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第9章 秦淮不行

作者:慕华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被粉丝喊做老婆,还有许多人diss他之前的演技,但是沈修然还是很高兴的,因为最起码有人关注他了。

    而不是之前一样,发一条微博,完全无人问津。

    沈修然之前就是这样,发了微博,一天过去了,只有五个粉丝评论。

    也是real惨淡了。

    他于是给方诚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涨了一万粉丝的事情,毕竟他没有助理,没有专门的公关团队,因而不管再怎么厌恶方诚,也必须得给他打电话。

    方诚听了,第一反应就是:“你买粉丝了”

    “不是,我定妆照发了,有了一些颜粉。”沈修然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和的说话。

    他一听见方诚的声音,就有些想炸。

    方诚道:“我知道了,你好好拍戏,我还有事,挂了。”

    没等沈修然回话,那边就把电话挂了。

    方诚竟然这么冷漠的,没有任何安排吗沈修然对方诚讨厌的牙根痒痒,飞起一脚踹在床脚,只听咔嚓一声,年久失修的床侧板就被踹裂了。

    沈修然愣了一下,万万没想到陪伴他这么久的床被他踹裂了,只能苦哈哈的开始动手修理。

    他这一脚真没这么大劲儿啊,怎么就裂了呢。

    他们宿舍的住宿条件实在不好,距离地铁口公交站点都太远了,地方也偏,晚上自己走路都觉得毛骨悚然的。

    这一宿舍楼层,几乎都只有沈修然自己在住,毕竟公司原本也没几个艺人。

    这么一想……沈修然忽然毛毛的。

    他原先信仰马克思主义,是无神论者,但经历了不科学的重生之后,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阿飘。

    不会他现在身边就有阿飘吧!

    沈修然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当然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他其实也应该搬出去住,毕竟太不方便了,但是……他没钱。

    沈修然瞬间安心下来,果然,贫穷使我无畏。

    我真是飘了,竟然还奢望搬出去住。沈修然谴责自己的奢侈主义思想。

    他对着剧本,练了会儿台词,又看了一部宋景秋推荐的电影,学习里面人的演技,十点一到,就哈欠连天的休息了。

    方诚没想到沈修然竟然这么好运气,只拍了个定妆照就能吸引一波粉丝,娱乐圈一直有句话,叫小红靠捧,大红靠命,难道沈修然有这样的命若是等他彻底红了,以后会不会打压他

    所以,他必须得想个法子,让沈修然红不起来,还得让秦淮厌恶他。

    这件事必须小心计划,否则搭上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方诚的算计,沈修然一无所知,第二天依然早早挤地铁到了剧组,还帮着做些活。

    他从小自力更生,练了拳力气又大,虽然是天生瘦削的身材,可仍然有一层薄薄的肌肉。

    尤其袖子卷起来的时候,露出一截纤长的小臂,把场务小姐姐迷得七晕八素,恨不能追着要微信。

    沈修然觉得没什么,他每天都早起打拳,发泄一下过剩的精力,现在帮着布置场地,还觉得挺舒坦的。

    不过要是秦淮愿意跟他在床上较量一番,他也不用这么发泄了。

    也不知道他跟秦淮,谁更持久一点。

    沈修然觉得是自己。

    毕竟他打了这么多年拳么。

    秦淮说不定是个绣花枕头。

    接下来几天的拍摄,沈修然就如同一块飞快吸水的小海绵,一直学演技,钱明喜欢他,空闲了还愿意给他讲戏,看着沈修然晶亮活力的清澈目光,总有种特殊的感觉,仿佛对着的人,是宋景秋一般。

    方诚中途来看望了一次沈修然,见他与钱明靠的近,钱明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方诚立刻掏出手机,找了角度拍了一张。

    照片里,钱明跟沈修然凑在一起,十分暧昧的样子。

    之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嘱咐了沈修然几句,又匆匆离开了。

    沈修然被探望的一肚子气。

    沈苗苗又晃了过来:“你跟方诚是不是有矛盾啊,不过方诚这人心胸狭窄,又爱走旁门左道,你小心一些。”

    “谢谢苗苗姐,我都知道。”沈修然自然提防着。

    他现在必须得找个机会,跟公司解约才行。

    但是他连联系秦淮都不敢,只敢自己瞎yy。

    不过他不敢,有人替他做了。

    沈苗苗攀不上秦淮之后,心里一直觉得惋惜,又有些后悔,毕竟秦淮年轻帅气多金,是圈子里不少人向往的对象。

    她跟朋友聚会的时候,喝了点酒,听到闺蜜说谁谁接了秦氏的代言,准备借机勾引一下秦淮,她就没把住嘴门,说秦淮不行,还特别变态。

    不过说完之后就清醒了,连忙拜托朋友不要说出去,不然她就死定了。

    朋友面上答应了,结果转头又跟自己的闺蜜说了,一来二去的,消息就传到了秦淮那里。

    秦淮刚刚谈了一单生意,晚上约了合作方吃饭,酒过三巡,那合作方就凑过来,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容:“没想到秦总年纪轻轻,就需要药物支撑,我这里有美国纯进口的,吃一粒,保管能回春,再就是听说你有一架小木马,动力挺强劲的,在哪里买的”

    “王总什么意思”秦淮面无表情,内心惊讶。

    他有些听不懂。

    王总“嗨”了一声,跟秦淮哥俩好似的咬耳朵:“你在老哥面前,就不用装了,不就是那活不行么,你这是天生的吧,没见你有女人啊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签约不,就是咱们算是个同好,我有几个很听话的美人,改天借给你玩玩,你若是有什么好资源,也要给老哥我尝尝鲜啊。”

    秦淮这才明白过来,只是他什么时候有过这个名声

    原本想翻脸,但他在秦家的地位并没有那么稳当,有那么几个人仍对他虎视眈眈,因而虽然不悦,却也压了下来,虚与委蛇:“老哥替我保密。”

    王总拍拍胸脯:“没问题,不过你也太不谨慎了,你那小情儿得好好管教一下了,你看我,不行了这么多年,都没人知道。”

    原来是沈修然。

    秦淮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酒局散后,秦淮打了个电话,问清楚来龙去脉后,脸色骤然沉了下来:“明天晚上把沈修然带过来。”

    他这是用这种方式来引起他的注意么,很好,他成功了。

    沈修然拍完戏之后,仍旧跟着学习,到晚上了钱明说大家拍摄辛苦了,要犒劳一下子,过几天还得出外景,到时候拍摄任务会更艰苦一些。

    沈修然这些日子吃的要不是泡面,要不就是难吃的食堂,极度的缺油水,听到之后第一个响应。

    钱明笑呵呵的拍拍他肩膀,这小孩儿性格真挺好的。

    不过沈修然没蹭上这顿饭,两个穿着黑衬衣西裤的保镖打扮的男人走到了沈修然面前:“秦总要见你。”

    秦淮要见他

    沈修然觉得自己的世界开了花,这是他的诚心终于感动了秦淮吗他好像也没做什么呀。

    虽然心里高兴,沈修然也没忘了跟沈苗苗演过的戏,见沈苗苗惊讶的看着他,沈修然就露出来一个无可奈何又隐忍的表情:“苗苗姐,麻烦你跟钱导说一声,我去不了了。”

    沈苗苗竟然被他的眼神给刺痛了一下,竟然泛滥出一丝的母爱。

    这沈修然真的要去受刑么其实挺可怜啊。

    沈修然迈着沉重的步伐,实则雀跃的跟着两个保镖走了。

    他抬手嗅嗅自己身上,有点后悔竟然没在剧组洗个澡再走,还跟保镖打商量:“你们能不能送我到个酒店,我先去洗个澡。”

    为了秦淮花钱,他甘之如饴!

    保镖却冷脸:“不行。”

    沈修然吃了个闭门羹,瘪了瘪嘴:“要是秦先生因为我身上味大嫌弃我,你们担得起责任嘛。”

    小声碎碎念:“我好不容易才能见秦先生一面啊,我想将自己最好的形象展现给他。”

    保镖忍无可忍:“秦先生很生气。”你自求多福。

    “生气”沈修然奇怪,“为什么会生气”

    难道是生意不顺利那他一会儿可得好好安抚一下。

    说不定秦淮就能感觉到他解语花一样的温柔。

    幸好秦淮是在酒店等着他,沈修然一下车就被保镖抓着胳膊带了进去,一进去,就被一片暧昧的粉紫色辣了眼睛。

    怎么选在这里啊,而且这里的布置,有点奇怪啊。

    好像是网上传闻的,情趣酒店啊。

    难道秦先生要跟他玩情趣啊,好期待啊。

    这么想着,保镖将沈修然带到了房间门前,敲门之后,露出来秦淮一张阴沉的脸。

    沈修然一秒钟堆起笑容:“秦先生晚上好,太高兴与你见面了。”

    秦淮一把将他拽进来,抬脚踢上门,冷笑:“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沈修然不明所以,小心翼翼问:“秦先生,我怎么了”

    秦淮继续冷笑:“难不成是我冤枉了你,你跟人说我不行,喜欢道具,有一匹小木马,手1铐是纯金镶钻的,皮1鞭是意大利进口牛皮”

    “我……”沈修然这才察觉出来,秦淮生气了,但是他跟沈苗苗说的话,怎么会传到秦淮这里,沈苗苗出卖我!

    他确实说过,但是没说这么多,这话怎么传的啊,他得给自己辩白一下:“我只说了你不行,还有喜欢道具,小木马什么的,我没说过啊,秦先生你听我解释,沈苗苗她想……”

    “我不听。”秦淮脸色难看的跟地狱恶魔似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