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8.第一百二十八章3 一更3

作者:红芹酥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玉娇和小郑对视一眼, 两人都没说话。

    旁边两个妇联同志往前走了一步, 笑着道“老朱家滴, 县里领导过来看你们了噻,关于你家的情况, 我们都有所了解,现在领导过来是想帮你们尽快解决。”

    “你们家现在怎么样?还需不需要帮助?”

    一老一小妇女都没说话,稍微年轻点的低着头, 手上动作都没停。

    倒是年纪大的那个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陈玉娇她们, 抿了抿嘴,眼里有些排斥。

    不远处的三个孩子突然站起身朝后面屋子那里跑,嘴里还喊着话, “阿爸,阿爸……”

    一声接着一声。

    原来家里男人都在。

    陈玉娇看了眼眼前这几间泥巴屋, 皱了皱眉头。

    年纪比较大的妇女突然开口道“你们走吧,我们家里没什么事。”

    声音有些嘶哑,喉咙里仿佛卡着东西,有种很久没说过话的样子。

    妇联同志听了无奈, 看这两人一副冷冰冰的态度, 扭过头来看陈玉娇她们,耸了耸肩, “她们说没事噻,那咋办?”

    自己不过是带路的, 主要还是看陈玉娇她们的意见, 其实要她说, 这里真没来头,七生产队里差不多都是这状况,家里就一个媳妇,这让几个兄弟怎么分?

    她们妇联也不是没做过努力,还想过把这些妇女解救出来,但这里男人就这样,又穷又坏的,只有用骗人的法子才能娶上老婆,跟他们抢女人那就是跟他们拼命。

    陈玉娇犹豫,看了眼身侧的小郑,小郑也扭过头来看她,动了动唇,对于这些不愿意接受帮助的妇女,她也无可奈何。

    但又有些不死心,“我们是县里妇联的人,领导让我们过来看看,顺便想问几句话……”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谁过来了?”

    声音不算多响亮,听着还有些苍老,而且说话这人在朱家应该挺有地位的,因为听到这话时两个妇女都同时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有好几个人的脚步声,陈玉娇抬头去看,就见五六个男人从屋子里走出来。

    最前面的是两个年纪大的老头,黑黑瘦瘦的,后面跟着三个壮年,肤色黝黑,但稍微结实一些。

    看到陈玉娇她们时,都忍不住一愣,随即眼睛亮了亮,尤其是后面几个男人,仿佛几百年没看过女人似的,视线不停在她们身上打转。

    令人有些反感。

    好在妇联同志并不好惹,立马把脸一沉,大声道“县里领导过来了解情况,我们需要问些问题,你们自觉配合一点。”

    “领导的时间不多,主要问的对象是你们家的女人,你们没事就先进屋吧。”

    对于七生产队的男人她们已经习惯了这幅德行,但怕陈玉娇她们受不了,万一对她们公社妇联也没了好印象就惨了。

    陈玉娇听了这些话,立马从包里拿出纸和笔,装作一副过来办事的模样。

    小郑大概也是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赶紧板起脸来,“我们时间很紧迫滴,还有好几家要去呢,主任也跟着过来了,明天我们我们还要去上面领导那里汇报。”

    “所以,麻烦你们配合一点。”

    怕他们不重视,特意把主任抬出来。

    对面男人听了这话,眼神稍微收敛了一点,但视线还是若有若无飘了过来。

    站在前面的老头,先开口说话了,“我们家的事也没什么好避开滴,刚好中午有空,我们也听听吧,她们能懂啥?话都说不清噻,有什么问我们就行,要分家的本来也是我们。”

    “就是噻,同志,她们俩个啥子也不懂,我们家的事她们知道啥?是我们要分家滴。”

    “进屋去说呗,同志走这么多路,肯定是累咯。”

    陈玉娇听到这里就有些不大高兴了,觉得在这家人眼里,女人一点地位都没有。

    旁边两个妇联同志看向陈玉娇和小郑,不清楚她们两个什么意思?

    自己倒是不累,经常帮家里干农活啥的,走几步路对她们来说没什么感觉,但陈玉娇她们就不一样了,从县城里过来的,看着那白白嫩嫩的手,就知道是没干过什么活的人。

    还真有可能吃不消。

    陈玉娇抿了抿嘴,直接果断道“不用,为国家为人民服务,没有喊苦喊累的道理,在外面说就可以了,我们也就是过来问问什么情况,毕竟你们这个事情有些棘手,从没遇到过的案例,我们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解决,明天主任会把这里的情况往上报,如果没猜错的话,到时县长会接手管理。”

    “县长?”对面的老头听了吓一跳,不明白自己家里的小事怎么还惊动了县长这样的大官。

    赶紧摇摇头,“那我们不说了,我们家的事自己来解决了噻,不麻烦县长咯。”

    他们也不傻,像他们队里的这些情况都是不合理的,要是放到外面去恐怕要被抓起来坐牢,也亏得在这穷山疙瘩里,根本没人放在心上。

    但要是大人物知道了,队里以后还有谁家能娶得上媳妇?

    可不能成了罪人。

    旁边小郑听了也不可思议的看了眼陈玉娇,不确定她说的是真还是假。

    她怎么没听主任说起过?

    大概是被老头这话带偏了,对面几个男人都皱起眉头来沉思。

    脸上露出些不确定,似乎也被陈玉娇这话弄得心神不宁。

    他们都是粗人,这辈子都没出过几次生产队,对于县长什么那些大官,第一反应就是惹不起。

    以前也不是没有警察过来,但都是几个人进了队,没多大的威胁,要是换了个大官,会不会派很多警察,那些人可都是有木仓的。

    就连坐在地上的两个妇女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小郑凑到陈玉娇耳边小声跟她翻译了一下。

    陈玉娇看了对面神色突然严肃起来的一家人,也没想到自己随便胡诌的一句话居然还引起了反应,她不过是看这些人眼神有些放肆,故意把自己捧一捧,好让他们知道自己是有大背景,是他们不能得罪的大人物。

    不过既然效果达到那自然再好不过了,轻轻咳嗽了一嗓子,想了想,随即一本正经道“对啊,你们不知道吗?现在县里换领导了,今年来了个新的县委书记,县委书记比县长权利还要大呢,这段时间县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新领导是从省里下来的大人物,就是看我们这个县太穷了,特意过来帮我们发展经济的,你们生产队尤其穷,是重点发展对象,刚好你们求助信送到了我们妇联,所以我们先过来看看情况。”

    “你们没必要排斥,这是好事,你们这里情况特殊,上面领导都能理解,主要还是穷闹得,你们要是不穷,至于一家就娶一个媳妇吗?至于窝在这个山疙瘩里吗?肯定家家户户都是住大房子,每个人都能娶上一个漂亮媳妇,出门都不用走路,买自行车骑。”

    “领导是个有本事的,你们不用担心,这里富起来是迟早的事,所以现在最好要配合一下我们,至于你们要不要分家,那都是小事,比起以后的好日子,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摆脱贫穷、吃不饱肚子、孩子能不能上学、怎么能住上大房子的这些问题,你们说是不是?”

    说的有点多,陈玉娇还从包里拿了杯子出来喝水。

    顺便偷偷看对面一家老小的脸色,见他们听得认真,忍不住又把自己拉出来炫一圈,“你们再听听我口音,差不多也知道我不是这里人,没错,我也是从省城过来的。”

    说完还挺了挺腰,站直身体道“我是上面领导特意派过来的,跟随我们县委书记一道的,不是我吹牛,我可是毕业于师大的大学生,还是省城户口,混的最差也能在省城当个领导,之所以过来是因为上面领导的安排,还有势必要把发展泰安县发展起来的决心!”

    “你们七生产队将会是第一批受惠者,能不能富起来不仅要靠领导努力,你们自己也要争气。”

    “你们难道就比别人差了?不都是长了手长了脚嘛,看过县城的房子不?都是用砖头砌的,你们也就算了,但想想你们儿子孙子,难不成要跟你们一样在这穷疙瘩里熬一辈子?”

    “所以啊,要服从上面的指示,以后大鱼大肉少不了。”

    对面几个男人越听神色越激动,其实这么一大通话他们根本没记住多少,就记住了什么领导换了,这里要富起来了,然后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了。

    他们也不傻,以前没想过的事,经过陈玉娇这几句话一点拨,发现确实如此,他们娶不到老婆可不就是因为穷吗?

    过去都是习以为常的事,现在想想,根子其实就在这儿!

    “好好好,”站在前面的老头激动的点点头。

    然后搓了搓手,热切的问 “同志,那我们啥时候能富起来呀?”

    后面几个壮年也一脸期待的看着陈玉娇。

    这时候哪还有什么不怀好意的打量,都被陈玉娇那番话勾起了心思,几乎恨不得把她当祖宗供着。

    陈玉娇看着这些人的目光,觉得还有点熟悉,想了想,这不就是学校里那些学弟学妹们看她的眼神吗?

    心里突然有些得意,果然,给人画大饼永远都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小郑怕陈玉娇没听懂,又凑到她耳边解释他说了什么。

    陈玉娇抬头挺胸,然后抬起手压了压,示意他们冷静一下,然后神色严肃道“泰安县很穷,将整个县发展起来实在是不容易,你们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差不多也知道,几乎你们小时候什么样,现在也差不多什么样。”

    见他们脸上神色逐渐忧虑起来,话题一转,挥起衣袖信心十足道“但你们也不要这么悲观,上面领导给我们五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最长需要五年。”

    俞锡臣下来锻炼的时间就是五年,不过她相信,五年之内,他肯定能做出一番成绩。

    “五年等不起嘛?急什么,都活了几十年了,五年还嫌弃长?过五年你们儿子孙子也才十几岁大,刚好上大学,以后都去城里娶老婆生孩子。”

    “眼光放长一点嘛。”

    “行了,先不跟你们说了,我很忙的,跟你家媳妇说几句话,我现在在妇联当官,主要还是操心妇联方面的事,你们下午好好干活,争取早日脱贫。”

    “我等会儿还要去隔壁队呢,你们别在这儿耽误我功夫,走吧走吧。”

    说完直接不客气的对他们摆摆手赶人。

    而让人意外的是,朱家男人居然十分认真的点头,前面老头还一脸尊重的看着陈玉娇,“行行行,你们好好说。”

    说完还不够,对着坐在地上的两个妇女道“领导问什么你们就说什么,都是为我们好呢。”

    “别闷不吭声的,不然等会儿……”

    狠话还没说出来,陈玉娇一个厉眼就瞪了过来,老头赶紧将嘴闭上。

    脸上讪讪的,“我们这就走,不打扰领导你们了。”

    说完转身就要回屋,还把身后的壮年往屋子里赶,就怕又让陈玉娇不高兴了。

    走远了,还能听到那些人的声音。

    “阿爸,领导说滴啥意思?我咋没听懂。”

    “蠢货,领导说我们过几年就能住大房子,吃大肉了噻。”

    “真滴假滴?”

    “肯定真滴,省城来滴大人物,还能有假?”

    ……</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