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7章1 千年以后(4)

作者:残阳舞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封神学堂的大比还在火热的进行之中,只是楚飞已经远离了战区的中心,一左一右牵着两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空留下了一地惊叹的人们。

    “那位到底是谁,为何我从未见过他”

    “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是却让人感到极度的深不可测,就仿佛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刚出世的老妖怪一样。”

    “同感,同感,当我面对家族那些足不出户的老妖怪时才会有这种感觉。”

    “唉,看看人家,年纪轻轻都牵着两个漂亮女儿了,再看看自己,真是人比人气死个人,可狠可气啊。”

    “唉”所有人纷纷叹惋。

    此刻可,楚飞正一个人走在封神学堂里,其实这里就有点像蓝星那种很大的大学校园,建筑介乎于古风和现代之间。

    虽然封神学堂的规模与制度已经不及当年,但是在这座城里,最不缺的还是人才和大气运之辈,每一年,封神学堂都会广纳天下英才,而四海杰出的青年纷纷会来到此地,有人是为了求得大道,有人是为了证明自己才是年轻一辈中的人杰。

    总之,封神学堂总可以满足这些年轻人的各种愿望。

    这座城并不限制外界人的进入,只是现在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因为大家不是去参与大比就是去观看大比了。

    那是一场属于年轻一辈的盛会,无数的年轻英杰都趋之若鹜,希望能通过这一场大比来加冕自己的荣光,在同辈里扬名立万。

    人嘛,总是要想自己与其他人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楚飞正走在封神学堂府邸间的道路间,这时,从他正面的方向有一行队伍走来。

    那行队伍的目标是他,楚飞能明显地感知到,稍微提高了一些警惕,拉紧了身边的姑娘。

    而两个小丫头似乎也察觉到了对面人的来势汹汹,抓紧了楚飞的手。

    “您是从玉虚宫中而来的客人吧。”前面那支队伍里的人,每个人脸上居然都蒙着一层淡淡的金光,居然是让他们的脸庞无法被看分明。

    如果有封神学堂的弟子在这里,一定能看出他们是学堂中的护院者。

    那是一支特殊的队伍,直属于学堂的元老院,当初建立学堂的几圣离去以后,学堂中过去几位长老便联合在一起成立了元老院,其中的长老有中立派,也有过去各派系的老人,他们一起掌控了整个学堂。

    “玉虚宫而来的客人,元老院的几位长老有请。”那支队伍中的首领继续淡淡地道。

    “元老院”楚飞听出了这恐怕就是现在封神学堂中最大的派系,也不知道当年与他有约的元始天尊又身在何方,但恐怕现在这些人是来者不善。

    “我知道了,带路吧。”楚飞也只是淡淡地道,语气波澜不惊。

    那支队伍的头领似乎意外于楚飞的随意,但他们也发觉到了楚飞的深不可测,恐怕也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

    这次元老院要惹上大麻烦了。那支队伍中的头领心想,但没有说出口。

    “好的,从玉虚宫而来的客人,您先请吧。”那一支队伍中的领队轻声的道。

    然后往前邀出了一只手,示意楚飞方向。

    然后差不多过了半刻钟以后,他们缓缓的走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前,那一座府邸也着实是奢华,在整座封神城中众多府邸始终也是相当的显眼。

    “玉虚宫来的的客人,我们到了。”那领队伸出了一只手示意前方,然后只是默默地站在了府邸之前,并没有再往内走。

    “阿玛”一个小丫头忽然从背后拉了拉楚飞的掌心说,“玛,我害怕。”

    而另一个小女孩只是啃着薯片,但嘴巴动的速度在一瞬间慢了许多。

    “没事的,有我在。”楚飞用他那只稳定的、有力的手拉紧了她们,“我保护你们。”

    “走吧。”楚飞拍了拍她们的肩膀。

    “走吧。”啃薯片的那个小妞也拍了拍丫头的肩膀,“我们一起。”

    丫头瞅了一眼。破涕为笑道“你还吃你还吃,你以后一定要成为大猪头的不,肥仔,对你就是肥仔”

    “一起吃。”肥仔似乎并不生气,从包包里拖出了一袋薯片,给她。

    “来,把手给我。”楚飞抓紧了她们的手,这时,那扇府邸的大门自发地打开了,一股冰凉的气息直从里面扑来,扑面而来。

    楚飞运转灵力,在他们身上加了一层淡淡而温暖的护体真气,走入府邸内。

    里面阴寒而黑暗,如果是胆小的人走进来,直会觉得自己走入的不是一座府邸,而是通向九幽的黄泉之路。

    楚飞缓缓走了进去,但是整个府邸之中似乎都空无一人,一点人声也没有,也没有一个人来招呼他。

    而内阁里面,既不开灯,幽暗森冷,而且还是没有一个人来招呼他,唯有案头点着两柄青烟,似乎刚刚才烧着。

    楚飞冷冷地笑,却就像主人一般地在正坐上就坐了下来,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想必这就是元老院给他的第一个下马威了,但是楚飞怎么可能会怕这些。

    几个时辰以后。

    府邸的深处,几位封神学堂如今的实际掌权者正在低语。

    “也把他晾来那么久了,差不多到时候了吧,毕竟还是那一位的人,而且有掌握御座。”

    “是那一位的人又如何,那一位早已离走经年,天高还皇帝远呢就再把他多晾些时间也无妨,也要叫他认认什么才是如今封神学堂里真正的掌权者,不要到时候他以为自己仗着一个御座还真能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不错,在如今的封神学堂里,他就算掌控着御座,但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哼”

    “常长老所言甚好,本该如此,先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到时候又给他一点甜头吃吃,他这种外界来的乡巴佬小子也就怕了,铁定他服软了,纵然他拿了御座又如何,到时候还不是任我们玩弄于掌心之中。”

    “甚好,不过还有一点那小子虽然是一个穷乡僻壤里来的乡巴佬,但身上毕竟有个御座就还是让本长老的心神总是有些许不宁。”

    “是的,这御座在他手上就像我们什么把柄始终被他抓着一样不行,到时候还得想个办法,把他手里的御座夺来,取而代之”

    “那常长老您的意思是,再晾他多少个时辰呢”

    被称为常长老的长老微微闭眼,闭目养神道“就再多晾一会儿吧。”

    又过了几个时辰以后。

    楚飞坐在府邸前的一处内阁里,主座之上,睁开了眼睛,而案上那烧着青烟的香已经燃尽了。

    两个小丫头也在他身边睡熟了。

    这时在府邸深处,那几位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点点头道“差不多了,护卫,去带他进来吧。”

    然而另一边,楚飞在长老院的召唤下,依旧坐在那一处阁内的主座之上,无动于衷。

    “可恶可恶”那几位长老愤怒道,“此子猖狂,居然不服从我们长老院的命令,以后怎还得了。”

    “软得不行就来硬的,便是逼也要把他逼出来。”一位长老狠狠地道。

    楚飞坐在殿内,忽然感觉天际上空仿若有无比大的压迫瞬间而下,朝着他的全身上下压迫而来,能释放出这股压迫的,至少也是大神级别。

    若是寻常的弟子在这里,定然早已经被这股超强的压迫吓傻,哪怕是封神学堂中万众瞩目如姬玄,刘辰运之流,那也是坚持不了多久。

    可楚飞是何许人啊。

    还是区区的凡人时,便敢直面地宫之中的神魔级高手魔主。

    曾经力拼过超级的神殿大神、炎渺,也于四大神国中的藩王王者面前面不改色,镇定十足。

    更何况就连世界上至高的王座,灵虚圣王甚至是夜之王。楚飞都俨然不惧,就算和他血拼,就算是战死都不惧。

    那么,一个大神的威压,楚飞又有什么好怕的,纵然楚飞现在失去了万灵世界的修为,失去了器魂,失去了星月神元,可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别说就是来了一个大神,这样的大神再加十个过来,也没什么好怕的。

    这种段位的压迫,对楚飞来说就像是吹来了一阵风一样似的,要来真的,换灵虚圣王,或许才能真正让楚飞凝重起来。

    楚飞眼中闪过了一丝讥诮,却又十分镇定,闭上了眼睛,继续闭目养神,他倒要看看这长老院未必还能把天翻过来一面不成

    “不好了,不好了,长老,长老。”长老院府邸中,护院匆匆忙忙地跑了进去。

    “封神学堂中长老院之内,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一位长老微微愠色,拂袖而去道,“怎么了,未必那穷乡僻壤来的乡巴佬小子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哼怎么可能,就凭那小子,想必在常长老的大神威压下,早就已经吓成了傻子了吧。”

    “长老”那名慌慌张张进来的弟子支支吾吾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小子估计已经都傻了,会一直坐在原地,无论我们怎么叫喊他,连动也不带动一下,闭着眼睛,就像死了一样。”

    几位长老闻言神色一变道,“难道是被吓死了不成”

    “也断无可能啊,常长老已经是刻意压制,已经把压迫放到了那小子能够容忍的极限。”

    “好歹他也是那一位的人,我们可以软制他,但他如果直接死了的话这恐怕恐怕不妥吧。”一位长老色变道。

    “快快,一起去看看。”几位长老以后站了起开,朝楚飞所在的院落内掠去。

    “玛玛,有人来了,怕。”小丫头忽然睁开了眼睛,从地上跳了起来。

    周围潜伏着的元老院诸老微微一惊,却是不动声色。

    怎么可能

    他们是压制了气息潜来,哪怕是寻常的神都难以发现他们的到来,这个小女孩在此刻居然说有人来了。

    莫非是发现了他们的踪迹,还是小孩子的胡言乱语,但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楚飞坐在阁内的主座上,也蓦然间睁开了眼睛,“来到来了,躲躲藏藏什么,都出来吧。”

    “糟糕,上当了。”

    周围潜伏着的元老院诸老一瞬间大惊失色,这小子没有死,而且似乎在之前大神的威压下毫无变化。

    不不,要知道刚才大神级别的威压袭上这整一座殿,就算那个得到了御座的小子安然无恙,但那两个小女孩似乎也豪没有受到影响一般。

    “天生神力,天生神力吗”几位长老微微一凛,本来觉得是必胜的局,如今却是多出了一些不可控制的迟疑。

    “呵呵。”几位长老知道自己已经被察觉,于是自然而然地从殿外走了进来,装作一脸的笑意道,“原来是客人远道于此,有失远迎,贤侄,有好了”

    楚飞也笑“请坐。”

    那几位长老顿时心中怒气大发,憋屈到了极点。

    不对啊这剧本。

    明明他们才是这里的主人好不好。

    怎么回事

    怎么好像现在这穷乡僻壤来的小子成了主人一样。

    不过楚飞叫他们坐,毕竟也不是什么错话,几大长老也不好借题发挥,只能强忍着心里无比去的憋屈,脸上带着勉强的笑容,笑得像哭。

    “好、好,贤侄有礼了。”然后坐在了周围的座位上,笑得很难看。

    几位长老都在一直加油地使眼色,不行,他们得尽快地挽回这糟糕透顶的局面。

    “这贤侄啊,今日你带着御座,便是代表着玉虚宫来到了学堂,自然,我们都要以最高的规来招待你,只是我等老朽实在是愚钝,有失了一些礼节,还要请贤侄多多担待。”

    楚飞微笑,默默地听着,示意各位长老继续说着。

    几位长老暗暗地相时了一眼,这小子如今一言不发,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些什么药,倒是有一点难办。

    其中一位长老勉强的露出了笑容道“这个贤侄啊,既然你今天来了,我封神学堂就直接封你天字号弟子的身份,也无什么不可。”,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