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第25章 反击黑粉(三更合一)

作者:慕华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只不过这个念头刚出来, 就被秦淮否定了。

    当时也是他幸运,树林茂密, 他人长得小, 缩起来根本看不到,那一对男女应当也是没什么经验,只回来过两次,搜不到他就走了。

    秦淮不敢下去,在树上待了两个昼夜, 饿的头昏眼花, 才敢下来。

    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小乔, 只是悬崖太陡峭了,虽然不算高,但悬崖底下是湍急的水流, 他根本找不到小乔。

    小乔如何撑得住。

    后来他被带回秦家,也央求人去找过, 却只找到小乔染血破碎的衣服。

    秦淮痛哭几场之后,封闭了自己。

    秦淮深呼吸几口, 平复了情绪, 他站在保险柜面前, 却迟迟没有打开,眼前还浮现出沈修然穿着兔子装笨拙讨好自己的样子。

    他今天说的话,确实过分了。

    但是既然决定了跟他分清界限, 就只能在心里说句抱歉了。

    沈修然洗澡的时候也想哭,他真的没想到,

    替身这种狗血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他忍住了,不论如何,秦先生上辈子都帮了他,所以他不怨恨秦淮,只怪自己太糊涂,没有辨别清楚就着急去撩人。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沈修然怕影响赵磊休息,也不敢动,身上难受的很,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真没用,沈修然唾弃自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直到后半夜,沈修然才有了些睡意,不过睡的也不安稳,总是半梦半醒,早上醒来之后,简直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蔫的。

    躺在被子里不想动,也不想打拳,只想能尽快忘记秦淮。

    赵磊也起了,昨晚上他担心沈修然,没玩手机,倒是早早睡了,见沈修然已经醒了,就叫他一声:“沈哥,今天好些了没?”

    “我没事。”沈修然转脸看他,“你没跟唐总说?”

    赵磊道:“昨晚上太晚了,没法说,等我今天看看。”

    沈修然应了一声,爬起来洗漱。

    吃过早饭,到了基地,沈修然努力打起精神,不过这里头的人各个都是人精,一眼就看出来沈修然的状态,张导关心他,问他要不要再休息一天,沈修然摇头:“我会调整状态,自已一个人呆着,反而会胡思乱想。”

    “那行,你先去化妆,今天的拍摄任务你看一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修然一边化妆一边看拍摄计划,他的戏份很多都是跟着女主夙凝走的,只有少数剧情是单独的,其中就有一幕是穿女装诱惑男主。

    《仙途》的设定比较大,背景是仙道没落,元气锐减,天庭难以支撑,而万魔界蠢蠢欲动,太白星君以命数起卦,算出希望在女主夙凝与男主天佑星君身上,他们结合生下的孩子,注定不凡,若以此子献祭,仙途便可重回巅峰。但夙凝法力高强,性子刚烈,且与天佑是死敌,早在数千年前,便不死不休,若是要她与天佑结合,是万不可能的事情,逼着夙凝与仇人结合,且献祭人家的孩子,天帝也无法开口。

    天佑虽不爱夙凝,却甘愿为天庭出力,因而天帝与各路神仙联手,设计夙凝违背天条,将她打下仙界,剥夺她仙魄时趁机篡改了她的记忆,而天佑也甘愿自封记忆,下凡与夙凝重逢相爱。

    沈修然扮演的伏澜尽管记忆被篡改,但对夙凝仍旧一片忠诚,所以在夙凝渐渐喜欢天佑时,对天佑有敌意,觉得天佑就是个贪图美色的小人,因而才会穿女装勾引,想要拆散他们。

    总之,这部剧总体是沉重的,尤其后期他们记忆恢复,夙凝怀了仙胎,发觉天佑欺骗,她愤怒憎恨,势要将天佑杀到神魂俱灭,天佑被打成重伤,险些陨落,在最后一刻夙凝停手,而后生下仙胎,却意外得知仙界要以此子献祭,夙凝拼死保护,天佑也发觉自己爱上了夙凝,因而突然现身救夙凝与他的孩子,以一己之力,抗下伤害,夙凝震惊,她其实也爱上了天佑,在最后一刻,伏澜挺身而出,挡住了攻向天佑的杀招,神魂俱灭。

    而后夙凝收集伏澜的一片残魂,与天佑躲到万魔界,两人养育孩子,最终找到办法保住仙界。

    虽然主线压抑,但细节处又有许多搞笑的地方,张导深谙观众心里,拍摄的手法与叙述能力十分抓人眼球,沈修然看着拍摄计划,脑袋里就想起了剧本里一系列剧情。后面十几集,沈修然就是以萌宠的方式出现,变成一只漂亮呆萌的小蛇,陪着夙凝的小宝贝玩。这部分不需要沈修然拍,只是后期配音就好。

    而且依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小蛇跟小孩也挺有cp感的。

    露肉,女装,萌宠,痴情,甚至涉及到了一点年下……伏澜的人设甚至比男主天佑的还要饱满一些,只要演技不差,就能小红一把,因而沈修然能接到这个角色,实在是幸运至极。

    脑中模拟着今天的拍摄任务,沈修然似乎真的暂时忘记了秦淮。

    耗子跟王艺卿女神为他拿到的这个角色,他不能辜负。

    兴许真的是性格使然,沈修然一根筋,同时只能想着一件事,想着剧情的时候,真的没时间再去想秦淮。

    虽然他们这辈子,应该不会再有交集了。

    至于那个宴会,沈修然还是想去举报,毕竟他们这是公然在做危害国家的事情,身为艺人,享受着优渥的生活,享受着无数粉丝的追捧,不说要成为道德标兵,但绝不能危害国家。

    所以,他打算买一张不记名电话卡,在宴会当天报警举报。虽然要打击犯罪,但是还是要保护自己的。

    尤其现在没有秦淮庇护了。

    这么乱七八糟的想事情,很快就到了拍摄时间,张导见沈修然状态不错,稍微调整了拍摄计划,让他上场。

    兴许是失恋了的缘故,拍摄的时候,沈修然压抑隐忍的感情戏都在眼神里面,拍出来的效果十分感染人,甚至王艺卿的发挥都十分出色。

    因而镜头一点都没浪费,几乎都是一遍过。

    今天陈冰来探班,还带来一个消息,原来沈修然的“女”朋友是秦淮。对于秦淮,她也是如雷贯耳,毕竟以一个私生子的身份稳坐秦氏执行总裁一职三年,能力与手腕不可小觑,只是秦淮向来洁身自好,竟为沈修然破例。

    不过爱情这种东西,向来令人捉摸不透,以前轰轰烈烈的爱,现在还不是一地鸡毛,闹剧收场。

    见沈修然入了张导的眼,女性角色的扮演者还好,男二男三就产生了危机感,毕竟他们的戏份重过沈修然,甚至还有跟女主发展感情戏或者另外领一条故事线,但发挥并没有沈修然这么出色。

    等到剧集播出,沈修然这个角色大概率会爆,男主的设定也复杂有看点,又是最近正当红的孟泽晋出演,自然不用担心热度。

    但是他们两个,就夹在中间,不尴不尬了。

    这两人,一个是年轻偶像蒋思奕,坐拥无数粉丝,也是走了后门拿到角色,背后的资本对这个剧有投资,男三是个多年的配角陈仁骏,演技精湛,跟张导合作过多年,十分说的上话。

    当初拿到角色表的时候,觉得这个男四号大多数时间是背景板,番位也低,还没有感情戏,又要扮女装的,最后干脆只是个动画,蒋思奕得端着偶像身份,因而就挑了男二,陈仁骏光看到那段女装就接不下来,都以为这个角色难演,但没想到,竟然被沈修然演绎出不一样的效果。

    归根到底,那张脸太占优势了。

    这种仙侠剧,演出来是为了出名,又不能拿奖,忙活一大顿,竹篮打水,谁能乐意。

    一个没有根基的小明星,最近还刚刚跟金主分手,他们若是联手,足可以将他的戏份再削弱一些。

    因而两人不约而同,一个通过投资商施压,一个直接跟张导谈角色的合理性。

    张导送走陈仁骏,又跟投资商说完挂了电话,叹口气,这种事情,他拍戏这么多年自然是见过不少,娱乐圈纸醉金迷,互相倾轧,比出身比后台,却很少有人比演技。

    他是真的觉得沈修然是个可造之材,不说技巧是否纯熟,是否科班出身,就那张脸,那个灵气,就让人想雕琢一番,打磨后的风采,必定要光芒四射的。

    自诩爱才,也发掘了不少演员,但他只是个导演,哪怕是个名导演,有时候,也要为资本折腰。

    手上的烟燃到了尽头,张导长舒一口气,给编剧老吴打了电话。

    剧本改动的事情瞒不过剧组的人,毕竟剧本大家都提前拿到了,什么角色什么戏份都是一清二楚,沈修然自然也察觉到了。

    他没有说什么,按照张导的意思拍戏,毕竟张导对他很照顾,他请假张导也痛快批了。

    而且张导是导演,对于剧里角色的戏份有决定权,他愿意跟自己吃饭解释,已经是好导演了,多得是导演搞潜规则,他接连碰到的两个导演,都是很不错的。

    只是被削了戏份而已,不要紧的,能接到这个角色,已经是赚到了……呜,宝宝被欺负了qaq

    下戏后,张导请他出去吃饭,两人坐在小包间,张导亲自给他倒茶水,沈修然连忙推辞,拿过茶壶给张导倒上。

    “修然,咱们相处这么多天,你演戏灵气有余,什么角色,都透着一股鲜活劲儿,这是你的优点,你之前的演技,应当是没人打磨的缘故,所以演出来不好看,但我听说,你跟着宋景秋上课,他是个演技及其扎实的人,跟着他学,不错的,但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演技不够成熟,而且,你并没有真正带入角色,少了自己的琢磨,且,身上有宋景秋的影子。我这话你懂么?”

    其实就是说他不动脑子,只会拿来主义。

    沈修然没想到张导竟然推心置腹对他说这样的话,他十分感动,有些不好意思挠头:“张导一说我才发现这个毛病。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小不爱动脑子,一动脑子就觉得浑身难受,我妈说我是小时候发了一场高烧,烧傻了,但是我既然下定决心做这个工作,我就一定会改正,我以后会好好琢磨角色,不会让张导失望。”

    “这都不是问题,假以时日,你多学多演,这块短板,一定能补得上。”张导喝了茶,“你戏份的事情……”

    沈修然连忙道:“张导,我是演员,我服从剧组的安排,你不用担心我不接受。”

    拍戏的时候,男二男三那俩小心思当他看不出来呢,平日对他也不冷不热,偶尔还冷嘲热讽几句,沈修然只是不计较,真计较起来,打的他们满地爬哦。

    “那就好,辛苦你了。”张导脸上终于露出笑意,“那就祝你早日功成名就。”

    沈修然下意识想接,还不如祝我早日跟秦先生终成眷属,话到嘴边就咽了下去:“谢谢张导。”

    王艺卿原本想要跟张导争一争的,不过陈冰劝阻了,毕竟沈修然现在不是他们签约艺人,而且这次是投资商的意思,她们也不好贸然给顶撞。先前帮沈修然拿到角色,已经是对他厚待,没必要为了他再得罪资本。

    沈修然虽然面上说着不在意,但心里哪里能一点不在意,没想到跟秦淮“分手”才几天,就被人欺负了。

    qaq好想哭,想跟秦先生撒娇。

    我真是个弱小无助的小可怜,沈修然趴在房间里,委屈了好一会儿。

    心里想着,以后要是秦淮反过来追他,他也不答应,渣攻一个,不配拥有他这个好男孩。

    顺着这个思路想,得让秦淮包下广场跟他告白,追着他的车跑,还得送他几百万的钻戒,然后他高贵冷艳的回答,对不起,你高攀不起我了。

    他把自己逗笑了,结果一想到秦淮根本不想见他,想的这些都是泡影,又瘪着嘴,想哭了。

    赵磊:“……”

    赵磊原本还想给沈修然隐瞒,但谁也没料到会有改戏份这个事,他瞒不下去,必须得跟韩啸还有他表哥说。

    一说,那边指定就让沈修然跟秦淮联系,把戏份抢回来,那沈修然就必须得坦白分手的事情了。

    真的头炸,他只是个助理啊。

    赵磊只能先给他表哥打电话,说了分手跟被删戏份的事情。

    唐忠辉这些日子对沈修然这个小作精可谓是关怀备至了,甚至他一句话,就把方诚给开除了,原本想着等沈修然被秦淮捧着功成名就,混成一线了,他也跟着沾光,结果这特么还没出名呢,就被人甩了。

    “你让沈修然接电话。”唐忠辉冷着脸,语气十分不好。

    赵磊想说好话:“哥,您别怪沈修然,是秦淮先提的分手。而且现在沈哥拍的这个戏,张导也很喜欢他,表扬了好几次。”

    “表扬有个屁用,戏份还不是说删就删。”唐忠辉一肚子火气,“你把电话给他。”

    赵磊没办法,只能把电话给了沈修然。

    沈修然深吸一口气,上刑场似的接过来电话,语气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甜的能掉出糖渣来:“唐总。”

    唐忠辉被恶心了一下:“沈修然,你跟秦总到底怎么回事?”

    “他喜新厌旧,对我没兴趣了。”沈修然提到秦淮,心里仍旧疼的厉害,只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沈修然,当初你在我面前拽的二五八万的,说是秦总没了你不行,妖里妖气的跟苏妲己似的,这才几天,就被甩了,我他么在你身上花费的功夫,砸的钱,你怎么算?”唐忠辉气的不行,“你现在跟我这装上孙子了?我告诉你,没这么简单!要么,你把秦淮给我哄回来,要么,你重新找个靠山,不然我弄死你。”

    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

    沈修然也觉得自己之前确实太得意忘形,唐忠辉这里憋着一股火儿呢,现在他真的尝到了作妖的后果。

    唐忠辉说话声大,赵磊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他问沈修然:“沈哥,你打算怎么办?”

    沈修然捂着脑袋,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没了秦淮,工作也被欺负,他真的没有主意了。

    大不了,拍完这个戏就被雪藏,但就怕没了方诚,唐忠辉也会对他动歪心思,毕竟他的合约还在唐忠辉手里。

    先前还觉得,八百万不难攒,如今却难如登天。

    两个人在房间里愁成了两朵蘑菇。

    宋景秋给沈修然打过来电话,沈修然恹恹接了,宋景秋听出来不对:“这是怎么了修然?”

    面对宋景秋,沈修然没忍住想哭,语气可怜极了:“宋老师,我被欺负了。”

    他把跟秦淮分手,以及角色戏份被删的事情都告诉了宋景秋,还告诉他,唐忠辉让他哄秦淮,或者重新找金主,这两样他都做不到。

    “秦淮说我没资格给他过生日,说我取代不了他的位置,宋老师,我真的很难受,太伤人了。”

    宋景秋叹口气,心疼他,但他自己也爱莫能助,他认识的人不多,只有一个嵇安坤,若是之前不知道他喜欢自己,倒是可以拜托他帮帮忙,但是现在,他们也断了联系。

    他能做的,也只是安慰他,但也知道无济于事。

    被男神安慰之后,沈修然觉得好受了一些。

    挂掉电话,沈修然怅然叹口气,只觉得人生好艰难。

    他大概是最苦逼的重生者了,完全没有其他重生前辈的风采。

    不过还是比之前要好一些,毕竟他如今还有戏拍。

    至于唐忠辉说的,让他再找个金主,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至于他要怎么弄死自己,沈修然也不想去了解,为今之计,还是要先把戏拍好。

    兴许是虱子多了不愁,债多了不压身,沈修然十分光棍的决定,混一天是一天。

    他们越是要削减我的戏份,我就越要演出点东西来。还有张导说要动脑子,沈修然捧着自己漂亮的大脑袋,开始思考伏澜这个人物,而且还十分勤奋的开始给伏澜写人物小传。

    秦淮跟沈修然断绝关系并没有告知别人,之前派去调查沈修然的人也一直没有撤回,虽然没有要求时刻盯着,但是那人很尽职尽责,将沈修然在片场被欺负的事情告知了秦淮。

    秦淮愣了一下,没想到还会受到沈修然的消息,而且这才几天,就被人欺负了。

    眼前似乎浮现出沈修然的样子,他被人欺负了会是什么反应,张牙舞爪的去套麻袋还是忍气吞声?

    大概是忍气吞声吧,毕竟沈修然虽然会打拳,但性子软和,像只蠢笨的小狐狸,没有老虎在背后撑腰,他只敢委屈的吱吱两声。

    他的公司应该也会得知自己跟他“分手”的事情,他所说的上辈子的事情,会不会重蹈覆辙。

    想到沈修然会再次丧命,秦淮就做不到视而不见,他有些拿不准该怎么做。那边也没有说话,等着秦淮下一步的指示,良久之后,秦淮道:“你继续看着他,不用定期跟我汇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再跟我说。”

    “好的秦总。”那边很利落的应下来。

    秦淮独自坐在偌大的办公室,灰白黑的装修色调压抑而冰凉,一如他乏味的人生,但沈修然是鲜活的,仿佛所有美好的颜色,都能在他身上找到。

    小乔死了之后,他一直珍藏着那件染血的衣服,后来有了能力,就给小乔立了衣冠墓,就在他出事的地方,秦淮雇了人照顾小乔的墓。

    小乔的生日跟他在一个月份,不过比他晚了十六天,在二十六号,所以秦淮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去看小乔。

    但他今年有些不敢面对小乔,毕竟他差一点就让自己的心,住进沈修然。

    当时沈修然跟他坦白重生时,并没有说宴会具体日期,但也是在这个月底。

    这个宴会规模不小,应当会提前组织,秦淮决定先打探清楚时间。

    沈修然一边拍戏,一边偷摸买到了电话卡,他当时没跟秦淮说,但他自己记得太清楚了,上辈子6月26号晚上八点,他死掉了。

    重生一回,他一次都没有遇见宴会上的那些人,现在方诚也被他赶走了,应当没人会邀请他参加,所以,宴会要是能如期举办的话,他就可以打电话举报。

    一定要将他们绳之以法!

    拍戏的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又过去十天,沈修然虽然伤心,但已经走出来了,而且因为他下功夫研究角色的缘故,比之之前的演技,更是好了许多,孟泽晋更是主动跟他加了微信,偶尔还会找他对戏。

    而今天,他们今天要拍的就是伏澜穿女装勾引天佑的戏份。

    对于这个,沈修然一直在抗拒的,他一个充满阳刚气的男孩子,怎么可以穿女装。

    之前穿的男宠一样的舞衣,是为了勾引秦淮,但是大庭广众之下穿女装,就太破廉耻了!

    而最过分的就是,张导是突然放出这个炸弹的,压根就没给他缓冲的余地。

    对此,张导有话说:“你放心,这个女装并没有特别女性化,而且你看,古代人男人也是穿长袍,跟裙子没什么区别,对吧,只是发型改改,再化个妆而已,小沈长得这么好,不穿女装多可惜。”

    沈修然眼神幽怨看着张导:“……张导你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王艺卿在旁边笑的不行,沈修然这性格真的太好玩了,也跟着揶揄:“我也想看啊,修然,不过张导,要是修然的女装比我好看,你可不能把他改成女一号啊。”

    张导笑起来:“这可不一定,要是小沈演的好,就让他当女一号。”

    孟泽晋在一旁插嘴:“夙凝你放心,就算伏澜女装比你好看,我也不变心,除非特别好看。”

    话音落下,众人笑成一团,只有沈修然委屈巴巴的蹲着。

    张导之前就示意摄影师拍这段,剪成花絮以后放出来,而且一会儿沈修然穿女装,也要拍进去,他虽然在戏份上做不了主,但有时候花絮也会给他涨一波粉丝。

    张导是真的挺欣赏沈修然的。

    蒋思奕在休息室听着外面的欢声笑语,眉头紧紧皱着,眼神不善,他万万没想到,今天的拍摄计划竟然临时加了一场,而今天他跟剧组协商,安排了粉丝探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原本今天他要吊威压,展现自己帅气的一眼让粉丝拍照,这样倒好,他的戏份后挪,要先拍沈修然!

    张导的剧组原则就是演员不能轧戏,也尽量需要减少通告安排,全心全意拍戏,即便蒋思奕也不能例外,但他身为流量偶像,必须得保持热度,也得定期跟粉丝联络,因而经纪人就联系后援会会长,组织一次探班。

    眼下粉丝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到,那会儿正是拍沈修然女装的时候。

    如果沈修然演的不好,还好说,若是他演得好,恐怕会吸引粉丝的注意。

    蒋思奕自己是走阳光精致的少年路线,他的粉丝们一口一个奕宝宝,但他深知,粉丝有多无情,一旦出现别的更优质的偶像,他们转眼便会将自己抛之脑后。

    他虽然鄙夷,不屑于粉丝联络,但他身为流量,必须得稳固粉丝。

    所以,他绝对不能让粉丝看见沈修然。

    “小涛,你去通知一下,就说拍摄保密,咱们在片场外面见面。”蒋思奕让他助理与后援会长联络。

    沈修然磨磨蹭蹭不愿换,结果被两个化妆师小姐姐拖进了化妆间,小姐姐如同拐卖漂亮姑娘的老鸨一般笑眯眯的:“哎呀这小姑娘真俊啊,你放心,经过我们的手,一定让你艳压群芳。”

    沈修然:“……”

    心一横,将眼睛闭上:“来吧!”

    在脸上涂抹了能有半个小时,又捯饬假发跟古装,等到化妆师说一句“成了”之后,沈修然才悄咪咪睁开眼睛。

    小姐姐惊呼一声,真漂亮啊。

    半身镜子里,沈修然穿着一身淡紫色雾纱刺绣长裙,素白的腰带将他的腰身收的极细,领口敞开,露出纤细的锁骨,广袖长袍,袅娜仙姿。

    他的五官本就昳丽柔美,五官明艳,尤其一双眼睛,莹若秋水,他的眉毛被修成柳叶眉,眼睛画了眼线,打了眼影,愈发显得大而明亮,原本唇色就淡的嘴唇涂了一层深粉色的口红,诱人的想让人咬一口。

    两个化妆师小姐姐抱在一起,内心泪流成河,难怪他们都说,男孩子一旦漂亮起来,就没女孩子什么事了。

    沈修然虽然也觉得好看,但真的太羞耻了啊,他以后的称号除了一代男艳星,估计又要多一个女装大佬吧。

    内心哭唧唧。

    沈修然穿着裙子,有些不习惯,走路都有些拘谨,推开化妆室的门走出去的时候,外面都安静了一下。

    娱乐圈美人遍地,不管先天的后天的,各式各样他们见过的不知凡几,王艺卿就是如此,粉丝们一直倾慕她盛世美颜,但沈修然的容貌却更为古典精致,尤其是化了妆之后,更是令人惊艳至极。

    王艺卿先反应过来,笑着道:“看来我女主角的位子一定得让出去了。”

    “夙凝,真不是我变心,只怪他太美了。”孟泽晋压抑住眼底的惊艳感,开玩笑道。

    张导也很满意:“我就说,不穿女装可惜了。”

    沈修然委屈的呜咽一声。

    为了能一遍过,沈修然提前跟孟泽晋对了戏,两人都背台词背的纯属,对了几遍之后确定无误。

    但真正开拍的时候,张导就觉得不对,沈修然勾1引的动作挺熟练啊,怎么感觉跟之前勾过谁似的。

    张导不知道他真相了。

    勾的这么熟练,笑点出不来,也会误导观众,因而张导就喊了卡,给沈修然讲戏,不能跟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一样,要生疏,要演出来尴尬跟破釜沉舟的气势。

    沈修然连忙表示都记住了,调整了状态,第二条过了,效果很好,孟泽晋完美的抵住了诱惑。戏份一拍完,沈修然迫不及待的去换衣服,张导还挺可惜:“怎么就两遍过了呢?”

    吓得沈修然跑的更快了。

    蒋思奕的粉丝大老远飞过来,还准备了许多礼物跟饮品,分给剧组的人,给她们家奕宝宝撑腰。为了自家爱豆,她们真的操碎了心,结果没想到蒋思奕的助理一个电话打过来,见面的地点就改了。

    粉丝难免觉得不大对劲,原本说好了要看片场,要看蒋思奕吊威压的帅气英姿啊。

    不过来的粉丝都是死忠,因而尽管疑惑,但依旧全心全意支持,见了蒋思奕之后,十分有秩序,对他嘘寒问暖,问他拍摄辛不辛苦,有没有人欺负之类。

    蒋思奕的表现十分羞涩,就像是个单纯的大男孩,脸还红了,更显得纯稚可爱,粉丝们几乎要尖叫出声,她的宝宝可爱到爆啊!

    在被问到有没有被人欺负的时候,蒋思奕忽然神情落寞了一下,又很快扬起笑脸,但是这一闪而逝的表情,还是被粉丝捉住了,难道有人欺负她们家宝宝?是谁,看不把他撕成片!

    粉丝们一直追问,蒋思奕便语焉不详的说,有个新人,可能是认识谁进来了剧组,天天讨好导演,还随意请假,对其他前辈都不是很尊重。

    总之,完全是被迫说出来的无辜样子。

    粉丝们对视一眼,欺负奕宝宝,绝不能忍。

    回去之后,就开始扒微博,之前定妆照发布之后,沈修然又再次吸了一波粉,毕竟沈修然这个容貌,实在太出眼了。

    他如今粉丝已经破了五十万,韩啸接手他之后,就让赵磊时不时的想个段子,发个自拍,巩固一下粉丝,走逗比美人路线,毕竟沈修然这个容貌,注定戏路太狭窄,如果走高岭之花路线,粉丝也亲近不起来。

    沈修然跟着赵磊想段子,两人都是笑点低的,想出来段子,没把人逗笑,反而自己笑个不停。

    所以沈修然能这么快走出来,除了工作忙碌,就是粉丝的鼓励了。

    因为粉丝们对他们很是包容,段子再不好笑,也十分配合的哈哈哈

    蒋思奕的粉丝扒拉了一顿,很快就将目标锁定了沈修然。

    长的妖里妖气的,一看就不是正经人,撕他!

    一时间,各种半真半假的爆料就出来了,沈修然的微博底下也开始乌烟瘴气。

    沈修然没有作品,没有靠山,被撕了之后根本组织不起反抗,后面陈仁骏请的水军也下场,立刻沈修然就被撕的体无完肤。

    但他们都很控制,不断变化评论跟话题,不给沈修然上热搜的机会。

    赵磊第一时间发现了,等沈修然结束戏份立刻告诉了他。

    沈修然一看,自己一张自拍底下的评论都破了七千了,大部分都在骂他去韩国整容,换头怪,还有些假照片,说是沈修然整容出道前的,言之凿凿他整了。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沈哥,要不要告诉韩哥?”赵磊问道。

    沈修然摇摇头,这几天,唐忠辉给他打过一次电话,问他有没有把秦淮追回来,但是韩啸一次都没打过,看来是完全不管他的意思,沈修然于是再次没有了经纪人,成为迎风乱长的野草。

    公司靠不上,也没经纪人,两人对视一眼,沈修然说:“那我开个直播吧。”

    “可是咱们没有粉丝控评。”赵磊有些担心。

    沈修然说:“怕什么,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而且我自有办法。”

    说完之后,沈修然就发了条微博,说今晚上拍完戏,大概九点钟直播,请大家关注一下。

    蒋思奕的粉丝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一种厚脸皮,国家怎么拿你的脸建国防,敢直播,晚上看不把你撕成渣。

    沈修然被人骂的时候,王艺卿也知道了,她有些担心沈修然晚上直播的事情,还教给他几招直播的技巧,沈修然十分感激,都记下了。

    张导听闻剧组出了事,找了个由头将蒋思奕批评了一番,又跟陈仁骏谈了一次,他也不敢护沈修然太过,万一将蒋思奕得罪狠了,以后出了剧组,他就再也管不着了。

    所以对于沈修然要直播的事情,他十分支持,而且见沈修然丝毫不受影响,也毫不吝啬的表扬。

    下戏的时候,沈修然拆了发套,没有卸妆,而是回了酒店,赵磊下午的时候出去买了手机支架补光灯等直播设备,九点一到,沈修然开启了直播。

    已经等候许久的粉丝一拥而入,密密麻麻的弹幕登时将屏幕塞满,赵磊只恨不能长出四双眼睛,八只手去控评。

    沈修然这边只看得到飞一般的弹幕,甚至因为他手机配置不大好,还有些卡,他无奈:“你们别刷的这么快,我手机不大好,都看不清你们骂了什么。”

    原本飞速刷过的弹幕,登时如同按了暂停键一般,停了一会儿。

    沈修然虽然粉丝少,却还是有几个的,被沈修然逗乐了,立刻发弹幕,小哥哥你好帅啊,有男朋友没?

    “我没有男朋友,倒是缺粉丝,请问你愿意做我的粉丝吗?”沈修然认真回答。

    沈修然就这么真诚看着屏幕,就让屏幕外的女生们要昏过去了,我的天,这什么盛世美颜,答应答应,做你的粉丝。

    蒋思奕的粉丝兴许是安排好了,只派了部分粉丝刷弹幕,沈修然没有强行辩解,只说:“我第一次直播,不知道该说什么,先给大家直播个卸妆吧。”

    然后开始现场进行了卸妆护肤教程。

    意粉气的不行,这沈修然当他们是空气吗,这么个目中无人的辣鸡,怎么配做明星。

    沈修然认认真真的卸妆,洗完脸,沾着水珠的样子美如画,粉丝们捧着大脸,疯狂刷礼物。

    这小哥哥真的美到爆炸啊,皮肤怎么好成这样,等等,他好像没开美颜!

    这是什么皮肤啊,她们好想拥有!

    有小姐姐问起来沈修然怎么护肤,沈修然展示了自己的化妆品:“我的脸比较高级,容易过敏,一般只用自然堂大宝等高端产品。哈哈开玩笑啦,其实最好早睡早起,锻炼身体,多喝水。我一般十点钟之前准时休息,早晨晚上都打拳,一会儿给大家打一套拳,不过在这之前,我先证明一下,我真没整容,整容费这么贵,我一个用着小米手机的,怎么整?大家看好了……”

    沈修然忽然伸出双手,疯狂揉脸,如同经典动图兔斯基揉脸表情一般。

    粉丝or黑粉:……

    skr狼人。

    接到消息怕他承受不住接连打击又得知宴会是26号举办心里一紧最终还是没按捺住开小号来看了沈修然直播的秦淮:……

    很好,告辞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