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8章

作者:火锅三件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5此时,正在她们谈话间。

    一道身影突然从大厅二楼一闪而过,知微眼神一凌,敏锐地捕捉到。

    李文宇

    他来这里做什么。

    知微匆匆将酒杯塞到李文志手中;“我去去就回。”

    拿着酒杯一脸懵逼的李文志朝着知微大喊;“你去哪”

    知微并没有回应,一眨眼,便消失在人群中。

    沈玉茹见知微已经离开,眼皮微垂,嘴角微微上扬。

    紧接着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曾可儿闲聊。

    不一会,一位端着酒盘子的服务生路过。

    他低头似是没注意到面前有人,一不小心就撞了上去。

    盘里的水酒顷刻之间洒满了面前人全身。

    沈玉茹连忙拿出手帕为曾可儿擦拭,一脸着急;“可儿,没事吧。”

    qi

    “哎,你小子你怎么看路的,没长眼睛吗”

    “算了,谭沥,你别说他了。他也是不小心的。”曾可儿一边擦拭一边劝解。

    服务生大喜,连忙感激;“谢谢小姐体谅,谢谢小姐体谅。”

    张晗宁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快走吧。”

    “哎,好。”

    说罢便急忙离开。

    沈玉茹心疼地看着曾可儿被酒染红的礼服;“你这一身白礼服算是毁了。要不随我去换一件吧,反正也洗不干净了。我的房间里面还有几件没穿过的礼服。”

    曾可儿低头再擦了擦礼服,发现实在擦不掉,无奈;“那好吧,我去换身衣服。麻烦你了。”

    张晗宁见到曾可儿随着沈玉茹离去,下意识跟了上去。

    “张晗宁,女孩子换衣服,你跟去做什么”

    张晗宁尴尬地笑了笑;“我不放心。”

    沈玉茹噗嗤一声,在曾可儿和张晗宁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怎么,不放心还怕我吃了她”

    曾可儿心里又羞又恼;“你放心,有玉茹陪我,没事的。她还在学校帮过我这么多回,肯定不会出事。”

    张晗宁只好不再跟去,目送她们消失在视线之中。

    二人来到房间,沈玉茹便从衣橱里拿出三套礼服。

    “可儿,来试试。看看哪件适合你。”

    “好。”

    没一会,房门突然敲响,正在镜子前试衣的曾可儿回头向门口看去。

    一位女佣正端着两杯水站在门外;“二位小姐,请问要喝水吗”

    沈玉茹朝门口看去;“没事,是送水的来了。你继续试衣服吧。”

    曾可儿安心,转头继续试衣服。

    女佣进来,把两杯水分别放到沈玉茹和曾可儿面前。

    抬头不经意间看了眼沈玉茹,然后离开。

    沈玉茹拿起水杯走到曾可儿面前;“可儿,试了这么久礼服,肯定渴了吧。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曾可儿正好也有点渴,所以没在意,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谢谢你,玉茹。”

    见曾可儿喝下了水,沈玉茹满意地笑了笑。

    看着镜子前曾可儿玲珑有致的身材,沈玉茹轻轻贴上去从背后慢慢抚上她的脸;

    “多好的身体啊,可惜”

    曾可儿下意识想询问可惜什么。

    可这时脑子越发不清醒,眼前的景物也逐渐模糊。

    最终倒了下去,失去意识。

    沈玉茹蹲下去,轻轻拍了拍昏迷不醒的曾可儿,慢悠悠地回答她没问出口的问题

    “可惜,便宜了西门子。”

    沈玉茹站起来,拿起刚刚曾可儿喝过的杯子,把里面剩余的水随手倒在盆栽里。

    做完这一系列事,沈玉茹打开房间门,看见早已在外等候多时的西门子;

    “西门少爷,看样子等了许久吧。”

    西门子眼神阴翳,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你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当然,凭你对她的重视度。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在我带她离开的时候就偷偷跟上来。”

    “那你可真聪明。”

    “不敢当。那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你了。”

    临走,沈玉茹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一进门,西门子就看见曾可儿倒在镜子前,他大步走过去,将曾可儿轻轻抱起,放在里间的床上。

    在粉色礼服衬托下,曾可儿显得越发红润光泽。

    一双粉唇更是晶莹剔透。

    西门子下意识吞了吞口水,慢慢地俯了上去

    追了一路的知微,并没有发现李文宇的身影。

    突然意识到什么,嘴里低骂了一句;“艹,出事了。”

    知微原路返回,迅速赶到宴会大厅,向里面扫了一眼。

    快步来到李文志等人面前,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劈头盖脸地问;“曾可儿人呢”

    李文志摸了摸后脑勺,一脸不解“她不是和沈玉茹去换衣服了吗”

    知微眼神泛出冷意,上前揪起张晗宁地衣领,一字一句道;“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惟你是问。”

    说罢,便甩开张晗宁,匆匆离去。

    看见知微不复往日吊儿郎当的神情,他们也感到事情不妙。

    连忙跟着知微一起去寻找曾可儿。

    知微轮着大厅踢开一间又一间房。

    巨大的声响,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佣人纷纷赶来,连忙阻止知微

    “小姐,不可呀这都是客人们休息的房间”

    佣人们看见她这个样子,下意识萌生了退意。

    无一人敢上前拦住她。

    来到第二层,早已听闻前厅发生大事的沈父沈母匆匆赶来。

    “沈知微,你在做什么”

    知微转头,神色冰冷地看着沈父沈母。

    在知微的注视下,沈父沈母一股凉意扑面而来,

    放佛置身冰窖。

    这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眼神吗

    不,绝对不可能

    两人脑中同时闪过这个念头,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惧意。

    如那些佣人一般,

    竟也站在原地,不敢再动。

    知微转过头,无视众人,继续寻找。

    来到第二层最后一个包间,知微敏锐地听见里面有动静。

    一脚踢开,冲进里屋。

    就看见西门子俯在不省人事的曾可儿身上,正欲脱下她的礼服。

    知微快步上前,在众人没反应过来之际,将西门子狠狠甩了出去。

    迅速拿起旁边的衣服,将曾可儿挡的严严实实。

    妥善安置好曾可儿后,

    知微回过头,看着倒在地上想爬却没爬起来的西门子,双手交叉,发出清脆的骨响。

    西门子吃力地看着她;“沈知微,你”

    膨

    没等他说完,知微一个脚把他踢到墙上。

    血从他的嘴角缓缓流出。

    知微冷漠地走上前,对准他的下半身,狠狠踢过去。

    “啊”

    原本晕过去的西门子,发出了瘆人的惨叫。

    “既然管不住这玩意儿,那就废了吧。”

    众人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在场的男性更是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裆部。

    好可怕。

    知微转过头,眼神示意张晗宁

    张晗宁下意识瑟缩身子,然后反应过来是叫他带曾可儿离开。

    于是,顾不得这么多,一脸焦急地抱起曾可儿匆匆离开。

    知微随后跟上。

    路过沈父沈母,知微平静地看着他们;“告诉沈玉茹,她的账,咱们慢慢算。”

    语毕,便在众人的注目下离开了。

    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幕的沈玉茹,意识到事情的不妙,连忙转身联络大本营。

    任务有变。

    沈知微这个人,

    太可怕了。

    16一行人来到医院,将处于昏迷中的曾可儿带到医院检查。

    看着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地曾可儿,张晗宁陷入了深深地自责。

    谭沥不禁叹口气,走到他面前,轻轻地拍了怕他的肩。

    知微站在病房外,注视着病房里的一切,眸子里的光明明灭灭,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宿主,你今天似乎格外的愤怒。系统一边啃着不知从哪个小辈孝敬过来的西瓜,一边询问。

    知微不语。

    半响,

    才传来一句清淡缥缈的话

    “我不允许有第二个人在我看护下出事。”

    不知道为什么,知微说出这句话时明明面无表情,

    可系统还是感觉到了她的悲伤。

    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来到了病房;“她没事,她是中了一种民间俗说听话水的迷药。昏迷几个小时就会醒来。在此期间,你们好好照顾她就行了。”

    得知了没事,张晗宁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知微转身走到李文志面前,自然伸出手;“学校附近有房产没,借我住住。”

    李文志一脸尴尬地看着知微;“没没有。”

    站在旁边的谭沥顿了顿,不确定的开口;“我有。不过你要房子住干什么。”

    知微白了谭沥一眼;“我刚刚在闹了这么大一出,最后还威胁了沈家人。还可能回去住吗”

    再说了,

    我不要面子的啊。

    谭沥想了想刚才那一出,吓得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有道理。

    “既然你有的话,那把密码或者钥匙给我。”

    “一二一三八,这是密码。”

    “对了,哪栋楼几零几”

    “学校对面一整栋。”

    知微李文志张晗宁

    不愧是家里开房地产的,

    豪横。

    知微离开后不久,曾可儿便醒来了。

    看着眼前的陌生病房和打着点滴的手臂,她一脸疑惑地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不是刚刚还在玉茹房里试礼服吗

    然后,

    好像玉茹对她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头好疼。

    曾可儿抱着头,痛苦不已。

    张晗宁见她这样十分心疼,俯身将她紧紧拥进怀里,嘴里不住安慰;“没事,没事。想不起来咱就不想了。”

    李文志和谭沥忍不住摇摇头,转身离开病房。

    将空间留给两人。

    在张晗宁的安慰下,曾可儿渐渐平复下来。

    好半响,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晗宁,你可以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张晗宁揉了揉她的头,把整件事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知道真相的曾可儿,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哭大闹,而是十分安静。

    良久,

    “知微帮我报仇了吗”

    “嗯,她把西门子废了。”

    曾可儿紧紧抓住张晗宁的手臂

    “沈玉茹是不是逃了。”

    虽然是询问语气,但表情已经十分确定。

    “是。”

    “那这个仇,我要自己报。”

    看着曾可儿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他叹了口气,对着她的额头

    轻轻地,吻了上去。

    “好,我陪你。”

    他的可儿,在经历了这场事之后,

    突然长大了。

    这令他欣慰又难过。

    知微一边坐在谭沥名下房产的沙发里,一边用手指敲出有节奏的声音。

    一会,

    滴时空旅游局代表全体工作人员恭喜您

    您已完成主线任务之一戳穿恶毒女配阴谋拯救无辜女主

    继续加油,干巴爹˙o˙

    听到任务完成的知微并不意外,

    她把近日来发现的线索结合在一起,细细思索。

    突然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快到她来不及抓住。

    还差一点,差一点就能解开了。

    看来,

    要想知道答案,

    还是得从李文宇那里入手。

    西门子被踢种命根后,西门家的人便匆匆将他接走治疗。

    在医院手术台上,医生将他的裤子褪去,发现他的那里早已血肉模糊,已然无力回天。

    毕竟,

    知微那一脚可是下了十成十的力。

    手术室大门打开,西门一家人冲了上去,急忙围住医生

    “医生,怎么样了还有救吗。”

    主治医生摘下口罩,无奈地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这小年轻到底干了什么糟心事,

    竟被人报复成这样。

    长得还挺好看,

    可惜是个人面兽心。

    得知真相的西门父母经受不住打击,一下子瘫倒在地

    “完了,这下完了。我们西门一家绝后了。”

    第二天,躺在病床上西门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

    他急忙伸着手向下摸去,

    却一片空荡荡,什么也没摸到。

    “啊”

    西门子发出了凄惨的尖叫。

    门外,

    西门家人听见西门子的惨叫,急急忙忙跑进去。

    西门子歇斯底里朝着他们质问;“你们为什么不保住它为什么”

    西门母流着泪看着儿子;“医生说,你来的时候就就已经烂了。”

    “烂了烂了沈知微我要杀你了爸妈帮我报仇帮我报仇”西门子疯狂地锤着床边大叫。

    西门父放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他不敢直视西门子;“这件事,张谭李三大家族都来找过我。要我罢手,不然就联手覆灭西门家。我们,比不过他们家族。”

    得知真相的西门子突然安静下来,不再吵闹。

    许久,

    缓慢尖锐地发出了怪异刺耳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宛如癫狂的怪物。

    昨天在沈宅发生的事,传遍了圣力斯。

    众人议论纷纷,

    无论他们背地里怎么讨论这件事,

    心里对知微都只剩下敬畏与恐惧。

    曾可儿小心戳了戳正准备昏昏欲睡的知微。

    感觉到有人戳了戳自己,知微懒懒散散地抬起一只眼皮;“怎么,有事吗”

    “知微,昨天的事谢谢你。要不是没有你,我早就失身于那个畜生。”

    看着曾可儿对西门子毫不掩饰的仇恨,知微从桌子上爬起来;“你就没有喜欢过他哪怕一瞬间心动也没有”

    曾可儿做出十分嫌恶的表情;“不可能,他这种恶心至极又自私的男人从来都不是我的心仪类型。除非我瞎了。”

    看着曾可儿对西门子如此厌恶,回想起初来世界看到的主线剧情大纲。

    知微摸了摸下巴,

    不对。

    看女主这样子就不可能喜欢上男主。

    莫非原剧情也有隐藏剧情

    念头刚落下,

    就听见系统空间传来声音

    滴

    恭喜您已随机开启隐藏任务请还原主线剧情真相

    时间不限

    最后,时空旅游局祝你旅途愉快

    知微

    这刚完成了一个主线任务,又来一个隐藏任务。

    还叫我还原主线剧情真相,

    真当我是福尔摩斯

    玩我呢,

    信不信我撂桃子不干了。

    摔

    曾可儿不知道知微刚才经历了多么操蛋的事。

    但是她却感觉到知微明明和刚才是同一副表情,此刻却莫名其妙的多了一股怨气。

    下意识摸了摸鼻子,不敢再说话。

    放学后,

    李文志三人将知微团团围住,兴奋的求表扬。

    “知微,你知道我们帮了你多大的忙吗”

    知微反手将书包甩在肩上,将凳子一脚踢进去;“不知道。”

    “别呀我给你说,西门家昨天想找你替西门子报仇来着,结果被我们三人求家中长辈拦下来了。”李文志得意地看着知微,一脸求表扬。

    知微回头,生硬地扯出了一个笑容;“哦,真棒。”

    “哎呀,你这也太敷衍了,一点满足感都没有。”

    知微见此回了个更生硬的微笑;“呵呵哒。”

    李文志谭沥张晗宁好气哦。,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