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第七十章 三更

作者:红芹酥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晚上吃完饭,俞锡臣又给孩子换了尿布, 陈玉娇还没奶水, 这两天只能委屈小家伙喝麦乳精和米汤了,米汤是俞锡臣从国营饭店弄来的,餐餐往那儿跑, 都混脸熟了。

    吃完饭, 俞锡臣扶着陈玉娇在床旁边走动, 半搂半抱着, 每走一步都停一下,好让她缓一缓。

    陈玉娇已经好受多了,至少比起昨晚,她觉得自己现在这点疼都不算什么。

    小家伙就放在陈玉娇的那张病床上, 刚洗完澡, 身上穿着小衣服, 手晃了晃, 眼睛也睁开来了,但护士说现在还看不见太远的东西。

    所以陈玉娇和俞锡臣一有空就凑在他眼前, 好歹得认识亲爸亲妈吧。

    不过小家伙爱睡觉,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睡着的。

    也就刚才饿的时候醒来了一次。

    旁边床位的两个孕妇也下来走动,尤其是中间床位那个,走了几步就要看眼儿子,生怕丢了似的。

    陈玉娇忍不住凑到俞锡臣耳边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不想在这里待了。”

    尤其是这对夫妻, 看到什么都想要, 她一拿出东西就问是什么, 然后又一脸无奈说太贵了,买不起。

    就是想让他们白送。

    俞锡臣捏了捏她胳膊,“快了,晚上我问医生了,说明天再检查一下,没问题的话后天就可以直接出院。”

    “回去就好了,我明天给孩子买个婴儿床,家里就我们三个,安安静静的。”

    陈玉娇听了笑,她也喜欢这样。

    而且在家里就不用那么拘束了,亲亲也不会被人说什么。

    想到这里,眼睛亮晶晶的。

    俞锡臣看她这样子,忍不住抿嘴笑了笑。

    似乎猜到了她小脑袋里在想什么。

    走的差不多了,扶着陈玉娇回到了床上坐好,然后又拿了盆出去打水让陈玉娇擦擦,水温度刚好,擦了脸、脖子和手。

    又将毛巾重新浸湿拧干,递给陈玉娇,“自己来擦下。”

    然后绕到她前面将被子举起来挡住别人视线。

    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了。

    陈玉娇看着他笑,然后拿了毛巾轻轻擦拭自己的身体。

    弄好后,俞锡臣又去打热水过来给她泡脚,陈玉娇现在弯腰都不行,全都是他一手伺候。

    等陈玉娇全都洗好了,他才端了盆出去洗,回来后小家伙都已经睡着了。

    孩子放在墙和床之间的空隙中,还是在盆里,总觉得这样才是安全的。

    床有点小,陈玉娇睡在了对着墙的那一侧,他则在后面抱住她。

    这样有种将她和孩子护在里面的感觉。

    其他两床人还没睡,说话声不停。

    陈玉娇轻轻翻了个身对着他,手放在他胸前,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说着悄悄话道“我跟你说个事。”

    “怎么了”

    看着她突然认真了的脸色,俞锡臣忍不住奇怪,挑了挑眉,也小声问她。

    陈玉娇往上挤了挤,凑到他脸颊旁,还用手偷偷遮住嘴,“你今天晚上出去买饭的时候,有个护士进来了,我没见过她,脸生,跑过来问了我一大通事儿,奇奇怪怪的。”

    “我感觉不对劲儿,没怎么回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神不宁。”

    她这人可能是从小就养成的习惯,看人先记脸,尤其是有时候只见过一次就必须记住身份和样貌,不然下次看到人认不得就丢人了,哪怕让丫鬟提醒也不好,万一让人看见了尴尬。

    所以对看到过的护士脑子里都有个印象,尤其是这人感觉鬼鬼祟祟的,总觉得有些不大靠谱。

    俞锡臣听了,立马问出关键,“问了什么是你的事还是孩子的事”

    陈玉娇眨了眨眼,思考着回他,“是孩子的事,问孩子有没有拉屎,会不会哭有没有发烧什么的,好多呢。”

    “隔壁那个孕妇听了还不大高兴,可能是觉得护士只关心我俩孩子,炫耀说她儿子特别健康。”

    “不过那护士有点奇怪,大概是看我不怎么热络,转而又和旁边那个孕妇聊了起来。”

    俞锡臣听了这些话,忍不住皱起眉头。

    “没问门口床位的那个吗”

    “没。”陈玉娇轻轻摇头。

    “一来就问我,好像认得我似的。”

    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儿,所以才说出来给他听。

    俞锡臣抿了抿嘴,轻轻拍了拍她后背,安慰道“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照常过来问一下,明天检查过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越过陈玉娇的肩膀看向里面的孩子,小家伙正躺在盆里睡得熟。

    但心里却留了神,觉得这并不是什么正常的事。

    省会医院人多,医生护士都忙不过来,每次过来的都是急急慌慌的,这些问题再简单不过,一般都是过来检查时顺口问一下,并不会特意跑过来问这些。

    陈玉娇不太懂这个朝代的事,还以为真的像俞锡臣说的那样,顿时心里松了口气。

    笑了笑,“那就好,肯定是我想多了。”

    说完还打了个哈欠。

    俞锡臣拍了拍她后背,“没事,你先睡,我在这儿看着。”

    “嗯。”陈玉娇轻轻应了一声,然后直接翻过身背对着他。

    俞锡臣将人揽在怀里,听着她渐渐平稳的呼吸,视线落在里面的孩子身上。

    然后闭上眼睛休息,但在身后的声音渐渐消失,房间的灯被关了时,却直接睁开了眼睛。

    看着昏暗的病房,并没有再次闭上眼睛休息。

    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片。

    也不知过了多久,走廊那里也渐渐安静下来,没有任何脚步声,但病房的门却突然被人开了一道缝。

    轻轻的,“吱呀”一声。

    门不算新了,尤其是门轴那里都生了锈,开关时会有声音。

    那人似乎知道这个,所以是将动作放轻,门声虽然小,但在静谧的房间里还是挺清晰的,至少听在俞锡臣的耳朵里是清清楚楚。

    俞锡臣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一幕,脸色微沉,并没有心思与人周旋,而是直接转过头突然问“谁”

    声音淡定从容,并没有一丝睡意,仿佛一直都是醒的。

    外面的人刚试图将门开大一点,就听到这声问,似乎吓了一跳,赶紧将门关上。

    随即走廊里传来咚咚咚的急促脚步声,渐行渐远。

    俞锡臣胸口扑通扑通直跳。

    咽了咽口水,多看了两眼门,确定是没人了才转过头来将陈玉娇抱紧。

    似乎也被吓到了。

    第二天上午,陈玉娇一检查完,俞锡臣就带着她办了离开医院的手续。

    陈玉娇有些奇怪,“我们明天回去也行,医生说还有检查报告呢,明天才能出来。”

    “这么急做什么”

    “没事,明天我过来拿,医生说什么我听着,回来就照办,家里环境好,我觉得更适合你和孩子休息。”

    “听我的,医院病人多,儿子还小,容易被传染了。”

    陈玉娇听了这话,觉得也有点道理,“那好吧。”

    不过还是觉得他有点着急了。

    俞锡臣扛起蛇皮袋,另一只手拎着菜篮,里面放着儿子,这是他早上买饭时在附近供销社买的,就是想着可以方便带孩子回去。

    陈玉娇走在他旁边,身上用洗过的干净床单披着,俞锡臣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说孕妇不能直接吹风,所以非要她这么裹着。

    好在看不到脸,心里松了口气。

    伸手挽住他胳膊,慢慢走着。

    第二天上午,俞锡臣安顿好陈玉娇和孩子后,立马去了学校请一天假,然后才去医院拿检查报告,顺便准备要一份孩子的出生证明,好给张叔叔送过去。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刚进医院,就在门口那里碰到了门口床位的那个孕妇和她男人。

    看到他,那孕妇立马一脸庆幸的看着他,然后迫不及待道“你们昨天幸好走了,你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等他问就直接道“隔壁那对夫妻的儿子好像被人换了,还换成了个傻子。”</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