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34 章(一更)

作者:宋家桃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日后。

    成国公府, 王家。

    今日是王珺的及笈礼, 虽然因为冯婉的死,不能大办。

    可到底也是姑娘家的好日子。

    何况庾老夫人心中总觉得太过委屈了王珺, 虽然不能大办, 可该热闹的地方还是得热闹的只是摒弃了礼乐之物, 没请众人过来大操大办。

    不过无论是酒水、还是宴席上的用料都是用了最高规格的, 比起去岁王珍及笈时花的银钱还要多上许多。

    这若是放在以前, 三房那几位知晓后,肯定是要闹上天的。

    不过自打冯婉没了后, 三房的几位主子倒是也变得安静了许多。王恂本就没把冯婉当回事, 见她死了反而乐得轻松,只是恐庾老夫人瞧见, 倒是也没去外头,只是日日待在云姨娘那处。

    至于王珍和王祀。

    他们两人心中各自有事, 自然也没说什么。

    倒是王珠知道后, 免不得同王珍吐露出几句不高兴“听说祖母不仅把她那副血玉头面和东珠头面都送给了王七娘, 私下还给人贴补了五千两银子,虽然今日没有请人过来大办, 可那酒席上花得钱可不少”

    “祖母可真是偏心的很。”

    只是无论她说什么,都不见王珍作答。

    久而久之,她也就懒得说了。

    再说她心里嫉妒, 却也不敢真得跑到王七娘跟前说道什么,她那位七姐的本事,她可是经历过了, 可不想再被人当众羞辱。

    何况今次王七娘因为母亲的死不能大办,若是她再去闹,只怕回头祖母知晓后又该责罚她了。

    旁人是怎么想的,王珺一概不知。

    不过即便她知晓,也懒得拿这些当做一回事。

    她今日一大早便由人服侍着起来,又是沐浴又是焚香,好一通忙活,等到杜若等人过来的时候,她这处也操持得差不多了。

    虽然冯婉丧期未过,家里也没有张灯结彩,不过王珺这屋子却还是仔细布置了一番的,那里头摆着的物件,件件桩桩都透着一股子喜气。

    这会时辰还早。

    王珺索性就同崔静闲等人坐在那铺着白狐毛毡的软塌上说着话。

    屋子里摆着上好的银丝炭,烧得整个屋子都热烘烘的,几人围坐着的红木茶几上也摆了不少果盘、糕点,还有几盏刚刚奉上来的茶水,这会茶水还都在冒着热气,甚至还有些清淡的茶香在屋子里飘荡着。

    今日在屋子里坐着的,都是王珺的亲友。

    杜若是她多年的好友,而崔静闲和王瑛是她的姐姐。

    几人起初是在说着闲话,到后头,杜若看着这冷清清的样子,还是忍不住低声说道“到底还是可惜了,原本我还想着你这大好的日子,肯定会很热闹才是,没想到”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掺着不平。

    女儿家的及笈礼这么重要,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这世上哪一个姑娘不希望在这样的日子里,在众位亲友的见证下,一步步行完自己的成年礼

    偏偏因为三房的事,不能大办。

    怎么不可惜

    崔静闲和王瑛虽然没说话,可脸上的神情和杜若的也差不多。

    其实她们也知道,冯婉是因病去世又是家中长辈,纵然再不平再不满也不好多说什么,可站在王珺的这处,她们心里总归还是有些不舒坦的。

    王珺耳听着这一番话,又看着身侧三人一副打抱不平的模样,忍不住露了个笑。

    她把手中的茶盏置于一侧的茶几,而后是看着她们柔声说道“你们也不必替我委屈了,今日虽然没有大办,可祖母也没有委屈我。”

    庾老夫人怕她冷清,不仅请来了舅舅一家,还把杜家伯母和杜若也都请来了。

    除了还在外头游学的小祯没有回来。

    不过他的礼物倒是早早就送来了,不仅如此,他还给她写了很长几页信,与她说了许多外间的事。

    她能够感受出,这一趟小祯出门,真得长大了不少。

    再说,请那些人来家里,也不过是让他们看个热闹,还得劳累她去说那起子场面话,她最厌烦这些场合,倒不如现在这样轻松。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拘着端着。

    眼见王珺当真没有不高兴,三人倒是也没再说什么。

    到底不是一件开心的事,几人便又说起了其他的闲话来,说到后头,免不得说起了杜若的婚事。

    如今她们几人里头,崔静闲已是和萧无琢定了亲,日子就定在今年十二月,而杜若前些日子也已同王祈定了亲,日子定在来年二月。

    王珺心里是觉得奇怪的。

    前世二哥和杜若虽然互相钦慕彼此,只是婚事却一直耽搁着,这次怎么会这么快就定了亲不过这样也好,前世这两人的结局一直是她心里的遗憾。

    这世,他们两人可以早些修得正果,她也高兴。

    王珺想到这,脸上挂着笑,口中是同杜若笑说道“我早就盼着你能做我嫂嫂,如今可总算是快实现了。”

    王瑛听得这话,也忍不住说道“那日二哥一下朝便急匆匆得跑到了母亲那儿,我们还以为是怎么了,没想到他是要母亲去杜家提亲。”

    说到这事的时候,王瑛免不得是想起那日的哥哥,想着他那副模样,乐不可支得继续说道“你们都不知道,哥哥那日的样子,倒像是去晚了,杜家姐姐就会被人抢走了似得。”

    耳听着这些话,先前还同几人笑说着的杜若倒是难得有些娇羞起来,她把手中的茶盏置于一侧,而后是看着几人说道“好端端的,你们怎么说起我来了”

    话是这样说

    可杜若脑海中也忍不住回忆起王祈。

    前些日子也不知王祈抽了什么风,突然大晚上得跑到她那,同她说“要娶她”。

    这样的话,以前王祈不是没有同她说过。

    只是当初王祈也同她说过,他想查出杀害王伯父的凶手再同她成亲,如今王伯父的凶手还没查到,她自然也不会以为王祈会立刻与她成亲。

    其实她的年纪已经不算小了,母亲私下也问过她几回。

    她也都据实同人说了。

    好在母亲是个开明的,虽然心里不高兴,却也没有干涉他们两人之间的事。

    可她没想到,那日王祈说要娶她,翌日一大清早就差人请了永安伯府的夫人来说亲了,等到后头她私下问起王祈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那个男人才与她说

    “父亲对我而言很重要,我以后还是不会放弃追查他的死因。”

    “可杜若,你对我而言也一样重要。”

    “你愿意等我是我几世修来的福分,可我却不能让旁人再说道你什么,我想娶你,想以后日日都看着你。”

    那一日,王祈同她说了许多话。

    以前说过的,或是没有说过的,那个男人都同她说了。

    眼看着杜若低着头,面若桃花的模样,王珺几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想再说些什么,外头便连枝便打了帘子进来,等福身行礼后便同她说道“郡主,永寿公主,永昌公主来了,这会正朝这处过来了。”

    萧无琼和萧无珑怎么来了

    王珺心下疑惑不解,不过碍于两人快到了也不好多说什么,便起身站了起来。

    其余几人也都跟着一道起来了。

    没一会功夫,外头便先后走来两道身影,正是精心打扮的萧无琼和萧无珑两姐妹。

    “请两位公主安。”王珺领着几人朝两人行了礼。

    “快起来吧。”

    萧无琼看着她们笑说一句,等瞧见几人起来,才又同王珺说道“本宫知道今日是长乐的及笈,虽然今日不能大办,可我们到底是从小到大的情分,你这大好的日子,我们也不能不来。”

    “长乐不会介意我们不请自来吧”

    这些都是场面话,何况纵然她介意,这两人不还是来了因此听得这话,她也只是笑了笑“原本也是想给两位公主送去拜帖的,只是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又怕冲撞了你们,这才只能耽搁了。”

    说完,她是又朝侯在一侧的连枝说了一句“给两位公主上茶。”

    等到丫鬟重新上了茶。

    萧无琼接过后才又同王珺笑说道“今日哥哥和五弟也来了,哥哥知道你今日及笈,早早就备了礼,也不知是要送你什么,神神秘秘得,连我们都不肯说。”

    “可不是”

    萧无珑也接过话说道,只是与萧无琼不同的是,她话里却掺着些妒意,不过她如今年纪小,说起来倒像是女儿家的娇嗔似得“哥哥以前对我们都没这么好过,若是长乐姐姐日后”

    她这话还没说完,王珺却突然开口说道“公主慎言。”

    王珺这一道声音并未掩饰什么,也丝毫未给两人面子,她对两人有礼是因为今日自己是主人,她们是客人不过这两姐妹要是觉得自己身为公主,可以在她面前为所欲为,胡乱说道什么,那便是大错特错了。

    突然被人抢了白,萧无珑的脸色其实有些不太好。

    她到底还小,性子也没那么沉稳,刚想发作,就被萧无琼拉了下袖子。

    而后

    萧无琼便同王珺说道“长乐也别生气,你也知道永昌的脾气,她自幼就爱同你一道玩,这才口没遮拦。”

    耳听着这一番话,王珺倒是也没再说什么。

    只是到底因为这一桩事,屋子里许久都无人说话,到后头还是萧无琼开了口“这位姑娘,我以前倒是没见过。”

    她说这句的时候,望着得是杜若的方向。

    杜若见此便起身又朝人福身一礼,口中是道“小女姓杜,单名一个若字。”她说话的时候,语气从容,姿态如兰,纵然是面见公主也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

    “杜若”

    萧无琼看着她这幅模样,唇齿之间轻轻碾磨过这个名字,而后是笑跟着一句“原来你就是王家二公子的未婚妻。”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挂着笑,可眼中却好似有一抹化不开的阴沉。

    这一抹目光被她掩饰得很好,别人未曾察觉。

    可杜若心细,却是察觉到了,只是等她掀起眼帘朝人看去的时候,瞧见得却依旧是端庄清贵的萧无琼。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