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章 露一手

作者:千斤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童道“东西就在我那,改天你有时间我拿过来给你看。”

    “还改什么天啊,现在就走,马上就走”陈之礼豁的站了起来嚷着就要离开。

    陈军却有些不乐意了,“我说老陈,又不是家里的老房子着火,到底是什么事你这么着急哥几个难得聚一次,你这么心急火燎的跑了是几个意思”

    “你知道个屁。”

    陈之礼瞪了他一眼,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是着急了点,想了想重新坐了下来,对苏童道“这样吧,明天你拿着东西到梦翔珠宝公司,我和老蒋在公司等你。对了,顺便把你淘到的那些东西都拿过来,我让老蒋给你开个最高价。”

    苏童看了看坐在一旁含笑不语的蒋玉东,点头道,“那成,我明天九点半过去,到时候也请你们一起帮我掌掌眼。”

    “好,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三言两语就把事情敲定了,一旁只顾着跟小姐说话的陈军却来了好奇心,凑过来好奇的问道“老陈,你们在说什么呢,老蒋是不是又收到什么好东西了”

    陈之礼哈哈一笑,挥了挥手“去去去,你一个公务猿跑来凑什么热闹,还是老老实实领你的死工资去吧。”

    陈军不禁为之气结,“怎么,公务员就不是人啊,就不能有好奇心啊我就问问而已,怎么就不行了,你要这么说我还真就不信了,明天九点半是吧,我就守在老蒋的办公室里,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避开我。”

    蒋玉东和陈之礼闻言同时大笑起来。

    笑毕,陈之礼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对苏童道“你还记得上次我提醒你的事吗,这段时间老汪有没有找你麻烦”

    “没有。”

    苏童摇了摇头。

    “这段时间我一直没出来,老汪怎么可能找得到我。再说了,就算他找到了又能怎么样,我还怕他不成”

    陈之礼看了苏童一眼“你啊,还是那个臭脾气,算了我不劝你了,碰到事情记得给我电话,能帮的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虽然陈之礼说的话不好听,但苏童心里却也有些感动,他也不说话,而是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托在手心里然后五指并拢,只听见咔嚓一声轻响,玻璃杯立刻就破了。

    然后只见他不断的搓着手指,只看到一堆的玻璃碎屑不断从他的指缝里流淌出来,掉落在了茶几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包厢里一片寂静,只听到沉重的呼吸声。不提陈之礼三人了,就连一旁陪酒的几名小姐也全都瞪大了眼睛,一个个捂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我草我草”

    陈军指着茶几上的碎屑大呼道“太厉害了,你不是再变魔术吧,这玩意是怎么弄的,太特么玄幻了。哥们,能不能再来一次,这次我用手机把它拍下来”

    面对这厮的大呼小叫,苏童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你小子把握当什么人了,江湖卖艺的么

    苏童之所以当众露这么一手也是有他考虑的,人们常说,圈子不同不要硬融。

    以前他在依利安达的时候虽然跟陈之礼谈得来,但除了两人偶尔一起去大排档打打牙祭或是一起散支烟外并没有跟他有过多的交集,而陈之礼也从来没有把他的朋友介绍给他的想法。

    这并不是苏童自卑或是陈之礼看不起他,而是他们都知道两人所处的圈子不同,贸然将自己的朋友介绍给他对大家都没好处。

    而这次陈之礼之所以把苏童叫来,并介绍两位朋友给他,也是这段时间苏童那堪称惊艳的表现,这厮不但能弄到数量不菲的金沙,甚至连狗头金也能门路,这也让陈之礼对他的感官开始上升。

    这一切的因素结合起来才是陈之礼今晚给苏童打电话,将两位朋友介绍给他的原因。

    而苏童则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跟陈之礼、蒋玉东、陈军这样的二代比起来,他就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人。

    父亲在政府机关工作了大半辈子,临了也就在地志办混了个副科级的办事员,母亲在财政局也同样只是一个普通的会计,全家的家产加起来就从没超过六位数。

    这样的出身自然是没法跟陈之礼这样的二代比的,不过那已经是以前的事,如今的苏童更不是一个多月前在那个依利安达里当小主管的穷小子,虽然他没有钱也没有权,但是他有力量。

    是的,大家没看错,就是力量。

    或许有人会说,力量算个屁,你再有力气难道还能挡子弹不成不好意思,苏童现在拥有的力量真的能挡子弹。

    在异界,初级武师和中级武师是最常见的,而高级武师即使在人才济济的邵郡也算是高端人才了,因为修炼倒了高级武师后身体已经进化到了一定程度,虽然不能说是刀枪不入,但最起码一般的兵器对他们已经造不成太大的上海了。

    刚才进阶到高级武师后,苏童曾试过用开山刀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下,发现除了留下一个白印子之外自己并没有收到什么伤害,当然了,如果自己全力砍的话手臂肯定也是会受伤的,但苏童相信以自己现在皮肤的坚韧程度,一般的手枪已经很难对自己造成伤害了。

    既然有了力量,那就要适当的显露出来,而不是想某些网络小说里写的那样,空自拥有强大的力量,却一味的苟着,最后连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到头上来,那不是苟那叫怂

    今天晚上,苏童露了这么一手空手捏碎酒杯的举动就是在告诉陈之礼、蒋玉东等人,哥们虽然没有你们有钱有权,但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震惊过后便是好奇,陈之礼一把搂住了苏童的脖子“苏童,你行啊,认识你这么久,还从来不知道你有这本事呢,这玩意是怎么练的,能不能教教我”

    苏童微微一笑,刚想说话,就听到外面隐隐传来一阵喧哗以及东西破碎的声音,,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