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木偶猫妖

作者:琢玉六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石室似乎让人透不过气。

    雷钢感觉一阵阵冰凉紧袭脸部。

    “这是什么?”

    丁文山对他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身形退后一步退到一个角落手放在后面不知怎地在那一瞬突然一巨大阴影落下。

    如翅膀一般。丁文山身形一动。那巨大的阴影随即消失。

    雷钢看到了刚才的机关把戏。心里对丁文山产生了另一种印象:“老谋深算的一只狐狸”。

    丁文山笑道。

    “怎样?”

    “很好。”

    丁文山又在笑。笑容看起来很诡异。他道。

    “这不算好,还有更好的”

    “哦?”雷钢感觉自己的脸部更冰冷了。雷钢方待要说什么,突然感觉的一种如针砭寒气来了。

    雷钢叹息了一口气。他忍着脸上的寒冷。

    “我不得不问问了”

    “你想问什么?是不是想让我告诉你,你现在脸上到底是什么?”他又接道。

    “贴在你这脸上的可是好东西,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好东西”

    雷钢没有问出什么,他似乎有些狂躁“你又有什么把戏?我这脸上弄的到底是什么?”

    丁文山还是没有说,他神秘的一笑。

    “雷老弟我想你很快就会知道。”

    雷钢想要反抗。

    他挣扎!

    雷钢还未怎样就闻到了一种花香。

    花香从脸上来。

    花香迷人,雷钢竟睡了下去。

    睡着了有梦,梦很长却有醒的时候。一阵疼痛将他刺醒。

    雷钢又复醒。

    石室的灯光依旧昏黄。

    雷钢还是被绑在了石椅上。

    他醒后朦胧的看着眼前站着一人,背对着自己。是丁文山?

    他看着眼前人衣着打扮。

    并不是他。

    那又会是谁?

    雷钢看起来衣着打扮非但不陌生而且是如此熟悉,但他却想不起来。

    他还在想。

    雷钢脑海中忽然一阵电流串过。

    他猛然的睁大眼,他似乎感受到了恐怖。他正思绪一怔时。

    只听那人对着他笑开口道。

    “员外!你醒了”

    “员外?什么员外?”雷钢听到这声音脑海中有些乱。

    声音竟然和自己一样。

    “他会是谁?”

    “你说我是丁文山”

    “你不是丁文山丁员外又是谁?”

    “丁员外你莫不是失心疯了”

    那人回头。

    “你!...”

    雷钢惊恐!这变化对他来说来的的太急。

    他看到了自己!眼前的人果然是自己!发出的声音和身材相貌丝毫不差!

    “这...你到底是谁”雷钢他喉咙像是卡着一般。

    “我是谁?”

    只见那人“哈哈”一笑。

    “我是雷剑怒”

    雷钢就是雷剑怒。

    “不对你不是雷剑怒,”

    “怎么不对?我为什么可以是雷剑怒?”

    “我才是雷剑怒”

    “哦?哈哈,你想起来了...雷老弟怎样...”只听那人声音一变。雷钢一听便知“是丁文山的声音!”雷钢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

    雷钢随即明白。刚才的丁文山已扮做了自己的模样。

    丁文山道“你是不是已明白”

    雷钢勉强镇定面色泛白道。

    “我已明白”

    “哦?”

    雷钢道“之前冰凉的就是江湖传说失传的易容脸谱——无双易容谱”

    “不错”丁文山笑道。“慕容山庄的护卫果然还是有些见识的”他叹道“可惜啊可惜,雷剑怒,你明白的太迟了,接下来你就看着我把这出戏唱完...嘿嘿,他们也该来了...”他笑着快步已走出石室。

    三人已来。来的够快。

    慕容山庄“雷厉风行”四大护法,雷剑怒,厉天星,风云鹤,行破空,雷剑怒化名雷钢,来的自然是其他三位,厉天星风云鹤行破空身后青衣老仆,后面跟着十几劲衣剑客已走到了后厅,丁文山迎了出来露出笑容。笑对他们三人道“事情已办妥”

    “老大,丁文山人呢?”厉天星接道。

    “人在石室。”

    “有朋园的地图可找到了”风云鹤又接问。

    “当然。”

    丁文山不紧不慢的拿出了一张地图“这就是有朋园的十七园的地图。”

    地图展开,丁文山指着地图道“这有朋园一共一十七处大的陷阱,三十六处小的机关,三大空园”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丁文山笑道对三人道“这里没有什么伏兵守卫,但到处都是机关陷阱,看来这样真的挺欢迎我们的。”

    行破空道“大哥可探到高玉成的下落”

    “我已问出他的消息”

    丁文山指着一处地方。

    “他们在这里。”丁文山故意指着一处。

    丁文山点头“在这里,菊园。

    菊园。现在不是深秋。菊花还未曾开。

    菊园中已有伏兵。

    伏兵就是寻梦的七魔八将。

    “菊园在十几处花园的中间。”

    厉天星道“可问出捷径之路”

    “我已问过此处无捷径。”

    其实丁文山并不想将他们往菊园那边引。他想得到寻梦公主的重用想要有权利,所以他付出最大的努力,功劳若是到了菊园,功劳就被人分了。

    他并没有太多机会,他由于不被受到重视,被隔阂在权利的外围,整天在花园中与花为伍。剪花修园。

    他并不想在这样下去。他想进入权利中心。

    机会往往稍纵即逝,,需要人抓住时机

    所以他想抓住这个最好的表现自己的机会。自己一人之计将他们骗到石室,就像对付雷剑怒一样。他也早已安排着。就在那个少年剑客高玉成住进有朋园时候,寻梦下令启动机关,撤走了护卫,他就做好了安排。他派那个被杀的忠实的老仆打听完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一切安排后,他所做的就是等。

    他一边剪着芍药园的花枝一边等。

    鸡啼声响。他就知道他的机会来了,接下来就是发挥他表演的时候了。

    现在也正是他表演的时候,他的内心在笑,他一人对付慕容山庄的四大护法。

    丁文山对后面十几劲衣剑客命令。

    “你们十五人五人一队,一队守在门外,一队前探,一对后卫。”

    “你们三个跟我来。此地机关重重大家小心行事”

    夜已过三更。

    小径通幽。

    石板的小路每丈许就有一盏石台路灯。映映悠悠。

    盏茶许。夜更静有风。

    沙沙声响,整个有朋园显得更加僻静。

    菊园已在近处。

    他们并没有使用轻功。

    步步为营。

    越是快要到目的地越要小心。

    风吹叶投影。影落石径。

    目光及处,影下有人。

    人躬身背对,人伏地面。

    一行人停住脚步。

    见情况前行队,剑立出鞘。

    只见伏面人不动,如静立石像。见伏面不动,十几人亦同样是剑客高手,但路窄人心险,有朋园机关重重,一行人虽个个都是高手,但心中也不敢大意,只是稍稍定着,丁文山便派一人,劲衣剑客摄脚上前两三步目放去。

    “好像一人”

    “哦”

    丁文山上前。

    丁文山道,

    “有朋园内机关暗布,敌暗我明,切不可鲁莽大家一切当心,不要轻举妄动”

    他上前再细看。

    伏面人依然不动。

    几片叶影落在那人身。

    丁文山退了一步。

    示意要撤。

    风云鹤却上前。“我到要看看”剑紧握。

    “三弟小心”

    风云鹤两步并一步上前。

    风云鹤看的仔细。

    伏面人长发及地,身着红衣。

    淡淡叶影披上如此瘆人。

    红衣淡红,犹如细雨轻洒血的红

    不容他想飞出几银针。

    银针竟没有了声响。他迅速退后。

    行破空已低声问他。

    “三哥你看见什么?”

    “好像是一身着红衣的人,我刚才用几银针试了试,那人还是不动。”

    “哦?”

    丁文山拉长声音,顿了顿,故道“莫不是不是人?”

    “不可能。”

    “那她为什么不动?”

    丁文山又故道“莫不是有诈?”

    厉天星道“我看是有些装神弄鬼”

    风云鹤道“试试便知”正待动手,行破空剑按耐不住已出手,袖中剑飞出。

    袖中剑如暗器,剑飞去,嗤的声响。

    剑身没入直至柄。

    伏面人不动却砰的一声。

    没有血,却四散开,一条胳膊散落到了旁边。

    胳膊的纹理清晰。

    厉天星看了看。小声叹了口气。

    “原来是木头”厉天星之所以叹气,他本人有些傲气,看到自己一众人被一女人惊的不敢上前。不由得叹气。

    此时众人心里不禁的皆想。

    这里怎么会雕着一个木头人。打扮的如人一般诡异之极。

    沙沙声还在响。

    他们脚步更加小心。

    “看,还有!”

    一劲衣剑客又发出声音。

    红衣长发,躬背伏面。

    这一次劲衣剑客胆大了些。呛啷一声,他剑出手!

    剑快!一剑背后穿!剑锋快!

    这时“哇呜”一声!一只花猫丛中窜了出来闪电般攻向剑锋!

    劲衣剑客本以为是木头,这一剑奔快而劲力未足,他这一剑剑锋竟被猫抓挡去。

    这喵呜一声来的猝不及防!

    他这一剑并没有贯尽力气,当即收回。

    只见这只猫比一般猫个头大了许多!浑身斑斓花纹。狰狞的面,蹲在了红衣伏面人背上。

    一股妖异邪魅的气势。

    “孽畜”

    那劲衣剑客见一剑未成,毕竟是在一只畜牲折了面子,也顾不上什么妖异邪魅!当即剑锋催发!

    一剑贯足气劲。

    众人见只是一只猫来也并没有拦住他。

    剑气催发寒光闪!

    见剑锋疾来猫哇呜一声,往右闪避!却不想劲衣剑客剑锋右避转向左!

    “哇呜”还未发出。血四散。劲衣剑客剑锋还未及收回

    那一直伏在地的红衣人突然起身如诈尸一般直立而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