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七章

作者:墨书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蚁王彻底累趴下时,跑在前方的秦婉婉终于不堪重负,在她妈最后问了一句“婉婉,妈妈想抱外孙”那一刻,两眼一翻,直接往后倒去。

    简行之一把接住她,有些愤怒“人都晕了,怎么取触角啊”

    666沉默片刻“目前对战任务已完成,那只蚂蚁基本跑废了,要不你帮她取了那对触角吧。”

    简行之“”

    原来你追我赶,也算对战。

    不过还好她晕了,相比起要想办法让她赢,他直接取了那对触角容易多了。

    简行之想清楚,也不再烦躁,把秦婉婉放在地上后,直接从她腰间直接拔剑,提着剑回到蚁王面前。

    蚁王见他去而复返,立刻想要站起来,结果刚一支撑着自己起身,腿就一软,一个踉跄又摔回去,趴在地上气势汹汹“你还敢回来”

    “我为何不敢”

    简行之嗤笑,他抬眼看了蚁王身上一眼,剑在它周边画了个圈,一个法阵在蚁王身下亮起来。蚁王身上慢慢浮出稀薄地三条血线。

    “我不杀无辜之人。”

    简行之看向三条血线“你身上背着三条孽债,我给你个机会说清楚。”

    “我若不说呢”

    话音刚落,简行之神识威压骤然爆出,死死将蚁王压在地上“不说就去死。”

    “我说”

    威压一出,蚁王当即明白自己招惹了个什么人物,它马上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开始招供“我吓过一对小新人,男的把女的推给我就跑,我把人放了,回去之后这女人另嫁,男的上门抢亲,路上掉河里死了。”

    “我吓过一小孩儿,这小孩儿在我洞口尿尿,我吓了他以后,掉了一魂在我这儿,现在听说傻了。”

    “我还吓过一老先生,这老先生在我门口念书,他不仅念书,他还带这学生来采风,我忍无可忍,出来一吓他也掉了一魂在我这儿,现在在家里,天天和人家说,到处都是大蚂蚁”

    蚁王痛哭流涕“道君,我错了,我悔过,我以后再也不吓唬人了。”

    “你没杀过人”

    简行之皱起眉头,蚁王点头“没,我刚出道,”说着,他谄媚笑笑,“正准备杀呢,不就遇到您了吗。”

    简行之没说话,他转着剑“没杀过,那我就留你一条蚁命,可你这对触角,我就带走了。”

    “等等”

    蚁王看着剑到触角,它大喝出声“您把我带走吧”

    简行之顿了顿,蚁王抬起最前排的脚,搭在自己两把钢刀触角上“道君,您是有能耐的人,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您看得上这对触角,不如直接把我也带走,我愿意您的鸡犬,您的灵兽,您最忠诚的仆人您不知道,”蚁王快哭出来,“我这对触角,是我专门改造的,花了不少灵石,真的不容易。”

    简行之没说话,蚁王赶紧跪在地上“道君,我能打能抗,还会做饭,会唱歌会跳舞会逗女孩子开心,特别风趣,刚才姑娘您想追吧我帮您”

    “我看你是瞎了。”

    简行之嗤笑,但一想到他和秦婉婉风餐露宿,这只蚁王算不上大恶,取触角因果有些勉强,便干脆收剑。

    “等一会儿那女人醒了,你自己去认主。”

    蚁王愣了愣,结结巴巴“可是可是”

    “她会飞升的。”简行之知道蚁王担心什么,冷眼看他一眼,“好好侍奉就是。”

    听得这话,蚁王眼睛一亮,简行之又补充“我的身份,敢透露一句”

    “我懂”蚁王立刻借口,“我什么都不知道,您放心”

    简行之收起威压,转头走向秦婉婉,蚁王化作人身追在简行之后面,高兴说着“道君,小的名叫南风,道君怎么称呼”

    “姓简。”

    简行之说着,弯腰把还昏迷着的秦婉婉从地上背起来,蚁王正伸手要帮简行之背人,简行之就抬手挡住他。

    “去把留在你这里的两道魂魄还了,给我找个空白的招牌板,再带一百只惑心蚁到寻仙镇城门口找我。”

    说完,简行之背着秦婉婉往密林外走去,南风抓了抓头,便赶紧去干事。

    简行之背着秦婉婉刚出密林,就看见百岁忧疯疯癫癫跑来。

    “别追我啊,我不好吃的”

    百岁忧一面喊一面跑,眼见着要撞到简行之,简行之抬手就是一巴掌,当即给百岁忧扇懵在原地。

    简行之没搭理他,径直往外走,没一会儿,百岁忧清醒过来,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赶紧跟上简行之“张兄你怎么在这儿李姑娘怎么昏迷了你刚才看见一只大蚂蚁了吗大蚂蚁追着我咬,好恐怖啊。”

    简行之没说话,百岁忧一直在念叨他刚才看见的幻境,心有余悸“没想到这些惑心蚁这么厉害,张兄你怎么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

    “闭嘴。”

    简行之瞪他一眼,百岁忧吓得立刻噤声。

    三人驾马回到寻仙镇前,简行之朝百岁忧扬扬下巴“自己回去。”

    百岁忧根本不敢拒绝,只能提醒“马”

    “回去还你。”

    百岁忧不敢再说,赶紧驾马跑开。

    简行之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就看南风扛着一块招牌小跑过来,简行之见周边无人,提剑直接刻下“悦来客栈”四个字,收剑之后,吩咐了一声“跟上。”

    说完,便驾马入城。

    南风扛着招牌跟着简行之小跑到客栈,简行之翻身下马,老板一看简行之回来,气势汹汹上前“你还敢回来我”

    话没说完,简行之把南风扛着的招牌往店空着的门头一甩,招牌稳稳当当落下,一瞬间,剑意从字里行间横流肆意,在场有的剑修“噗通”一下就跪了。

    “此等剑意,简直是仙界之音,闻所未闻。”

    “天剑宗开山老祖的剑意,怕也不过如此”

    “啊”人群中传来惊叫,“我悟了,我筑基了”

    “师父”有人干脆对着牌匾跪下来,直接隔空拜师,“受徒儿一拜”

    人群熙熙攘攘,众人对着牌匾左右议论一阵后,终于才想起来“这牌匾哪儿来的”

    “谁写的”

    所有人一起抬头看向简行之离开的方向,随后又看向老板,老板结结巴巴,带了几分怀疑出口“张三”

    对于这一切惊讶、吹捧、艳羡,简行之十分习惯,南风则骄傲扬起了胸膛。

    他惑心蚁王,以后也是要升天的鸡犬了

    简行之扛着秦婉婉进了房间,把人往床上一扔,让南风去备饭后,就去洗澡。

    等秦婉婉醒过来,已经是深夜,秦婉婉心有余悸睁开眼睛,一睁眼,就看见一个头上带着两根触角的男人跪在地上,目光发亮,乖巧看着她。

    “你谁”

    秦婉婉捻了个法诀立刻后退,简行之坐在一边,吃着苹果,吩咐南风“介绍一下。”

    “主人您好,”南风面带专业微笑,“我是您以后的灵兽南风,是一只可爱又善良的惑心蚁,往后岁月漫漫长,余生请多指教。”

    听这尖嘴猴腮男人的话,秦婉婉愣了愣,片刻后,她有些发懵“蚂蚁也成精了”

    “讨厌啦,”南风低下头,“人家好歹是一只修炼了五百年的蚂蚁呢。”

    五百年大概是修成蚁王了。

    秦婉婉缓了缓,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她慢慢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小心翼翼开口“所以,之前吓我的那只大蚂蚁是你。”

    “都过去了。”南风顿时紧张,赶紧否认,“主人不必多想”

    “别聊了,”简行之在一旁看他们聊天,把吃完的苹果扔盘子里,起身到了秦婉婉旁边,秦婉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简行之拉着手往手心一割,直接按在南风头顶上,“认主吧。”

    这一剑快得秦婉婉连他什么时候拔剑都没看清,等反应过来时,疼痛已经从手心传来。

    “痛痛痛”

    秦婉婉哆嗦着叫出声,简行之一动不动按着她,南风脑袋上出现一个法印,法印迅速缩小为一个红点时,简行之放开秦婉婉的手,秦婉婉一把收回来,开始吹气。

    “好痛好痛。”

    “娇生惯养,偷奸耍滑,”简行之双手拢在袖中,低头看着给自己吹气的秦婉婉,“不思进取,弱而不自知,还不以此为耻,好生修炼。”

    秦婉婉不说话,她给自己吹着气。

    忍,她忍,这就是简之衍的人物设定,他只是嘴毒,他人不坏,他和她出生入死,对秦晚一片痴心,她不必要为了一个纸片人发怒,但深吸几口气后,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从床上一跃而去,直接冲出门去。

    简行之双手拢在袖间,提了声音“去哪儿”

    “你给我等着。”

    秦婉婉扭头指着他“我给你安排了就回来。”

    说完,秦婉婉把门一甩,直接下楼。

    她刚出门,就看见百岁忧坐在楼下喝酒,见到秦婉婉,百岁忧举杯笑起来“哟,李姑娘。”

    “百岁忧,”秦婉婉疾步下楼,“你知道哪里能给人找工作吗”

    百岁忧得话,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什么,抬手指向门口“东街有个万事坊,若你是想给凡人找点事儿干,可到那里去托人买个职位。”

    秦婉婉得话,拍了拍百岁忧的肩“谢了。”

    说完,她就气势汹汹冲出去,直奔万事坊。

    “宿主”38看见秦婉婉火气上头,忍不住劝她,“其实这个简之衍也是好心,你看,现在你又多个灵兽,没吃亏。”

    “不。”

    秦婉婉摇头“我看透他了,他就是个灾星,你看,打从下山,他给我惹多少事儿了他捅我、割我、伤害我,惹城管、惹路人、惹这些boss,再和他一路,我小命难保”

    “不可能,”38立刻否认,“你可是大女主,你不死的。”

    “我会疼啊”秦婉婉愤怒出声,“饭要一口一口吃,怪要一个一个打,我可以慢慢修炼,为什么非得走这种极端方式呢我们快乐修仙不好吗素质修仙不行吗非得填鸭教育你别说了,”秦婉婉说得认真,“他,我甩定了。”

    说着,秦婉婉冲进万事坊,入门之后,抬手拍到桌面。

    “麻烦给我在凡间找一个稳定又安全的工作”

    “好嘞。”掌柜抬手收钱,回头抬手一挥,高处柜子打开,卷轴飘然而下,“相思国红豆镇粮仓管事,十个灵石,姑娘看这个职位如何”

    “工作稳定吗”

    这是秦婉婉最关心的事情,不能把简之衍饿死了。

    “稳定。”掌柜笑起来,“相思国一贯与世无争,如今更是太平盛世,此职位领朝廷俸禄,十分稳定。”

    “每月多少钱”

    “十两纹银,两石精米,麻布两匹,冬日炭银二两,节日时还有另外的补偿。”

    “分配住所吗”

    “这自然是分的。”

    “工作时间长短呢”

    “每日不超过四个时辰,一月休沐十日,节日遵循朝廷安排,工作很清闲,除了入库出库时做个记录,其他时候几乎没事,还可以看看书。”

    “我”

    “我能去吗”这句话哽在喉间,秦婉婉者才想起来,她是给简之衍找工作,不是给自己找。

    她一瞬有那么几分悲伤,相对于当个大女主出生入死,她更想去拥有这种,国家分房子、分大米、工作稳定、一天工作不超过八小时,一个月休息十天的工作。

    掌柜见她不说话,小心翼翼“姑娘要不换一个”

    “不必了,”秦婉婉虽然充满嫉妒,还是掏钱,“这个工作我要了。”

    “好嘞,”掌柜立刻拿出一个礼盒,“介绍信、上任函、官印、就职说明书都在里面了,欢迎下次光临。”

    秦婉婉心疼给了钱,提着礼盒出门。

    站在门口,她深吸了一口气。

    简之衍,我对得起你了,以后好好当个公务员,为世界尽一份力,做个好人吧</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