也很平稳。

    好似只是在说一桩再寻常不过的事罢了。

    可王珺却紧抿着唇,心里除了心疼还有气愤,她知道萧无珩不容易,却没想到他会这么艰难,那个时候他才几岁这样小的一个孩子,明明有着最出众的身份,活得却连个宫人都不如。

    想到这

    她的眼中也浮现出几分怒意,就连握着他的手也多用了些力道,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他的身前,好似她这娇弱的身躯能够为他遮风挡雨一般。

    萧无珩看着她这副模样,眼中的笑意越发深邃,就连语气也添了些暖“傻姑娘,都已经过去了。”

    这些事早已过去了,他也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倘若是几年前的他,提起这些的时候或许还会气愤,可如今也不过是当做一件不起眼的往事,笑说着也就过去了。

    其实他没有与她说。

    那些宫人除了克扣他的银子和吃食,还会打他。

    宫里的那些人,或许是被别人欺压得久了,养得性子也都诡异起来,那些人平日在外头战战兢兢得,无人的时候便从那些弱者身上找存在感。而他,明明身为皇子,有着能让他们伏跪的身份,却偏偏是个不受宠的,自然也就成了他们最容易欺负的对象。

    十岁前的时候,他过着得就是这样的日子。

    那些人都是宫里的老人了,知道怎么打,最能让人疼,却不会留下丝毫痕迹。

    他想过反抗,也想过去和同别人告状。

    可最后

    他却都忍了下来。

    后来,他长大了,而那些人也老了。

    有一年他从边城回来的时候,曾经故地重游,也看见过几个当年侍奉他的老人,那些人如今都已老眼昏花了,弓着背干着最下等的活,看见他的时候都有些认不出他是谁了。只是战战兢兢得跪在地上,颤着声喊他“贵人”。

    他也曾经想过报复。

    把当年自己所承受得那些,千百倍得赋予在他们的身上。

    可看着他们这幅模样,萧无珩便知道他无需做什么了,那些人终将只能战战兢兢得伏跪在他的脚边,只要他们活着一日,想起以前做得那些事,便不会安稳。

    想到这,萧无珩看着王珺那双清凌凌,带着关怀和愤然的目光。

    待又过了一会才继续与她说道“小时候,我也曾想过,那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厌恶我难道只因为我母妃是个下等的宫人”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仍旧没有丝毫的波动,只是平静得说道“那会我还天真得想着,是不是我越来越好,他的眼中就会有我所以我拼命读书、拼命习武,做得比所有的兄弟还要好,为得就是想听他夸我一声,只要一声就好。”

    “可是没有,无论我做得再好,他也永远不会把目光投向我。”

    “他会夸大哥,夸三弟,夸五弟,却不会夸我。”

    “后来我明白了,也就死心了。”

    “丫头”

    萧无珩突然低头,喊了她一声,等到王珺循目看来,才又抚着她的脸,柔声说道“我和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难过,而是要告诉你,我们没有必要为了别人而惩罚自己。”

    “即便这个别人,是你最亲的人。”

    屋中月色很好。

    王珺仰着头望着萧无珩的时候,能够透过外间打进轩窗的月色,清晰得看到他的面容。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是带着笑的,并不算深的笑意,却能够抚平她心中所有不堪。

    她就这样望着他,好一会才在他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而此时的莱茵阁。

    屋子里并没有下人,只有周慧母女坐在床上。

    两边各点着烛火,把这室内打得很是亮堂,林雅伏在周慧的怀里已经不知道多久了,自打先前见到周慧,她便一直抱着人不肯撒手。等到没了人,更是哭哭啼啼得说起这些日子的事,越说,她心里也就越发委屈。

    刚来府里,被王七娘吓唬。

    后来待在这鬼地方,被那些下贱的奴婢糟践。

    再后来

    被王珠当众数落。

    这一桩桩一件件,她就掺着眼泪,一字一句得与人说着,或许是真得压抑了太久了,等说完的时候,手里的帕子都被泪水浸湿了。

    周慧知道林雅在府里难过,却没想到她过得会这么艰难,这会听着她这一字一句,心里就跟被刀割了似得。等人说完,她也忍不住红了一双眼,双手紧紧抱着她,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以后阿娘在你身边,你就不会再受那些委屈了。”

    耳听着这番话,林雅自是又忍不住哭了一遭。

    等到再也流不出眼泪,她才从人的怀里扬起了一张脸,哑着声问道“可是祖母让您也住在这,铁了心不让我们去靠近父亲,可如何是好”

    闻言,周慧替她拍背的动作一顿,而后是与人说道“阿雅,你还记得母亲以前与你说过的话吗”眼看着怀中人仰着头望着她,周慧是又轻轻笑了下,才与人柔声说道“遇事千万不要急,要一步步来。”

    等这话说完

    她是又跟着一句“如今我们已经成功走进了王家,即便离得远又如何总归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

    林雅惯来是信任母亲的,因此听她这般说道,却也喜上眉梢,她擦干了脸上的泪,紧跟着是问道“那母亲,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她被王七娘欺压了这么久,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她跌落的时候了。

    只是相较于林雅的兴奋,周慧的脸色却仍旧没什么变化。

    她就这样清清浅浅得笑着“我们什么都不用做。”

    她们的存在就已经让正院那个女人不高兴了,只要她时不时在崔柔面前出现,那个女人就会记得自己夫君的背叛,即便她什么都不用做,也能看他们离心。

    想到这

    周慧是朝不远处的红烛望去。

    外边晚风轻拍着树木,而她望着红烛慢慢浮现出一个莫名的笑。

    翌日。

    王珺正陪着崔柔看信。

    信是打金陵崔家送来的,却是外祖母亲笔所书。

    王珺一面念着上头的内容,一面是扭头与崔柔说道“外祖母已经启程回长安了,想来中秋前后便能到。”她说这话的时候,心下倒是转了几回,前世外祖母是母亲和弟弟死后才回得长安。

    不过这一世有些事变了,外祖母会来倒也不稀奇。

    崔柔闻言却有些无奈,她自然知道母亲为何而来,当日哥哥知道林雅的事后便朝金陵送去了信,若是这回母亲过来,知道府中发生的那些事,只怕刚想到这,外间便有人禀道“夫人,周姨娘携林小姐过来请安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老齐牌暖宝宝。

    感谢 芓吟x2、阿纹家的头头鸭x2、享冬眠、每天都在蹲更的deia 的地雷

    感谢 阿纹家的头头鸭 的浅水炸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