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三章 神临现

作者:九钺邀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

    臧奎已经不是第一次直面她了。

    起先那幻魂铃被宗主打伤,他还得意非常,但是随着这少女一步步靠近,她身上发生了诸多诡异的事情。

    原本虚弱的身体竟在快速恢复,周身的气势甚至比之前还要强盛,那凌冽的杀气根本不是一个筑基期该有的,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怎么了”

    瞎眼的符菱娇听见臧奎的惊讶声,不由侧身细听,似乎也在极力探听发生了何事。

    臧奎瞥了眼身旁如折双翼的符菱娇,眼神晦暗不明,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几步距离。

    “宗主,今日之事,老夫已经帮了你许多,这么多年的恩情也算了了。”

    他一句话快速说完,一边警惕着符菱娇,在符菱娇脸色大变前,连忙闪身躲避攻击,随即御风离开,临走前,对着一众修士朗声道。

    “今日,我臧奎宣布,就此退出御灵宗,再不入江湖”

    本就是无牵无挂的一个人,无所谓去留,御灵宗他也待的烦了,如今正是自己离去的好时机

    话毕,几个起落间便失了踪影。

    “臧奎”符菱娇牙龇目裂,恨恨地看着臧奎离去的方向怒吼,“你这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臧奎一走,叶卿的压力顿时小了不少,看着满身戒备的符菱娇以及被控制失去反应呆若木鸡的君陌邪,眼神冷峻。

    “符菱娇,今日你是逃不了的”

    从她踏入缥缈峰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与符菱娇迟早会遇到。

    只因自己系统内那副凤卿衣的皮囊,她们之间,必有一战。

    “呵呵,你们用卑鄙手段弄伤了本宗主眼睛,就会以为我奈何不了你们”

    符菱娇听声辩位,转过身子看向叶卿所在方向,神色倨傲地看着叶卿沉声道,“今日便教你顿悟,神与蝼蚁的区别”

    她猛地朝容桑若那些人打出一道攻击,那些人不过筑基修为,又哪里能扛下符菱娇一击,叶卿心底一惊,赶紧上身阻拦。

    就在这时,却感觉符菱娇诡异一笑,她听声辨位,将早已蓄势的灵力朝叶卿攻击去。

    叶卿全部心神都在营救这件事上,被人突然袭击,再想躲避已经晚了,只能扛下这次偷袭。

    “卿卿”

    叶卿闭目,臆想中的攻击没有袭来。

    自己反而率先落入一个温暖馨香的怀里,两人随着攻击一起翻滚在地。

    她被君陌邪紧紧地护在怀里,落地的那一刻,她的眼里只剩下了眼前这双明媚而璀璨的眼眸。

    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清明,嘴角带着余悸后欣慰的笑容。

    “君陌邪”

    他猛地吐出一口血,鲜艳刺眼的红,浸染了他整个脖颈,惨败的面容像极了诡谲即将凋零的花儿。

    “君陌邪”叶卿大惊,他明亮的眼眸渐渐失色,气息若有若无。

    符菱娇这一击是早已想好了的,使出毕生气力,誓要置她于死地。

    “哈哈哈哈”

    静待结果的符菱娇知晓这一击必中,早已摆好了得意的姿态,却在听见君陌邪那边的动静时,笑意一滞,带着难言的苦涩。

    你到死都还要护住她

    她突然后撤,整个人后退浮至半空中,墨色长发随风翻飞,眼眸殷红一片却无丝毫光亮。

    只见她突然挥袖朝君陌邪体内打入一道灵气,瘫倒在叶卿怀中的君陌邪身子突然腾到半空中,

    惨白的脸色,渐渐扭曲。

    周身的黑气开始凝聚,白皙的皮肤上开始爬满黑色的蜘蛛纹路,五官依旧精细绝美,嘴角的鲜血如此刺眼,在布满乱纹的肤色映衬下,显得十分诡异妖异。

    贴身的袖袍随风凌乱翻腾,整个人笼罩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

    他睁着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眸,缓缓朝叶卿看来,那里漆黑一片,叶卿却好似被一只恶鬼盯上,周身寒毛直立。

    他缓缓朝她靠近,周身的黑气开始变换各种鬼脸交织的形状,在他周遭上下翻腾。

    这种情形,让她不由想起初次见面的场景,这次的场景更加恐怖。

    随着他的靠近,那周身冷冽的寒气越发摄人此刻的他浑身上下根本就不像一个活人

    “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原本君陌邪只是自己发狂,刚刚他分明又恢复了神智。

    可现在的他,仿佛一具没有情感的傀儡,一双眸子漆黑一片,眼神呆滞不带丝毫情感,一招一式皆凌厉狠辣。

    叶卿不忍伤他,只能堪堪躲避,刚刚他为了救她,已经受下重伤,她哪肯伤他一丝衣角。

    躲在身后的符菱娇似乎早已预见,得意的大笑起来。

    “贱人,今日不是你杀了他,就是死在他的手里,若是君陌邪哪一日醒来,想起自己曾亲手杀了自己爱的人,是不是非常精彩哈哈哈”

    她的声音就像是一道魔咒,紧紧缠绕在她耳边。

    叶卿一边躲避君陌邪的攻击,一边还要受着她的精神攻击,疲累至极。

    “君陌邪,你醒醒,你不要被这个女人控制,你醒醒啊”

    叶卿一有机会靠近君陌邪,忍着那直入心肺的寒意一遍遍地试图唤醒他,但是此刻的他就像个无知无觉的人,只知一味的攻击,攻击。

    “他已经彻底走火入魔,你这样是唤不醒他的。”小狐狸浮在半空中,好意提醒叶卿。

    饶是叶卿有再多的生机水补充,也耐不住这样无休止地纠缠下去,喘息之余,迷糊突然出现。

    “他到底是怎么了我有什么办法能叫醒他”

    迷糊看着叶卿惨白的脸色,思忖了一会儿,“倒是有个法子,眼下却有些冒险。”

    “说”叶卿堪堪避开一个攻击,闻言直接看向迷糊。

    “他之所以心魂不稳,是因天生缺失一魂,你若是能找回那一缕魂魄最好。

    若是不能找回,你也可以进入他的识海,先去唤醒他被魔气侵染的神魂。”

    “好怎么进”叶卿一听有救,当下便应下。

    迷糊却忍不住提醒,“识海是一个人最重要的地方,那里危险重重,你要小心,不可强求。”

    “好,多谢,你且告诉我怎么进”

    “我会送你进去,在你进去之前,你需要控制住那个女人,否则”

    “好,我知道了,多谢你迷糊,最近发现你突然人性化了许多,精神分裂好了”

    叶卿不过是随意问了一句,谁知小狐狸顿时黑了脸,看着叶卿不答反道。

    “你可用万象阵困住符菱娇。”

    迷糊转而说起其他,事态紧急,叶卿也无暇与迷糊闲聊,听从他的建议,花了10万金币买下万象阵,将符菱娇困于阵中。

    符菱娇此时瞎了眼,突然被阵法困住,一时气急败坏

    奈何她如何发动攻击也是枉然,一直关注战事的众人见此,不由都松了一口气。

    “老,咳,容姑娘,留步”

    失去控制的君陌邪又渐渐恢复了木偶的呆样,叶卿正准备引着君陌邪去一个安静的地方,突然被荀谌叫住。

    原本心底有千万句的疑问,在对上眼前少女那冷冽的眼神时,荀谌不得不承认自己怂了,一时噤声。

    “不必多言,事后我会再去找你的。”

    叶卿摆摆手,随意打发,“今日这阵法,你们且派人看着,我先去办一件急事,过后再来。”

    她不敢留在此地,这些人都与君陌邪有仇,她不得不防。

    荀谌没想到她答应的如此轻巧,顿时脸上又挤满了笑容。

    “爹,你是不是春心萌动,想背着娘亲养小娘”

    就在荀谌沾沾自喜之际,身后传来自己儿子那吊儿郎当的声音。

    原本的好心情顿时被气的六窍生烟,颤抖着指尖,恨铁不成钢道,“你个龟儿子,若是还想娶你的心上人,以后就给老子少说话”

    荀妙君立刻嬉笑道,“爹,我是龟儿子,你是什么呀”

    “你给老子滚”荀谌一声爆吼,再也维持不了翩翩风度。,,</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