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叫35章 那个叫向求欢的女人(七)

作者:沧海天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闹腾了大半夜的摄政王府缓缓静了下来, 赫连城坐在烛火昏暗的书房里,拿起了敛元元留在桌上的小盒子。

    也不知道她从哪儿打听来的消息,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

    虽然这一天对他而言从来只有黑暗的记忆, 但有人记着他的诞辰,他突然间也觉得这一天没有那么难过了。

    原本他还有好多话想问那小姑娘的,比如独孤宫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都有些什么人,又或者是不是还有其他独孤宫的人在帝都,否则她是怎么悄悄溜进王府的,等等诸如此类还有许多, 但他还来不及问她她便自己慌慌张张跑了。

    一下子就不见了踪迹,神秘得像那座传说中耸立雪山巅上的独孤宫。

    但直到此刻, 他坐在这里,看着窗外朦胧月光,和屋内微黄烛火分割的冷暖光线,手里拿着敛元元留下的小盒子, 心里的疑问似乎顷刻间就不重要了。

    他竟在这一天感觉到了平静。

    “王爷。”

    赵康从外面走进来,站在他身边低声道“诸葛神医查看了一番,太妃胸骨断了一根,伤势有些重, 他想问王爷该如何处置。”

    赫连城把玩着手里的小盒子, 面色淡漠道“活着便行,她还没到死的时候, 另外,此事我不想在王府外听到有人提起,你去处理干净。”

    “是。”

    赵康面色平静,并没任何诧异神色, 快步离开了书房。

    他离开之后,赫连城停下手里把玩的动作,他将那小盒子置于掌心,缓缓打开了盒子。

    盒子并不大,里面的东西也不大,只有鸽子蛋大小,竟是一颗夜明珠。盒子缝隙里还夹着一张小纸条,赫连城打开一看,只见上面用不太好看的笔迹写了一句话。

    祝赫连城二十六岁生日快乐,有了夜明珠就不用怕黑啦敛元元敬上

    二十六岁那个地方还被划掉重新写了一次,末尾则是一个很生动的笑脸。

    这笑脸画得很奇特,赫连城仔细看了两眼,觉得既简陋又充满了奇异的愉快感,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他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唇角不自觉向上扬起,甚至许久之后他才察觉到自己在笑。

    夜明珠的光芒并不强烈,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只是发着微微的光,其实于他而言没有太大的作用,若是真有用,他早就寻了一颗带在身上了,但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却是什么都换不来的。

    且赫连城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圆圆姑娘不姓钟,还有她也不叫圆圆,她叫敛元元。

    敛尽芳华的敛,天下归元的元。

    他把这三个字于唇齿间细细念了一遍,只觉得异常好听,哪怕听起来像是在念脸圆圆。

    但即便是脸圆圆也是很可爱的。

    他不自觉轻笑出声,把这颗夜明珠拿出来放在手里把玩,光线微弱,但他有些爱不释手。

    赫连城心中愉悦,坐在昏黄烛火中笑了好一会儿,这才提高声音唤道“连山。”

    “主子。”

    有着黑衣的年轻男子悄无声息落地,单膝跪下,面色沉静等着他的命令。

    赫连城看着手里的夜明珠微笑道“你去帮我查查,帝都近来可有什么陌生的武林高手,能躲过府上众多眼线,恐怕轻功绝世,大约比起钟兄也”

    他的话骤然停住,连带着他唇角的微笑。

    连山垂头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他的下文,便道“主子可是说的独孤宫之人”

    赫连城唇角的笑一点一点收了回去,半响,他面无表情低声道“没什么,你先下去吧,不必查了。”

    连山虽有些疑惑,但他只是暗卫,主子的事他并无过问资格。

    “属下告退。”

    黑影掠出,他消失在房间内。

    而赫连城却还坐在桌子前,手里拿着那颗夜明珠,他的视线几乎凝固其上,许久许久,房间里寂静得没有一丝声音,他敛下眼眉,将手里的夜明珠连同那张小纸条一起放回了盒子里。

    将盒子盖上,赫连城将这盒子推至桌案中央,与他隔了一段距离。

    他默默坐在桌边,不知坐了多久,终于起身。

    他拿起那盒子,走到书房的角落里,将这小盒子放进了一个暗格里,随着暗格关闭,似乎将他的视线也一起隔离。

    这颗明珠光线虽柔和,却给予他从未感受的光芒,他发自内心喜爱这光芒,但这明珠不属于他。

    如果是别人,他哪怕豪取强夺也好,汹涌追求也好,但这个人不是别人,是他亦放在心里的人。

    钟兄纵然待别人再冷漠,但待他是好的,他从来将他当做最好,从来维护他不需要任何缘由。

    不知上天为何会给他这样一段纠葛,但赫连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他是不能的。

    如此便在光芒微弱时就锁起来吧,那段光不是属于他。

    元元是钟兄的未婚妻,是他的妹妹。

    赫连城扶着书柜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眸中已经没有丝毫波澜。

    他走出了烛火微弱的书房,踏着寒冷月光,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另一边,敛元元并不知道大老板锁起了那颗夜明珠,也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一段心路历程,她如今只踩着摇曳生姿的步伐,走出了向求欢一贯美丽的姿态。

    河山王脸上带着淡淡微笑,沉静坐在大厅里听大掌柜恭维讨好的介绍,余光里看到向求欢满脸不耐烦从侧门走了进来。

    她的头发有些乱,发髻松松,只靠一只金步摇支撑着才没有落下,耳环也没带,衣服裙摆上还有很深的褶皱,耳边更是垂落了许多缕碎发。

    但即便如此,即便她不施粉黛,她依然是人群中怎样都无法忽视的存在,只要她出现,众人的目光必然第一眼都在她身上。

    就如她自己所说,她如那烈日,光芒无人可挡。

    君长宁仔细看了她一眼,看出她脸上深深不耐,带着种被吵醒的郁气,仿佛脚步都重了些。

    向求欢一走到大厅中央,也不顾大掌柜还在介绍,直接便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大掌柜讨好道“求欢,这位是河山王,你瞧,我们阁里只有你才配得上河山王,便只好唤你来了。”

    这话对一个花魁来说其实已经算很出格的夸奖了,就连帝都中许多名门贵女们都不敢说自己能配得上河山王君长宁。

    但向求欢却十分不耐道“那你怎么不看看他配不配的上我”

    大掌柜被她怼得说不出话来。

    只是平日里经常这样,他也习惯了,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大掌柜直接无视了她的话,又道“求欢,不如你陪王爷喝两杯吧”

    而向求欢只回了他一个冷笑。

    可出都出来了,现在便走也没有意思。

    向求欢寻了个离君长宁最远的位置坐下,随手就给自己倒了杯酒,先喝了半杯,这才没什么感情道“敬王爷。”

    那话说得要多不走心便有多不走心。

    君长宁倒没生气,他看了眼她方才因饮酒而露出一截的白皙手腕。

    向求欢先前还带着东王妃送的血玉镯,那镯子颜色鲜艳,质地又好,特别衬她的肤色,但今日他一看,那两只血玉镯已经不见了,变成了一串细细的紫宝石。

    他不由笑了笑,突然看着她道“紫宝石没有转运的效果,庇护不了运气。”

    “嗯”

    向求欢愣了一下,旋即才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紫宝石手链。

    她皱着眉头把手链往衣袖里收了收,没好气道“我戴什么管王爷什么事我就爱戴紫宝石,最好保佑我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王爷。”

    “可你还是见到了。”

    君长宁执杯浅酌一口,淡然笑道“证明这种东西无用。”

    向求欢抿着唇看了他一会儿,将手上的紫宝石手链摘下来丢在了桌上,然后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甚至都不想再和他说话了。

    君长宁便轻轻笑了起来。

    他原本今日来夜栖阁也不是为了玩乐,而是有人约了他在这里谈事,世家子弟王公贵胄们都喜欢来夜栖阁玩,他虽不喜,但也不会强硬拒绝,只是那大掌柜见到他来了,非要让向求欢出来见他,说是只有花魁才配陪着王爷喝酒,这才有现在这一幕。

    不过如今看来,倒是挺有趣的。

    向求欢的脾气真的很坏,他向来不喜欢娇蛮的女子,却意外没觉得她多讨厌,仿佛她天生就该这样。

    许是之前那几次见面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君长宁对她比对那些世家贵女们的印象好多了。

    他笑着看了两眼,扭头和身边的大人说起今日要商议的事来。

    那大人用诧异目光也看了向求欢一眼,眼里似乎闪过些什么,但他没有说出来,只恭维着继续和君长宁说话。

    “王爷,陛下的万寿节快要到了,下臣还望王爷指点一番,另外,下臣想请向姑娘届时入宫为陛下献上一舞。”

    这话他原本不用说得这么客气,但他方才看河山王好像对这位向姑娘很不一般,所以他才慎重了几分。

    向求欢倒是懒懒散散道“是献舞还是献人,大人可说清楚,我入了宫还能出来么”

    皇帝好色那是天下共知,要不是有河山王压着不知多少女子要遭殃,可即便如此后宫也是美女成群,人数绝对不少。

    他也就是没来过夜栖阁。

    那位大人听到她这话,笑着道“向姑娘,你天姿国色,若是真入了陛下的眼,恐怕日后要宠冠后宫了。”

    他的意思显而易见。

    他也不觉得向求欢会拒绝这么个好机会,纵然听闻她对夏世子不屑一顾,可夏世子哪能和陛下相提并论,哪怕陛下名声再不好,那也是大麓皇朝最尊贵的男人。

    他显然不是很了解向求欢。

    倒是坐在一边的河山王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再看向求欢果真发现她翻了个白眼,然后连话都不想再说了。

    她连他都看不上,能看上他皇兄就奇怪了。

    若说权势,这天下最有权势的人其实是他和赫连城。

    “向姑娘你看,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

    那大人还在侃侃而谈,似乎笃定了她会答应。

    向求欢一下子止住他的话。

    “我不会跳舞。”她睁着眼说瞎话,且没有半点心虚“抱歉,这位大人,我不会跳舞,也不会唱歌,除了美貌一无是处,总不能让我站在那儿给陛下当猴儿赏吧”

    “你”

    说话的大人忍不住指着她道“天下都知向姑娘歌舞乃一绝”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向求欢接了话茬子过去,她露出稍稍疑惑的神情,一本正经冷漠道“天下是谁我不认识。”

    “咳咳。”

    君长宁放下酒杯,他方才差点被呛到。

    “好了何大人。”

    他淡笑道“既然向姑娘不愿意那便罢了,你再选一人为陛下献舞便是。”

    何大人当即露出些许难色来。

    他看了眼君长宁,又看了眼向求欢,有些苦涩道“王爷,非是下臣要向姑娘献舞,而是陛下。”

    陛下听闻向求欢的美名,一直都想见一见这位传闻中的花魁,陛下的脾气谁人不知,只是平日里被河山王压着,如今正好有了机会,还特意跟他说了这话,他今日才约河山王在这里的。

    他只是一介文官,实在没法子抗拒陛下的命令。

    听闻是皇帝想见向求欢,河山王微微皱眉,他略略思索,便道“这事儿我来同陛下说吧。”

    何大人神色放松了些,可还是加了句“王爷,臣观陛下这次决策坚定,恐有些不好劝。”

    虽说河山王是陛下一母同胞的弟弟,平时陛下也最听他的话,但陛下毕竟是陛下,岂能事事都听他的,否则干脆河山王当皇帝不是更好。

    赫连城此前每每刺激君长安便是因为这一点。

    再怎么兄友弟恭,终究是不一样的。

    君长宁皱了皱眉,却很快又从容道“无妨,我来说便好。”

    “用不着你来说。”

    向求欢推倒了桌上的杯盏,微红指尖挽过碎发,她站起身来,扬眉道“这献舞我接了。”

    何大人有些愣怔,却听她冷意着眉眼道“我不欠人情。”

    她原本不愿去,可偏生君长宁这么一说,她反倒答应了,她才不需要这位河山王去为她说情。

    君长宁脸色微微严肃了些。

    “向姑娘,此事非儿戏。”

    若真被他皇兄看上了,便是他来说也会很麻烦,他那位皇兄确实于美色上有些执着,也因此被天下人诟病。

    “谁跟你儿戏”

    向求欢挽了挽发,发现耳边碎发太多,索性便把挽发的金步摇给抽了出来,以指为梳顺了顺自己满头青丝,这才看向他道“河山王便看着吧。”

    她的神色镇定而从容,仿佛心中已有了万全主意。

    君长宁想不出她能有什么办法在献舞的情况下躲过皇帝的目光,但见她神色坚定,便知道自己再劝也没有用,反而可能会让她起了相反的主意。

    索性这事也不算太大,他便没有再劝,至多到时候伸一伸援手罢了,皇兄还是能听进去几句他的话。

    君长宁微笑沉默下来,没再说起这事,何大人便也十分有眼色地转变了话题,聊起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

    向求欢重新拿那支金步摇挽好了发,便姿态懒散坐在隔他们有些距离的地方漫不经心听着,但看她神色便知她早已神游天外,根本没听他们在说什么。

    事实也确实如此。

    向求欢在和系统交流。

    “皇帝虽然看着不怎么灵光的样子,但毕竟是个色胚子,系统,你有没有什么辅助道具啊,比如防狼喷雾什么的”

    系统用机械的冷漠女声道“根据宿主需求,系统为宿主推荐最佳任务道具,售价200名士点,宿主可自己选择购买。”

    “两百倒是不多,是什么道具”

    她现在名士点也不算太少,不需要像刚开始那样拮据了。

    系统没有回答她,直接在她眼前幻化出一个虚拟的光影,光影中是一本小册子模样的立体影像,还发着淡淡豪光,看上去很高级的样子。

    这么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不过不算贵,向求欢想了想,买了下来。

    买完了道具,她又陪着坐了好久,那何大人实在健谈,拉着河山王君长宁从诗词歌赋聊到风花雪月,君长宁倒是一如既往地温和有礼,微笑倾听,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样子,可向求欢真坚持不住了。

    好无聊啊。

    听得她好想睡觉。

    向求欢指尖掩唇,打了个十分秀气的哈欠,昏昏沉沉的整个人都快窝到椅子里去了。

    那何大人没丝毫察觉,倒是君长宁余光看到她眼皮子上下打架,他微笑打断了何大人还在喋喋不休的话语。

    “何大人果真是博学多才,听了大人一袭话,本王受益良多,只是本王今日还有些要事处理,不如下次再与何大人把酒言欢”

    那何大人总算是醒悟过来自己说得太久,他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忙拱手道“王爷温善贤良,下臣这一说便忘了时间了,还请王爷恕罪,若有机会下臣再与王爷推杯问盏。”

    他们总算不说了,向求欢带着有些雾气朦胧的双眼再次打了个哈欠,平淡道“两位聊完了那求欢就先回去了,两位走好。”

    她起身敷衍行了一礼,快步朝自己的凌栖阁走去,连余光都没给他们一个。

    何大人有些不悦,但看了眼丝毫未生气的河山王,他又默默把这不悦收了回去。

    何大人的心情如何向求欢并没有兴趣知道,她快步回了自己房间,把门关了之后就让系统把她刚刚买的道具拿出来看看。

    好歹花了两百点呢,换成钱的话得有二十万两了,可不便宜。

    小册子到了手上,向求欢便兴冲冲翻开,想看看系统给她推荐的究竟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结果她只看到扉页上写着斗大的四个字传销手册。

    “”

    你认真的

    这玩意儿是对付君长安最好的道具

    系统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她发展狗皇帝去搞传销

    向求欢满脑袋问号,忍不住敲了敲系统“什么意思”

    “请宿主自行探索。”

    “除了这句话你还会说别的吗”

    “请宿主按照道具线索自行探索。”

    “”

    向求欢狠狠关闭了系统联络。

    她今天都不想再和这狗币系统多说一个字了。

    深吸了口气,向求欢翻开了传销手册第一页。

    第一页是目录,她略略看了一下,只见上面写着如何发展下线、如何给发展的下线洗脑、如何为下线打鸡血如何让下线无薪为你工作、如何培训下线的积极工作意识等等奇奇怪怪的话。

    好家伙整一个洗脑手册。

    向求欢仔细看了其中一两篇,发现系统推荐的这玩意儿还真挺适合君长安。

    如何让一对原本相亲相爱的兄弟关系破裂很简单,只要让其中一个不那么聪明的人明白差距带来的不同,再不断将这种不同揭露给他看,最后怂恿他野心快速膨胀。

    很快这对相亲相爱的好兄弟就会撕逼起来,这就是利用两个人内心信息的不对等来挑拨离间。

    这办法特别损,但她喜欢。

    向求欢认认真真把这本传销手册看了一遍,然后吩咐侍女明日就给她请最好的舞技师傅过来为她编舞。

    给皇帝洗脑之前,她得先惊艳世界,唯有她自己成了独一无二的那个存在,皇帝才会有心思听她说这些话。

    向求欢心里有了主意,人就淡定多了,开始闭门谢客勤奋练舞。

    皇帝的万寿节在八月十四,大约还有半个月的光景,足够她做好充分准备了。

    期间夏世子来找过她几次,可惜都被她拒之门外,只能黯然离开。

    就这样,平静的日子一直到了八月十四,万寿节至。

    向求欢一大早就被礼部的人请到了宫中,为晚上的舞曲做准备,不过她才到宫中半个多时辰,还没来得及将晚上的场地都熟悉一遍,便有人提前过来找麻烦了。

    先前说过,皇帝后宫嫔妃颇多,虽有不少是被皇帝强纳进来的,但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自愿入宫,成为皇帝妃子可谓一步登天,所以尽管皇帝昏庸不堪,他的后宫依然有不少女人为了夺得他的宠爱而争锋。

    向求欢本不是后宫女子,只是不知是谁传了消息到后宫,说她是皇帝钦点的献舞者,再加上她素来名声在外,这下子可有人坐不住了,许多妃子都想来看看这位帝都第一花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绝色。

    向求欢有点意外的,不过她没太大感觉,且听闻这些妃子们来临之后,她还特地把传销手册拿出来重温了一下第一节。

    如何发展下线。,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