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五章 开导(三更)

作者:红芹酥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吃完晚饭, 一家子便各自洗漱回了房。

    这几天轻松下来,也不用去上晚工了, 俞锡臣上床时,陈玉娇刚通好头。

    这是嬷嬷说的, 睡觉前梳一百下,对头发好,以往都是丫鬟的事儿, 如今没人在身边伺候着, 她便自己动手。

    看到他倒好洗澡水过来, 还道“你等会儿吹灯。”

    “嗯。”俞锡臣躺到床上轻轻应了一声。

    看她在忙便没说话,两只手搭在脑袋下面,仰躺在外面一侧,目光盯着上面的屋顶发呆。

    陈玉娇弄好了后便推他, “我好了。”

    俞锡臣没说话,直接起了身去熄灯。

    屋子里漆黑一片,再次躺在床上,听着外面嘈杂的蛙声虫鸣, 心里是从里有过的平静。

    其实, 能在这里遇到陈玉娇和陈家人, 他是心存感激的, 给他一个安全温暖的住所, 这比什么都重要。

    只是,他也知道,事情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 越相处,他发现自己越发与陈家人的处事方式有些格格不入,像白天这种私下藏鱼的事,他明白是因为这时候日子苦,大家都不容易,可能是因为生活背景的不同,所以造成了这些隔阂,他能理解,只是与他那刻在骨子里的教育还是有些矛盾。

    这种矛盾有时候让他很无奈,他不知道怎么去改变,虽然试图去劝慰自己做到无动于衷就好,但他是活生生的人,有思想有血肉,哪怕面上风轻云淡,还是会有自己的情绪。

    吐了口气,想着自己还是需要多磨练一番。

    最好像外公那样,不管面对什么都能做到不动声色。

    外婆的离开,父母的去世,舅舅一家的落难他不比自己好多少,但都挺过来了,甚至还过来安慰他。

    陈玉娇似乎察觉俞锡臣情绪的变化,忍不住扭过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俞锡臣放缓声音回她。

    语气中似乎并没有什么波动。

    但陈玉娇还是皱了皱眉,侧过身来看他,没好气道“你这人真是别扭,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不说,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你藏在心里就好受了我刚才都听到你叹气了。”

    “看着聪明,怎么傻乎乎的,你自己心里怄的要死,别人还什么都不知道,开开心心的,那不是折磨自己嘛。”

    语气里还有些嫌弃,觉得这相公怎么尽干蠢事

    就跟她娘亲似的,每次不高兴就自己生闷气,也不说出来,久了自己身体也不好,好在她爹爹有耐心哄着。

    但对俞锡臣她可没那个耐心,又不是姑娘家的,她都不做这种傻事。

    俞锡臣听了这话不做声了,没想到在他心里一直觉得有点呆的媳妇居然还嫌弃他傻。

    不过,她确实是说对了,自己是喜欢将事情憋在心里不说。

    他这人从小思虑就重,默默观察别人细微的神色,甚至下意识去揣摩别人的心思和性格,但却不喜欢将自己的想法暴露出来。

    连他外公都说他有时候让人琢磨不透。

    陈玉娇等了半天也没见他说话,忍不住推了推人,正准备再问一遍时,哪知道旁边的人突然伸出手将她搂进怀里。

    又叹了口气。

    “”

    突然被人抱住,陈玉娇心口一跳,随即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听着他胸口的声音,安静了一会儿,抬起头,放缓语气,难得有些温柔乖巧的问“你没事吧”

    似乎还带了一些关心。

    这人对她挺好的,相比较于她生活那个朝代中的男人,他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对她体贴包容,性格温和有礼,所以她也不能太冷淡。

    俞锡臣将下巴放在她发顶处蹭了蹭,斟酌着语言道“如果如果我说自己有些不适应陈家,你会生气吗”

    “”

    这是什么话

    陈玉娇有些听不懂,歪了歪脑袋看他。

    陈家多好啊,热热闹闹的,虽然有时候拌拌嘴,但也挺有意思的。

    除了要干活儿,陈玉娇满意的不行。

    但随即一想,差不多又能理解,他一个大男人婚后住在妻子家里肯定有些拘束,就像当初她住在侯府,寄人篱下,看别人脸色,总感觉没待在家里自在。

    而且他还是城里人,陈妈说城里日子好过,应该是吃不了这么多苦。

    他可比自己倒霉多了,她好歹还有陈爸陈妈疼着,活儿不多,但也让她够呛,何况他还天天下地干活。

    想到这些,顿时有些同情的伸手拍拍他,安慰道“这很正常的,突然换一个地方生活,肯定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语言,风俗习惯,尤其是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每个人脾性都有差别,你又不是圣人,做不到让每个人都喜欢,同样其他人也是。”

    她当初去侯府的时候就是,一开始说话总是带了一口南方的口音,还被几个姐妹私底下嘲笑,气死她了,还有侯府那些破规矩,好几次出了丑,她都想回家。

    但嬷嬷说她日后会是当家主母的人,如今这一切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这边的生活习性可能与你以往经历的不一样,但这是祖祖辈辈慢慢累积下来的,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具体怎么解释她不太会,反正嬷嬷当初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侯府规矩多是为了更好的彰显门第,让人看到其家族的底蕴。

    就像这里,一开始来她也有些不习惯,一家子吃饭都用自己筷子夹,都没有公筷,她都吃不下去,后来想想也能理解,天天累死累活的,哪还有时间应付这些繁文缛节。

    虽然她现在吃饭,都是先赶紧夹点菜放在自己碗里,这样就不用和他们搅和在一起了。

    但适应的也挺好的。

    想到这里还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如果我俩换换,我肯定还不如你,能吃苦,干活又卖力,性格还好,对谁都温和有礼,还有本事,说几句话的功夫就把王家拿下了,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会把自己憋坏的。”

    “哪里不开心就说出来,你又不是圣人,这些不需要掩饰,如果累了,就大大方方表现出来,或者用一种委婉的方式让大家都乐意接受,这样就很好。”

    就像她一样,不高兴了就说,当初那些小姐私底下嘲笑她口音,她就直直白白的说自己不喜欢她们那样。

    虽然不够委婉,但那之后再也没有这种事发生。

    俞锡臣没想到最后还是她来开导自己。

    不过,听了这些话,心里确实是豁然开朗起来。

    手轻轻抚摸着她后背的头发,一下又一下,脑海中慢慢回味着她的话,然后联系到了自己。

    可能是精神绷得紧太久了,一点点的松泛都让他警惕和抗拒,陈家的生活安稳,但一想到死去的亲人,他内心便不敢就此放松,甚至逼迫着自己去排斥这一切。

    因为他有愧疚感。

    他平时面上表现的再平和,其实也掩盖不了内心的焦灼、恐慌,身体里似乎镇压着一头巨大的凶兽,不停的怒吼叫嚣着,几乎濒临崩溃的边缘,他有时候很害怕,怕被轻轻一戳,他整个人就会爆发,控制不住自己。

    她的话倒不是有多少镇定人心的力量,只是让他明白自己就是个普通人,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喜怒哀乐,他只需要活着像个人就好了。

    不得不说,她倒是挺会安慰人的,尤其是最后她对自己的肯定,听了后心里莫名愉快起来。

    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认真的夸过他。

    也是他魔怔了,不管是哪里,总会有摩擦,就像在知青点也是,从小生活习惯生活背景不同而已,哪怕是他父母,也会偶尔闹矛盾。

    慢慢来吧,总会好的。

    就在俞锡臣若有所思之际,怀里的人突然往上蹭了蹭,还没反应过来,一张嘟着的嘴就试探着凑了过来。

    也打断了他所有的思绪。

    女人的唇瓣温温软软的,亲了这么多次,她还是没什么经验,每次只会张开嘴啃。

    他的两瓣唇被她嘬在嘴里,力道也不知轻重,每次亲完他都要疼一会儿。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但还是被她亲怕了。

    不过今晚却莫名温柔了许多,俞锡臣忍不住奇怪,在她换气的时候抽空问了句,“今天怎么动作轻了”

    原以为会得到一个特别的答案,哪知道陈玉娇直接理直气壮道“我也疼啊”

    谁想亲那么重了,还不是想孩子快点来嘛。

    每次亲完她嘴唇都发麻,尤其是这人胡子老是扎她,虽然天天看到他剃,但还是一碰到脸就扎得她下巴疼。

    一点都不喜欢亲小嘴

    俞锡臣“”

    他无言以对。

    陈玉娇觉得今天亲的力道小了,所以怕效果不好,于是,揉了揉下巴又凑过去。

    男人的唇瓣也是软软的,她喜欢从上往下亲,先是嘬几口上面的唇瓣,先左后右,嘬一圈后,再移到下面,和刚才一样。

    还不能打乱顺序。

    俞锡臣睁着眼睛看她凑近的脸庞,她也是睁着的,四目相对,互相看着对方,一瞬间有些怔愣。

    最后还是陈玉娇先反应过来,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捂住他的眼睛。

    软软小小的手搭在他眼睛上,让他眼前一黑,但唇上的触感似乎更明显了。

    对面轻轻浅浅的呼吸,些许烫在他脸上,温柔了他的耳朵。

    而他的手还搭在她后背上

    瘦小的身子,娇娇软软的,乖乖被他抱在怀里。

    睫毛颤了颤,在某人拙劣又霸道的啃咬中,不自觉的微微张开了口。

    四唇互相交错,舌尖主动的试探。

    不过还没来得及温存,就很快被某人煞风景的破坏了。

    “唔”

    陈玉娇羞恼的推开人,捂着嘴连连后退,然后气呼呼瞪他,“你拿舌头舔我做什么”

    “”

    俞锡臣看着她,喉结动了动,瞳孔幽深晦暗。

    最后敛下眉眼,没说话。

    只是心里远不像面上这般平静。

    陈玉娇没发现他的异样,还伸出手擦了擦嘴,“行了,睡吧。”

    然后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躺好。

    反正今天任务已经完成了。

    俞锡臣看了她一眼,也重新躺下来。

    不过,两人刚睡熟,就被外面的雷声给惊醒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晚十一点见

    推荐一下我的预收文女配搞事手册快穿,文案有点o,不要管它,我到时候重新设定,保证努力写好,求收藏

    虞乔死了

    为了能够继续活着,她和系统做了交易,那就是穿越到各个世界做任务,阻止野路子出生的男女主抢夺世界生机,恢复界面的秩序。

    1, 豪门千金后悔重生,虚伪

    2, 王妃带球跑,翻车了

    3, 末世女王的甜甜圈,有点腻

    4, 公主的后宫,瞧把你能的

    5, 吊丝修仙记,滑铁卢

    6, 总裁是偏执狂,臭味相投

    7, 武侠虐恋,有病吃药

    8, 特工王妃十一岁,无语

    9, 远古奇缘,口味真重

    10,男人你在玩火,够骚

    11,“它”是我的心肝脾肺肾,你牛

    再推荐一下好基友奈何公主的八零女配不想嫁

    叶映重生回到十九岁,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不用结婚生子。

    很快,村子里的人就发现,这个肥胖,跛脚的女娃子竟然变好看了。哥哥嫂嫂发现,一向被视为家庭负担的妹妹竟然天天买肉吃,还要盖新房。

    叶妈妈惊奇的发现,让自己操心的女儿不仅变美了,性格变凶了,还超能赚钱,唯一遗憾的就是她不结婚生子,这可愁坏了叶母,四处张罗为女儿说媒

    紧接着,上一世的赌鬼老公竟然上门提亲,她恨的牙痒痒的赌鬼老公的情人也上门示好。她双眼一瞪,抡着木棍将他们打了出去。

    她拍着胸脯表示这辈子,我不要男人,照样可以活的很好

    直到某一天,河里发大水,她在河边救起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

    男人长得像电影里的明星,看的她心发麻,看得她心咚咚直跳,差点破了不结婚的戒,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心情,在确保他已好的情况下,摸黑把他拖了出去,扔在路边

    女主重生,自带金手指

    女主腿有隐疾,会治好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