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章 兄弟情 江湖梦

作者:神辉龙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和尚我本来不想你那么早感受到压力,但是没想到你灵魂的恢复力居然如此之强,远远超出了老衲当初的预想。只是若不是你心头的某些执念太过强烈,恐怕你的某些记忆早就先灵魂元力恢复了。”老和尚一边观察了非云烟一阵子,一边托起他的左手,按了按几下他的手上的脉搏,“若不早点放下你心中的那些执念,恐怕不久以后你跟毕姑娘就又要分离了。”

    “为什么呀看他这样子不想魂飞魄散的样子,可是他还没有突破回魂崖上的一些禁忌,有时根本没办法转入轮回呀”非云烟因为回忆久久都没有恢复过来,反而是旁边的毕雨燕接了话茬,推了推非云烟几下,“发什么呆呀,大师有话要告诉你,你稍微用点心好不好”

    非云烟这才醒过神来,刚忙赔礼道“不好意思,大师,我刚才在思索某个问题,一个您提到的问题是你选择了佛,不是佛选择了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能完全明白。”

    “知道你早晚会问这个问题的,老衲今天就成全你,告诉你我自己对它的理解吧”老和尚言犹未尽,“其实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数百年前,我还在魔教效力的时候,那个渡我成佛的远禅高僧说的。我不知道,张施主你的记忆恢复到何种程度了,还记不记得当年炼血堂的野狗道人吗”

    “你们整天说什么张小凡、张小凡,我若是有张小凡那样的本事有何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什么野狗道人、什么炼血堂、什么碧瑶那些都不过是萧鼎的作品诛仙里的元素而已,怎么会跟现实中的我有什么关系呢”非云烟可能是被他们当做别人久了,有些生气了。

    “你先且不管诛仙不诛仙的,听我说完我的故事你也许就会明白是你选择了佛,而不是佛选择了你这句话的真正内涵的。”于是,非云烟跟毕雨燕都停下了手中正忙着的话,你依靠着我,我依靠着你,听起了老和尚讲他当年的故事。

    原来,在几百年前,具体地说实在另一个时空的几百年前,在那个野狗道人依旧在为守护炼血堂的存亡的那些日子年老大那些人因为打不过鬼厉也就是黑化了的张小凡早已经投降了,可是因为记挂着炼血堂人曾经对自己的恩惠,只有野狗道人愿意为了炼血堂的存亡而要跟鬼力拼下去。鬼厉看其铁骨铮铮,没有对他下杀手,只是绑着他放进了一间石庙里。

    “大师,我有一个朋友沉沦苦海已经很久,他虽然平生造过很多杀孽,可骨子里还算是个好人,只是他已经沉落太久,倘若不借助无上佛法来渡他,我怕他将来世世代代都要堕入畜生道呀,请大师慈悲为怀,渡他一渡吧”野狗道人虽没有看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有多么伟岸,但他知道一定是那个毁掉了他的炼血堂的张小凡。

    “阿弥陀佛,张小施主,虽沦入魔道,却未改善心,实在是难能可贵,再加上本寺本来就欠你几分人情,你交代的事情本寺一定尽力而为。当年佛祖连将他吞进肚子里去的大鹏都放过了,如今我们这些才凡夫俗子修为的芸芸众生又有何资格不宽容那些回头是岸的恶人呢”原来这儿就是天音寺了。

    “道长安好,这儿是我们天音寺的院房了,请问你是选择单人间呢还是要这么热闹的多人共用的房间呢”天音寺的僧人得到了要照顾好野狗道人的命令之后,就有人马不停蹄地安排起来。

    “我要”野狗道人其实想要的是单人房间的,可是转眼之后又改变了想法,“鬼厉这个人太阴险,我也不知道表面上说饶了我的他会不会也会月黑风高杀人无形。我若是待在单人房间的话,被他灭口的可能性很大,还是不如选择那个人多一点的房间吧,至少他现在还不管当着众人面出尔反尔呀”野狗道人有时候想的也很天真,如果张小凡要他死,野狗道人身边人再多也好无意,一起全部杀掉得了,“我要人多的房间,而且我要最中间的那张床。”

    其实,无需鬼厉叮嘱,天音寺向来对客人只要不是太离谱的要求都是给与满足的,所以野狗道人如愿以偿地睡到那张完全满足他要求的床上,那一夜,他睡得天昏地暗,就连夜夜入梦的炼血堂覆灭的事情都没有再出现在他的梦里。

    “道长,你是要吃素呢还是吃荤呢”第二天,又有僧人来到野狗道长的住处,询问他对伙食的要求。野狗道人呢,本来是想说要吃荤的,可是一想到这个连自己这样坏的人都收留的天音寺居然如此大度,如果此时的自己只顾自己一时痛快而要天音寺这么为难的话,那就太不地道了。

    “怎么你们天音寺可以吃荤的吗”野狗道人问道,“其实我这个人还是喜欢吃肉的,只不过要在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地吃荤,那也太不知道好歹了。我要几个素菜就可以了,但是我会出天音寺一趟自己去找点酒肉,在外面吃”

    “多谢施主体谅,佛祖会为你指明方向的。”说完这句话,那个年轻的和尚就出了房门,渐渐远去了,又去给野狗道人找了些打发时间的东西而来左边是图文并茂的连环画小说相传为隋末唐初人王度作的古镜记。补江总白猿传,作者不详。内容属志怪一类。虬髯客传,相传为张说作。写隋末李靖在长安谒见司空杨素,为杨素家妓红拂所倾慕,两人随后出奔,途中结识豪侠张虬髯,后同至太原,通过刘文静会见李世民。虬髯本来有争夺天下的雄心大志,看到李世民神气不凡,知道自己不能和他匹敌,便倾其家财资助李靖,辅佐李世民成就功业,后虬髯入扶余国自立为王。枕中记,沈既济作。写卢生在梦中做了丞相,权势煊赫,梦醒觉悟,皈依佛教,表现人世富贵如梦境之空虚。南柯太守传,李公佐作。主题和枕中记类似。柳毅传,李朝威作。写书生柳毅传书搭救洞庭龙女脱离困境后,几经曲折,终于与龙女结为夫妇。柳氏传,许尧佐作。写诗人韩翊与柳氏相爱,经社会不稳定离散,最后团圆。李娃传,白行简作。写荥阳大族郑生热恋长安倡女,屡经波折,终获美好结局。霍小玉传,蒋防作。写陕西李益与长安倡女霍小玉相爱,后登第授官,遂致负心。

    莺莺传,元稹作。写书生张生与少女崔莺莺从恋爱、结合到离异的悲剧故事。

    而右边则是楞严经楞伽经圆觉经金刚经华严经法华经四十二章经梵网经阿弥陀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等脍炙人口的佛家经典。

    野狗道人哪是那种看破红尘、静得下心来看书的人他虽然在很小的时候受过一些文化教育,但毕竟时间短、心又不专,半桶水的水平,他没有理睬这些书,只是常常去天音寺的外围欣赏风景、打几个野味满足自己,直到他不知不觉地在天音寺呆了整整一年,才兴趣索然地翻了翻那些已经布满灰尘的书堆上。

    “这对连环画,只是供孩子们读的,可是他们却拿来应付我,可见他们看不起我的,觉得我没文化,只能看那些小孩子们的书。我野狗道人要是被人这样瞧不起,那还不如不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你希望我去看连环画,可我偏偏要去赌一赌你们这班目中无人的秃驴们的书,要知道,我野狗道人不比你们任何人差。”于是,野狗道人开始读那些经书起来。

    这么一读不要紧,一读就是三年整,野狗道人才将那些经书烂透于心,世界上从此少了一个为炼血堂报仇的狂徒,却多了一个慈眉善目、不为世俗红尘所约束的和尚,虽然他名字里有个道人称号,可是全天下包括他自己在内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跟出家人的距离本来是遥不可及的,可是就像西藏地区流传的那种隔世记忆诗人一样,一旦被唤醒,那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地觉醒起来。

    “你知道吗是你选择了佛,不是佛选择了你这句话是在我离开天音寺之前,我的恩师普贤告诉我的。”老和尚从往事的回忆中走了出来,我想我现在可以给你解释解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你应该了解,佛教从来都不跟世俗政权争权夺利,我们也从来不用武力强行推广或者强迫别人信奉。信奉佛法的,大多数都是自己选择信奉佛教,大多人的选择都是自愿的也就是那句话,虽然你把自己交给了佛门,但那些都是你的本意,你自己的选择。不是佛选择了你,因为佛教的清规戒律不是正对某一个人的,而且是公开的愿意遵循的来,不想再继续下去的也可以走,你看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宗教,有哪一个允许信徒后来退出,只有佛教里面有个叫“还俗”的退出机制。所以,是你选择了佛,而不是佛选择了你,意味着这儿是你的避风港,却不一定是你的埋骨岗,一切由你,一切从心,仅此而已。”

    非云烟本来就聪明,一点就通,只不过佛教的那些经典理论实在是太绕口、说理的太多,实在是不符合他的兴趣“想不到大师你居然能把这些东西看透、理解透,实在是太了不起了,不过这些实在是不对我的胃口,我还是去看那些武侠小说好了”说完,非云烟拉着毕雨燕的手朝那堆金庸武侠小说走去,正要随手拿起一本,老和尚的声音传了过来“先看看天龙八部吧,金庸先生的顶级作品之一,而且遵循故事的发展循序会让获益匪浅哦”

    于是,非云烟与毕雨燕急忙从书堆里将天龙八部从中分拣了出来,看了一片大概之后,老和尚突然问到“你对金庸老先生最后的安排满意吗,你觉得萧峰应该死吗”

    “其实,萧峰不是自杀的,而是死于政治的。以金庸先生所受过传统的忠孝廉义的教育,他是不可能让萧峰活下去的。因为在他眼中虽然鼓励异族人士向华夏效忠,可是他却不会鼓励华夏族的精英为异族效劳的,所以就算不安排萧峰自杀,也会在别的地方弄死萧峰的。”

    “那假如是你,你会给萧峰一个怎样的结局呢”老和尚点点头,很是满意。

    “真想知道吗那就来看看我非云烟这个版本的萧峰吧”非云烟一把抓住了天龙八部,向外跑去

    “我这是在哪儿”非云烟忍着胸口的剧痛,挣扎着想要从自己躺着的草堆上爬起来,可是一看四周,自己的心不由得又凉了,因为不远处有两座破木板充当墓碑的坟墓孤零零地躺在那儿,“不会是雨燕姐吧,刚进入到小说中就挂了不对呀,就算雨燕姐倒霉,可是也不可能有两座坟墓呀另一座又是谁的呢”就在非云烟准备忍着剧痛爬过去看看的时候,一个悦耳、玲珑的声音从洞口处传来。

    “萧大哥,你终于醒了,快别动,撕裂了伤口就不好办了,你要什么东西可以尽管跟我说,我去帮你找。”一个最多二十岁、长发飘飘的姑娘冲了过来,走近一看,虽不是倾国倾城那样的大美女,可是那种小鸟依人般的楚楚可人应该绝对可以让某些被下半身控制脑袋的男人们疯狂不已。

    非云烟很快就被她制住了,那姑娘强制性地将非云烟搬回原处,非云烟此时全身痛的不能使大力,可是心里又特别想知道那洞口处的两座坟墓到底是谁“这丫头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结果她一见面就喊我什么萧大哥,莫名其妙,老子还要去找天龙八部里面的主角们磨练自己呢,哪有时间在这儿磨蹭、在这儿儿女情长呀”

    “姑娘,你为何叫我萧大哥呀能不能看在你这个萧大哥的面子上帮我看看外面的那两座坟墓是说的呀你能帮我看看其中有没有一个叫做毕雨燕的吗”非云烟自知凭自己现在的这点儿道行是完全没有办法独立自主的,只好放下自己平生所有的骄傲用几乎哀求的声音请求到。

    “看来虽然你身上的伤有了好转,可是你受了刺激的脑部还是没什么好转,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嫌弃你的”那姑娘蹲下身子来,一会儿给非云烟把把脉,一会儿又摸了摸他的额头,了个口气,“那两座坟中有一座是你我的至亲哦,你看到后未必能接受呀,不如不看”

    “我跟她的至亲这就对了,这姑娘定是姚芊柔,所以那两座坟中我们的至今当然就是雨燕姐了,我们不是灵魂体吗,怎么还会再死呀就算魂飞魄散,也不可能有尸体留下呀”非云烟着急起来,“这位姑娘,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帮在下的话你就别挡着我,我一定要看看”

    事实证明,这时候的逞强那就是匹夫之勇,非云烟把自己弄得浑身疼痛也没有前进多远。

    “你连我都忘了,看来这次你的伤真的是很重了好吧我告诉你,躺在那坟里的一位是我的亲妹妹阿紫,一位是聚贤庄的少庄主游坦之,我我我”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那姑娘早已泣不成声,“我是你的阿朱呀”

    其实这样的答案早已经没有办法使非云烟震惊了,他反而因为那两座坟中没有毕雨燕而惊喜,而这一幕被阿朱看在了眼里,却是以为是她的萧大哥因为认出了自己而惊喜。非云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提前看了天龙八部的剧情,还是因为自己真的就是那个在大辽皇帝耶律洪基面前自杀的萧峰萧大侠,他居然觉得自己这个时候的的确确有着萧峰的记忆。

    “阿朱你真的是阿朱吗”此时的非云烟脑子里慢慢的都是萧峰的回忆,“你是哪个阿朱世界上叫阿朱的成千上万,我怎么知道你是哪一个你不要欺负我现在动弹不得,洞里光线又暗,你可敢点着火吧,让我靠近一点看看你吗”

    阿朱竭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多希望此刻就扑进他的萧大哥的怀里,亲他、抱他、抚摸他,只是她此时也是很理解萧峰的反应的一个被自己亲手打死的爱人又如何能就这样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呢,搁谁谁不信呀只见阿朱转身出了洞口,几分钟之后就带着一根简单制作的火把回来,来到非云烟的萧峰记忆面前。

    “阿朱,真的是你”收了这种刺激死人都有可能活过来,更别说这时候萧峰的全部记忆了,“你是要来接我回地府团聚的吗,还是你舍不得你萧大哥在人世间孤苦无依,化作孤魂来陪我呢其实一切都大可不必了,我已经在耶律洪基大哥面前自行了断,很快就能下来找你了”原来当年萧峰之所以会在大获全胜的情况下大众自杀,除了是因为对于自己背叛族人的愧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早一点去跟阿朱团聚。

    “萧大哥,我是人,阿朱没有死,这世间还有萧大哥这样的英雄,阿朱怎能就此死去,阿朱怎么会舍得死去呢”再也不需要掩饰什么了,阿朱一把抱起萧峰,从他的额头亲到嘴唇,然后贪婪地在他的唇上吮吸着直到听到萧峰的呼吸越喘越急,都快无法呼吸的时候阿朱才停了下来,四目相对,两人居然都从脸红到脖子别看萧峰总是不可一世的大英雄大豪杰的样子,可是一碰上女人问题,那就只能束手无措、坐以待毙了,要不然,一个小小的康敏又怎能将他这个堂堂的丐帮帮主玩弄于鼓掌真相是这样的,萧峰虽然笨,可是也是始终不相信那水性杨花的康敏会对自己因爱生恨,不相信这个女人会因为爱自己而干出那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于是在他当大辽南院大王的时候,派人好好地调查了康敏一番。这一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这个蛇蝎美人居然是上一任南院大王精心培养的美女间谍四大麒麟卫之一血色残阳。而阿朱呢,则是因为年轻对男女之事还没有看的那么开,一下子也是不知所措起来。

    “阿朱,当年是我亲手打死了你,你不止是没了呼吸,心也不跳了,脉搏也没了,怎么可能没有死呢你可是我亲自埋入土里的呀”虽然伤口还有余痛,可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萧峰努力使自己不惊讶、不激动,安静宁和地说着话。

    “我靠,错过了最佳时候呀,要是那时候我能压制着萧峰的意识的话,刚才那份热吻不就是跟我的了吗”就在这个时候,萧峰体内的非云烟也慢慢地恢复了意识,只不过却已经脱离了萧峰的身体,独自存在了,“虽然偷听别人私密的话是不道德的,可是我来天龙部门为的是改变萧峰的命运,他的情况我要是不了解的话,无法对症下药,那可就不好了,所以嘛,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大不了等他们要媾和的时候我就去找一块私密地撸好了雨燕姐,你到底去了哪儿呀”

    “这跟我以前修炼的一门奇怪的武功有关”没等非云烟自作主张地想下去,阿朱就已经开始向萧峰解释这中间的有些事情了,“萧大哥,你可曾听说过一个叫“琅嬛福地”的地方”

    “听说是比姑苏慕容家的“还施水阁”更加出名的武学收藏,全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都有,只是没有少林的易经筋、丐帮的降龙十八掌和大理段氏一阳指、六脉神剑而已,是逍遥派无崖子与李秋水攒下的大手笔呀不过这些都只是江湖上的传闻而已,难道这世上真有如此大能耐的人物吗”萧峰对“琅嬛福地”的了解其实都是来自二弟虚竹、三弟段誉的。他们一个是当今灵鹫宫的主人,一个是学了北冥神功与凌波微步两大神功,他们在日常中常常谈论武功的时候就互相探讨,像“琅嬛福地”这样的武功秘籍的圣地又怎会不谈呢

    “当年我跟着公子爷走江湖的时候,跟阿碧无意中闯进了一个洞天福地之中,上面挂着“琅嬛福地”四个字,我无意中看到了一本龟堃,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生气的地方,就是教别人如何调整自己的呼吸的方法,说只要坚持下去能有起死回生的奇效。我呢,一开始根本不相信,我平时闲下来的时候就很随便地照着书中所传授的方法去练习,只是觉得人变得心旷神怡了而已。至于是不是真的有起死回生的本事我没敢试,因为我还是挺珍惜我这条小命的。”阿朱自己都心有余悸地说道,“后来为了要调节你跟我爹的矛盾,我就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挡了你一掌,结果我真的死了,我真的死了。可谁知就在被你埋在土下几个月之后,我体内的习气越积越多,终于砰的一声从地下冲了出来,我居然又活了,出来之后只是觉得饿得很”

    阿朱的描述虽然只是轻描淡写,可是萧峰跟费云烟都暗自捏了一把汗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奇遇。萧峰想这么惊险的经历一生应该只能有一回,要是机缘差一点点,依旧是死翘翘的哦而非云烟则想如果这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神功的话,而又落在我手上那该多好,再也不怕那些乌龟王八蛋来寻老子的晦气了。

    “难道我也是这样被你救下来的”萧峰像是遇见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样的孩童一样,好奇心让他几乎忘记了此时此刻他身上所有的伤痛,“可是你怎么就呀,我生前可没有学那个龟堃,难不成是被你人工呼吸救活的”

    “哈哈,萧大哥原来也这么幽默,不过我实话告诉你,我救你的方法还真跟人工呼吸有点像因为我虽然不是扣对口给你送氧气,却也是将自己体内的充足的龟堃所产生的热流输入了你的体内,这些气息注入进你的体内之后,首先激活了你本身雄厚的内力,焕活你的心跳、经脉、气息,再经过一个多月的喂养,你今天终于醒来了。萧大哥,你为什么要那么傻”阿朱泪水连连、神情地看着萧峰,那眼神,非云烟曾经在两个女人身上看过,一个是跟自己缠绵悱恻的毕雨燕,一个竟然是那个近乎妖女般的姚芊柔。

    “可是后来,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我是说在你复活之后,要是你在我身边陪我,我也不会把阿紫害成这样呀,至少她也不至于为了我再次丧命呀,哎,对了,你的闺阃可不可以用来救救他们呀”直到全部真相之后,萧峰渐渐精神大镇,一扫之前那样萎靡不振。

    “因为这个长久练习龟堃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嗜睡,一天至少要睡八个时辰,也就是我每天只有四个时辰的清醒时刻,离你这儿虽然只有半年的路程可是我却花了五年才到这儿,还好赶在了你的身体腐烂之前找到了你,至于阿紫,她几乎当了你的肉盾,可自己却被摔得七零八落了而龟堃所能起作用的前提就是要求要有一具完整的肉身。”阿朱见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就劝萧峰好好休息休息,然后给他准备好了吃的、喝的,自己这才躺在一旁的石床上睡了下去,不过很快又抬起了脑袋,“萧大哥,你想好了等你完全康复之后,你要去哪儿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萧峰这一生光明磊落、问心无愧,却没想到也有一天天下虽大却没有容我的地方。耶律大哥现在恨不得生吃了我,所以族人大辽那个地方我是回不去的了,除非有一天自己把自己挫骨扬灰了,还能撒一部分回去;中原武林虽感念我拯救了大宋江山,可是从他们知道我是契丹人之后早就有了芥蒂,虽然会感激我却依然会想防备所有的异族一样防备着我,何苦再自讨无趣呢所以呢,我能想到的最后一天也可能是唯一适合我的路子就只剩下去找我那两个肝胆相照的兄弟,段誉、还有虚竹。”别看萧峰五大三粗,真要懂了脑子,问题还是能一清二楚的,只是阿朱没有等到他把话说完了就已经睡着了。萧峰看了看阿朱,满眼的温柔。

    “其实萧大侠,你完全不必如此绝望,你还有一天路可以走的”非云烟见这儿终于安静了下来之后,悄悄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萧峰以为这只不过是幻听,也就没在乎“这地方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以至于我都寂寞地出现幻觉了,除此以外我还能有什么路可走呢”

    “你们完全可以改名换姓,以另一个身份混迹在江湖上呀”非云烟轻轻说道。

    “我萧峰,堂堂男子汉,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这等藏头露尾的行径岂是我辈大丈夫行径”萧峰这时候也有点倦了,直打哈切着说。

    “这不是权宜之计吗”非云烟接着说道,“等到你混出了什么名堂,获得了中原武林的重新信任之后,再恢复自身也不是难事呀”

    “你把问题想简单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愿意改名换姓,又有什么好身份能供我们用呢”萧峰这时候也快完全睡着了。

    “你可以化名宋江、阿朱姑娘可以化名李师师,你们”非云烟还有一肚子的鬼主意要说,可是人家早已是鼾声连天,他只好偃旗息鼓,尴尬地飘来飘去。,,</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