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假冒伪劣药

作者:上官春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原来一开始, 并不是大家以为的战天宇去找秦政, 恰恰相反,是秦政老爷子主动去找的战天宇。

    他对战天宇说, 这个研究所是他亲眼看着落成的, 他在这里呆了不下二十年, 这里的每一条通路,地上的, 地下的, 他都清清楚楚。他说他知道自己的身体, 他活不长了, 他不怕死, 他只怕他这次一死,带走的秘密太多。

    战天宇对乐土的人天然仇恨,他当即表示,爱死死, 老子对你的秘密不感兴趣。

    但是秦政说“我知道你很担心战师长, 战师长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如果你跟着方舟的这群人死在这里, 你爸爸不会难过吗再换句话说,如果一定要死, 你就不想死的更有意义,比如为你的父亲解除一个隐患。”

    战天宇知道他指什么,战火基地如今跟“女王”作邻居,守着地下这么危险的一颗石头, 说能安心那绝对是假的。

    秦政继续说道“我知道一条通路,可以直接进入女王的栖息地,我需要你的异能,而你需要我作为向导,来解决你父亲的麻烦,我们和周队长不一样,有天然的合作前提。方舟远在江北,眼下各个基地自扫门前雪,所以他不愿意为你们战火冒险;你不一样,战家小子,你其实没什么选择,你既然得到了你父亲的庇护,也就该承担责任。”

    秦院长这一番话让战天宇有些犹豫。

    他这会儿的确是陷入了一种自我厌弃。队友全军覆没,他却活了下来,又得知女人一直在利用自己,他像个傻子一样带着自家兄弟自投罗网。

    老头儿说的没错,他真是处处不如周云憧,丢了他的脸。

    这种情绪让他一时间居然对秦政的话没那么抵触了。如今危机还在战火潜伏,他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什么也做不了,还有可能被困死在这里。为什么不冒险去搏一搏呢

    在秦院长面前,战天宇的不成熟体现得淋漓尽致。他骨子里还是个缺乏阅历的年轻人,在高位时得心应手张扬桀骜,一旦陷入被动就失去了判断力。

    “如果你骗我,我就亲手杀了你。”战天宇道。

    秦院长笑笑,没说什么。

    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早说过了,他就要死了,一个将死之人,怎么还会被死亡威胁呢

    于是战天宇带着秦政到了守卫面前,守卫拦不住他,被他放倒两个,剩下一个去报告了周云憧。而他和秦院长很顺利地来到了他说的那个地方。

    出乎意料,陨石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庞然大物,只是一块装在密闭器皿中的蓝石头。石头很漂亮,但不如那个盒子漂亮,盒子是用一种类似水晶的新矿石打造的,有隔离辐射的作用,放在从前,价值过亿。

    “这就是陨石”

    秦院长道“很多人第一次见到它都会惊讶。其实刚来到地球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和你们想得差不多,很大的一块儿。”

    “所以你们那么多人,整个华夏国,就被这么大的三块石头毁了”在战天宇眼中,捏碎这么个玩意儿,就和敲核桃没区别。

    秦政却道“他是一个均匀的整体,切割并不能算摧毁。我们曾经用地球物理能达到的最高温度去溶解它,结果就是它浓缩成了现在这样,密度加大,体积缩小,重量却没有变化。就算我们用已知最高温度142兆开尔文来溶解他,也只是让它变成尘埃,改变不了他的能量,反而会促使它的能量爆发。”

    事实上,秦政已至怀疑陨石能量的爆发和他们实验中导致他体积一直缩小有关,万物都会有个界限,他可能已经达到临界了。

    秦政说了这么多,战天宇只听懂了一句,这块石头不能靠切割来摧毁,高温也不行,那他能做什么

    他的异能是风系,最高级的风系能将最坚硬的物质眨眼间撕裂,可是这一点林陌露在初级就能做到,她的“无视一切材质”太过bug,以至于战天宇现在对自己没那么自信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战天宇有些卑微地发现他的异能除了跑路,在这里起不了太大作用。

    秦政叹了口气“我带你来这里是希望你把它带走,交给周云憧。因为经过我们之前的实验,这块陨石对电流会有反应,五行异能中的金属性似乎天然克制它。”

    “你找我就是因为你说服不了周云憧”

    真是非常挫了,好不容易想大无畏地当一次救世主,还是个替补。

    “我别无选择。”秦政此刻显示出一种无力抗拒的老态,他道,“我的时间不多了,你带上这个盒子,从这里出去,就能回到地面。不出意外的话,周云憧可能已经带着方舟突围了,他是个很懂得判断的人,现在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也是你和战火最好的机会。”

    “作为代价,我会把另一个污染点的位置告诉你,你如果活下来,把这个地点告诉周云憧,他就会明白我今天做的事对他是有利的。”

    “怎么是一个不是还有两个”

    “另一个我不知道。”秦政摇头,“我只是一个科研工作者,高层不会把所有事情告诉我。”

    “我对另外两个污染源也没那么感兴趣,我只感兴趣一件事,你告诉我,咱们才能成交。”战天宇反客为主,道出自己的目的,“姓秦的,告诉我乐土在哪里,是不是在”

    说到一半,战天宇一怔,他敏感地察觉到秦政的表情不自然的僵硬。他上前一看,却发现秦政已经断气了。他从秦政的口袋里找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第二污染点的地点。看到这个地点,战天宇眸色一沉。

    战天宇的阐述就到这里。

    他从破烂的衣服兜儿里,翻出一张同样破烂的纸条,交给周云憧。

    “你们自己看吧。”

    周云憧扫过那上面的字,神情顿时凝重。

    他总算明白战天宇为什么那么自信来找他了。

    林陌露也接过纸条,她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那两个人,没太明白他们为什么突然不说话。

    纸条上写着“白港机场”。

    “这是哪儿”

    “江南地区客流量最大的机场,在d城以东,入海口方向。”

    d城,那不就是方舟的方向

    靠风水轮流转战火方舟真是难兄难弟。

    车队已经整顿完毕,周云憧林陌露一车,战天宇被扔到袁逄一车,一行人出发去战火。没了外人,林陌露才问起周云憧打算来。

    “现在怎么办轮到我们了。”林陌露突然有点庆幸自己留了条退路,没彻底跟战天宇闹僵。如果战火这个时候想搞他们,那真是个好机会。

    周云憧道“急也没用,先回方舟再说。”

    他们出来的时间有点儿久了,高德那边一周没得到消息,怕是要慌。

    “嗯,其实往好了想,既然我们能干掉一个,就能干掉第二个,第三个。到时候没了污染源,也许这个世界就变好了。”

    “变好”周云憧对她的说法似乎有些兴趣,“你觉得怎样变好”

    “就和从前一样没有怪物了,不好吗”

    周云憧在他脸颊上捏了捏“当然好。”

    然而,不可能没有怪物的,人类社会从来没有停止妖魔化,当丧尸的威胁消失了,他们这些异能者,在许多人眼中,就会成为新的“怪物”。

    车队来的时候偷偷摸摸,走的时候倒是浩浩荡荡。当战天宇在战火基地门口从方舟的车上下来的时候,惊掉了一干人的眼球。

    “少爷少爷回来了”众人立刻放下枪支,又叫人去基地内通报。

    战天宇看着整装待发,明显进入战时状态的战火基地,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他不顾两边迎上来的小兵,问道“怎么回事,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谁让你们出兵的”

    “大少,是师长。我们听说你和方舟的人同归于尽了,师长就命我们整队,要去对岸讨个说法。”

    战天宇瞪眼“讨什么说法我爸他身体这么好了他还能打仗”

    他走的时候老头还病恹恹的,这会儿就能给儿子报仇了,这波出生入死值了

    “您出门的这段时间,林小姐一直在照顾师长,师长已经能下床走路了。”

    这位“林小姐”是谁,众人心知肚明,林陌露和周云憧对视一眼。

    战天宇冷笑“那我还应该感谢她了。”

    他又问执勤的士兵“废校舍关着的那个人还在吗姓曲的。”

    “已经走了。”

    战天宇咬牙“走多久了”

    “四五天之前就走了。您说可以不用再关押之后,我们就没管了。”

    四五天之前,正是战天宇带人围堵他们,却被尸潮困住的时候,林陌露心里一突。

    “我什么时候说了”战天宇怒斥。

    士兵一怔“不是您让林小姐通知的”

    士兵没说完,就被战天宇推开,他向基地内走了两步,想到什么,又掉头回到车边。

    “周哥,你们也一起来吧,我会和我家老头儿把事情说清楚。”

    周云憧“嗯”了一声,下了车,正好他也有事想和战师长聊聊。

    袁逄让众人把车停在外面,裴刚施瑶留下,他自己则带上几个人跟着周云憧林陌露进了战火。

    乍一见周云憧,战火里有些和他打过照面的老人不由一怔,而且向来敌视周云憧的战大少居然跟死对头走在起,一口一个“哥”,他们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到了战师长疗养楼的外面,他们迎面撞见一个女人匆匆忙忙地出来。

    看清来人,战天宇笑了。回来得正好,晚一步还真叫她跑了。

    “雨儿,这匆匆忙忙的是去哪儿”

    林阡雨闻声暗道要命,这货居然真的回来了。等看清他身后的周云憧和林陌露等人,她脸色更是不好。可她又打量了一番战天宇,见他除了形容狼狈了些,态度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也对,他和林陌露又不认识,就算林陌露想要诋毁他,他也未必相信。她和战天宇才是自己人,他怎么说也该多信自己一些。只要她先把跟曲孟泽的关系撇干净就好了。

    要是能趁着这机会把那两个碍事的人扣在战火更好,曲孟泽也会对她改观的。

    “你回来了。”林阡雨逐渐恢复冷静。

    她平时对战天宇也不是特别热情,她知道战天宇就好这口,所以这会儿拿捏的游刃有余。

    “这么冷淡”战天宇又恢复了平日的款,只是再没伸手去碰她,始终保持着距离,“我九死一生,都不担心我”

    “你”林阡雨恰到好处地表现着懊恼和惊喜交加,“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稍个消息回来。你不管我就算了,连你父亲也不顾了”

    “我不是不想送信,我是出不来,我的人也出不来”战天宇的笑意在眼中凝成冰碴,“因为他们全死了。”

    他当时带的是一个枪械小队,异能不弱却也比不上异能专精的队伍,他们根本没想到会遇上尸潮。

    林阡雨她面上软下了神色“你回来就好了。”

    “是啊,我回来了。”战天宇神态自若,“小雨儿,来认识下我的朋友。”

    看到林陌露,林阡雨脸色顿时一暗,这个早该死了的女人和这个一直不退场的方舟老大真是无比碍眼,每次她的失败都和他们有关。

    “不用介绍了,我们认识。”林阡雨笑着,眼睛里却没有笑意,“妹妹,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多危险啊。这里可不是方舟,你要是惹了什么祸,你男朋友怕是也保护不了你。”

    林陌露笑道“我这人向来放肆惯了,一不会看眼色,二不会看场合,也就我憧哥受得了我。不像姐姐,八面玲珑,换男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我瞧着这个弟弟倒是比上次的强,不瞒你说,那个曲孟泽,我一直不怎么看好。”

    林阡雨面不改色地道“你胡说什么战少,你别听这贱人胡言乱语,她以前就”

    “住口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战天宇来到两人中间,神色不渝。

    林阡雨心中一喜,觉得总算扬眉吐气。

    上辈子战天宇就是这样,从来都是不问理由地帮她出头,不像曲孟泽,他总是说怕人知道她是他的弱点,对外总是和她保持距离。她信,可还是难受。这会儿有战天宇撑腰,她又找回了那种优越感,表情虽然平静,但眼神中的得意却掩盖不住。

    “战少,算了吧,妹妹向来不懂事。”

    “那你是不是应该懂事些。”战天宇回过头,背对林陌露,转而冷冷地斥责一脸震惊的女人,“你算个什么东西,谁允许你这么和我姐说话的”

    林阡雨心头猛然冒起一股火,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

    他管林陌露叫什么

    战天宇还惦记着父亲,这会儿也懒得和林阡雨纠缠,他吩咐手下道“来人,把她关起来,派两个土系异能在门口守着。”

    五行相克,便是林阡雨有点本事,也没那么容易逃跑。

    “战天宇”林阡雨不敢相信地道,“你这是做什么你是不是听了什么人挑拨我和曲孟泽是清白的,我可以向你正名”

    战天宇却是头也不回地上楼了,对她的解释恍若未闻。

    林陌露看了一眼被拖走的林阡雨,摇摇头。

    目前看来,战渣渣是真的还没有对林阡雨产生刻骨铭心的感情。一个男人连你的人都不在乎,还会在乎你的清白何况你也不清白。

    其实如果她这辈子真的能踏踏实实的和战天宇在一起,反而不是件坏事,可是她吃着碗里想着锅里,这就没得洗了。

    不一会儿,战天宇就出来了“我把事情都和老头儿说清楚了,你们进来吧。”

    周云憧和林陌露随着战天宇进入疗养楼,老爷子腿脚不好,病房就安排在一楼,进去一拐就是。

    战浩今年其实也只有五十多岁,算起来比秦政还要小上六七岁,他是军伍出身,即便年过五旬也没有显出一点老态。但是这次大病一场,这位身经百战的战将气色还是不太好。

    他靠坐在病床上,看到周云憧进来,脸上带着笑意“云憧,好久不见。”

    “战师长。”

    “这次的事天宇都跟我说了,我要多谢你。”

    这声谢是真心的,他就战天宇这么一个儿子,末世后更是只有这一个直系血亲,平日里再怎么大呼小喝,爱子之心也是真的。普一听闻战天宇的小队全军覆没,老师长直接晕了过去,醒后更是不管不顾,要亲自带人去航天中心救人。即便战天宇真的死了,变成了丧尸,他也要去尸群把儿子找出来。

    没想到周云憧把战天宇全须全尾地送回来。

    失而复得,战浩也在反思,他从前是不是对战天宇太过严苛了,以至于他急着表现自己,居然敢带人去围堵周云憧。如果周云憧想的话,战天宇这会儿已经死上十次。他太知道这个年轻人的本事,否则当初在部队,他身为上级,不会独独对他另眼相看。

    战浩又看向林陌露。

    “这位是林小姐吧,也要多谢你。“

    林陌露一直觉得战师长是那种特别严苛的老头子,没想到还挺随和的,心里好感稍微上升了一点。

    “战师长好,我是林陌露。”

    “好啊,郎才女貌。”典型的老一辈夸人风格。

    “师长现在身体好些了吗”她问。

    林阡雨一直蛰伏在这里,她很担心她还有没有什么后手。

    “你们放心,那个女人虽然居心叵测,但她的药却是有效的,我现在还能偶尔下下地,也多亏了她的药水。”

    林阡雨为了维持自己在战火的地位,倒是真的没敢在战浩的药里动手。反正曲孟泽让涂言里应外合的目的也并不是真的要弄死战浩。

    战天宇羽翼未丰,战浩若是死了,战火恐怕会乱成散沙,那样他们非但不是方舟的对手,反而会给方舟制造吞并战火的时机,那就弄巧成拙了。所以涂言当初下毒的分量也很斟酌。

    林陌露问“能让我看看药水吗”

    “当然。”战浩叫护士把药找出来。

    是个小小的瓶子,每天只有一点量,谁也不知道林阡雨怎么配置的,她都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让任何人看到。

    林陌露对这个药水早就好奇了,林阡雨没有空间,她哪儿来的药水,她只有空间灵泉。灵泉能解一般的毒素,这是有的,原书里,林阡雨也曾用灵泉救过一些总要的角色。但问题来了,如果她用得是灵泉,战浩老爷子的病应该早就好了,灵泉超养人的,等于是低配版的末世万灵药,不存在反反复复的问题。

    林陌露接过瓶子,默默召唤系统。

    “帮帮,能看见吗这是灵泉吗”

    帮帮精灵“目测是的。”

    林陌露“灵泉无色无味,你目测”靠谱点儿啊老大。

    帮帮“我好歹也是个ai,这东西在我眼里和你看是不一样的,你们看形,我看神”

    林陌露“说人话。”

    帮帮“我能看到成分。”

    林陌露“噫那战师长的身体为什么一直不好”

    帮帮“因为成分不足,掺杂了其他物质。”

    啥

    帮帮精灵“简单通俗的说就是兑水了,还是杂质很多的末世水源。”

    药量被稀释了,一次的药分十次吃,能好就怪了。女主也真是够鸡贼的,能想出这种主意来。

    林陌露眼睛一转,突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战天宇,林阡雨有一条玉石项链,你知道吗”

    战天宇一怔,随即点头“见过,她挺宝贝的,说是外婆的遗物,有什么问题吗”他隐约记得那上面还有名字,但是林阡雨不给他看。

    “问题就在这条项链里。只要拿回这条项链,我就能帮战师长恢复健康。”

    拿回众人都注意到了林陌露的措辞。

    所以,那项链其实并不是林阡雨的

    “好这事不难,我去办。”一听说能治好老爹,战天宇当然配合。林陌露看懂了,这父子俩虽然听说经常掐得你死我活,但实际上感情还很不错,比起周云憧家里,战天宇的环境真是好太多了。

    战浩到底比儿子要沉稳,他刚才就发现战天宇和周云憧以及小丫头都相处得不错。尽管对方舟有所防备,但他心里其实是乐意战天宇多和周云憧这样的人接触的,这会儿,他有一种学渣儿子终于和学霸交上朋友了的感觉。

    “云憧,你来一次不易,我们也许久未见了,一会儿备上一桌,我们好好聊聊。”

    周云憧缓缓道“师长,不瞒您说,我这次来是有事相商。”

    周云憧不绕弯子,直抒来意。

    明人不说暗话,他是来挟恩以报的。

    方舟被战火拖下了水,那么方舟的事,战火也别想旁观,这很公平。

    作者有话要说  周云憧我可小心眼儿了,我从来不白帮别人。

    林仙女我就是药神。

    今天主要是过渡章,这个事件差不多了,仙女的项链应该拿回来了。

    高考第二天,加油。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没了蛇胆的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半开莲塘 26瓶;一大只萝北 3瓶;瑾瑜匿瑕、没了蛇胆的蛇、小辣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