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九章 心服口服(三更)

作者:红芹酥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俞锡臣觉得差不多了, 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王瞎子, “您孙子也是大意, 没看清楚就直接大摇大摆的下手,偏偏被人亲眼看到了也没察觉。”

    “当时刚好有两个孩子在我家屋后那里玩,中午我妈在门口骂,那两家长辈便领着孩子过来说了这事。”

    “我也不废话了, 家里都被气得够呛,这都是我妈和几个嫂嫂忙的半年成果, 一家子就靠这个过日子。”

    “我妈还气晕了过去, 不然也不会就我一个来了, 别说什么不知道,您孙子干的事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们要的很简单, 也不要多了, 十二个鸡蛋和菜,菜每天你们送到我们家。”

    “不然也好解决,我们一家子直接带人上门, 你们家菜园里的也别想要了, 我妈说直接拔了插在自家地里也是可以的。”

    “你也知道陈家人的脾气, 来气了什么都干的出来, 但我们家也算讲理,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撒气,这些就当买个教训吧。”

    “这次陈家和胡家的矛盾将你们王家搅和进来,怪只怪您自己糊涂了, 活了这么大把年纪,还让一个小辈耍了。”

    轻描淡写的语气,却偏偏句句戳中人心尖。

    尤其是最后几句,三两拨千斤,又把源头引到了罪魁祸首身上。

    俞锡臣看王瞎子陷入沉思,笑了笑,扔了手上的竹枝,直接起身离开。

    事情已经成了。

    王瞎子沉默的看着他背影,再深入一想,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被人牵着走。

    先是直接说明事情,打了他措手不及,还没认真想好对策,就被他说的事给弄得分神,再经过他几句话一分析,顿时丢盔弃甲,顺着他的意觉得自己是做错了。

    哪怕最后要了赔偿,还明目张胆把怒火推到胡家身上。

    偏偏这小子说的又是事实,看似普普通通的几句话,将人拿捏的死死的,还生不出一点气,甚至心里还存了感激,觉得他说的对。

    反正他现在对陈家还真气不起来,怪只怪他自己蠢,确实是被人利用了。

    这小子真是恐怖

    王瞎子面色发沉,然后抹了把额头的汗,坐立难安,心里想着下午就去趟陈家。

    至于胡家那闺女,他觉得那女娃也不好惹,这两家的事他不想掺和了,就当吃了亏吧。

    只是心里还是将胡家给恨上了。

    俞锡臣回到家时,院子里安安静静的,应该都是睡了,便直接回了房。

    其实他这次之所以选择将事揽下来,倒不是他有多好心,也不是怕陈家惹了祸自己也跟着倒霉,而是更多想在陈家拿下话语权,在陈家占有一席之地,至少在以后自己发表意见时,陈家人愿意听取。

    或许现在陈家人还没表现出什么,但住久了肯定会发生一些矛盾,他是女婿,住在媳妇家里,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到时候会不会被针对也说不准。

    总得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能力。

    推开门进了屋,就见陈玉娇坐在床上玩,手里捧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臭美的不行。

    她以前屋子里也有很多镜子,但都是铜镜,照的并不是很清楚,哪像这个,将人的样子映在上面,清晰的不得了。

    连她眼珠子里有什么都看得见。

    越看越喜欢,她还发现“陈玉娇”和她长得挺像的,不过,仔细去看,还是她以前长得好看。

    俞锡臣突然推门进来还吓了陈玉娇一跳,下意识藏好镜子,等抬起头看到他,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

    自己照镜子怎么了

    便又拿出来继续玩,还埋怨的看了一眼俞锡臣,“吓了我一跳,你怎么才回来”

    怕他吃亏,所以一直没睡,想着要是再不回来,她就去把陈妈他们叫醒,带着人去王瞎子家要人。

    看她这媳妇做的多上心。

    陈玉娇生怕他不知道自己的用心良苦,还说出来给他听,最后补充道“幸好你回来了,再过一会儿我就准备去叫人了,差点闹了笑话。”

    然后看他手,见空荡荡的啥也没有,试探着问“没要到啊”

    俞锡臣也不知道有没有信她的话,走过去脱了鞋子要躺下。

    在陈玉娇伸手过来阻止时,直接反手扣住她的手腕,“累了,让我歇会儿。”

    说着这话的时候,还皱了皱眉头,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其实他也没多累,完全就是怕她缠人,以前他也讲究,只是现在遇到个比他还讲究的,他就不想那么讲究了。

    陈玉娇见他这样也不好说什么了,这人上午做了活儿,刚才又去王家摆平事,应该确实是累了。

    将手抽回来,不过却学着陈妈平时骂陈二哥的样子,凶巴巴瞪了他一眼,“懒死你算了。”

    别说,那样子跟陈妈真是一模一样。

    俞锡臣哭笑不得,觉得他这媳妇,有时候可爱的不行,有时候又特别让人糟心。

    抬眼看她,人已经侧过身去了,又拿起镜子开始照个没停。

    笑了笑,开始闭目养神。

    傍晚,上完工回来没多久,王瞎子就拎了一篮子鸡蛋上门。

    十四个鸡蛋,家里总共这么多,存了好久,这次全拿来了。

    倒不是他多愧疚,而是为之前的事道歉,算是想弥补好关系,“菜我会每天送过来一点,我们家退让一步,如果实在不行,那就闹吧,反正能做的我也做了。”

    陈妈一把拿过他手里的篮子,拨了拨,看到一篮子菜和鸡蛋,眼睛都亮了。

    将里面的菜拿出来塞给三个儿媳妇,鸡蛋则扒拉到自己怀里,用衣服兜着。

    嘴里还不客气道“说的好像是我们的错一样,要不是你们家不罢休,哪还有这么多事”

    “行了,我们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了,走吧走吧。”

    将菜篮子塞给他,最后还不忘叮嘱,“记得送菜啊,我们家人多,菜少了可不够吃”

    王瞎子脸色不大好看,拽过篮子直接走人。

    连话都不想多说。

    不过也清楚,这事算是了了。

    见人一走,陈家所有人都围着俞锡臣看,一脸崇拜,仿佛在看什么大人物。

    俞锡臣有些不大自在,摸了摸鼻子,尴尬的问“怎么了”

    “还怎么了”陈二哥用力拍了一下他肩膀,“小俞,你咋做到的教教哥,下次哥也学着点。”

    俞锡臣还不待回他,陈妈就一巴掌拍在陈二哥脑袋上。

    这力道可是实实在在的,啪的一声,听着就疼。

    嘴里还不客气骂道“你打我女婿干嘛打坏了你赔啊”

    “就你这个榆木脑袋,教十遍都学不会。”

    凶巴巴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俞锡臣,立马又换了副表情。

    脸上堆起笑,褶子挤在一起,别提多热切了,温柔细语道“妈就知道你是个好的,不然也舍不得把女儿嫁给你,看看,多有本事。”

    “还是我眼光高”

    不管怎么夸,总得把自己拉一把。

    “女婿你干得好,妈今晚给你炖鸡蛋羹,就给你一个人吃,其他人都没份”

    说着就喜滋滋的搂着鸡蛋回了屋。

    那模样,跟捡了金元宝似的。

    其他人羡慕不已,想到鸡蛋羹,也咽了咽口水,那可是好东西。

    不过也知道俞锡臣这次立了大功,那么多鸡蛋,看样子有十几个了,他们家只有一只鸡,每天一个鸡蛋,一般都是给几个小的补身体用,隔天吃一口。

    不过,他们大人是没这个口福的。

    陈玉娇扯了扯俞锡臣衣袖,一脸嘴馋的样子,对他说“晚上也给我吃口好不好”

    她也想吃

    俞锡臣“”

    最后在她眼巴巴的目光下,轻轻应了一声。

    陈玉娇亮晶晶的看着他笑,“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然后转头就对陈大嫂几个炫耀,“我男人可厉害了,中午说他能办好,我就知道他肯定行,要是换做我们去,肯定少不了一顿架,到时候我们身上也是各种伤,多吃亏啊。”

    “他回来时你们睡觉没看见,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就说了几句话的功夫,我们家出厉害人了”

    俞锡臣“”

    他发现陈家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夸起人来一点都不谦虚,仿佛全身都是优点。

    不像他父母和家里的长辈,哪怕做的再好,都会很谦虚的说不行或者一般般。

    所以,哪怕向来面不改色、做什么事都游刃有余的俞锡臣,也免不了被这天花乱坠的马屁给闹红了脸。

    再看陈大嫂几个,看着俞锡臣的目光顿时不一样了,满眼都是佩服,陈三嫂也使劲儿跟风拍马屁,“小俞真是了不起啊,难怪我当初一眼看到他就觉得这孩子浑身都发光呢,看看这说话做事,哪是我们比得上的我们家真是走大运了。”

    陈大嫂偷偷白了她一眼,也不知道中午谁还偷偷说妹婿多事,直接打上门才厉害,回来啥也没捞着,肯定是白搭了。

    中午俞锡臣回来什么也没带,虽然他说王瞎子晚上应该会过来,但大家都没放在心上。

    都觉得他是在说大话。

    没想到还真办成了

    那么多鸡蛋,以后还天天送菜过来,这是一开始想都不敢想的。

    这得多大的本事啊

    晚上,陈妈果真给俞锡臣蒸了一碗鸡蛋羹,黄黄嫩嫩的,看着就好吃。

    端到桌子上来的时候,一个个眼睛恨不得黏上来。

    俞锡臣都不好动勺子。

    陈妈直接瞪了所有人一眼,“看啥看吃自己碗里的饭。”

    “这是给小俞的,你们要是像他这么有本事,我也给你们蒸蛋。”

    说着转脸就对俞锡臣温和笑,“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俞锡臣默了默,有种陈妈在给自己树敌的感觉。

    不过,他也不是那种自己吃肉其他人连汤都喝不到的人,端起碗,给家里五个孩子一人舀了一勺。

    旁边陈玉娇也有份。

    本来就是一小碗,这样一分,他自己也就剩下两三勺的样子。

    “咋不自己吃”陈妈看着他问。

    不过心里确实被他的行为感动到了,要是换做她儿子,除了老大,其他两个肯定自己呼啦啦两三口就吞下去了。

    其他人见了,也是一脸感动的看着俞锡臣,孩子吃跟他们吃没啥区别,心里觉得他贴心。

    妹婿真是没选错人。

    连陈玉娇也亮晶晶的看着他,觉得他心里有自己。

    吃一口还看他一眼,心里甜蜜蜜的。

    俞锡臣对陈妈笑笑,“我也吃了。”

    “这些都是我侄子,应该的。”

    其实他倒不是真如此心好,如果真有这个心,他就直接将碗放到中间,大家一起吃。

    升米恩斗米仇,有时候表现得太实在,反而落了个好欺负的印象。

    相反,这种偶尔客气一下,更能让人觉得自己好,同时也不会觉得自己好欺负。

    晚上下工回到家,洗漱好后两人躺在床上,没过一会儿,陈玉娇又拉着俞锡臣要亲小嘴。

    她都快睡着了,想到今天任务没完成又硬撑着眼皮睁开。

    一来二去,她也没了一开始的害羞,直接拽过俞锡臣的脸,两只手捧着,噘着嘴就凑过去。

    俞锡臣都麻木了,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黑乎乎的房梁,一脸生无可恋。

    任由某人又咬又啃。

    陈玉娇啃了好几下,然后躺回到自己位子上,还伸手摸了摸肚子,扭过头看俞锡臣,“你快想个好听的名字,孩子应该快了。”

    俞锡臣听了,脸上一囧。

    他都不知道怎么回她。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啦,感谢小天使的支持,么么哒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