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三章

作者:省略号挪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三十二章

    新人玩家所占数量变少,虽然这次的游戏类型以及墙纸背景看起来很阴森恐怖,但整体气氛还是要比之前两次要好上很多。

    抽噎恐慌的新玩家们,在见到没什么人愿意搭理他们以后,不得不坚强地擦干脸上的泪水,默默给自己按下消音键。

    这一次,玩家之间比较松散,没有类似领头羊的人物出现。

    谢愁愁一眼望过去,便能看到他们紧皱的眉头,和略显凝重的神情。

    墙壁消失之后,他们自觉且相当有默契地顺着眼前多出来的那条路向前走去。正前方不远处,正是扶着摄像机,站在树下的导演。

    这个导演生得圆圆胖胖,脑门锃亮,在夜空中散发着普度众生的佛光。

    面对这样一个从墙纸里走出来的男人,谢愁愁实在是很难生出好感。

    不过他的气质却很憨,看到玩家们以后,连忙将自己的脸从摄像机后移了出来,脸上挂着弥勒佛般的笑容“哎呀哎呀,各位大明星终于到啦,我在这里等你们好久了。”

    走近了,谢愁愁才注意到,在他的背后还站着一群年轻男子。

    这些人生得普通,普遍小眼睛小鼻子,生得一脸愁苦相,像是扔到人海里就会消失不见。

    导演微愣,笑呵呵地指着身后的这些人“这些是我请来的群众演员,专门负责在现场充当尸体啊,病人啊,路人甲啊,以及路人鬼啊之类的。”

    被cue到的这些群众演员便朝着玩家们客气地笑笑。

    导演“那咱们就先进去吧,今夜要拍摄的场地和大家睡觉的地方都已经收拾好了,大家收拾好稍微休息一下,拿到剧本后,咱们就能赶着午夜场早点开始。”

    众人点头。

    他走在最前面,哀愁地抱怨“咱们是小成本电影,资金有限,拍摄场地可能会有些简陋,还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还没到场地,谢愁愁就能预料出其简陋程度了。

    因为这儿,分明是荒郊野外,路上甚至连个路灯都见不到,像是一块被人废弃的土地。要不是导演手里抓着手电筒,他们说不定连方向都分不清,

    往前走了不过数步,她就看到了个这次的目的地。

    那是个高大的,黑乎乎的大楼,借着月光,看到高楼上的十字标识,倒是能勉强能看出,这是个破旧无人的医院。

    医院外面的空地上支了不少帐篷,导演笑眯眯地指了指帐篷,对那些群众演员道“条件拮据,只能麻烦各位暂时住这儿了。”

    群众演员也相当有血有肉,闻言纷纷叫苦不迭。

    “啊这条件也太差了吧”

    “怎么只给帐篷睡啊,大半夜的灌风怎么办”

    导演只能讨好地笑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资金不够,这附近又荒废了太久,连酒店都定不到,医院里的房间实在是不够用,只能委屈各位了,等拍摄结束,我老张一定给你们补钱。”

    好说歹说,总算是将那些群演给安慰了下来。

    他们哭丧着脸,一脸生无可恋地挥挥手“那好吧,导演你先上去,我们收拾下帐篷,等需要拍摄的时候再来通知我们。”

    见到这一幕,谢愁愁便不再对自己的住处抱希望。

    这么穷的一个导演剧组,还能指望什么呢

    旁边的皮裤马尾女孩小声摇头啧叹“还好我们住的不是帐篷。”

    看神情,她似乎还有些庆幸,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个医院其实也并不能称之为医院,因为它实在是太小了,只有这么一栋楼,根本分不清它到底是住院部还是门诊部。

    反正就这么一栋,总共五层楼,可能所有需要的功能,都囊括在里面了。

    导演“哗啦”一声,将生了锈的栅栏铁门拉开,完事一边排灰,一边抬步往里走“大家住六楼,咱们先上来吧,等到了房间,我再把剧本发给各位。”

    一楼黑漆漆的,没有灯。

    手电筒闪过去的时候,只能看到满地的灰尘。

    当然,也没有电梯,他们只能徒步爬楼上六层。

    一个兔牙齿的年轻女孩轻声问道“所以咱们的拍摄场地连灯都没有吗楼上房间该不会也没灯吧”

    导演摆摆手“那哪能呢我来之前就给医院里接了电,你们的房间里还是有灯的,至于一楼为什么没灯,应该是电灯泡坏了,大家别着急,等我有空的时候找人换个新的灯泡子,咱们先上去吧。”

    看着这场地,谢愁愁对自己需要演的剧本,做出了大胆的猜测。

    应该是作死年轻人在废弃医院里探险最后不小心撞鬼的一二事。

    很显然,不光她这么想,其他人也有这样的想法。

    还是那个穿皮裤的马尾少女“导演,我们要演的是在废弃医院里探险的大胆年轻人吗”

    导演光滑的圆脑袋快速地摇了两下“那哪能呢,来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们了吗,咱们要拍的是夹杂点灵异的医院恐怖爱情故事,主角是一个小护士和一个男医生。”

    众人“”

    马尾少女又道“所以,明明是在正常医院发生的事情,咱们为什么要来废弃医院里拍摄呢”

    这不是玩人吗

    走在前面的导演挠挠脑袋,嘿嘿一笑“这不是因为咱们剧组经费不足吗再说了,这个废弃医院哪儿不好了需要用的地方收拾收拾,刷刷油漆,看上去不就和正常医院一样了”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穷。

    这么穷了,为什么还要来拍恐怖片

    众玩家在心里怒号一声。

    但,面对导演的解释,他们也只能在心中抱怨。毕竟这一切都是游戏主神的设定,就算心中再不满,也没法抱怨。

    毕竟导演他只是个nc。

    玩家们安静了下来,导演在前面走着,他手里手电筒的光,随着他走路时摇晃的手而前后闪动。一会儿照亮前面的台阶,一会儿照亮后面的台阶,一会儿又会晃到玩家的脸上。

    似乎是觉察到了这些“演员”心中的不悦,导演安静了好久之后,又发出了声倔强的解释。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他上台阶的动作慢下来,胖乎乎的身子在原地站定,转头看向玩家们,“来之前我考察过,这是咱们市里唯一闹鬼的医院。”

    玩家们“”

    说到这里,导演就像是来了兴致一般,完全不再考虑其他人的心情,一边继续大踏步往上走,一边喋喋不休地补充“咱们要拍

    的毕竟是恐怖片嘛,恐怖的氛围才是最重要的,接下来几天,咱们就住在这医院里,好好地酝酿情绪,到时候一定能更好地将害怕的感觉展现出来,你们觉得呢”

    玩家们“”

    “嗐,打起精神来,你们干嘛都哭丧着脸啊,该不会真以为这世界上有鬼吧怎么可能呢”导演大叔就像个铁憨憨,他一往无畏地走在最前面,似乎一点都都觉察不到这所废弃医院究竟有多阴森。

    谢愁愁也差不多明白了一些。

    新人手册里有交代过,游戏世界里,并非所有nc都知道玩家是来闯关的。低级本里,这样的nc数量会偏多,可到了稍微高级一点的本中,情况则有可能不一样。

    这些副本中,为了给玩家更沉浸式的体验,大多数nc都意识不到自己是nc。

    他们只有一个身份便是在该游戏中扮演的角色。

    眼前的导演就是如此,他只是个导演,而玩家们,在他的眼里,则全部都是他花钱请过来的演员。

    十六个玩家当中,女生占比略微多一些。

    总共有10个女生,和6个男生。

    等到了六楼之后,导演先是带他们进入了一个会议室。他的确没有骗人,这个会议室里有灯,且是白炽灯,白日般的亮光很快就驱散了医院内的阴凉诡异氛围。

    “剧本里很多场景都需要在晚上拍摄,所以咱们要是不累的话,今夜就开始,我先把剧本给大家发下去。”

    皮裤马尾少女“要是累呢”

    “”导演被她噎了一口,沉默片刻后,“累也今夜开始,这个废弃医院赶着要拆修,咱们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时间宝贵,最好不要浪费。”

    皮裤马尾少女“不最好呢”

    导演“”

    这次他学乖了,不再搭理她,垮着张后爹脸,从自己厚厚的你厚厚的大黑背包里抓出一把皱巴巴的小纸团,扔到桌上后,又抓了一把。

    “男左女右,来抢吧。”

    玩家们“”

    导演不高兴地噘噘嘴“愣着干啥啊,快抢角色啊,咱们时间紧迫,再等下去可就没休息时间了。”

    抢角色

    大家需要演的角色,原来是要靠这样抓阄一样的方式来决定吗

    “当初咱不是说好了吗又没有提前试镜,你们都是我临时从网络上逮到的演员,到底谁演谁啊都还没来记得选定,现在得赶紧决定了。男的是左边的这些纸团,女的是右边的。”

    玩家们纷纷顶着一张被揍了十年的忍辱负重表情,从众多纸团中,随便拿了个到手中。

    谢愁愁打开自己的纸团。

    上面写着一行字

    女六号,谢愁愁,清洁工,负责在医院打扫卫生。

    哟呵,这东西这么智能导演知道吗居然拿到手对应的就是她的名字。

    但是,女六号

    愁鬼鬼凝神回忆。

    她记得,一共是多少个女生来着哦对,就是六个。

    妈哒,她来演的居然是个边缘小角色,那和打酱油有什么区别吗

    当鬼的时候就没什么好运,这会儿当了人,也照旧是非洲难民。

    世界待她何其残忍

    她气呼呼地将纸团扔进口袋里。

    其他人大概也是如此讶异的表情,不过想到这是到处都充斥着不科学性的游戏世界,便不得不接受这个设定。

    皮裤马尾少女转眸看谢愁愁一眼,一个没忍住便笑出了声“噗嗤。”

    后者“”

    “你气鼓鼓的样子好可爱啊。”她似乎对谢愁愁很有好感,自觉凑过来,小声问道,“你拿到的是几号”

    谢愁愁“六号。”

    她挑眉“清洁工吗”

    嗬,这个女人是有读心术吗,她怎么知道她是清洁工

    皮裤马尾少女大大方方把自己的纸条递到谢愁愁面前“喏你看,我女五号,也是清洁工,没想到,就算是到了游戏里还是逃不脱被打扫卫生统治的恐惧。”

    她皱巴巴的纸条上写着“女五号,杨心蕊,清洁工,负责在医院打扫卫生。

    谢愁愁的愤懑不平一下子得到了安慰。

    她看着面前的女孩,眼里闪着感动的光芒。不管是女五号还是女六号,能一起打扫卫生的,就都是共患难姐妹。

    杨心蕊小声道“你可能之前没进过剧本类型的游戏,咱们其实是运气好的,我和你说大部分剧情都在女一号和男一号头上,他们接下来几天八成有的是苦日子过。”

    大家拿到各自的角色之后,便纷纷拿出来给其他人看。

    好在这个剧本很人性化,他们在戏里使用的都是自己的真名,因此也避免了很多没有必要的麻烦。

    其中,拿到女一号角色的是一个波浪发年轻女子,名叫谭雅,负责扮演一位小护士。

    她也是个老玩家,拿到纸条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很难看,似乎是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

    她五官生得普通,搭配在一起却很舒服,妆容也是浓艳类型,再加上身材很好,前凸后翘,胸前火辣辣招人眼球。

    杨心蕊也说“这身材,不当女一号可惜了。”

    男一号名叫许泽双,是个有着络腮胡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长相也很粗犷。

    其他玩家拿到的角色,基本上不是护士就是医生,要不就是戏份稍多的病人。

    分配好角色之后,导演笑得跟个弥勒佛一样“大家都拿到了自己要演的角色了吧那么接下来,我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去。咱们这儿的房间都是临时搭建的,有些简陋,不过为了照顾大家的心情,我带人整理出了整整八个房间,你们两个人睡一间就好。”

    得了这话后,马尾少女立刻跑到谢愁愁身旁,小心扯了下她的袖子“咱俩一间吧”

    谢愁愁和谁一间都无所谓,自然也不会拒绝她的请求,当即点头表示同意。

    不过,等到了房间之后,她才知道,原来导演说“简陋”,还真不是在谦虚。

    简直比正常医院住院部还要凄惨,睡觉的房间就在会议室旁边,八个房,面对面排了两排。

    进去以后便能看到,真的只有房间和床这么简单。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找不到,简直不要更凄惨。

    谢愁愁甚至开始怀念上个世界的村庄环境。

    穷是穷了点,可好歹没有家徒四壁啊。

    这哪儿是来拍戏的

    。

    他们分明就是在探险

    分配房间的时候,导演从背包里掏出一叠小本本,挨个发到玩家手中“剧本发给大家,你们先熟悉下,待会儿给大家半个小时的时间休息和看剧本,半小时后,到五楼集合。”

    谢愁愁抱着好奇地态度打开了剧本。

    然后,看到了洁白崭新到能直接拿去作画的一页白纸。

    她“”

    虽然系统音之前就提示过,剧本会随时刷新内容,可这眼下导演让他们看剧本,总不至于是让他们看一页白纸吧

    杨心蕊倒是很有经验地拍拍她的手臂“这个会在开始前五分钟刷新的,咱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休息等它自己出来就好,再说了,第一幕戏肯定得交给男女主,我们八成没什么要做的。”

    说着,她很自然地躺倒床上,紧接着,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啊这儿可比我上次待的茅草屋强多了。”

    谢愁愁“”

    杨心蕊在床上翻了个身,紧接着好奇地托腮看向她“我看你全程都很淡定的样子,这是你第几次进游戏啊”

    谢愁愁有吗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第三次。”

    “哇才第三次。”杨心蕊一脸震惊,“那你怎么不害怕的我前面十次进游戏的时候都怕得不行,不过,这已经是我第五次进三级本了,啊,万恶的三级”

    谢愁愁“”

    “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杨心蕊突然来了精神,身子猛地坐起,两眼放光看着她,“天然呆”

    她很呆吗

    谢愁愁一脸不悦地看着她。

    对方脸上的笑意更甚“生气的时候就更明显啦,呆呆的,太可爱了,哎呀,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接下来让姐姐罩着你吧,你放心哦,我都是过了快二十次副本的老玩家了大部分副本,尤其是三级本的规律都被我摸透了,只要跟在我身边,我保证你可以平安活到最后。”

    她精神振奋,做出了来自热心大姐大的承诺。

    身为一只鬼,谢愁愁当然没有将这承诺放在心上。

    不过,这是混入玩家圈的好时机,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更像玩家一点,谢愁愁点了点头,表情感激“你真是个好人。”

    俩人又乱七八糟地聊了些。

    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杨心蕊说,谢愁愁听。

    很明显,一只鬼是相当难跟上性格跳脱人类女孩说话速度的。

    好在,没过多久,剧本上便刷新了一段内容。

    故事简介谭雅是一位小医院的护士,她在工作过程中,和闺蜜小琪的男友许泽双日久生情,很快坠入爱河,这件事没多久便同在这所医院工作的小琪发现。愤怒之下,小琪选择退出,她辞职离开医院,删除了谭雅和男友许泽双的联系方式,同时并离开了医院。谭雅和许泽双不知道的是,小琪在离开医院没多久后,便发生了车祸。但是,在谭雅俩人的身上,以及医院里竟然频频出现奇怪的事情

    第一幕

    员工宿舍里,谭雅同许泽双亲热完。

    许泽双临时被喊走,离开休息室,上了急诊手术台,留下谭雅一个人在单人宿舍里。

    男友走后,谭雅的脸上还挂着甜蜜的笑容,她打开手机,开始刷手机。

    不料,在手机上看到了让她感到悚然的一幕。

    她扔了手机,慌慌张张前去找男友,在路上却碰到了表情诡异的清洁工谢愁愁,谭雅在同她擦身而过的时候,被清洁工一把掐住脖子。

    谢愁愁“还我还我”

    就在谭雅即将窒息而亡的时候,医院内的其他医生护士赶过来,将俩人拉开。

    才刚刚看完,杨心蕊就忍不住对着这个剧本指指点点。

    “能不能专业一点,这比我上次进的拍摄游戏本烂多了,剧组穷就算了,这剧本都不按照格式来,还不如干脆给我们发恐怖小说得了,反正也没什么差别。”

    她骂骂咧咧了两句,表情稍微缓和了点“算了,看在这段没有我戏份的面子上,原谅她了”

    眼看着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即将结束,俩人便拿着剧本朝外走。

    集合的地方在五楼。

    “不过似乎有些奇怪啊。”走在路上的时候,杨心蕊又看了一眼剧本,“你在第一幕戏里就出现了,拿的还是这么诡异的戏,所以说,这个剧本里的鬼,是一个能附身到别人身体里的鬼”

    谢愁愁也注意到了这段戏里自己的戏份。

    可以附身的鬼

    却见下一瞬,杨心蕊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难看“完蛋了,完蛋了”

    谢愁愁发出礼节性的关怀“怎么”

    “我突然想起来了,这类恐怖片游戏里,剧本中出现什么鬼,咱们的身边就会出现什么鬼这个剧本里提到的是可以附身的鬼,那么也就是说,咱们真的有可能会被废弃医院里的鬼怪附身。”

    她就像是想起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我最害怕的就是附身鬼了妈妈呀,好恐怖啊,咱们能不能换个剧本啊。”

    杨心蕊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天然呆少女在听到她的话后,双眼猛地一亮。

    谢愁愁“”

    附身鬼还有这等好事,,</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