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5、第 75 章

作者:春山犹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鱼和陈美丽借着去搬桌子的理由,在外面浪够了才回去,甚至还出学校,去小卖部买了酸梅粉,躲在操场角落用小勺子挖酸梅粉吃。

    陈美丽刚喝过奶茶,嘴里残留有甜味儿,酸梅粉那点儿甜被遮掩得一干二净,酸味儿被放大,酸得她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沈鱼咬着塑料小勺子笑得发抖,亏得陈美丽长的好看,不然皱成这样,得像个小老头。

    两人在外面待够了,沈鱼扛了张桌子,走到教室门口和陈美丽一起抬进去。

    出乎沈鱼预料,教室里竟然还算平静,并没有他想象得那种狂风暴雨,看主角团的脸色,也不像刚刚大闹了一场的样子。

    甚至还有同学在讨论奶茶店,有心动的跟去过的同学打听“那家奶茶店叫什么名字”

    “有间奶茶店。”

    “我知道啊,我知道是奶茶店,我问你奶茶店叫啥名”

    “就叫有间奶茶店”

    “有间什么奶茶店”

    “有间有间奶茶店,就叫有间奶茶店,不是有间什么,就是有间”

    “”

    “我说,那家店就叫有间奶茶店,就这个名儿啊”

    “那什么,你别着急,我自己去找找。”

    “你找个屁,你听我说”

    沈鱼“”

    陈美丽“噗哈哈哈哈哈。”

    沈鱼捂脸,他真没想到这种后世玩烂了的梗先坑到了自己同学。

    把桌子放到空地上,沈鱼发现邵凌云也来了,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撞上他们吵架了可他不是从来不把肖家辉他们当回事吗除非牵扯到他身上。

    说起来最近邵凌云脾气好像变好了一点儿,不再那么尖锐了,偶尔沈鱼在路上遇见他,他还会点个头。

    陈美丽拉了拉沈鱼的衣袖,小声道“他跟他爸吵架了,心情不好,离他远点儿。”

    吵架他记着这父子俩本来就不太和谐的样子,这次吵得格外厉害

    陈美丽嘟囔“这次我站邵凌云。”

    “为什么”他知道陈美丽对邵凌云印象不好,但还挺喜欢邵厂长的,因为觉得那是一位可靠慈和值得亲近的长辈,

    除了想把她和邵凌云凑一堆,其他都好。

    陈美丽左右看看,他们身边没人,她声音压得很低“机械厂之前从国外进口了一批新设备”

    沈鱼听出味儿来了“设备出问题了”

    陈美丽点头“出故障了,用不了,请国外的专家来修,要花很多很多钱,听说原本说好了的,五年之内保修。”

    可是机器出问题之后,联系厂家,那边倒也没有直接说不给修,就是推脱,说专家不在,专家生病,专家休假旅游去了。

    每次好不容易联系上,他们专家就有新的借口没法过来,死拖着这边,反正机器用不了损失的不是他们。

    沈鱼“”拳头硬了。

    三拖四拖,这边设备用不了,影响的是一整条生产线的进程,很多工人都没法开展工作。

    毕竟当初确实需要,才花重金买了新设备。

    这个时候国家的外汇储备不丰厚,从国外进口,真的要花费很大代价。

    像这种有一定技术含量的机器设备,其实都是国外淘汰了的产品,再高价卖过来。

    就这,还要做些小动作,明明在保修期内,硬拖着不给解决,摆明了就是想再要一笔高昂的维修费。

    两人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他们这角落里挺好的,以前这一片都是学习差还不努力的学渣,现在沈鱼和陈美丽奋起直追,在学渣中特别不合群。

    前排的同学经常有逃课的、直接退学的,导致很多时候,他们前面两三排都是空的,就他们俩坐角落里,特别适合聊聊天。

    “然后呢真出钱了”坐定后,沈鱼问,他说的这个出钱,是指本不该出的维修费。

    陈美丽撇嘴“邵伯伯答应了,然后那边就派人过来了,是两个黄头发的老外,我远远看过一眼,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她偷偷看了邵凌云一眼,小声补充“邵凌云跑到老外面前指责他们不守信用”

    沈鱼“”

    明白了,邵凌云是厂长的儿子,他要去车间,没人会拦他,就算有人拦,他说一句找他爸有急事就行了。

    作为一个学霸,邵凌云的英语成绩傲世学校所有学生,一些英语老师都不如他水平高。

    尤其是口语,外

    语课的时候,他站起来朗读课文,可以听出口语相当不错。

    所以这娃就直接冲到老外面前,他连翻译都不用,自己就一口气把想说的话全倒出来了。

    感情上,沈鱼跟陈美丽一样,觉得邵凌云做得对,甚至出了一口气,很爽。

    但理智上又明白,他这么做太莽撞了。

    现在他们有求于人,邵厂长和其他机械厂的管理人,不知道花了多大力气才把人请过来,中间肯定少不了低头受委屈。

    他们在厂里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明明没做错事,却要一次次跟违背约定的人说好话,出本不该出的钱请他们过来。

    忍耐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把人弄来了,邵凌云冲上去一顿喷,解气是解气,解气完了,肯定要出事。

    “结果怎么样”沈鱼担心地问。

    陈美丽小声道“那两个外国人很生气,直接走了,邵伯伯把邵凌云打了一顿。”

    沈鱼“”

    其实仔细一瞧,邵凌云虽然坐在凳子上,但没有坐实,只挨了一点儿凳子沿,可能是因为屁股疼吧。

    “那两个外国人回国了吗”沈鱼问。

    “没有。”陈美丽表情嫌弃“邵伯伯担心他们跟之前一样赖账,这次的维修费还没给,说好修好机器再给的,所以这些人现在住在宾馆里,就等着邵伯伯他们去道歉请他们回来。”

    至于为什么外国人没拿到钱也愿意来,因为他们不怕机械厂赖账。

    在他们看来,以后机械厂求着他们的时候还多着,不敢得罪他们。

    沈鱼沉默了,他胸口憋着一股气,胀得他胸口疼。

    虽然他穿书了,书里这个华国,跟他的祖国有一丝丝差别。

    比如名字不一样,了解到的一些国家领导人、地名,也都有细小差别。

    但是大体上是一致的,都有一样的历史,一样的血脉,一样的民族气节。

    这或许是因为原书作者为了故事情节发展,稍微架空了一下。

    以前沈鱼想过,可能他穿的书,其实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平行世界。

    所谓的小说,不过是映射在原作者脑海中的一道投影,激起他的灵感,以肖家辉和云白雅为主角创造了一本小说。

    实际上这个世界并不只是书里描

    绘出的那么一个细窄的剧情线与整个世界相比,确实不值一提。

    越是在这里生活,沈鱼越是觉得,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是原本世界的平行世界。

    他所在的华国,映照的就是他原本的祖国。

    现在听陈美丽讲述了这样一件事,难免不让人心生愤怒。

    可是气也没办法,看看邵凌云,他倒是不想忍这口气,然后被他爸打得凳子都坐不了了。

    沈鱼又看了眼邵凌云,对他的恶感散去了一些,这小少爷傲是傲,关键时候不怂。

    有的人,对自家人横得一比,对外人就是个包子,点头哈腰恨不得把人家当祖宗伺候。

    也许是沈鱼频繁投来的视线吸引了邵凌云注意,他扭头,跟沈鱼视线对上,发现沈鱼竟然没有躲开,甚至眼神还带着鼓励和同情

    邵凌云愣了一下,眼角余光扫到陈美丽,瞬间明白了。

    眼神凶恶地瞪了沈鱼一眼,把头用力扭了回去,两只耳朵烧得通红。

    该死的,陈美丽这个大嘴巴,怎么什么都跟沈鱼说,就这么喜欢他

    沈鱼忍俊不禁,其实邵凌云也没那么讨厌。

    他大约也反应过来自己的关注会给别的女孩子带来麻烦,后来在学校对陈美丽,对其他女孩子态度都很一般,甚至称得上恶劣。

    也因为这个,虽然邵凌云长的好看家世好成绩也优秀,堪称这个时代的标准高富帅。

    但学校女生对邵凌云好感度持续下降,远不如他刚转来时追捧,就是因为觉得他脾气太坏,尤其是对女生,特别凶。

    但陈美丽跟沈鱼说,撞见过邵凌云上学路上给同校的女同学修掉下来的车链子,弄得一手乌漆麻黑。

    那天他迟到了,但老师让他罚站,他也没有解释原因。

    小少爷恼羞成怒瞪过来的一眼,不但没有吓到沈鱼,反而差点儿逗乐了他。

    胸口的郁气散去一些,沈鱼默默想着,其实并不是真的没有办法。

    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沈桥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但不妨碍他了解到沈桥的厉害。

    他隐约有种感觉,沈桥或许比他想象的,最厉害的那种程度还要厉害。

    虽然现在连机械厂买的什么设备,怎么坏的都不知道。

    可他就是有种莫名自信,如果是沈桥,他一定能修好,他一定可以的

    所以要不要去跟沈桥说

    沈鱼陷入纠结中,他早就发现了,沈桥是很优秀的科研人员,在研究所才能发挥出他最大的才能。

    沈鱼曾经数次暗示过,以他的能力去官方研究所,肯定会有所成就,而不是在他腾出来的空屋子里,用一些简陋的自制工具,当他一个人的哆啦a梦。

    他甚至用开玩笑的口气试探过沈桥,问他想不想去做正式的科研工作,夸他厉害,说他待在这里屈才了。

    夸奖沈桥照单全收,其他的话根本每当一回事。

    沈鱼问得急了,他就用他那双温柔的眼睛盯着沈鱼,眼神特别忧伤难过“你要赶我走不想养我了吗”

    沈鱼“”

    这还怎么说得下去。

    所以虽然知道沈桥待在他身边,有点儿浪费才华。

    可是沈桥他不愿意。

    沈桥不愿意,所以沈鱼就什么都不说了。

    他说不出来很有道理的话,但是他想,沈桥的天赋应该是翅膀,而不是枷锁。

    如果他不喜欢去研究所,就是单纯喜欢自己做研究,那他为什么要逼他,有什么资格逼他,打着为他好的旗号这是不对的。

    况且,他并不了解沈桥的过去,或许他曾经遭遇过不开心的事,所以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了。

    这些都有可能,所以沈鱼能做的,就是支持沈桥的决定,尽量给他一些便利。

    说句自私一点儿的话,要让沈鱼选,他一点儿都不想让沈桥离开。

    有人陪伴的感觉太好了,家里不再是空荡荡的,哪怕他回家的时候沈桥不在家,他知道他回来,丝毫不觉得孤单寂寞。

    遇到困难了,也有个能商量的人,哪怕并不能解决麻烦,也会跟他一起分担。

    更别说沈桥那么厉害,实现了沈鱼好多好多愿望。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

    沈鱼很为难,他不知道该不该跟沈桥说。

    如果他说了,他觉得沈桥可能会为了他答应去看一看,或许就把那个进口机器给修好了。

    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可他不能光往好处想。

    也有可能,人家根本不会让他碰一下那个

    机器,如果要修,可能需要拆开吧更不可能相信沈桥这个毫无根底的外人。

    再往坏处想,机器被修坏了,要赔。

    那肯定是他赔,虽然他现在攒了一点钱,但这些钱拿来买进口机器,根本不可能。

    不说买不买得起,渠道都没有。

    不说不说就什么烦恼都没有。

    他依旧开他的店,财源广进,有吃有喝,生活幸福。

    沈桥也不用面对可能不被人信任的难堪场面,他明明那么厉害,不应该落到这种被人不信任,被人质疑的境地。

    而且如果他曾经的身份是他藏起的秘密,或许还会因此而暴露,为什么要为了让自己安心,就让沈桥去冒险这对他太不公平了。

    不说最好,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机器,而且莫名跑去说能修机器,很莫名其妙。

    沈鱼在心里找了一堆借口,一遍遍的劝服自己。

    可是他胸口烧起来一把火,越烧越旺,烧得他整个人都要失去理智了。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他的祖国明明那么强大,只要再有一点点时间。

    不用太久,他能看见,陈美丽能看见,邵凌云能看见,为了一台机器跟失信的外国人低头的邵厂长等人也能看见。

    看见祖国繁荣昌盛,看见国民幸福安康,看见这盛世华夏,如他们,如千千万万人期盼的那般,昂首挺胸,阔步向前。

    他们会为自己的祖国感到骄傲,为自己华夏人而感到骄傲,不用像任何人任何国家低头,祖国就是最坚强的后盾。

    可是现在祖国正处于艰难的发展期,无数人正在为她的崛起而努力。

    沈鱼摸了摸胸口,心脏跳得极快。

    不再找借口逃避了,他虽然只是个小人物,做不了什么太大贡献,可是,他还是想试一试。

    心里存着事,晚上回家之后,一晚上沈鱼都在想着怎么跟沈桥开口。

    要怎么说呢说有台机器,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只知道它坏掉了,甚至不清楚坏在哪儿为什么坏。

    可是我想让你去看看,如果能修最好。

    因为我不愿意看到外国人欺负我们国家的人,这让我觉得屈辱、痛苦、难过。

    如果我不曾见到祖国有多么强大,或

    许不会这么痛心。

    可是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愈发难以接受。

    “怎么了想跟我说什么”沈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沈鱼鼻子一酸,突然眼眶发红,有很多很多话想跟他说,说自己的前一世,说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说他心里的憋屈,说他有多难过。

    可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只在沈桥慌张地询问他哪里不舒服,探他额头的时候,将脸埋进了沈桥掌中。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沈桥任由沈鱼用他的手遮挡表情,甚至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手指托着他下巴,让他埋得舒服点儿。

    他的语调依旧温柔,眼中却弥漫着凛冽寒冰“告诉我,谁欺负我们家小鱼了”

    沈鱼没吭声,摇了摇头,又点头。

    沈桥空着的那只手,温柔地摸了摸他头发,也不急着催促,慢慢给沈鱼顺毛。

    男孩细软的发丝从指缝间穿过,他眼里的坚冰融化了些许。

    良久,沈鱼终于开口,嗓音微哑“沈桥”

    他喊沈桥名字,语气里有几分不确定。

    “嗯”

    “沈桥,我想求你件事。”

    沈桥顺毛的手滑到沈鱼耳后,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了捏圆润的耳垂“不要这么说,你知道我不想听你这样说话,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直接跟我说。”

    “可是是很过分的要求。”沈鱼被摸得很舒服,沈桥的动作就像他的人一样温柔,这种亲昵但不会过份亲密的小动作,让沈鱼很受用。

    “有多过分”沈桥轻笑出声。

    长久的相处,是一个互相了解的过程,不光沈鱼在了解他,他也在了解沈鱼。

    沈鱼本性就不是那种会为难伤害别人的人,尤其是他在意的人,很多时候遇到问题,他宁愿选择自己承担更多,也不会让别人替他背负。

    沈桥厚着脸皮想,他就是沈鱼在意的人之一。

    这个“之一”让沈桥有些不悦,他一直致力于成为沈桥最重要的人,现在还在努力中。

    所以沈鱼说过分,无良的沈桥只觉得好笑。

    “我说认真的”没看表情光听声音,沈鱼都感觉到了沈桥的调笑,气得难过都忘了,一骨碌坐直了。

    手掌上的热度消失,沈桥遗

    憾地将手收回,不想让沈鱼生气,正色道“嗯,我知道了,你说。”

    沈鱼“”

    什么气氛都没了,沈鱼干巴巴地说“想让你帮忙修一个机器。”

    沈桥静静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后续了,忍不住追问“没了”

    就这就这把沈鱼为难成这样,不至于吧。

    沈鱼继续干巴巴叙述“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机器,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就知道是外国进口的,咱们国家应该没有。”

    沈桥“哦。”

    这回轮到沈鱼追问了“哦没了”

    沈桥好歹多加了几个字“好的,知道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别说是外国进口的,就是从外星球进口的,也别想拦住他。

    说不定,外星球进口的对沈桥而言还更简单一些。

    沈鱼“”

    一脸恍惚,心落不到实处,飘忽忽的。

    就这么解决了沈桥答应了

    “那什么,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去了,可能会有人对你态度不好,不相信你能修。”

    沈桥的眼神温和,话语里却透出冷漠“不关我事。”

    他是为了沈鱼去做这件事,修什么机器,给谁修的,修好修不好会有什么结果,他都不在意,更别说无关紧要人的看法。

    沈鱼一点儿都不觉得他这态度有问题,甚至很欣喜。

    不在乎就好,不在乎就不会难过,可能这就是科研人员的单纯吧

    “还有,你修好了机器,可能会被注意到,就是就是那些国家机构的人。”沈鱼很艰难地暗示,你以前的身份真没问题吗需要藏着吗

    沈桥眼底划过一丝迷茫,有时候他是真的不太懂沈鱼的话。

    注意到他他很没有存在感吗之前给他办身份证户口本的不就是这个国家执法机构的工作人员吗

    “那机器是违法的杀伤性武器是不是要偷偷去,要不然你别去了,告诉我地址,等我做点儿准备工作,单独过去。”

    沈鱼“”

    他干笑两声“不用,不必,不违法。”

    那是机械厂又不是兵工厂,哪来的杀伤性武器,哪来的违法机器

    所以他之前纠结那么多,白纠结了。

    沈桥这边答应了,就得赶紧行动起

    来。

    听说那两个外国人正在拿乔,让机械厂的领导们一次次往宾馆跑,说好话求他们。

    沈鱼想想都气,所以打算尽快解决。

    于是第二天去学校,他就找了个机会给邵凌云扔了张纸条,约他大课间到学校小后坡说话。

    收到纸条的邵凌云下意识往纸条飞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盯着他的是沈鱼。

    他僵硬地扭过头,把纸条打开,署名确实是沈鱼。

    邵凌云“”

    善于脑补的小少爷,迅速自己串联出前后联系。

    一定是沈鱼听陈美丽讲了小爷的英勇事迹,被他的气概所折服,后悔之前拒绝了他的橄榄枝。

    现在主动约他见面,一定是要跟他道歉,想跟他做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祝小朋友大朋友们新年快乐万事胜意

    小声哔哔,别催加更了,加更是不可能加更的,大年三十我还在码字,差点儿断更跑出去耍了噫呜呜噫

    感谢在2021021100:46:212021021202:03: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潜在13788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仙的小宝贝吖、回风舞雪、山河成雲、拿尼加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o2o55瓶;可乐奶茶方便面30瓶;starry11瓶;服务器追文去了、爱赖床的河流桑10瓶;初雪新莲、友友8瓶;曼珠沙华6瓶;唯爱不离、留金岁月、逍遥5瓶;吹雪轻尘3瓶;殊途、黑翼紫眸2瓶;木风萧萧、suei、硅石、狸子不掉牙、琪琪、繁星、云淡风轻、子琦、我花开后百花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