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0章 321

作者:余姗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未解悬案之谜

    chater 31

    之后的事发生很快。

    薛芃和陆俨回到警局分别做了笔录, 将所有在化工厂房内经历的事描述一遍。

    等薛芃做完笔录,陆俨还没有出来。

    痕检科也来了电话,说大部分人都在厂房里取证, 不过冯科临走之前留了话,说是给薛芃批了几天假, 让她什么都不要管, 赶紧回家休息。

    眼下薛芃却没有半点疲倦, 见刑侦支队也忙的不可开交,众人要分批分拨的去处理带回来的物证, 还要注意针对人证进行询问,薛芃脚下一转, 就先去了一趟警犬训练队, 将巴诺接出来。

    陆俨失踪后,巴诺被王超照顾了几天。

    王超说, 巴诺这几天吃的不多,蔫蔫儿的,也不爱动, 肯定是意识到陆俨出事了。

    见到薛芃,巴诺总算有了点精神, 薛芃搂着巴诺,安抚了好一会儿, 便带着它往停车场的方向去。

    走到一半, 薛芃才突然想起来,她的车还留在那个咖啡店门外。

    薛芃便拿出手机,正准备给陆俨发微信,谁知刚点开屏幕,陆俨的微信就进来了。

    “我刚做完笔录, 出来没见到你。晓梦说你走了”

    薛芃笑了下,回道“我和巴诺一起,就在楼下。”

    “等我。”

    薛芃收好手机,低头对巴诺说“走吧,带你去见陆俨。”

    巴诺“汪汪”两声,精神来了,很快跟着薛芃往刑侦支队走。

    刚来到楼下,就见到一道挺拔的声音从大门里出来,他的外套没有系,被风吹起下摆,正左右张望,就听到一声狗叫。

    陆俨闻声看来,勾起唇角,巴诺已经拔腿狂奔,一下子扑进陆俨怀里。

    陆俨弯着腰,揉着巴诺的后脑和脖子,再一抬头,就听薛芃说“它这几天一直在担心你。”

    陆俨说“我这里还有一些事要处理,还不能走。”

    “我明白。”

    虽说陆俨和薛芃都是本案的当事人,于情于理都不能参与调查取证,但是陆俨到底是刑侦支队副队长,他还要将侦查一队和二队的任务布置下去,把该交代的细节处理妥当。

    陆俨站直了,见薛芃手里拿着包,便问“你呢,现在准备回家”

    薛芃皱了下眉头“我是想先带巴诺回我那里的,不过我的车还留在那个咖啡店门口,我要去取车,带着它又不好叫车”

    陆俨笑了,一手摸向大衣的兜,从里面拎出钥匙,递到她面前。

    薛芃一怔,就听他说“先去我那儿吧,你太累了,需要休息,不适合疲劳驾驶。我住的地方近,你们走过去也没几分钟,等到我这边处理完,晚上咱们一块吃饭。”

    这层安排不仅周到而且贴心。

    薛芃抿了下嘴唇,接过钥匙,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

    薛芃“那你也别太累了,抽空眯一会儿,我和巴诺在家等你。”

    陆俨应了“嗯。”

    十来分钟后,薛芃和巴诺回到了陆俨家。

    这屋里几天没有人住,有点冷清。

    薛芃将窗户打开,换换空气,又用吸尘器吸了地板,给巴诺准备了狗粮。

    她的动作很快,也很利索,屋里本就很干净,没有什么特别要打扫的。

    等收拾完,薛芃坐在沙发上,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个外卖,拿出手机才看到陆俨几分钟前发来的微信。

    “别睡沙发了,睡床吧。”

    “洗个澡,先好好睡一觉,洗漱用品都在水池下面的柜子里。”

    “我七点就能回来。”

    薛芃盯着这三句话半晌,只回了一个字“好。”

    再一看时间,已经三点多了,其实她也不是那么饿,便抬脚走进卧室,再进浴室一看,果然柜子里东西齐全,有新毛巾和备用的洗漱用品。

    虽然他们刚确定关系不过一天,但到底认识了九年,彼此之间太过熟悉,这两天也是同吃同睡,所以薛芃也没扭捏,脚下一转,就在陆俨的衣柜里翻出一身男士居家服。

    薛芃很快拿着衣服进了浴室,洗了澡,又将头发吹干,出来时,见巴诺就趴在卧室门口。

    薛芃微微一笑,坐在床沿朝它招了下手“巴诺,来。”

    巴诺走近了,蹲坐在床边。

    薛芃揉着它的毛脑袋,说“我睡会儿,陆俨晚上就会回来,咱们等他,好么”

    “汪”巴诺应了,很快趴在地上,睁着眼睛看她。

    薛芃掀开被子一角,钻了进去,躺下时,似乎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本以为换了一张陌生的床,她会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谁知闭上眼还不到三分钟,意识就开始模糊。

    薛芃将棉被往上拉,盖住了肩膀和半张脸,身体也往下沉,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还做了个简短的梦。

    梦里是陈末生和他抓来的那些人,还有许景昕和康雨馨,剧情很混乱,杂七杂八的交织在一起。

    然后镜头一转,薛芃就看到了方紫莹,就连背景也跟着变了,等她看清楚才发现,这里是方紫莹的家。

    方紫莹就站在长沙发旁边的角落里,双手抱着自己,抖的像是筛糠。

    薛芃再一转头,就看到跪在地上的刘吉勇。

    而刘吉勇似乎正在恳求坐在他面前的那个人,他还吓得脸色发白。

    薛芃便顺着刘吉勇的视线往那边看,同时脚下一转,想走到单人沙发的对面,看清那个人的模样。

    那是个女人,但是身影很模糊。

    就在薛芃走向她的同时,那个女人也抬起头,她的轮廓是一片混沌。

    薛芃皱着眉,问“你是谁”

    可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狗叫。

    “汪”

    薛芃皱眉,并没有完全醒来,人还是恍惚的,还在奇怪为什么会有狗。

    接着,她就听到有男人的说话声,那嗓音低沉,很熟悉。

    薛芃头昏昏的,挣扎了一下,却睁不开眼,甚至还梦到了自己已经醒过来。

    然后,隐约传来的是流水声,拖鞋踩在地板上的走路声,很轻,很缓。

    好像有人经过她旁边,看了她一会儿,又离开了。

    门被关上了。

    门外又一次传来狗叫声,只是隔着门板,声音很小。

    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又好像真的发生了。

    薛芃沉浸在这真真假假的梦境中,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在温暖的被窝中翻了个身,就听到手机闹钟响了。

    那声音由远而近,直到她彻底醒过来。

    薛芃有些疲软的坐起来,原本睡之前她还不觉得累,谁知这一睡,却好像怎么都睡不够似的。

    薛芃打了个哈欠,觉得有些渴了,就踩上拖鞋往外走。

    谁知刚推开门,一转头,就着从客厅窗户透进来灯火,看到沙发上歪歪斜斜的有个人影。

    陆俨已经换上了居家服,不知何时回来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毛巾,头歪向一边,单手撑着下颌。

    巴诺就趴在他脚边。

    薛芃走过去,叫他“陆俨。”

    陆俨“嗯”了一声,瞬间醒过来“你醒了”

    薛芃将灯打开“你怎么睡在这儿”

    陆俨皱着眉,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线,头发还有些湿漉。

    薛芃“头发不吹干,也不怕头疼。”

    陆俨坐直了,说“哦,我看你睡得很香,我就没吹,怕吵醒你。”

    薛芃一愣,觉得好笑“那你现在去吹吧,我做点热水。”

    “哦。”陆俨应了,很快起身,一边拨着后脑的湿法,一边往卧室走。

    薛芃将电热水壶灌了水,打开开关,就听到卧室里传来“轰轰”声,她脚下一转,来到浴室门口,陆俨正拿着风筒对着后脑勺一阵乱吹。

    等头发差不多干了,陆俨转身一看,才发现她站在那儿。

    薛芃说“我睡得太沉了,你回来了也不叫醒我。”

    陆俨将吹风筒的线卷好,笑了下“这两天你也没睡好,我想让你多睡一会儿。”

    薛芃微微笑了。

    陆俨一顿,正要说话,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穿着他的素色居家服,衣服很大,将她的大半个身体淹没了,裤子很长,裤管卷起好几层,堆在脚踝上。

    陆俨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最终又落在那白净且带着一点疲倦的脸上。

    此时那双眼睛清澈温柔,不似平日的冷漠犀利,也越发衬着那张脸柔和温暖。

    陆俨轻轻咽了下喉结,无声的吸了口气。

    这一刻,如同他梦中见到的一样。

    直到薛芃轻轻扬了下眉,问“怎么了”

    陆俨摇了下头,上前两步,依然看着她。

    薛芃也因为他突然的靠近,而下意识仰起头,刚要问他,却撞上那双深沉的眸子。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

    然后,她就感觉到他的一条手臂圈了上来,另一手托住她的后脑,粗糙且长着茧子的指腹,穿过她的头发,在她的发根和脖颈上缓缓摩挲。

    他的唇落了下来,伴随着略微急促的气息。

    薛芃将要到嘴边的话,都被堵了回去,她眨了眨眼睛,渐渐闭上,脑子里很快就成了一团浆糊,什么都没了。

    她只觉得身体被搂的很紧,嘴唇很热,脚下发软,双手紧紧攥着柔软的布料。

    呼吸渐渐屏住,周身都热的发烫。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阵铃声。

    薛芃一个激灵,醒过来。

    陆俨也在这时错开距离,眼里的焰火还在跳动。

    两人都是一愣,错愕的看着彼此。

    而后陆俨松开她,尴尬地说“应该是外卖。”

    话落,他就飞快的走出浴室。

    薛芃没有立刻出去,她洗了把脸,等到温度褪的差不多了,再走到镜子前一看,又飞快的转开视线。

    镜子里的女人一点都不像她,好像很期待什么似的。

    薛芃又顺了顺头发,深吸了几口气,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下表情,等表面的平静终于回来了,这才若无其事的走出去。

    客厅里,陆俨已经将外卖盒摆出来,还摆好碗筷,倒了两杯温水。

    咖啡壶里正在煮咖啡。

    薛芃见了,问“你打算熬夜么,这么晚还煮咖啡。”

    陆俨一顿“哦,我忘了,今天要早睡,明天还要早点回局里处理事情。这个案子我不便插手太多,要辛苦其他人了。先过来吃饭吧。”

    薛芃在桌前坐下,接过筷子,说“明天的事明天再想吧,这两天你的精神高度紧绷,需要多休息。”

    薛芃边说边往他碗里夹肉“还要多吃。”

    陆俨笑了下,将肉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说“对了,我把我的车取回来了,晚点我开车送你。”

    “嗯。”薛芃点头,“那我明天再取我的车。”

    自这以后,两人都不再说话。

    连取车这样的话题都结束了,很快又陷入尴尬,只不过尴尬中还带了一丝旖旎,一点暧昧。

    等吃过晚饭,薛芃将外卖盒收拾好,就放在靠近门口的地上。

    陆俨也将碗盘洗好,一边擦着手一边看她。

    安静了两秒,两人都在找新的话题。

    其实他们都知道,聊案子是最安全的,张口就能来,但这一刻,他们都没有想法。

    直到陆俨将毛巾挂好,说“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你在屋里,我心里觉得很踏实。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次,知道有人在家里等我,从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样归心似箭。”

    薛芃先是一怔,随即低下头,抿着唇笑了。

    陆俨见她半垂着脸,便放下毛巾,上前两步,说“我想了下,要不等这个案子结束之后,咱们安排两家家长,先见一面,吃个饭”

    嗯

    薛芃诧异的抬起头“这么快”

    陆俨也是一愣“快么”

    一阵沉默。

    薛芃仔细想了一下,都认识快十年了,倒也不算快,只是很突然,前脚才确定恋爱关系,后脚就要安排见家长了。

    不过这也是陆俨的性格,他一向都是确定目标,给自己下达命令,即刻执行。

    她也差不多。

    薛芃“那这次咱们失踪的事,到时候你可别跟我妈说,她还不知道。我今天问过晓梦,他们说原本要通知我家里的,但因为找到咱们的下落,队里立刻安排行动,就没有让民警去通知我妈,打算把我救出来再说。”

    陆俨笑了下“我明白,放心,不会说漏的。”

    薛芃又问“那你家里呢你报过平安了吧”

    陆俨“之前秦叔叔跟我妈说我是出差了,不方便接电话。要不是今天咱们就出来了,恐怕他也瞒不住了。我跟我妈通了电话,说周末回去吃饭。”

    薛芃“那就好。那我先去换衣服,很晚了,该回去了。”

    陆俨“嗯。”

    等薛芃换衣服出来,陆俨也已经穿好外套,正在门口穿鞋。

    薛芃手里还拿着换下来的居家服,说“那个,衣服是不是放在洗衣机上”

    陆俨将居家服接过来“就穿了一次,不用洗,下次你”

    说到这,陆俨一顿,又清清嗓子说“下次,也许还用的上。”

    薛芃看了他一眼,没接话,将鞋换好,转头和已经跟到门口的巴诺说“乖乖在家,陆俨很快就会回来的。”

    “汪汪”

    等两人出了门,薛芃还能听到巴诺的叫声,心里不落忍,便说“要不我还是叫车吧,你带巴诺出去溜达,它担心好几天了。”

    陆俨停下来,看了看薛芃,只点了下头,便折回门口。

    薛芃还以为他打算回去了,正拿出手机要叫车,谁知陆俨却把巴诺带了出来,还说“那就带它一块儿送你。”

    薛芃一怔“不用”

    陆俨却拉起她的手,另一手拎着巴诺的缰绳,边走边说“以前送你,总要拿案子当借口,现在终于不用找借口了,这样的机会自然要珍惜。”

    薛芃一下子笑了。

    等来到车前,薛芃却先上了驾驶座,在陆俨惊讶的目光中,说“你又不知道我的车在哪里,而且你比我累,上车眯会儿吧。”

    陆俨也没坚持,坐到旁边。

    薛芃上车定了位,陆俨看了一眼地址,问“这就是他的店”

    这个“他”指的自然是那个蒙着面,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脸的年轻男人。

    “嗯。”薛芃说“他胆子也算大,用自己的店来布陷阱,将来要追查起来,顺着这条线索就能抓到他。”

    陆俨淡淡道“分局的民警今天到这家店看过,门关着,没有人回来。工商方面查到的业主,前两年就移民了,因为证照都是齐全的,就将这家店委托给国内的朋友帮他经营。分局正在尝试联络业主,明天应该就会有消息。”

    薛芃问“那他委托的朋友呢,总能找到人吧”

    陆俨叹道“找是找到了,不过这个朋友也不靠谱,半年前说是有人付了一大笔钱,说是愿意将咖啡店经营下去,他见对方很有诚意,也没有讨价还价,就同意了。双方只签了一份简单的委托经营协议,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力,对方用的还是假身份证。”

    这么粗心大意

    薛芃想了下,说“他是很着急用钱,还是脑子糊涂,根本没多想。”

    “前者。”陆俨说“民警询问过,业主的朋友也老实交代了,之前在晚上玩赌博机,被套住了,输了好几十万,还借了高利贷。这么巧,他刚被催债,就有人主动找上门,要给他钱。他哪还顾得上多想”

    这摆明是设计好的。

    薛芃“连环局,每一步都提早算进去了。”

    陆俨扯了扯唇角,撑着头说道“倒也不算多高明。凡经过必留痕,只要这个人露过脸,我们迟早都能把他找出来。”

    薛芃应了一声,很快就顺着这条思路往下想。

    除了那个蒙面的年轻男人,许景昕必然是知情的,只是知道多少,这是个未知数。

    还有,许景昕知情却配合,他的动机是什么呢帮助陈末生,还是对付康雨馨

    似乎后者的可能性更高

    还有那个私家侦探李升。

    李升既然躲在暗处,还和沈志斌接触了一段时间,跟踪了霍骁数日,那他查到的事或许不止他说的那么简单,只是为了自保,选择性的只说了和陈末生这个案件有关的部分。

    毕竟在陈末生这个案子里,李升始终是个旁观者,他没有直接参与,所以很难证明他知道案件之外的信息。

    薛芃一边开着车一边整理着思路,许久没有听到陆俨说话,再转头一看,他不知何时已经睡了过去。

    薛芃没有叫他,就按照路线行驶,转而想到,由于这个案子来得突然,在案发之前她还有一些事没有了结,全都暂时搁置了。

    韩故约了她两次,说霍骁要见她。

    她将陈凌留下的湖水样本,连同茅子苓案件里的湖水样本,一起委托给姚素问,现在还不知道结果。

    而她在失踪之前,曾在家门口捡到一张照片和一枚钥匙。

    将这两样东西寄给她的人是谁呢

    是康雨馨、韩故,还是方紫莹

    照片包含的信息有限,现在已经得到证实,康雨馨是认识薛奕和霍骁的,这和李升调查的部分完全吻合。

    但那把钥匙呢

    它是用来开什么锁的

    还有,陈末生摆明了是被冤枉的,就连前一任因贪污受贿而被判刑的副局长都说,他的案子一看就知道凶手不是他。

    那么令这个案件一步步成为冤案,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人都有谁除了当时负责调查的警局内部的人,必定还有外人。

    哦,对了,还有siy tak,这几天也不知道他更新没有。

    小y既然是方紫莹,那么下一章故事,siy tak会不会写到是谁在帮助小y摆脱继父的欺凌

    想到这,车子来到一个红绿灯前。

    薛芃将车停下,就要去拿自己的手机,准备刷一下论坛。

    谁知刚一转头,却对上陆俨的目光。

    他不知何时醒了,就坐在昏暗中,直勾勾的看着她。

    薛芃问“我吵醒你了”

    就听陆俨一声轻叹“查案是我在负责的事,你是不是打算都替我做了”

    薛芃倏地笑了“你怎么知道我在想案情”

    陆俨换了个姿势,依然很慵懒,声音低沉“都挂在脸上了,你一想事情就是这种表情,而且越想越投入。”

    薛芃“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想着想着,就沉进去了。”

    陆俨扯着唇笑了“那你都想到什么了”

    薛芃“哦”了一声,很快将刚才在脑海中罗列出的疑点一一道出。

    陆俨就撑着头听着,等她说完,才开口“许景昕这条线暂时还不能动,稍后我会找潘队,让他出面和禁毒那边通个气,给刑侦这边一个准话,到底能不能查,怎么查,可以查到什么份上。”

    薛芃边听边点头。

    陆俨又道“钥匙和照片的事,我觉得也不用着急,因为着急也没用。他在暗,你在明,你找不到他,他却可以随时找你。既然他已经有了第一步,后面应该还会有第二步。只不过要是他有任何动静,你都要告诉我,不要一个人处理。”

    薛芃笑了“嗯,我知道。”

    陆俨叹了口气,看着她说“陈末生的案子背后,的确牵扯了很多人。外人方面,我们一定会查,至于当初负责办案的警察、法医,说来也巧,那几个现在都被关在男子监狱,罪名和前任副局长一样,都是贪污受贿。其是陈末生这个案子可以重审、重判,也是因为当年负责案件的相关人都被问罪,再追着这些人之前处理过的案件,这才确定陈末生这个案子有很大冤情。”

    薛芃继续点头,睁大了眼看着他,还想知道后面的。

    陆俨却话锋一转,又道“至于siy tak,我问过晓梦了,他后面还没更新,不过我有预感,应该快了。这么大一盘棋,怎么能少的了他”

    薛芃一边听一边应着,这才发现她的问题,陆俨都已经想过了,而且有几的已经找到答案。

    “看来你下午不止做了笔录,还干了很多事,效率很高么。”

    正说到这,绿灯了。

    薛芃重新发动车子。

    陆俨的声音也不紧不慢的飘了过来“别瞎想了,让你的脑袋多休息一会儿,今晚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后面还有硬仗。”

    薛芃“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再看前路,尽头淹没在黑暗中,幸而有车灯照亮。

    其实他们都很清楚,陈末生的案子只是个导火索,在这盘棋里,刘吉勇最多就是个马前卒,而陈末生父子就是误打误撞的牺牲品,这后面一定还会牵扯出很多人和事。

    这潭水,也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深。,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