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蒋萱没办法再装可怜,江柏...)

作者:林绵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什么事。”

    江柏尧总算开了口, 他这才迷迷糊糊的想到,似乎之前那场鸿门宴上陈胜羽提过,说蒋萱跟陈仙贝借了六十万出国留学。蒋萱知道这件事她是躲不过去了,明摆着陈仙贝就是知道江柏尧要来看她, 所以才让律师在这个点过来给她添堵。

    不过事已至此, 她也只能认了。

    换个角度想想,让江柏尧知道也不算是坏事, 现在她妈摆明了是不会卖房子给她还债, 她也相信,如果她没在指定期限内还清六十万, 陈仙贝绝对不会手软,现在江柏尧知道了,以她对他的了解, 他肯定会为她以解燃眉之急。这免去了她开口借钱的尴尬, 一定程度上还是保全了她的自尊。

    华人律师将事情简单说给了江柏尧听。

    江柏尧皱着眉头, 细想了一番, 沉声道“我来还这笔钱。”

    蒋萱连忙说道“不, 不用,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真的不用你来帮我还。”

    她知道, 这肯定会有一个推拉过程, 她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帮忙。尽管最后的结局会是“他偏要为她还、她屡次劝阻过无效只能含泪无奈答应”,但这个过程是不能省略的。

    她嘴唇动了动,正要说些什么。

    哪知道华人律师却见缝插针地、一板一眼地说道“蒋小姐,我们这边是建议一周内尽快还款, 当然我知道你囊中羞涩,如果你这边实在是拿不出钱来的话, 你可以出示一下检查单,再申请医生的证明,证明你这几个月都没有劳动能力,我试试跟我当事人私下协商,看能不能争取拖延一个星期。”

    蒋萱“”

    华人律师似乎也猜到她可能会打断自己说话,便加快了语速,“蒋小姐,需要提醒你的是,你的经济状况我有所了解,之前你的学费还有生活费都是由我当事人,在拿到律师函之前你并没有兼职任何工作,抱歉,站在我当事人的角度,我会担心你有跑路的可能,所以这段时间都有注意到你的动向,以你目前的资产,如果没有他人的帮助,很难还清这六十万。”

    烦死了

    蒋萱实在是气不过,“别说了”

    华人律师点到即止,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她。

    江柏尧也看了过来。

    蒋萱意识到,自己被人激怒了,也许这正是陈仙贝想要达到的目的。

    她立马委屈的,虚弱地说“请您别说了。我会还的,我一定会想办法还。别说了行吗”

    华人律师满意了,微笑着点头。只要答应还钱,一切都好说,就怕遇到老赖。

    江柏尧却看不下去了,在他眼里,这位律师是咄咄逼人,蒋萱都已经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这般虚弱了,为什么还不放过她陈仙贝就这么缺那六十万

    他深吸一口气,隐忍到了极点,“不用这样欺负人,这笔钱我说了,我来还。”

    蒋萱欲言又止,很憋屈的将之前准备好的话语,都咽了回去。

    现在这样,好像是江柏尧被逼着还的钱,实在不符合她的初衷。

    江柏尧的确是怒气丛生。他不明白,陈仙贝如果有所不满,大可以朝着他来,这样对付一个无辜的人算什么,那六十万对陈仙贝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之所以逼着蒋萱,就是想报复想出气而已。退婚了还不够,还要这样置人于死地

    华人律师走上前来,从公文包里拿出纸来,“这样就很好了,这是还款证明,这位先生,请您在文件右下角签上您的名字,证明您是为了蒋小姐还钱,另外,这是我们律师所的账号,等您什么时候把钱打过来了,我会派人来送正本欠条,对了,这里面有蒋小姐过去一年花费这六十万的账单明细,您需要检查过目吗”

    江柏尧已经忍到了极点,猛地看向那律师,如果不是他脾气好,他早就一拳头砸了过去。

    他一字一句道“不用,滚开。”

    他的表情看起来很不好,有下一秒就要揍人的迹象。

    华人律师明了,“江先生,需要提醒您的是,我开了录音机,”他指了指衬衫上的纽扣,“这里有个微型摄像头,如果您对我有言语上的侮辱以及肢体上的伤害,届时恐怕您在这里也会惹上不必要的官司。”

    江柏尧深吸一口气。

    蒋萱也担忧地艰难地伸出手想要去阻拦他,可怜兮兮的哀求“柏尧,你冷静一点,不要为了我打人。好不好。”

    江柏尧只好签了字,也留下了华人律师给的账号,律师功成身退,满意的离开,病房里又重新恢复了安静,不过之前的氛围再也回不去了,蒋萱没办法再装可怜,江柏尧也升不起怜惜,此刻他还在盛怒中。

    蒋萱想到事情根本就没向自己的计划那样发展,气氛还被毁了个彻底,气得咬紧了牙关,这一刻她面色有几分扭曲,幸好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江柏尧也没看到。

    华人律师一出医院,就跟陈仙贝打了电话。

    陈仙贝十分满意,正在烦恼等江柏尧转账六十万过来后她要怎么挥霍才好。

    封砚说的话她当然都听了进去,她有这么好的条件,就应该过得快乐。吃过午餐之后,她就带着芳芳准备去商场购物,刷满六十万。

    陈仙贝也没想着带司机,偶尔她也会有自己开车的兴致,今天她比较高调,开的是大伯送的兰博基尼,带上芳芳准备去她常去的那一片商区。哪知道在空旷的道路上她碰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人,那个人正在路边打电话,显得很焦急的模样。

    陈仙贝在经过这辆车旁时,刻意踩了刹车减慢了车速,终于看清楚了,这个人是封辞的太太。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本来她跟封太太就不熟,几乎都没有交流过,之前碰上这种事,肯定也不会去管,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她都跟封砚成为朋友了,那看着封砚的嫂子碰上事了,最起码也应该去问问需不需要帮忙。

    想到这里,她干脆停好车,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芳芳也跟着她下去。

    乐颜也没想到今天会这么不顺。

    今天是她婆婆封夫人的生日,中午是有饭局的,她因为有点事现在才出发过去,哪知道车子在半路上抛锚了。她正在跟管家通话,管家也说了,会尽快派车过来接她,可这样一来,饭局她可能要迟到。这一块也没见到出租车,她连路都不是很清楚,司机一边检查一边说要帮她叫一辆车,谁知道,因为去的地点是封家名下的一个度假村,离市区有些距离,竟然没有人接单。

    正在她有些心烦意乱的时候,一道轻柔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封太太”

    乐颜转过身,才发现来人有些眼熟,再稍微沉思一番,便想起来她是那位陈小姐,展颜一笑,礼貌地颔首“陈小姐,你好。”

    陈仙贝还很惊讶,没想到这位封太太居然还记得她。

    简单的寒暄过后,陈仙贝主动开口问道“封太太,你的车是不是出了问题,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她顿了顿,“或者你要去哪里,我送你一程”

    乐颜有些意外这位陈小姐的提议。

    第一想法是婉拒,毕竟她跟这位陈小姐并不熟,而且她去的地方有些远,实在是不方便麻烦她人。

    陈仙贝也看出了她的犹豫,便笑着说道“我正好有空也没别的事,之前就听姑姑说过,她的好友是封太太你的表哥。”

    实际上,陈仙贝也有自己的想法。

    她知道封砚心里很着急,想了解家里的近况,又不好意思跟她要求。

    她的朋友圈没有跟封家重合的地方,去打听的话又怕显得太刻意,会引起不必要的事端。

    现在有现成的机会,无论能不能从封太太这里问到情况,能帮到她也是一件高兴的事。

    乐颜见陈仙贝态度是真诚的,说送她一程的话听着也不像是客套话,这才迟疑着点头,“那就拜托陈小姐了,真的非常感谢。”

    乐颜倒也真的不会让陈仙贝送她去度假村,而是报了一个中间的地点,一上车后,她就跟度假村那边打了电话,让那边派车来中间地点来接她,这样算起来的话,时间就刚刚好。

    陈仙贝看乐颜的气色并不是很好,便让芳芳也陪乐颜坐在车后座,以备不时之需。

    乐颜这段时间忙前忙后,整个人都消瘦了许多,刚刚又着急上火,这会儿脸色有些苍白,陈仙贝正在开车透过后视镜看到她的脸色,便说道“封太太,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乐颜笑了笑,气息有些不稳的回“我有点低血糖,没事的,不用担心。”

    陈仙贝了然,她比较瘦,也是有轻微的低血糖,家庭医生都建议她随身携带水果硬糖,想了想,对芳芳说道“芳芳,你看看我包里有没有水果硬糖,有的话给封太太吃两颗。”

    芳芳应了。

    正好陈仙贝的包刚才就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她倾身够到了包带,提了过来。

    乐颜没想到陈仙贝会这么贴心,肩膀微松,笑道“陈小姐,谢谢你。”

    “举手之劳。”陈仙贝知道她指的不仅是水果硬糖,也是在感谢她送一程。

    芳芳拉开包链,在里面果然发现了一个透明的糖果罐,拿出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将包里别的东西也拽起来了。

    一根抽绳落在了车座下面。

    乐颜下意识地弯腰去捡,在捡到那根抽绳时愣了一下。

    小叔子封砚不喜欢穿正装,平日里穿得最多的就是休闲宽松的卫衣,他又比较臭屁,看不上别的牌子不喜欢跟别人撞衫,便请了专门的设计师为他量身订制他的衣服。

    抽绳的金属扣上都刻着他名字的大写字母。

    乐颜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这根抽绳上的金属扣。

    这一眼,令她彻底呆了。

    上面清楚地刻着fy

    她内心惊涛骇浪,表面上却很淡定地将那根抽绳递给了芳芳。

    芳芳也随手接过,下一秒放回了包里。

    这根抽绳,芳芳也是知道的,之前她看到大小姐将这根抽绳挂在阳台上时,还有些惊讶,之后这根抽绳又出现在了大小姐的床头柜上,没两天她收拾房间看到这根抽绳时,还问了大小姐要放在哪里,大小姐的神情当时似乎有些懊恼,嘀咕了一句“怎么带不进去了”这样的话,随后嘱咐让她放在包里。

    她以为这不是一根普通的抽绳,便放进了大小姐这个月使用频率最高的包里。

    整个过程都没超过几秒钟,陈仙贝正在开车,于是也没有注意到这一幕。</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