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56 章

作者:戈南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殷姜回到队伍中去的那一天, 正是去原始森林的那一天。

    因为是原始森林, 所以裙子之类的服饰,是绝对不能穿的, 会被蚊虫叮咬。

    殷姜穿的是校服, 周清还在遗憾不能让她穿裙子, 唉声叹气, 殷姜反过来安慰她。

    去原始森林的话, 可能一天的时间来回不够, 梁因他们还带着学生去购买了帐篷之类的东西, 殷姜雀跃的打电话告诉了孟君祁,问孟君祁要不要一起。

    电话那边的少年嗓音低沉, 说好。

    挂断电话后, 少年修长的指拉开了面前的窗帘, 看着不远处的伫立的高楼酒店。

    有缘无分。

    一线生机。

    他扯了扯唇角,有些讥讽。

    多可笑啊,她那样善良温暖向往光明的姑娘, 得到的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命运当真公平

    她应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对待, 而不是拘束在别人的牢笼里,他也绝对不会让她以后的命运, 成为别人掌控的东西。

    孟君祁收拾好了东西, 和着乐思危他们一起去殷姜所住的酒店楼下等殷姜。

    天气很热,温度很高,他站在太阳底下, 仰头望着十一楼,乐思危他们躲在酒店下面的小超市里,买了冰水扔给他一瓶。

    穿好长衣长裤的殷姜将已经长到腰下的长发扎起来盘了个丸子头,欢欢喜喜和着周清和isa下楼去集合了。

    詹姆斯原本正和安娜说话,看见下楼的殷姜,眼前一亮,立马扔下安娜,凑了过去,用着缠绵悱恻的腔调打了招呼,“嗨殷姜昨晚睡得还好吗”

    殷姜不知道怎么回复这个问题,抿唇朝他微微笑了笑。

    詹姆斯还想和她再说什么,殷姜余光看到站在酒店外面的孟君祁,“孟君祁”

    她喊他。

    声音清脆,透着少女的甜。

    孟君祁看过去,弯了弯唇。

    殷姜小跑出去,“来了多久了”

    孟君祁说“刚来。”

    他抬起手,那原本被冰冻的水,已经化了一半,“要喝吗我没碰过。”

    殷姜看了看化了大半的水,“刚来”

    她把水接过,“你来这么久,都不找个阴凉的地方躲一下吗太阳这么大,不注意的话,很容易中暑的。”

    孟君祁笑了笑,一点都没有被拆穿的不好意思,他的笑容在殷姜面前有些温,低垂的眼睫,目光也是柔的,不复以前的冰冷,温水收回目光,喝了一口手中的饮料。

    好是好,吸引人是吸引人,可惜也只能看着。

    她的直觉告诉她,她应该离孟君祁离得远一点,不要做一些自以为是的蠢事,不然结果不是太好。

    “温水,你认识那个人吗”安娜忽然问她。

    温水侧头看了看安娜,又看了看毫无所觉的少女,她忽然笑了笑。

    “你看上他了”

    穿着长裙双马尾的女孩,微微红了脸颊,“我就想,认识认识。”

    温水勾唇,“我我不认识。”

    “不过你可以试试,去认识认识。”

    她自己不想作死,倒是挺想看别人作死的。

    如果安娜都作不死,那她无需犹豫,立刻出手,在殷姜面前她没底,但是在安娜面前,她的底可太足了,若是孟君祁被安娜这样的给勾到手,那她自然也能,身为二中校花,温水有这个自信。

    安娜看了看孟君祁,揪紧裙角不说话了。

    詹姆斯看到殷姜和孟君祁说话,冷哼了一声,isa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弃吧,詹姆斯,你是得不到这样美丽的天使的。”

    “瞧,你现在的样子可真难看,一副嫉妒的嘴脸,哦真的太丑陋了,我都看不下去。”

    詹姆斯甩开她,“滚开,别碍我事。”

    他大步朝殷姜和孟君祁的位置走去,“殷姜,他要与我们一起去探险吗”

    殷姜回头,她察觉到詹姆斯对孟君祁的不喜,轻微的蹩了蹩眉,出于礼貌,她回复道“是的,他会与我们一起去。”

    詹姆斯笑,“他能说英语吗一旦和我们一起,全程交流都必须用英语。”

    “他并不是夏令营的成员”

    “可他已经参与了我们夏令营的活动不是吗”

    殷姜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她正打算说与你无关,孟君祁笑了笑,“不用在意陌生人的言语,我没关系。”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用英语说的,流畅得没有一丝一毫奇异的停顿,音标也是极为清晰标准的。

    詹姆斯没想到他真的会说英语,脸色微微变了变,最后扯了扯嘴唇,勉强笑了笑,“说得还不错嘛,我还以为你不会开口说话。”

    神情难看的回到后面去了。

    殷姜捂住嘴唇,忍不住笑出声来,眉眼弯弯。

    孟君祁看她,她连忙放下手,一本正经的夸,“他说你英语说得不错呢。”

    就像一个中国人卷外国人中文说得不错,怎么听,都是让人觉得开心的。

    当然,她开心的不止这个。

    周周给她讲打脸很爽,她体会不到,但她现在明白打脸的爽感是什么感觉了。

    就,就很想笑,还有些小得意。

    她开心的模样就像小太阳,孟君祁的手指动了动,最后还是收回来,安静的缩着。

    他无法做任何出格的事,在她纯真对感情一无所知之前,在她未有,任何喜欢他的情绪之前。

    就当是朋友。

    也只能是朋友。

    他和苏笙默,都是如此。

    他摸出纸巾,将水瓶的瓶身擦干,“给你喝。”

    殷姜说“我有的,我书包里背了两瓶呢。”

    闻言,孟君祁将水收了回去,放在书包的侧面。

    乐思危他们从小超市拱了出来,梁因和班长他们也带着学生从酒店走出,之前殷姜就已经和他说孟君祁要一起去的事了,所以看到孟君祁,梁因一点意外都没有,他甚至还很好心情的给孟君祁打招呼,询问孟君祁身体,看起来就像一个对待学生十分尽心尽责的老师。

    若不是乐思危查过,只怕也要以为这个老师合格万分了。

    孟君祁敷衍着他的关心慰问,目光放在殷姜身上,殷姜对上他的视线,不明白为什么看她,疑惑的歪了歪脑袋,然后弯唇笑了笑。

    少年眼睫低垂,梁因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的面容带笑,声音温和,“要珍惜这次机会哦,孟同学。”

    孟君祁抬眸看他。

    梁因说“最近孟同学表现很好,相信您的父亲知道了,会深感欣慰。”

    少年的眼瞳缩了缩,随即变得极为冰冷,“梁因老师什么意思”

    梁因斯文回“孟同学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我,我断更成瘾了

    不可以暑假要振作勤奋的日更六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