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将军是女郎15

作者:青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hi小天使, 如果看到我就代表你的购买比例不足哦。

    撩起纱幔进入亭内, 亭中央坐着一位风姿绰约, 蛾眉螓首的女子, 她身着一袭淡黄锦衣, 外罩素白轻纱, 见婢女入内,轻声询问, “可是今日入的京城。”

    婢女恭敬道, “是, 一得知便立即知会小姐来了。”

    “好。”秦舒曼微微颔首,柔声说,“你下去领赏吧,记住别对任何人说起,柳碧带她下去。”

    “是。”名唤柳碧的婢女将其带走, 留下的婢女春晓低声说,“小姐, 您要去见洛公子吗”

    “不。”秦舒曼摇摇头, 一指慢慢拨动琴弦,“如信现下正值要紧的时候, 我不便打扰他,等殿试过后我再见他, 也不知道如信是否还记得我。”女子轻咬嘴唇,略带些羞涩和不安。

    春晓安慰道,“小姐天姿国色, 洛公子怎么会不记得,况且小姐您和洛公子小时候便认识,想必他也是想念您的。”

    “别瞎说。”秦舒曼脸上染上薄红,随即轻愁道,“如信之前落入那般境地,我却不能帮他,大哥也拘着我,不让我出去,不然、不然我一定”

    “小姐。”春晓低声喊道,“您可别乱想,要是让老爷和少爷知道”

    “我懂。”秦舒曼停下话语点点头,脸上又染了丝笑意,“如今却是谁不知道如信的大名,他果然惊才绝艳,想必爹爹和大哥也不会像先前那样,排斥我和如信往来了。”

    “是,小姐终会得偿所愿。”春晓笑着回答。

    贾昱才贾公在京城也有府邸,他一代大儒,生的儿子却好行兵打仗,半点没有诗书才气,女儿虽活泼些,但才智却比肩男子,贾公无奈儿子的选择却也尊重,只好把一身学识传给了女儿。

    如今女儿贾兰风在京城学府任先生之职,还给他生了个聪颖爱学的小外孙,贾公无憾,外出游学时在襄府诗会上偶见洛如信,便有了爱才之心。

    “果真是这样”以上是世人皆说,但贾兰风却不信,她人虽已经三十多岁,但风姿依旧,气骨犹存,一身学府女先生的打扮,此时撑着胳膊靠在桌前,看她爹捻着胡须躲避目光。

    “可不就是这样,洛如信当真是惊世之才,世间罕有啊。”贾公叹道,“此子太聪明,而且”

    贾兰风叹气道,“我就是怕洛如信真的这般有才华而且又聪明。”

    她的父亲她了解,对有才之士分外欣赏,当初大哥参军,父亲痛心疾首,她看在眼里只能敏而好学。

    在贾昱才眼里,没有什么比学识更加重要。

    但贾兰风却不得不多想些别的,“爹,您又不是不知道他洛家是个什么情况,您当真要掺和进来您这可是一脚已经迈入浑水中,再想抽出却不容易了。”

    洛如信为何再次进京,了解当年事情的都可猜之一二,而贾公就是看的太明白,才在老皇帝临死前辞官离开。

    如今怎么又掺和进来了

    贾公放下捻着胡须的手,叹道,“当年他一家无辜,皇上仁慈放过,可怜他年少颠沛流离,近年来才在洛家村安定下来,如今志气未消,我怎么说也得帮的一二才”

    “行了爹,您就是看他才智惊人,心里忍不住是吧”贾兰风还不明白她爹的心思。

    贾公悻悻的住嘴,也不否认。

    贾兰风无可奈何,只得再次叹气,还皇上仁慈在她看来,皇帝也不甚无辜,但皇恩浩荡,如今老皇帝一家死伤殆尽,就算洛如信再想复仇难道要颠覆蔚朝吗

    不、他不会,洛如信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而将整个蔚朝弄得民不聊生。

    想到这儿,贾兰风略微放下了心,且宣伯公府才是陷害洛大人一家的罪魁祸首,想必洛如信此次进京是要对付宣伯公吧

    夜深后,洛如信放下手中的书,剪了剪快要燃尽的蜡烛,如今想必那人应该也会有了动作,就不知他身处皇城,近几年到底布置的如何

    想罢,洛如信摘下香囊轻抚,梅花淡淡的香气怡神,也不知时衣近日在做些什么。

    洛时衣却在洛如信离开后,购买材质亲自制作九节软鞭。

    “宿主不是用刀的吗”小叭好奇问道。

    “鞭子也会用,就是不如刀精通而已。”洛时衣回答,主要是用刀效果太过惊人,在这个世界还是用鞭子为好。

    小叭哦了一声,“那宿主制作鞭子干什么”

    “打人,不然还跳绳玩儿吗”洛时衣无奈摇头。

    “打、打人打谁鸭”

    “这个能不用到最好,看谁欠打呗。”

    宿主真凶残小叭缩了缩小光球,突然想到它第一次要进到宿主身体时,却被漫天的刀光笼罩,击落在地。

    听前辈们说,它还是第一个被打出来的系统,目前已经记录在案呜。

    “对了,前几日我到镇上买东西的时候,碰到方施娅了。”洛时衣突然想起来,“她现在管理着方甑的花行,却还未成亲。”

    明明已经到了年岁,听说还有位林公子在求娶她,可是方施娅却始终未同意。

    “可在这里再拖下去就成老姑娘了,到时候也得听父母安排叭。”小叭询问道。

    “是啊,我听闻方甑已经在物色女婿,属意的便是林府的公子,而方施娅”洛时衣不由得停下手中的动作。

    方施娅那日虽未将她拦住,却是有话要对她说吧

    神情似是要认命了般,可为何要看着她那样

    “宿主宿主。”小叭这时软乎乎的喊道。

    “什么事”

    “过两天就是男主会试的时间了,宿主担心吗”

    “不担心,你不是说男主无敌吗”洛时衣笑道,“怎么现在问我担不担心”

    “嘿嘿,小叭只是有些激动,男主会试殿试过后就要来接宿主入京,到时候小叭就可以见到第二个男主啦。”

    多待在几个主要人物的身边对小叭很有好处,待在洛家村十几年,不怪它这么开心。

    想到京城的风云变幻,洛时衣静静的托腮思考,对呀到那时各色人物纷纷出场,她还未见过世家公子贵女的处事到底是何种模样,但总不会和江湖那般快意恩仇吧。

    会试开始,京城人才云集,热闹非凡,皆道不知谁才是第一名会元。

    而在放榜之时,众人叹道,“果真如信公子有大才。”

    继扬名后,又在会试中得了会元,有种不出所料的感觉。

    “且还有殿试呢,就算他有大才,面见龙威时可别被吓得尿裤子。”有人酸言酸语。

    旁人听罢,嘲笑道,“一听你便是没见过如信公子的样子,他那种的风姿面容,怎么会不敢直视龙威呢。”

    而就在得中会元后,洛如信推拒了各种宴会邀请,有人说他不知好歹,还未取得最终的成绩便如此目中无人。

    然而这话却在几日后被打脸,洛如信在殿试前出了民生谚语,通俗易懂,简言意骇,其中阐述了民富则国富,民强则国强的道理,直言道蔚朝强大且与百姓强大脱离不了关系。

    治国理政,关键在于使民富。

    一书既出,看戏的老百姓们竟开始热切关注起来,书内说的话有些识字的人便看得懂,于是此书才出来却流传颇广。

    “好好好,如信已经认识到民才是蔚朝的根本,如今就算是胸无点墨的百姓也知晓你的名字,道你为他们着想,我看皇上必会钦点你为状元。”贾公对此自信的很。

    洛如信却谦虚道,“如信只是尽自己所能。”

    “你能如此不骄不躁,我很是欣慰。”贾公心满意足的捻着胡须,过会儿却道,“切记你向我保证的,一切未落定之时,不可轻举妄动。”

    “是,如信保证。”洛如信低垂双眼,淡淡颔首。

    “好,你且去吧,安心准备殿试。”贾公满意的点点头。

    待洛如信离开后,他才咳嗽一声,贾兰风从室内的屏障后出来。

    “且看到了吧”贾公哼了声,“这回你可安心如信是个好孩子,他不会冲动的。”

    贾兰风点点头,“我信爹之前总说他聪明的话,他确实聪明的很”

    但也心思深沉的很,以她这般年纪,竟看不透此子。

    但愿他是有良心的吧,不然白费爹爹一番苦心。

    殿试之上,洛如信再次见到那些熟悉却又陌生的人,尤其是龙椅之上的九五之尊,一如从前那般骄傲自大,目中无人。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会有补更也就是说有两章更新,把我昨天文案请假未更新的补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