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 23 章

作者:鱼昆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几声响亮的鸡鸣划破了小镇清晨的宁静。

    霍萄萄坐直身体, 头上顶着两撮翘起的呆毛,双眼迷蒙。

    商问青早就起来了,拿着她的小毛衣, 面无表情“来,穿衣服。”

    霍萄萄呆呆地举起胳膊, 任由商问青给她套毛衣,小脑袋用力钻出领口,瞅了眼大外甥的脸色,软软开口“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啊”

    商问青手上停顿了一下,说“特别好,我还吃啃猪蹄了。”

    “猪蹄有猪蹄吃为什么不叫醒我”霍萄萄瞬间就清醒了, 嘟嘴控诉。

    商问青扯了扯嘴角“因为那个猪蹄有点臭了。”

    “哦怪不得你看起来心情不好, 下次别吃臭臭的猪蹄了, 会拉肚肚的。”小团子一脸幸灾乐祸。

    商问青咬了咬后牙槽“好,下次再吃到臭的, 我就把她扔出去。”

    不知内情的霍萄萄还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

    商问青心好累jg。

    直播间的网友则被他俩这段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笑岔了气。

    商问青好阴阳怪气哦, 能啃到小萄萄的jiojio是你的荣幸狗头

    没错, 大外甥不要不识抬举哈哈哈

    简单吃过早饭后,节目新一天的任务又开始了。

    昨天孩子们都是跟着家长一起行动, 今天节目组要求五个孩子脱离家长自己完成任务。他们的任务是去镇子的村民家里找寻食材, 最后找到的东西由家长合伙做一顿丰盛的午餐。

    几个孩子一听要离开爸爸, 反应不一, 陈晨拿着节目组发的食材照片,一个劲追问李峰这些都是啥, 而杨一帆则拽着爸爸的手怎么也不肯离开。

    不过霍萄萄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开开心心地凑到米莉身边,嘴角上扬“米莉姐姐, 我们一起去找好不好”

    米莉胳膊上挎着小篮子,瞥了一眼霍萄萄,别扭道“带着你到时候肯定会耽误我的时间。”

    霍萄萄咬了咬唇不知所措,米莉姐姐不想带她玩,这个回答没在她的预料之内。

    “米莉,”韩易皱眉,弯腰对女儿小声说,“你是姐姐,要和妹妹好好相处。”

    米莉嘟了嘟小嘴,往前走了几步,侧过脸朝霍萄萄丢下一句“跟不上的话,可就别怪我了。”

    韩易笑了,拍拍霍萄萄的背“快,跟着米莉姐姐一起去吧。”

    霍萄萄这才露出欣喜的神情,拎着小篮子蹦蹦跶跶追了上去。

    韩易望着俩女孩一前一后的背影,走到商问青身边,解释“米莉这孩子,从小被宠坏了,脾气不大好。”

    “不会,米莉快言快语,很单纯可爱,”商问青苦笑,“我家这个小姨妈可能就需要米莉这样的来制一制,反正我是制不住她。”

    好了,大外甥官方认证淘米c是真的

    傲娇小公举和蠢萌小姨妈,我磕到了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萄萄的小篮里嘀哩哩哩哩嘀哩哩嘀哩哩”霍萄萄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米莉身后,嘴里还不住地哼唱着小曲。

    米莉听得一脸无语,她怀疑自己把这个傻土包子当情敌,是不是拉低了自己的品味。

    两人走了不多时,来到了第一户人家。

    米莉上前敲敲门,开门的是个老奶奶。

    她举起手里的图片,礼貌地问“奶奶,我们想找这个丝瓜,你家里有没有啊”

    老奶奶看了下她手里的图片,咧开缺了一颗牙的嘴“有的,到我的菜园子里来摘吧。”

    老奶奶家的后院里开辟了一个角落的地专门用来种蔬菜,品种还不少。

    米莉对着照片在菜地里找了找,发现一颗藤上挂着她要的丝瓜,伸手就想摘下来。

    霍萄萄奶声奶气地阻止“米莉姐姐,你搞错啦,我们找的不是这个。”

    “明明就是丝瓜啊。”米莉疑惑地又对比了一下。

    霍萄萄拽着她的外套下摆,指着另一边一颗攀在架子上的藤,说“这个才是。”

    米莉眉头皱起“是吗,和图片不像啊,这个更胖一点。”

    霍萄萄点点头,用稚嫩的嗓音坚定道“这是胖胖的丝瓜,刚才那个太瘦了。”

    米莉也没见过饭桌以外的丝瓜,有点摸不着头脑,望了望跟拍的摄影师想要求助。

    摄影师当然不会说,只让她们自己选择。

    霍萄萄笃定“肯定是这个,这么胖,一个顶俩,够吃。”

    “你确定”

    “确定。”

    “好吧,那就摘这个吧。”米莉改变主意,摘下了霍萄萄指的蔬菜。

    跟拍摄影师拼命忍笑,她们俩哪里摘的是丝瓜,明明是西葫芦。

    小米莉成功被霍萄萄带跑偏了,她一开始是找对了的。

    不过米莉现在还不知道,还难得夸了她一句,“没想到你还是有点用的。”

    霍萄萄听到米莉姐姐夸奖自己,得意地不得了,大胆放言“等一下有不认识的菜就问我,准没错。”

    我宣布从此西葫芦改名叫丝瓜了

    一定都是西葫芦的错,绝不可能是小萄萄认错了的hhh

    霍萄萄和米莉谢过奶奶之后,又继续前进,走了没一会儿迎面碰上三个狂奔而来的男孩,好像被什么东西撵一样。

    陈晨跑在最前头,急冲冲朝她俩开口“别往前走了,前面有一只大恶狗,一直叫,特别凶。”

    “真的很凶。”停下脚步的王家明和杨一帆也是心有余悸。

    米莉瞄了一眼他们的篮子,空空一片。

    她轻笑一声“你们是找不到食材,用小狗当借口吧。”她才不相信会有什么大恶狗,她从小见过的狗狗都是很温柔、可爱的。

    陈晨着急“你咋不信我呢,是真的。”

    “我去看看。”米莉不大相信,继续往前走,霍萄萄看了看陈晨,还是哒哒跟着米莉。

    “汪汪汪”

    米莉快走近一家两层楼房时,发现门口真的有一只大黄狗正在狂吠,要不是被锁链牢牢锁住了,感觉大黄狗随时要冲过来似的。

    陈晨一脸得意“我没骗你吧。”

    米莉咽了咽口水,心生害怕。然而她是自己要过来的,为了不丢面子,强撑着保持脸色不变。

    她说“那家的院子里有柚子树,我们正好要找柚子。”

    王家明说“所以你敢过去吗”

    “有什么不敢的,反正狗被锁住了。”米莉壮着胆子,小小地朝大门口挪了一下步子。

    “汪”

    大黄狗察觉生人靠近,朝他们这个方向厉声吠了起来。

    “啊啊啊”米莉顿时怂了,吓得嗷嗷叫唤,一溜烟躲到陈晨后面。

    米莉这一往后躲,站在她身后的霍萄萄暴露在最前面。

    霍萄萄望了望大黄狗,又看了看缩成一团的四个小孩,一脸茫然。

    大黄狗瞅了瞅霍萄萄,忽然停止了狂吠,趴了下去,仿佛无事发生。

    霍萄萄呆呆地说“大狗狗不叫了。”

    陈晨十分诧异“怎么又不叫了”

    他试着上前,走到了霍萄萄前面,大黄狗立马又站起来“汪汪汪”个不停,他又往后躲,大黄狗又不叫了。

    王家明“我也试试。”

    他上前,狗就开始叫唤,一躲到后面,狗就停下。

    陈晨脑子灵光一现“是萄萄,只要萄萄在前面,狗就不叫了。”

    米莉“不可能。”

    “试试就知道了,萄萄你往前走,我们跟着你。”陈晨提议。

    霍萄萄顺从地往前走了两步,大黄狗毫无反应。

    “哇,是真的”四个小孩惊喜万分。

    于是以霍萄萄为首,其他几个孩子像老鹰抓小鸡似的跟在她的后面。

    一直走到门口,大黄狗都对他们仿佛熟视无睹,温顺地趴在地上。

    “简直神了,萄萄,你到底有啥秘诀啊”大鹅跟着她,大黄狗唯独不冲她叫唤,陈晨对霍萄萄的崇拜更深了,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都说了是天生的,”霍萄萄嘿嘿一笑,“米莉姐姐,我们进去吧。”

    米莉小心翼翼绕过大黄狗,快速跑进院子,拍了拍胸口。

    她望了眼乐呵呵的霍萄萄,没想到这个傻土包子竟然是个隐藏的王者。

    真是小看她了。

    五个孩子一进去让原本冷清的院子多了几分生气,这时,门“吱呀”一声响,出来一个略微佝偻着背的老爷爷。

    霍萄萄仰着脖子,朝他问道“爷爷,能不能给我们两个柚子啊”

    老爷爷年岁已高,有点耳背,问“你要什么”

    霍萄萄大声说“柚子。”

    老爷爷“啊”了一声“什么子”

    米莉帮腔“要柚子。”

    老爷爷“又什么”

    直播间的网友打“哈哈哈哈哈”的键盘都要摁烂了。

    霍萄萄放下小篮子,扯扯老爷爷的袖子,指了指角落里的柚子树,又用两只胳膊围成一个圈圈,奶声奶气道“柚子,圆圆的柚子。”

    “哦柚子啊,没问题。”老爷爷这回明白了,笑着摸摸小团子的脑袋。

    他步履蹒跚地走到柚子树边上,拿起靠在墙上的一根竹竿,用力挥打,打下来四五个黄橙橙的大柚子。

    陈晨他们一哄上去捡,老爷爷拿了一个说要切开给他们吃。

    几个小孩跟着他走近客厅,客厅里只摆着一张方桌,冷冷清清的。

    霍萄萄环顾四周,看到里屋房间门后面,有个小女孩扒着门,怯生生地望着他们。

    “米莉姐姐,那里有个小女孩。”

    米莉看了过去。

    “我们过去看看她吧。”

    霍萄萄和米莉走进房间,小女孩呆呆地回望她俩。

    “外面的是不是你的爷爷”霍萄萄问。

    小女孩点点头。

    米莉好奇“你的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弱弱开口“他们在外面打工。”

    米莉若有所思。

    “米莉,萄萄来吃柚子了。”陈晨高声喊她们。

    回到客厅,老爷爷非常慈祥地把柚子切好分给他们,柚子汁水饱满,酸酸甜甜,十分可口。

    霍萄萄吃了一瓣柚子,想起了什么,从自己的小篮子里把刚才摘的西葫芦抱了出来。

    “爷爷,这个丝瓜给你吃。”

    老爷爷没怎么听清,但是看明白了,摆手“不用,你自己留着吃啊。”

    “给爷爷吃,”霍萄萄费劲抬起胳膊,把西葫芦放到方桌上,小奶音软软道,“爷爷多吃饭饭,会长命百岁。”

    霍萄萄看到这个老爷爷想起了榕树爷爷,他不仅教她读书写字,也总是带好吃的果子给她,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

    老爷爷这句话总算听清楚了,笑得合不拢嘴,脸上斑驳的皱纹都簇在一块儿。

    嘤嘤嘤我女鹅是人间小天使,太暖了

    草看得泪目了,我也想在老家的爷爷了

    离开的时候,霍萄萄依依不舍地和老爷爷告别。

    米莉抿嘴问“你把自己的丝瓜给出去了,你可就没有了。”

    霍萄萄摆摆手“没关系,米莉姐姐有就可以了。”

    “自作多情。”米莉轻声嘀咕。

    霍萄萄又问“米莉姐姐,为什么那个小女孩的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呢”

    “我知道,”陈晨探过头来,“这就是留守儿童。”

    霍萄萄“什么是留守儿童啊”

    “留守儿童就是爸爸妈妈为了赚钱去了很远的地方,把孩子丢在家里让老人照顾。”

    米莉垂下眼皮,语气低落“其实我也是个留守儿童。”

    韩易是国际名模,长期在国外t台上走秀,妈妈是跨国公司高管,飞机来飞机去,一出差就是十天半个月,她基本上算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这次还是托了录节目的福,让她和爸爸难得有时间好好待在一起。

    米莉想起刚才的小女孩,就想起了自己,神情变得落寞,忽然她感觉右手被塞入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她低头一看,是霍萄萄的食指。

    霍萄萄把食指伸米莉的手心,奶生生道“不怕不怕,萄萄现在也没有爸爸妈妈,米莉姐姐以后要是没人陪,萄萄来陪你。”

    米莉神色微怔,凝望着霍萄萄亮晶晶的眼神,半晌才呢喃了一句“傻瓜。”

    哇靠淘米szd,小姨妈自己没爸爸还要安慰小米莉,这是什么感情啊喂

    掉坑了掉坑了,姐妹c太好磕了吧

    这是什么偶像剧情节嘛,小萄萄太会了

    自从目睹了霍萄萄连大黄狗都降服得住后,陈晨就决定她走哪儿跟哪儿了,另外两个男孩要跟着陈晨,于是五个小孩决定一起去找食材。

    一行人又来到一户人家,相比前两家的冷冷清清,这家就热闹多了。七八个大人还有两三个小孩子汇聚一堂,还有一个大男人挥着大木槌,在石臼里捶着什么东西。

    他们一看到这几个陌生的小孩后面跟着摄影师,就猜到了他们是在录节目,冲小孩子们不住地好奇打量。

    米莉上前说明自己的目的,一个中年大叔站出来笑道“没问题,厨房里有好多菜,你们随便挑。”

    米莉几个人跟着去了厨房,霍萄萄却慢吞吞地朝那个挥大木槌的人走去。

    “叔叔,你在干什么啊”

    男人擦擦汗,笑道“我在打糍粑。”

    “糍粑是什么”

    “糍粑是好吃的东西,想不想尝尝”

    “想。”霍萄萄一听好吃的,脱口而出。

    “等着啊。”刚好糍粑打得差不多了,男人把石臼里的糯米团捞起放进盆里,揪出一个圆圆的白色小糍粑团,往芝麻粒和白糖里滚上一圈,用油纸包着,递给霍萄萄。

    刚刚出炉的糍粑团冒着热气,软软糯糯,带着芝麻的香味,好吃极了。

    “叔叔,好好吃。”

    “喜欢吃,叔叔再包几个给你带回去吃。”

    “谢谢叔叔。”霍萄萄笑得甜软可爱,心里计划着带回去给星星吃。

    “萄萄”陈晨忽然跑了过来,拽着霍萄萄的胳膊往厨房冲,“原来大白鹅就在这里。”

    厨房有个后门,打开就是这家人圈养鹅的地方。

    三只大白鹅一见到霍萄萄,立马晃晃悠悠地凑了过来。

    霍萄萄很惊喜“原来这就是你们的家啊。”

    陈晨走到旁边,拎起一个小桶,一脸神秘地说“我还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

    霍萄萄咬了一口糍粑,含含糊糊问“什么东西”

    “你把手伸出来。”

    霍萄萄不疑有他,乖乖地摊开手心。

    “就是这个。”陈晨从小木桶里捏起一个长条状的东西,放到霍萄萄手心。

    霍萄萄眨了眨大眼睛,瞅了瞅手心里正在蠕动的东西。

    这是

    蚯蚓

    霍萄萄顿时整个人都僵硬了。

    “好玩吧,这是大白鹅的食物。”陈晨没有发现她的异常,还乐呵呵地追问。

    谁料到,紧接着霍萄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呜哇哇哇,不要蚯蚓,拿开拿开”霍萄萄嚎啕大哭,小手动都不敢动。

    陈晨被她一嗓子嚎得愣在原地。

    正在厨房里挑食材的米莉听到哭声,跑了出来“怎么了”

    霍萄萄闭着眼睛哭嚷“姐姐,蚯蚓,有蚯蚓呜呜呜”

    米莉一眼看见正在霍萄萄手心蠕动的蚯蚓,一下猜到是陈晨干的,怒气冲冲“你干什么啊。”

    陈晨不知所措“我只是,只是觉得好玩。”

    米莉从小城市长大,还是第一次在书本以外见到活的蚯蚓,心里也毛毛的,不知道如何下手,急的不行。

    大白鹅听见霍萄萄的哭声,不知怎么急躁起来,冲陈晨的脚下猛啄了起来,他吓得到处蹦跶,一时之间,哭的叫的,场面乱成一团。

    “出什么事了”商问青及时出现。

    霍萄萄找到了救星,哭得更大声了“蚯蚓”

    商问青一瞅,飞快替她拍掉手心的蚯蚓。

    “好了,没事了。”

    霍萄萄一个转身趴在商问青肩上,泪眼汪汪地抽泣。

    商问青干脆抱着她哄了哄“已经拍掉了,没有了。”

    “好可怕,呜呜呜,好恶心。”霍萄萄难以忘记刚才的那种黏糊糊还会动的触感。

    商问青拍拍她的背,打趣“我还以为你什么动物都不怕呢。”

    “人家,人家再厉害也是有弱点的嘛。”霍萄萄不住哽咽,吸吸鼻子,还不忘咬一口手里的糍粑。

    软体虫子真的很可怕,我一辈子都害怕蚯蚓水蛭毛毛虫

    小姨妈边哭还不忘吃糍粑,吃货的倔强

    陈晨这个熊孩子,真是该打,我的cbe了

    陈晨确实挨揍了,紧跟着商问青进来的陈栋发现儿子干的好事,操起竹棍,就要揍他屁股。

    他被爸爸撵得满院子乱跑,同时还有大白鹅“鹅鹅鹅”地追赶,场面好不热闹。

    陈晨被两头夹击得很惨,但是网友们看得很欢乐。

    最后陈晨被爸爸拽着来道歉,他一脸愧疚“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吓你的,我以为你连大鹅和大黄狗都不怕,更不会怕小小的蚯蚓了。”

    “还狡辩,好好道歉。”陈栋不客气地敲了敲儿子脑壳。

    霍萄萄现在已经不哭了,眼皮还是红红的。

    商问青“人家道歉了,原谅他吧。”

    霍萄萄声音软软糯糯“下次不要这样了,不是你觉得好玩的东西,别人也会觉得好玩的。”

    陈晨不安问“那我们还是好朋友吗”

    “是啊,要不要吃糍粑”霍萄萄把手里仅剩的半个糍粑一递。

    陈晨咧嘴笑了起来。

    霍萄萄受此惊吓,回去的路上一直趴在商问青肩膀上,神情恹恹的。

    商问青柔声问“怎么,还在想刚才的事啊,你不是总说你妈妈是百鸟之王嘛,鸟儿吃蚯蚓的,怎么会害怕呢”

    “人家害怕是有原因的。”霍萄萄闷闷地说。

    “什么原因”

    霍萄萄沉默一会儿,才幽幽开口“以前有坏小孩在我的饭饭里藏了好多蚯蚓,想骗我吃下去。”

    当初在青鸾一族的村子里时,她身为异类遭到排挤,有几个孩子看不惯她吃很多肉,就把挖来的蚯蚓藏在了她的饭菜里,那个景象从此给她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商问青心下一痛,以为霍萄萄是在福利院时,被别的孩子这么欺负过。

    他搂紧怀里的小人儿,沉声安慰“不怕,以后有我在,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了。”

    霍萄萄埋进他的脖子,觉得很有安全感。</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