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9章 官渡之战前夕(一)

作者:天涯海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起来,官渡之战前夕,曹操着实被刘备坑得不浅,不仅坑走了几万兵马,连徐州六郡都被刘备占去了其三。

    自徐州之战后,吕布虽被刘宇派遣赵云救走,但徐州六郡毕竟落入了曹操手中。

    得徐州六郡之后有一插曲,徐州百姓请留刘备为徐州牧治理徐州。

    曹操当时吓了一大跳,他竟不知道刘备什么时候在徐州有了这等民心,这不得了啊,曹操早知刘备志向远大,绝不甘屈居人下,早就防着刘备了,现如今更是对刘备生出了浓浓的忌惮,更加不可能留刘备在徐州任徐州牧,他以天子表彰的名义将刘备带回了许都。

    随后曹操奏请天子授刘备为豫州牧,但只有名义,而毫无实权,且不让刘备前往豫州就任,只将刘备限制于许都之中时刻监视。

    刘备城府极深,有枭雄资质,怎么不知道曹操的打算,他那个难受啊,他胸怀大志,被限于许都之中,岂不是成了笼中鸟,任他志向再大,在曹操的眼皮弟子下也无法施展。

    刘备郁郁,好在汉献帝给了他安慰。

    汉献帝也是一苦逼青年,自当初被曹操从洛阳强迁到许都,他便一直被曹操控制,身为皇帝,身不由己,不仅朝政大事不容他做主,就连他的私事曹操也常常干预,从内到外他都是一傀儡。

    汉献帝心恨之,他更想翻盘,杀了曹操,做一个真正的皇帝。

    于是,汉献帝一直秘密培养自己的势力。

    得知刘备是一位英雄,又是汉室宗亲,汉献帝立刻就对刘备天然的亲近了起来,他还特地查了皇室族谱,确认刘备汉室宗亲的身份。

    同时,汉献帝惊奇的发现,刘备竟然和秦侯刘宇一样,都是中山靖王之后,汉景帝玄孙,只不过刘宇号称第十七代,而刘备却是第十八代。

    如果真的一代一代数下来的话,刘备刚好比汉献帝大一辈,汉献帝几乎将‘皇叔’两个字脱口而出。

    当时刘备那个激动啊,汉献帝不仅确定了他汉室宗亲的身份,还称呼他为‘皇叔’,他的身份在这一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刘备高兴太早了,董承忽然提醒汉献帝,秦侯刘宇才是‘皇叔’,而刘宇乃是刘备名义上的‘叔父’,若是称呼刘备为‘皇叔’,那么岂不是要称呼秦侯刘宇为‘皇祖’

    皇帝怎能称呼旁系宗亲为‘祖’,这太有损皇帝的威严了,一般来说,皇帝与旁系宗亲哪怕相差数辈,也都只统称为‘皇叔’,而非‘皇祖’‘皇太祖’之类的。

    “既朕已称秦侯为‘皇叔’,便不宜也称玄德为‘皇叔’,就同辈而论,为‘皇兄’如何,玄德皇兄与世民皇叔都是中山靖王之后,景帝玄孙,秦侯坐镇关中,乃国之栋梁,而玄德皇兄在朝,亦可辅佐于朕,与世民皇叔一外一内,定无奸臣再敢欺压朕。”汉献帝很乐观的说道。

    刘备很心塞,他本来是‘皇叔’,却又因刘宇挡在前方成了‘皇兄’,平白差了一辈,尊号没有那么响亮,天知道他有多么憎恨刘宇。

    不过,他不可能违背汉献帝,皇兄就皇兄吧,能被当今天子称呼为‘皇兄’也是莫大的殊荣。

    汉献帝和刘备其乐融融,还‘认亲’了,曹操可就不爽了。

    曹操对程昱说道:“都称呼上‘皇兄’了,还与‘皇叔’刘宇一外一内,呵呵,心态很好嘛,还说到了‘奸臣’二字,不就是想指我曹操”

    曹操一直都知道汉献帝想培养自己的势力,以前只当汉献帝小打小闹,并不放在心上,可现在汉献帝居然明目张胆的拉拢起了刘备,曹操觉得汉献帝和刘备都膨胀了。

    “有何计策压一压天子让天子和刘备都清醒清醒,认清楚形势,不要总想着折腾那些个小动作。”曹操问程昱道。

    程昱想了想,没一会就想出一计。

    次日,曹操奏请汉献帝许田行猎。

    汉献帝不知道曹操的目的,且他自小就先是被董卓胁迫,又被李傕、郭汜胁迫,接着被曹操胁迫,根本没有学过什么射箭之术,他哪里能打到什么猎物,到时候只会丢了天子的威仪。

    汉献帝想要拒绝,可曹操态度坚决,汉献帝无奈,只得同意。

    三日后,许都郊外。

    曹操引十万大军,与汉献帝猎于许田。军士排开围场,周广二百余里。曹操与汉献帝并马而行,背后都是操之心腹将校,文武百官全部被挤在后方远处,倒是刘备在曹操的许意下得以一直陪在汉献帝身侧。曹操故意与汉献帝争一马头,明摆着压汉献帝一头,丝毫不尊汉献帝的天子威仪,刘备看得即愤怒又心凉。

    这时,前方出现一头鹿,曹操便盯着汉献帝道:“不知臣等可有幸目睹陛下箭术”

    汉献帝被曹操盯得浑身发毛,不得不弯弓搭箭,试射了一箭,不中。

    曹操道:“臣箭术尚可,敢借陛下之弓,为陛下试射一箭。”

    汉献帝闻言将弓交予曹操。

    曹操弯弓搭箭,一箭命中鹿背,将鹿射杀于草丛中。

    许褚趁此带头振臂一呼:“万岁!”

    顿时,围在许田周广二百多里的十万将士也纷纷震天喊出‘万岁’二字,汉献帝天子威仪在曹操面前荡然无存,将士显而易见,只尊曹操,不知天子。

    汉献帝又怒又惊,吓得脸色发白。

    刘备脸色也有些发白,以他的城府,此时此刻如何不知曹操今日的目的,他心哇凉哇凉的。

    原本刘备心里还曾设想过,是否可以有机会借天子之力,除了曹操,届时掌控曹操留下来的势力,他便可一跃成为天下仅次于袁绍的第二大诸侯,且代曹操掌控朝廷。

    设想很美,但此刻的现实给了刘备狠狠一巴掌,许都上下,除了董承等少数文官,所有武将皆只尊曹操,对天子半点都不放在眼里,他的设想就是一条死路。

    汉献帝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他先是愤怒的掀翻了案几,紧接着嚎嚎大哭,近乎心灰意冷。

    伏皇后来劝,汉献帝只抱着伏皇后泣道:“朕自即位以来,奸雄并起:先受董卓之殃,后遭傕、汜之乱。常人未受之苦,吾与皇后皆承。好不容易从长安东逃回洛阳,又落曹操之手;曹操与董卓、李、郭等人一般无二,专国弄权,擅作威福。朕每见之,如芒在背。今日在围场上,众军士向他呼喊‘万岁’,此乃天子尊礼!料定曹操早晚必有篡位之举,那时便是吾夫妇丧命之时!”

    伏皇后被汉献帝的话吓得不轻。

    汉献帝心里恐惧,夜不能寐,终于忍不住找机会趁着国丈伏完和董承入宫之际,先后与伏完、董承密计。

    最后,汉献帝咬破手指,以血书写密诏命伏皇后亲手缝藏于玉带紫锦衬内,是为‘衣带诏’。

    诏书的意思大致是:令秦侯刘宇、大将军袁绍,荆州牧刘表,益州牧刘璋,江东孙策等天下诸侯共伐曹操,诛奸佞,复安社稷云云。

    衣带诏由董承带出皇宫,而后董承秘密联系可联合之人,准备想方设法将衣带诏带出许都。

    ……

    许田行猎一事之后,汉献帝被吓得不轻,刘备也被吓得不轻,为了防止曹操怀疑自己,谋害自己,刘备这段时间闭门种菜,亲自浇灌,一派不问世事的模样。

    要说曹操也不是很高兴,因为荀彧的态度。

    曹操私下对程昱怒道:“许田行猎,可真令吾看出了许多东西。你看那荀彧,他当时是什么表情我竟不知他内心居然是向着天子的,而不是我!”

    虽怒,曹操也不至于就对荀彧如何,只是信任全无了。

    暂放下荀彧之时。

    曹操并不知道衣带诏一事,他见刘备被吓成这样,便暗自得意。

    不过,曹操城府也不浅,怎会看不出刘备故意而为,他丝毫不会因刘备这般就放松对刘备的警惕。

    这日,趁梅林花开,曹操兴致一起,便招刘备入府饮酒,顺道再试探试探刘备。

    刘备惶恐,入相府后与曹操梅林煮酒对饮。

    对饮间,面对曹操的试探,刘备只以贬低自己,抬高曹操而应对,一副软弱无从的模样,想以此降低曹操对自己的心防,这是与曹操斗志斗谋。

    忽而,阴云漠漠,聚雨将至,天外现出一龙挂。

    曹操心念一动,便问刘备道:“玄德可知龙之变化”

    刘备尽量要贬低自己,怎么敢知道关于‘龙’之变化,要知道龙向来比作天子,比作志向高远之人,遂摇头道:“备不知其详。”

    曹操笑着双眼微眯了刘备一眼后,道:“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玄德你久历四方,必然结识过不少英雄豪杰,你说当今这世间,谁才可称之为英雄”

    ……</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