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章 沉默

作者:红芹酥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出工了”

    俞锡臣皱着眉头睁开眼,旁边陈玉娇一点反应也没有。

    外面集合的号子还在喊,顿了顿,从床上坐了起来。

    揉了揉有些胀痛的额角,然后轻轻推旁边睡熟的陈玉娇,“醒醒。”

    “”丝毫反应都没有。

    屋子太黑看不清东西,俞锡臣便摸索着下床点了灯。

    昏黄的烛光让房间稍微亮堂一点。

    再次回到床上坐下,拿了床尾的衣服套在身上。

    抬眼看向里面,人睡得香喷喷的,正犹豫着,房门就被敲响了,外面传来陈大哥的声音,“幺妹,小俞,快起来,要上工去。”

    院子里还有陈妈抱怨的念叨,“烦不烦人,天都黑了还要我们去上工。”

    “咋那么讨人嫌呢”

    俞锡臣没理会,用力推了推睡在里面的人,“起床了,快醒醒。”

    “陈玉娇醒醒了。”

    “嗯”陈玉娇不耐烦的哼哼唧唧,刚好这时外面的喇叭又响了。

    揉了揉眼,又伸了个懒腰,含含糊糊问“怎么啦,天亮了”

    感觉自己没睡多久啊

    人磨磨蹭蹭从床上坐起来,但眼睛却没睁。

    俞锡臣干脆直接将床尾的衣服拿来往她身上套,顺便解释道“要去上工。”

    这事他没经历过,不过却听朱兆辉他们说起过,好像每年农忙时晚上也会将社员们叫起来上工,前段时间还提了一嘴,让他们做好准备,因为现在毕竟已经五月份多,差不多快了。

    据说南方这边最忙的就是双抢,每年七月中旬左右,既要抢收早稻、又要抢着栽种晚稻,那才是真的苦。

    陈玉娇并没觉得俞锡臣给她穿衣服有什么不对,闭着眼睛,又是伸腿伸胳膊的。

    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完了,还理所应当的要求,“我口渴了。”

    看得俞锡臣想甩脸子。

    他发现了,这人其实就是蹬鼻子上脸。

    “哦。”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并没有什么动作,直接道“走吧,别出去晚了。”

    “还没穿鞋”陈玉娇皱着眉头不满。

    从被子里伸出一双玉足,“陈玉娇”的脚长得好,小小的一个,一只手就能握下,白白嫩嫩,还带了点肉,尤其是脚趾,个个圆润可爱。

    在昏黄的灯光下,更是白净莹泽。

    与从前她的一般无二。

    俞锡臣视线落在在上面,沉默了一下,最后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就走了。

    心里堵了口气,她又不是祖宗,干嘛要伺候她

    自己虽然好脾气,但并不是没脾气。

    陈玉娇见他撂下自己直接走了,这才睁大眼睛,其实她早就醒过神了,就是想偷会儿懒。

    看着他毫不犹豫的背影,咬了咬唇。

    发现这人不是好欺负的。

    不穿就不穿嘛,她自己也长了手。

    下了床自己乖乖穿好鞋子,然后又跑到桌子前喝了口水。

    推门出去,陈妈他们已经站在院子里了,一个个哈欠连天,看到她出来,便道“钥匙带了不”

    “带了。”

    拍了拍口袋,发出清脆的声音。

    陈妈点头,扭头对俞锡臣道“那行,小俞你就送幺妹去趟仓库,我们先去集合。”

    “大晚上的也不用那么积极。”

    “好。”

    一家子呼啦啦往外走,陈妈还不放心问陈大嫂,“跟狗娃打过招呼了没”

    “说了,让他注意点。”

    “嗯。”

    也不怪陈妈不放心,主要是队里以前发生过恶心人的事,趁着大伙晚上上工的时候,直接跑到人家里偷东西。

    虽然最后找不到人,但差不多也猜到是队里的那些混混干的。

    也是人家脾气好,忍气受了,要是换做她,肯定跑到每个混混家里扒了一层皮。

    走了一小段路,几人在岔路口分开。

    黑漆漆的一片,路还有点不平整,陈玉娇有点不敢走,好在有俞锡臣陪着。

    不过他不说话。

    悄悄扭过头看他,天上有月光,模模糊糊看到人的脸。

    抿了抿嘴,突然带着讨好的口吻道“我发现你长得还挺好看的”

    往日她最喜欢的就是丫鬟们夸她漂亮了。

    尤其是清霜那张嘴,每每都让她心情愉悦。

    想了想又道 “难怪妈说我有福气了,你不仅长得好,还能干,性子也好。”

    “也不知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要是错过了你,可不得哭死。”

    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看他神色。

    “”俞锡臣面无表情。

    听着她这拙劣的马屁,内心没有一丝波澜。

    这人就不能给好脸色,不然还不定又怎么欺负你。

    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吧。”

    陈玉娇鼓了鼓嘴,不满意他这态度。

    自己都示弱了,怎么还拿乔

    不过这次倒没胆子使小性子不理会人了,路有点难走,主动伸出手抓住他衣服,并且偷偷打量他神色,见没有被甩开,觉得他心里是没生气的。

    便放下了心,神色又轻松起来。

    她每次闯了祸就是这样,主动缠着娘亲不放,若是娘亲只是冷着脸没赶她走,那就意味着是是假生气,不用害怕,但若是直接不想见她,那就麻烦大了。

    俞锡臣不知道陈玉娇的心思,垂下眼看了下她,掠过被她抓住的衣袖,心里莫名软了下来。

    他这人只有自己知道,其实脾气根本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好,心也又冷又硬,若是真想拿捏他,恐怕是自以为是。

    原以为她是仗着有家人撑腰想压他一头,现在来看,恐怕是他想多了,她其实就是小性子作怪,根本没想到这层面。

    俞锡臣将她送到仓库这里后没走,等有人过来拿农具了才对陈玉娇道“等会儿跟我们一起过去。”

    大晚上的留她一个人不安全。

    陈玉娇赶紧点头,她就怕待会儿留她一个人在这儿。

    黑乎乎的,万一有妖怪来抓她怎么办嬷嬷说,妖怪最喜欢漂亮女娃子了,吃起来香。

    俞锡臣也帮忙拿了农具,锁好门,陈玉娇就跟在他们后面。

    摸着口袋里的钥匙,走了几步,突然对身侧的人小声道“要不明天我把钥匙给你,你帮我锁个门”

    说到这个眼睛亮晶晶的,觉得自己这主意好。

    这样她就可以在家睡觉不用出来了。

    俞锡臣偏过头来看她,也不知道她怎么能如此厚脸皮这么轻松的活儿她竟然还想着偷懒。

    在他从小的教育中,一向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再苦再难都要自己扛,别人的时间是属于别人的,没道理浪费在你身上。

    所以很不明白她这大言不惭的要求怎么说得出口,尤其还是这么简单的活儿。

    陈玉娇见他不说话,伸手戳了戳他腰。

    俞锡臣拿眼睛瞥她,见她一脸无辜的样子,心里都没生气,因为知道气也是白气了。

    直接回了句,“忘了王瞎子的事了”

    “要是被人告到大队长那里,还想不想干了”

    陈玉娇垂下头,不说话了。

    咬了咬唇,突然抬起头看看他,有些委屈道“我们不是夫妻吗”

    夫妻又不是外人。

    俞锡臣听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结了婚的人了。

    看着她,夜色下的脸庞并不是很清楚,但他却在模糊的五官中仿佛看到了那双清澈见底的瞳孔,就如她人一样心思浅显易懂。

    他知道自己有些敏感了,在经过那场支离破碎的遭遇后,尤其是眼睁睁看着最亲近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死在他面前,他的心境早已不复过去那样平和,仿佛扎着刺,总是时不时的冒出尖来。

    俞锡臣突然沉默下来,不过却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

    紧紧的。

    陈玉娇皱了皱眉,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低下头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

    大手包裹着小手,看着有些亲密。

    心口那里突然跳的有点快。

    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最后什么都没说,默默的跟在他旁边。

    陈玉娇跟着人一路去了水田那边,生产队长正在安排事儿,俞锡臣他们将农具交了上去。

    陈妈他们不在这边,应该是做其他活儿去了。

    俞锡臣和几个年轻人被安排挑秧苗,队长觉得他们年轻有劲儿,眼睛也好使,所以干这个。

    大家都没意见,直接拿了农具就走。

    陈玉娇要跟在他身后,旁边人看了笑,有个妇人还打趣道“哟,小夫妻俩的感情可真好,黏糊糊的舍不得分开呢。”

    陈玉娇一听,脸红红的,说不出来话。

    心里羞恼人家说的太直白了。

    俞锡臣也有些不自在,回过头对陈玉娇道“你在这儿等着我,路不好走,万一摔了我顾不上你。”

    又不放心多说了句,“自己找个空旷的地方站着,注意脚下,别被虫咬了。”

    “哦。”

    陈玉娇低头看了看,生怕有虫过来。

    随口也嘱咐了句,“那你也小心点。”

    俞锡臣脚步一顿,眼里柔和了些,“嗯。”

    挑着担子跟在其他人身后。

    “幺妹啊,结婚好不好呀”

    俞锡臣一走开,那些妇女就忍不住八卦问。

    陈玉娇看着这群爱打听事的妇女,脸上有几分害羞,但又怕被人小瞧了去,愣是梗着脖子道“当然好了,我男人可疼我了,啥事都不让我干。”

    “你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了,特别体贴人。”

    她跟陈妈想的一样,不管人怎么样,在外面一定要使劲儿夸俞锡臣,必须把周什么军给比下去

    走远了的俞锡臣正垂眼看着路,听到这话,睫毛颤了颤,抿紧嘴,也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

    就是耳朵有些发热。

    他其实对她也没多好。

    旁边几个妇女听了笑,又接着打趣了几句。

    她们是待会儿要插秧的,现在没秧苗,便要等一会儿。

    陈玉娇也不怕,问什么就说什么,尤其是关于俞锡臣的话题,反正就使劲儿的夸,偶尔还感叹一句,自己有福气,找对了人。

    想着让人淡忘了之前“陈玉娇”和周志军的事。

    “陈玉娇”之所以落水,别人不清楚,她是知道的,约人去了后山的水塘,等了好久没看到人,后来听到脚步声的时候以为是周志军,自己主动跳进塘里的,原以为可以借此缠上周志军,哪知道竟是俞锡臣。

    不过也好,要是周志军她可不干了。

    生产队长从远处走过来找陈玉娇,将手里的煤油灯递过来,“幺妹啊,待会儿帮着举个灯,我要去其他地方看看。”

    陈玉娇一听,赶紧接了过来,她还担心其他人待会儿见她不干活会不会也要让她下去插秧。

    现在好了,举着灯而已,这个她喜欢。

    “放心吧,队长,我保证举的高高的。”

    “那好,麻烦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十二点入v,不熬夜的小天使可以明早起来看,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