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 68章 借力

作者:赵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恩不在是不争的事实,江荻实话实说“他的护卫找到了他,把人带走了。这一次,他没有不告而别,而是让我把这个交给哥哥。”

    说着,江荻把天恩的名帖交给了顾籍,并交代了名帖的用处,又道“这种东西好不好用的,得看在谁手里。我等闲不出门,自然用不上这个;陆通拿着也不知道找谁,也找不到人;青山哥那里不缺这百十人,说来说去,只对小哥一人有用。便是小哥受之有愧,也只能给小哥了。”

    最后那句调侃,说中了顾籍的心思。前头一番话,却又解释了只能顾籍拿的原因。顾籍轻笑,揣了名帖,没理会妹妹的揶揄。

    等他收了名帖,江荻那里的问题又抛了过来“小哥如何说动方、陈两家,一起来办这六艺大比的”

    这正是教妹夫的好机会,之前在泰山书院不方便说,这会儿都是自家人,没什么不好说的,顾籍便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却以一句教导的话为开头“其实很简单。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做事前,考量多人之间的相互利益,做出相应的计划。”

    首先,刘观来山东,是修河道。但这事,可不止刘观一个人会做。他来山东修河道,必须损害了原本修河道之人的利益。这个人不是别人,平江伯。修河道一事,平江伯比刘观还擅长此事,江淮一段的河道,便是平江伯疏通出来的,且成效不错。若非刘观,山东的河道,必然也是他的事。

    其次,刘观的另一职业是御史,一个可以弹劾京内境外官员的位置。还是那话,谁能没点猫腻但没有人愿意被抓把柄,有他在,山东布政司方大同维持自己的羽翼,便维持的十分艰难。

    抓住这两点冲突,顾籍不过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平江伯说上话,做了这牵线之人;又拿李师的话,传达天子意,给方大同摆脱刘观的机会。事实上,方大同并不相信顾籍的话,但他需要相信,又有平江伯的支持,自然就做了这样的选择不是针对刘观,而是给刘观一个下马威。

    除了这两帮人,顾籍还赌了第三家下场,孔家。

    顾籍说“南北分榜一案后,孔家立即支持了泰山书院,并派出优秀的子弟入世教学,可见对山东羽翼的爱护。刘观这样的外来人横行山东,他们必不乐意。别说有孔三十六在,便是没有,我也会让人把刘家的所作所为,公布于众,传到孔氏族长的耳中。”

    陆通听了这些,除了对顾籍的佩服之外,感慨道“这事说来容易做来难。首先,平江伯善修河一事,我们就不知道;南北分榜之事也只是略有耳闻,但不知道孔家做法;方大人那人,就更无从得知,不知如何相劝了。”

    这是实话。

    如果人人都知道,这事自然就不难了。是以,陆通这一次的示弱,顾籍没有多言。他不说,江荻有话说“果真如小哥所言,刘景高做的事,还有一件。他离开那日,打杀了西赵数十无辜百姓。”

    “阿荻你有没有事”

    “这种事妹妹怎么不早说”

    陆通和顾籍同时惊吓起身,各自关心、追问着。江荻淡定拉二人坐回去,自己道“不说我功夫如何,天恩那会儿还在,我能有什么事刘景高那欺软怕硬的,不能怎么着我,才去伤了村民,并陷害与我。好在只有伤,没有亡,我已经各做了赔偿。下剩的,就是陆通你和小哥,替无辜的村民讨回公道了。”

    陆通听完,随即表示“那就明日吧,明日我回沂水一趟,看看谁愿意和我同去济南府。聚齐了人,十七那日,我们再出发去济南。”

    顾籍认可“明日我休息一日,后日与你同去。”

    这话别人来说是正常的,顾籍嘴里出来,就显得他过于“安分”,陆通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顾籍察觉,朝江荻努了努嘴,眸中带着“怕”。这样怕妹妹的顾籍,别样生动,有趣。陆通瞧了失笑,错失了探究的机会。

    与之相反,江荻从这顾籍一眼看出胆怯,立即问“小哥连日奔波,伤口不仅美好,又严重了是不是小哥,你都二十五了,还没给顾家留给后,能不能爱惜自己的身体”

    顾籍嘟囔了句“肩膀受伤而已,又不是”

    江荻眼神一厉,道“小哥你说什么”

    顾籍果断闭嘴“没什么妹妹说的是,我明日哪里都不去,就在家躺着,可好”

    江荻犹不满“外甥像舅这话一点没错,暖暖话还不能说几句话的时候,每次惹了我就是会赔礼,哄我。哄完之后,下回照犯不误”

    话是絮絮叨叨的,情意则是满满的,家里有个妹妹,真的很好。顾籍轻笑,习惯性抬头去拍妹妹的头,扯动了伤口,疼得一抽,只能收回了手,却还要把锅丢给陆通“哦,妹妹长大了,都嫁人了,小哥再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拍妹妹的脑袋瓜子了。”

    陆通

    从前你少拍了么

    敢怒不敢言的陆通,念及顾籍这番辛苦也是为了自己,没揭小舅兄的短。这时,陈妈妈来报“大奶奶,晚饭已得,可以用饭了。”

    陈妈妈已经表明身份,这会儿就多看了顾籍两眼,眼圈略红。江荻瞧得分明,就与顾籍介绍“陈妈妈不仅是顾家的人,还是服侍过我们父母的人。她说小哥喜欢叉烧和盐水鸭,最喜欢吃的是豆腐。豆腐怎么做都爱吃,今日的汤就是文思豆腐,还是陈妈妈亲手做的。”

    这些东西,的确是顾籍喜欢吃的,只是他已经多年不在乎自己喜欢的东西。忆起从前幸福之际,顾籍不忘问陈妈妈“你是母亲跟前的人吗我怎么不记得你了”

    陈妈妈道“二爷自然不记得老奴了。老奴原是老太太跟前的,后来指给了老爷使唤。二爷出生没多久,老奴就嫁给了回事处崔管事的儿子。主人恩厚,崔家的日子极好,婆婆和相公都不叫老奴出来做事。因此,二爷就没见过老奴几回,老奴倒是远远瞧过二爷几次。”

    顾籍自永乐七年被顾老爷子找到,便对勋贵之家的事颇有了解,尤其是顾家的。陈妈妈最可能的身份,便是顾父名义上的通房丫头,只是恰好没用上而已。尤其是当主母连生两子,育嗣有功之后,通房被打发十分正常。但是陈妈妈自己愿意吗顾籍从她现在的脸上,看不出她的心思。,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