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8章 怒火全开

作者:凌寒叹独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看着眼前的人肌肉狰狞,凌峰吓得退后一步,目瞪口呆。

    “哼”凌冲见状,他狠话再厉“来打过来,往这打,用家法打狠狠的打用尽全力打往死里打”他怒拍胸脯,无视父母此刻是什么表情,他上前又恶厉厉道

    “打啊怎么不打你怕我怪你怪你滥用家法这怎么会呢做弟弟的敢吗你还记得我小时候你搞坏祖父的勋章时,是怎么嫁祸给我让我挨一顿打的吗你还记得你学骑自行车时,明明是自己摔倒却诬赖我说把你推倒,然后光明正大的打我又记得你曾经去偷邻居家的柚子,被发现后又诬赖我,然后我就被你拉到邻居家当着邻居的面打这些你做的总总好事你都还记得吧这都是九牛一毛啊当时那么狠的打我,我身上都还有疤痕呢,你看看这腹部,胸口,还有背部,这些像蚯蚓一样的疤痕这都是你的家法留下的啊这些你不会选择性失明吧说是我活该的吧哈哈”

    他一边说着,一边秀着肌肉,同时将肌肉上一些蚯蚓般的疤痕指明给眼前的人看,然而看过的人除了稍稍恐慌了一下,依旧是一副有理不饶人的架势,并喝道“细丫子,你这个二流子,你少特么的翻旧账,你今天要是不给老子跪在祠堂前,老子”

    凌峰即便怒火冲天,他依旧不敢下手,这一下手,后果不堪设想他心里清楚,自己怕是被自己的亲弟弟翻旧账了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害怕亲弟弟的时候,这个亲弟弟小时候确实常被他打,受他欺负,身上这些疤痕都是他打的,找借口打,没有道理打反正他小,爸爸不疼,妈妈不爱,有什么不敢的

    他那时候一来火就打,并用家法训斥,打得凌冲像头老实牛只能承受,不敢叫,叫一声继续打这种打法是很爽,解气但是,这些烙痕怕已深深刻进他的心里

    如今人已长大,他还能打吗敢打吗真当人家是憨憨是生来受罪的

    他不是不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将一头老实牛逼成了猛虎这头猛虎,看似一副生来受罪样,但他的愤怒已达史无前例,是因为倒插门触动了他的逆鳞

    想必也是,这个人已经愤怒了他能感受到这股愤怒有多么的可怕就连父母,躲在卧室的刘霞,他们都失声了

    这刻,他也害怕了真他一发狂,凭自己这啤酒肚怕是一拳也顶不住

    可惜,这个人的愤怒才刚刚开始,他见凌峰一副牙痒痒的模样,又不敢下手于是,他继续添几把猛火,“怎么了大学生你不是很有文化吗很有品德吗很有素样吗像西方绅士一样西装笔挺的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的成功人士今天怎么暴起粗口你住洋楼,开日系车,用贵族机,不就是想高尚吗微信上给自己取洋名不就是想扮西方贵族血统吗听说西方人都讲血统,而东方人只讲血脉相承,讲血统的都是那些畜牲你看我这个山旮旯的土豹子用国货,只记得自己是华夏血脉,这多丢人啊,给家里遭人闲话是不是亲哥”

    他言语讽刺着凌峰,凌峰听了,他气得怒火胸中烧,圆脸都挤成了一团,一嘴龅牙也磨得咯吱作响,但举起鸡毛掸子的手,始终不敢打在眼前人的身上

    凌冲见了又轻佻一笑“怎么了亲哥你不是经常说自己被帅醒吗这么自信的你你怎么一副恨我的样子是我对不起你了吗还是因为我出息了就得罪你了又或者不该在你面前向父母尽孝这未免也太小肚鸡肠了吧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哦,我知道了,你怕是以为我在跟你翻旧账,才闹成这般的不愉快。”

    “放心吧,我凌冲从来不恨谁,我只恨自己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一个错误的地点,一个错误的家庭,一个错误的人身上投胎,我天生就是错误的,不该的亲哥你说是不是啊还有我的老爸,老妈你们认为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头扭过来,狞着一副狰狞的笑容望向自己的父母。此刻,在他眼里父母凌云,李红,他们似乎哭干了眼泪,一副又苍老几岁的模样,嘴里碎碎念着。

    “你个流子够了”凌峰忍不下去了,他对着凌冲怒吼了一声。

    然而凌冲并没有扭头理会他,而是继续对着自己的父母笑道

    “够了你怎么如此可笑呢你年轻时风流倜傥,意气风发,村里的带头大哥大,四处作威作福,搞路子,赌博,玩妞,还总觉得自己因讨了老妈而错过整片花园,于是便将这份怨念发泄在老妈身上,更是在这个时候让老妈怀上了我,让我来这世上受罪啊现如今我回来给你们尽孝,你们却当做牛肝肺,不领情,还要家法伺候,我真冤呢,心痛呢,还污蔑我是流子,钱不干净我有这么低级吗”

    “哈哈,这一家子真是不可理喻,我堂堂正正的男儿,一个懂得知恩图报,一个血性华夏人,居然无法被这个家认可,非但如此,还要践踏我最后一点尊严,还理所当然你们真是可笑,可叹,可悲,你们太让我失望了低级的贱民思想,简直岂有此理”

    他怒火爆发,也不再装腔作势,尽情的宣泄自己所遭受的委屈,这种委屈,不发泄出来一生难受,不管后果,不管亲情,什么辈分不辈分,什么孝不孝顺,他早已仁至义尽他已没必要再对这家子客气

    该报的报,该仇的仇,该怨的怨这便是因果,中什么瓜得什么果没有谁生来就是受罪的,只是他选择了隐忍,沉默。一旦这个人不再隐忍,不再沉默,谁也拦不住

    凌冲的怒火已烧尽九重天,在这种怒火下他这一家子都训斥得不敢啃声即便是旧民主义思想严重的凌云也啃不出一声,他此刻瘫坐在地上不复往日大哥般威风,像是一个平民老百姓被残酷的社会摧残了他最后一丝信念,母亲李红抱头不敢面对谁,凌峰依旧牙痒痒,刘霞躲在卧室正安慰着凌宇。

    这一幕凌冲尽收在眼里,然而父母的不回应,他心冷了,无法说下去了,于是他拾起地上衣物,转身向屋外行去,并道

    “从今往后凌冲已死,我不再是凌冲,我叫赵大牛,桌上的银行卡里面的钱是干净的,我跟父亲不一样,他作奸犯科,我良好市民”

    ,,</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