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作者:画星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铭泽实验室坐落在城郊,一座很富有科技感圆形外观大楼,白色砖面在阳光下洁白闪耀,很是引人注目。

    这其中,汇聚了很多高薪从国内外聘请来研究人员。

    因为涉及到机密,进出把控也非常严格。

    连周老夫人派来司机,也并没有可以上楼资格。

    他只能把保温盒交给前台,并且将老夫人话一并让其转述。

    很快,前台将保温盒交给了周铭泽助理,助理又提着保温盒来到其中一间实验室。

    此时周铭泽正在听人汇报最近研究进展。

    四处都是三维立体投影仪器大厅里,周铭泽穿着与科研人员们一样白大褂,但不管是肩宽长腿身材,还是清隽精致相貌,以及那难以忽视上位者气场,都让人能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能看到他。

    “照现在结果推测,意识穿越时空更具有实现可能性”

    领头科研人员回答

    “是周总。不过,这又涉及到脑电波存储以及转移,恐怕需要另外成立一个生物组,进行相关技术和设备研究。”

    “提张名单上来,我会尽快为你们筹备生物组。”

    竟是轻易就应允了至少涉及到十多亿资金大事。

    助理其实很不理解,自家老板如此热衷于这种仅仅还是理论范畴研究有什么意义。

    就算能穿越时空了,这种虚无缥缈东西,又能带来什么商业产出呢

    疑惑归疑惑,他却也知道此时不宜打扰,便将保温盒拿到了办公室,等周铭泽听完了报告回来才向他禀报这事。

    提着保温盒跟在周铭泽身后走进办公室,助理开口道

    “周总,老夫人刚才让人给您送来一碗牛杂汤,说是今天在萧家生日宴上吃到,味道特别好。想着您以前特别爱寻访美食,便让人带来给您也赏个味儿。”

    然而眼前周铭泽头也没回,清冷声音便传了过来

    “叫她以后不必再送,我早就没那个爱好了。”

    十四年寻觅,蛛丝马迹中无数次希望与失望,早已让他心灰意冷,不愿再进行任何侥幸尝试。

    如今他有足够实力去支撑那些研究,便朝着现实方向开始努力。

    哪怕以目前技术,或许到他垂垂老矣时候也不一定能实现愿望,却终归有一丝看得见摸得着希望,可以支撑他继续走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助理觉得自家老板这话里,透着一股心如死水寂寥与悲凉。他愣了好一会儿,才问道

    “那老夫人送汤”

    “随你处置。”

    今天生日宴比较日常,大家也都是老朋友便比较随意。

    除了周老夫人这个要满足儿子特殊爱好人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打包了牛杂汤回去给自家老婆孩子。

    那人是个姓刘教授,和萧堃算是因为吃结识,两人都是正宗吃货,也就不讲那些虚头巴脑脸面了,刘教授毫不客气地将剩下牛杂汤打包了一半,带回去给老婆孩子。

    另外一半,是因为萧堃死活不准他带走。

    因此,在云台工作记者刘佳宜一回到家,便闻到一股香得人口水直流食物香气。

    她赶紧冲向餐桌

    “爸,您今天又带什么好吃回来了”

    刘教授便将今天在萧堃生日宴上事情说了一遍。

    “那小子可算是有心了,花了大价钱请那个女网红专门来给萧堃做这道菜别说,不愧是十万块一道菜,还真是好吃啊”

    刘佳宜顿时惊喜地瞪大眼睛

    “爸,您说卖牛杂汤那个网红,是不是叫陆瑶你们能联系到她”

    刘佳宜早就想做一期陆瑶采访,上面也批准了经费。奈何根本找不到人,云台账号上,也联系不到她。

    她略微打听了下,很多同行也是这种情况。

    如今陆瑶热度很高,在大众眼里还很神秘,露面也少,要是能抢到独家视频采访,那点击量关注度绝对是杠杠。

    她组长都下了命令,就算砸钱也要把这个采访给砸下来。

    如果陆瑶愿意接受十万块做一次菜,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她可以接受给钱做一次专访呢十万或许有点难,但五万肯定能申请下来。

    关键就是谁先联系到本人了。

    想到这点,刘佳宜这个工作狂便一刻也等不下去了,死乞白赖也要自家老父亲去把陆瑶联系方式要到。

    于是,陆瑶才从萧堃未来女婿家回来没多久,便又接到一个可以赚钱活儿。

    不过那时她正乖乖低头听儿子训话。

    说起来也是丢人。

    她不管是外表还是内里,都比这小孩大好多岁了,竟然被他给教训了,关键是还哑口无言无法反驳。

    事情要从她从商场买了礼物回来说起。

    陆瑶戴着口罩帽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从商场买了东西预约了送货后,还带了好几份外面打包食物,兴高采烈地跑回家里。

    “诺诺诺诺你吃饭饭了吗”拉长甜软嗓音里,全是飞扬兴奋。

    “看妈妈给你买了什么,全是你爱吃哦”

    陆嘉诺走到客厅,便见她献宝似,把一大堆外卖放到了餐桌上摆开。

    全是她平时喜欢吃又舍不得买。

    所以他总是只能以自己喜欢吃为名义,让她不时地买一些回来。

    “有什么好事”陆嘉诺淡定地坐上桌子,一语中问道。

    陆瑶笑眯眯卖关子

    “嘿嘿,先吃饭,吃了再告诉你”

    等两人吃完午饭,没多久商场送东西就到了,陆瑶签收后,把箱子拖到了陆嘉诺面前。

    满脸期待“诺诺快看喜不喜欢”

    陆嘉诺那起茶几上剪刀,拆开了大箱子上礼品包装纸,便看到了礼品真容。

    是一款ode顶配台式机。

    拆开箱子,陆嘉诺看了下配置,这个品牌稳定性高是最好电脑品牌之一,即使是台式机,按照这种配置,也要花费近两万块。

    他完全没想到,陆瑶会突然给他买一台这么贵电脑。

    感动从沉黑眼睛里划过,陆嘉诺长睫微动,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你哪来这么多钱”

    他们最近花销不小,陆瑶总存款都没这么多。

    陆瑶便跟他分享那个瞒了他两天多喜讯

    “有人请我去做菜,就一道菜,给了十万哦你看,妈妈是不是特别厉害所以诺诺你以后都不需要再担心家里花销了,妈妈能挣很多钱了”

    她一直记得,小孩用原主那台笔记本电脑测试小游戏时候,进度很慢。

    因为那台笔记本毕竟是笔记本,即使配置高,只适合日常办公,开发游戏什么,内存和硬件就都有些不够看了。

    小孩当初没少被那台笔记本电脑耽误进度。

    她看他确实喜欢摆弄电脑,而且游戏上线后也涉及到维护升级,肯定是用得上,所以就想着有钱了给他换一台电脑。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所以你今天就是去了那家做菜”

    “对啊。”理所当然样子。

    “如果其他人也喜欢就好了,那以后说不定会有很多人请我去他们家做饭那我不用摆摊也可以挣好多钱啦”憧憬极了语气。

    她之所以特意做那碗长寿面,除了觉得拿了那么多钱不好意思外,其实也有自己小心思。想着要是对方也喜欢长寿面,进而知道她不仅会做牛杂汤,其他手艺也很好,就可能继续请她做菜,她就会有源源不断收入。

    陆嘉诺小脸顿时就沉下来了。

    他第一次感到如此后怕,这个傻子,一点危险防范意识都没有

    “你有没有想过,他如果对你有什么不轨之心,会发生什么事”

    吸收了那么多人记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个如陆瑶这样年轻漂亮又柔弱女性,单独去一个男人家里会有什么样危险。

    陆瑶有点惊讶,他一个三四岁小孩竟然也能知道这些。

    然后笑着道

    “不会啦,那个人是你杨阿姨老公老板呢,事情也是你杨阿姨介绍啊。而且人家请我是去工作,哪有什么不轨之心”

    “如果让你工作只是借口呢如果他给了足够钱与杨阿姨合谋呢”

    小孩第一次这么多话,脸上表情又急又怒。

    他快步走到笔记本电脑面前,搜出一大堆女性被以工作为由骗到荒郊野岭先x后杀社会新闻,怼到陆瑶脸上,让她好好看。

    陆瑶有点讪讪,却还是觉得自己已经考虑周全了

    “不至于吧,人家那么大公司老板,怎么可能为了这种事让自己去坐牢。”

    见她依然在为自己行为狡辩,完全没认识到危险样子,小小陆嘉诺第一次红了眼眶。

    知道得再多,他也终究只是个孩子。

    他哽咽着大声朝她吼道

    “你为什么不想想,要是你出了事,我要怎么办”

    如果她真被人骗去,被人囚禁被人伤害,他什么都不会知道。即使知道,面对暴力,即使发生在眼前,他也没有能力去救她,只能眼看着她受苦。

    一想到这样场景,他就觉得像被什么扼住了脖子一样,连呼吸都费力。

    说完这话,他便扔下了陆瑶,一个人冲进了房间,啪地一声甩上了房门。

    陆瑶第一次见小孩反应这么激烈,冲她大吼大叫发脾气,还快哭了。

    她愣了一会儿,后知后觉想起,前世父母和哥哥们也经常嘱咐她,出门在外,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接陌生人东西,不能跟陌生人去密闭空间场合。

    只是以前叮嘱,都不涉及到工作,她这次初次接到报酬这么高工作,赚钱心切,想着又是熟人介绍,便忘了这些。

    但事实上,那个少东家对她来说确实是陌生人。

    杨大姐老公也只是对方公司一个保安,就算对方真对她做了什么,杨大姐一家又能把他怎么样呢。

    看前世新闻,那些有钱人家变态其实也挺多。

    这么想来,那个工作确实不能做第二次了。

    陆瑶叹气,算了,此路不通,以后还是老实摆摊吧。

    现在,最要紧还是得去安抚快被刚才不开窍她气哭了小宝贝啊。

    毕竟他是太关心她了才那样。

    于是,她立刻去敲陆嘉诺房门,对方没有应答。

    “诺诺,我进来啦。”

    走进去,便见小孩整个人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仿佛要把自己闷死。

    “诺诺”

    “诺诺”

    “诺诺”

    陆瑶轻轻推他好几次,还是不理会。

    陆瑶也知道自己刚才有点气人了,心虚得很。

    蹲在床边,脸上浮起殷勤笑容,用最甜腻声音讨好地喊“乖儿子,理理我啦”

    “宝贝小宝贝小宝贝理理我啦”

    陆嘉诺气呼呼地转过头,眼眶依然还是红,凶狠地瞪着她

    “你肉麻死了”

    陆瑶笑嘻嘻道“终于肯理我啦”

    陆嘉诺板着脸

    “知道错了吗”

    陆瑶老实点头

    “知道错了”

    “那下次还这样做吗”

    陆瑶赶忙摇头“不了不了”

    “以后出门,去哪里,去多久,见什么人,都要跟我报备”

    陆瑶见他板着小脸,说着前世邻居那个爱操心小哥哥一样话,活脱脱一个小大人,便忍不住笑了。

    “你怎么这么霸道啊,小管家公我还有没有点啦”

    陆嘉诺瞪她,严肃道“犯了错人还讲条件,不想我原谅你了”

    “好吧好吧,我答应。”

    “也不许再去别人家里不许跟人去任何私密空间”

    “好”

    不许,好多个不许,陆瑶都一一答应下来。

    两人正说着,便接到了刘佳宜电话。

    “云台视频给我五万做一个视频专访”

    陆瑶再次惊讶了,第一次听说还有记者给采访对象钱。

    当然这是她见识少,国外记者给故事被采访人报酬是常态。

    国内,一些稀缺很难采访到采访对象,也确实会倒过来由媒体给报酬求着采访。

    而她目前,刚好就是那个稀缺采访对象。

    陆嘉诺示意她开扩音,然后又用手机手写了提示,让她问录制视频时间地点,以及是否涉及到尖锐问题等。全部了解清楚后,见陆瑶眼神里流露出渴望,这才点了头。

    陆瑶原本是打算,正好用这次采访表明自己不会进入娱乐圈,以及主动解开神秘感,降低关注度以便回归正常生活,顺便还能赚点钱。

    却没想到,这采访视频一播出,竟然起到了截然相反效果。,,</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