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章 荒凉谜处寻遭罪,物辔已成嘴中罪

作者:唯沐君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悢悢的表情变得十分的恐惧不说,当他看到这一街景的时候,非常胆小的来到我的身边,看着我手上的觖,小声的问我“韩峻竣,你这是你不害怕吗”“哼害怕在我韩峻竣看来,这世上只有一样东西很害怕,就是危害到我家人的事”他没有再说话,而是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就听见不远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出沉闷的叫声。由远至近,这声音也是越来越洪亮。“你想要活命吧”瞥了悢悢一眼,他的眼神看上去尤为的慌张。“要”这个字从他的嘴里蹦出来,我就知道他还是一个懦弱的人,这么一个人居然可以成为黑社会的老大,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轰”这声音居然还持续了5秒的时间,听上去更像是什么野兽,只是这里还是街道,这里四周围都是建筑物,如果有什么东西接近我们,应该是可以看见才对,为什么都看不见只是听到有声音的接近“韩峻竣,你看这是什么”看向悢悢所在的地方,就看到一个奇异的东西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而且还是直接出现在路边共享单车的筐子里拿起这么一个东西,将这小巧的东西给看了看,这么一个类似于钥匙形状的东西,这玩意既不像刀钥匙,又不像繇爰匙,这又是一个啥东西物辔当看到这东西尖部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东西必定会出现在这世上瞾侑匙,又名召幽匙,为什么古人要叫它瞾侑匙是有原因的,因为在古时候召幽是一个非常忌讳的词语,而且在远古时期,古人多会将这种物辔给供奉起来,但由于这种匙的力量过于强大,可以召唤幽灵一样的怪物的同时,还会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十分的虚无,所以才改名叫瞾侑匙。

    当拿起这东西的时候,我和悢悢的身边由原本多是建筑物的地方变成了一块十分荒凉的草丛之中。悢悢更是吓的站在那里不敢走动。“韩峻竣,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对吧”“我不知道别以为我和你一样什么都知道,我只是知道变成这个样子和我有关,至于会出现什么一个状况,我也是一头雾水”这瞾侑匙忽然发出了一道昏暗的光芒,向前方照射了出去,有一个怪物正以不是非常快的速度向我们这里赶来。要说不是很快,还不如说它的速度跟大象一样,那么晃晃悠悠的小跑而来。“长颈象”这家伙,除了头部长的和大象一样,身上的其他部位都和长颈鹿一样,所以被誉为长颈象它的出现,我一下意识到,我即将要有一个新的武器可以拿到但我现在不能说,在悢悢的面前,我还是要保持更多的神秘感“韩峻竣,你居然知道这玩意叫啥”“当然你给我躲好了在我们离开之前,你千万不能死”“是”悢悢忽然这么大声蹦出这个字,让我吓了一跳,看向他,他已经在离我有些稍远距离的地方了。

    这长颈象的身材和远古时期的恐龙倒是有了那么几分相似,只是它并不是恐龙,所以我并不用过于担心打不过这玩意。看到我如此淡定的样子,它那表情也变得格外的暴躁。不妙要不是我眼疾手快的往身边滚去,我肯定被它那粗大的头颈给砸个正着来到它的左侧,我刚想上去,它已经注意到了我的位置,这家伙居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难不成它刚才听懂了我和悢悢所说的那些话了“悢悢,帮我打掩护”“好勒”我和他这么大声叫喊了两声之后,这长颈象忽然将注意力放到了悢悢所在的位置。好家伙趁着它的注意力不在我这里的时候,赶忙跑到它的身下,我刚要将觖给刺向它的脚,它忽然将头颈向我这里拱了过来“哎哟哇”我已经注意到了,只是为时已晚,被它的头给顶了个老高让我重重的栽在了地上。这是个什么玩意看来对付这种家伙得要十分的小心才行了既然去到他的身下不行,那我就去到它的尾巴处。当我还没有去到它尾巴处的时候,它的尾巴在不停的来回快速晃动不对快逃好在我反应及时,忽然感觉到一股恶臭味扑鼻而来站在不远处看向它,刚才被它尾巴给扇的溅的到处都是它的屎,真是让我十分的恶心

    它怎么不动了“悢悢”为了确保他没有被这庞然大物给杀死,我叫了出来。“别叫,我还活着呢”这长颈象似乎没有找到悢悢,倒是将头回到了我这里,看出来了,它没有找到悢悢,而是将注意力再一次回到了我这里这一次。它的速度倒是十分的快比之前出现的时候还要再快上23倍“呀”看来这次我是不能智取它的性命了和之前好几次的一样,必须要拿着手中的觖来和它硬碰硬,就看这次谁可以安然无恙了“额啊”我好像又一次被它撞飞了赶忙睁开眼,我居然被它顶在了它的身子的正上方只是它居然将头伸的十分的高完了不行将手中的觖胡乱挥舞着,它依然屹立不动的站在那里不断的摇头晃脑,似乎就是在等着和我来一次决死反击快要接近它头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我就知道这次我肯定会再一次受到重伤

    终于停下来了刚才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缠绕起来了但又是十分平稳的落在了地上,就像是被什么玩意给救下来一样。睁开眼。悢悢正满脸疑惑的看着我。“哎哟”这猛地看到他的脸,还真的是让我没有来得及反应,将我吓的心跳加速了不少。一个坐起,刚才的那长颈象已经一命呜呼了,它的头颈也不断的流淌着血液,看上去是被我的觖给砍的到处都是伤“韩峻竣,你是个狠人”悢悢再一次向我竖起大拇指,我还是没有理他。站了起来,深呼吸了一下,我来到了这长颈象的肚子处,悢悢也跟了过来再次看向我手里的觖,已经从中间断成了两截不得已,我只能拿着还剩下的半截,对着这长颈象的肚子划了上去。

    一股的血腥味迎面而来,我早已习惯了这味道,而悢悢并没有,就听到他在一旁不断呕吐的声音,就知道他已经无法接受这么恶心的场景将肚子划开,并没有看到那根玩意继续向背脊处划去。“哇”我就知道,还是可以找到不是在肚子处,就是在背脊处那根比镰铎怖牢柱还要再坚硬几分的一样武器颈杳碎这颈杳碎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没有手柄的剑,而它的双侧都是开了封的刃,在它的头部有一个象牙质的小环紧扣在上面,看上去更像是融为一体的可伤害部位一样。现在有了这颈杳碎还是不行,还是需要一样物辔来进行一个手持的加固。只是这物辔

    看向身后,悢悢似乎也已经呕吐的差不多了,他的脸上有些煞白,就知道他刚才已经将肚子里的所有食物给吐了干干净净颈杳碎也瞬间从我的手上消失了,我知道现在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了。只是这里空旷到什么都没有,如何出去却成了一个大问题。“韩峻竣,你在找什么”看向不远方,好像有什么东西横卧在那里那东西,像极了我在消失的水氏兄弟房屋那里所看到的一样东西,走过去,再一看,这玩意不就是我还想确认这玩意是不是牛代的时候,悢悢居然忽然将这东西给夺了过去,往嘴里塞了进去“喂”我想拉住他,但没有拉住,就看到那样东西已经在他的嘴里,被他咀嚼着,好在这玩意也是十分的坚硬,他根本无法咬动趁他拿出来的瞬间,一把将这东西给抢了过来,在身上反复的擦着。再看去,这玩意居然发出了暗色的光,瞬间,我身上的血迹忽然都消失了牛代这玩意正是牛代“谁让你乱吃东西的”“我肚子饿了”“饿了就能乱吃”“那这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吃草啊”“那玩意能吃“”“红军万里长征,连树皮都吃,难道草就没有人吃了”他这次被我怼的说不出任何话来,就这么非常出神的看着我。不对,他的眼神好像不是看着我,应该是别处。顺着他的眼神,看向后方,他已经静悄悄的,猫着腰走了过去。看到他双手做着随时准备扑向什么东西的姿势,我就知道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应该可以吃的猎物了“我终于抓住你了”

    来到他的身边,将他手里的东西给看了一眼,这玩意不正是猫龟嘛虽然长的像乌龟,但它确实是一个会喵喵叫,背壳上长有毛的一种乌龟。这东西身上对那个物辔悢悢已经迫不及待的将这玩意的壳子给掰开了,也没有看到他做出多余的动作,只是将这猫龟硬壳下的东西给一股脑的塞进了嘴里,让我看的感到一阵的眩晕“呵呸什么玩意”他忽然一声大叫,就知道他肯定是吃到了那样物辔正当他要一脚踩向那物辔的时候,我及时制止了他的行为。“嘿嘿别踩”来到他的身边,刚才被他扔下的,正是我想要的可以卡扣在颈杳碎尾部的那样物辔仲疾石。这石头看上去四四方方,而且还无比的坚硬,但要是有颈杳碎的话,可以直接将有象牙质的那一头给塞进去。让颈杳碎出现在我的手里,将那一头对准这石头看上去最脆弱的地方,这么用力往里一戳,就听见咔哒一声,这仲疾颈杳碎就这么完成了。看到我手里的这么一个武器,悢悢的眼神看上去像是发出光芒一样,更像是觊觎这仲疾颈杳碎一样。“韩峻竣,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东西叫什么我也去搞一把”“算了吧你拿了也没用不信你试试”将我手中的仲疾颈杳碎放到了他的手里,这碎忽然一下就消失了,而且当我再一次将手摊出来的时候,碎又一次的出现在了我的手里。“哎,我知道了看来我和这玩意是彻底没有缘分了”没有回他话,我想将我手里的这碎给隐藏起来,只是这碎没有任何征兆的躺在我的手心里,我就知道现在危机还是没有解除

    有一件事,我想和悢悢说,那便是那猫龟的肉和内脏吃下肚,是需要有大量的水来稀释的,否则过上一段时间,整个人会因为猫龟体内的毒素流淌到全身而死亡但他现在这个样子算了吧对他的惩罚让他这么死还是便宜他了,就这么着吧只是现在,我们该到哪里去寻找出口正当我还在为找出口而犯难的时候,就听见悢悢忽然大声喊道“这里这里”看来他又在做无谓的事情了这里的一切他完全都不知道看向他所招呼的地方,就看到一个巨大的、会发光的身躯正在向我们这里缓缓而来。好像还带着缕缕白烟这出场方式倒是有些特别,但看的让我感到后背有些丝丝凉意。“你在胡乱招呼什么呢”赶忙将他的手给放下来,但为时已晚,一个巨型生物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吗你就胡乱叫你自己去解决吧”撇下他,我正要向后方跑去,他跑来的速度比我还快站在离我非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看向后方就看到这个东西直接停在了我的面前。

    褶理熊这熊的脸上,除了那并不是十分看的清楚的五官,基本看到的都是那层层褶皱,而且这熊身型巨大,也是古代生物,不过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它不应该出现在南美的热带雨林里嘛真的是活久见了不管那么多了手上忽然出现的仲疾颈杳碎,我就知道这场打斗是不可避免的了。好在这熊看上去还是那么的笨拙,和那本古文物历史书籍中记载的完全一样,我可以不用那么害怕了。它来到我的面前,将嘴张的十分的大,然后将头低下来看向我。对于它的这一举动,我完全不会放在心上。它忽然将手挥了过来,用仲疾颈杳碎这么一挡,它的手臂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口子,它那血流不止的样子并没有给它带去多少的警觉。只见它用另一只手也向我这里挥来,再用仲疾颈杳碎那么一挡,这次我还用力的划了过去,它的手臂已经被我手上的仲疾颈杳碎给砍了下来。失去了一只手臂的褶理熊看上去倒是有那么些狂暴。只是它的智商并没有那么高,它忽然抬起脚,正要向我这里踩踏而来,我向旁边一个翻滚,顺利离开它要踩踏的区域,再将仲疾颈杳碎向它的脚脖子上砍去,瞬间就看到它的脚和腿分离了开来。那狂喷不已的血就像是喷泉一样从它的腿和脚脖子处双向喷了出来。就看见它整个身子倒在地上嗷嗷乱叫,听的我倒是有些心烦

    我记得它的头上好像有会发光的器官来到它的头部处,它张开大嘴,对着我狂吼,只是它现在完全不能动弹,只得躺在地上等待生命的终结给了它一个眼神,就看到它忽然伸出舌头,这熊的舌头倒是很长,要不是我略微这么留意了一下,恐怕我就被它给舔成了重伤而正是这么一个舌头,会发光它再一次将舌头给伸了出来,我也是毫不客气,将仲疾颈杳碎一个飞速划了过去,它的舌头顺势从它的口腔里滑溜了出来,它更加狂暴的哼哼乱叫“去你的”对准它的喉咙,刺了过去,就再也听不到它的声音了,只是它的眼球还在不停转动着“看什么看”对准它的两只眼球,分别刺了上去,它除了嘴还在低频次的抽搐着,就见不到它再有任何的生命迹象看向悢悢,他孤零零站在远方,表情十分惊慌的看向我这里。

    当我拿起落在地上它的舌头的时候,悢悢忽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对着我的耳边小声问道“韩峻竣,这是”“我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知道了也没用这是褶理布毡,刚才我们看到这家伙会发光的地方,就是它的舌头。这褶理布毡有一个用法,只要将这玩意擦到这布毡上,这东西就会发出同样的光芒和气体,对于想要攻击的对象会有一种震慑的作用,要说其他的用处,什么都没有了”悢悢将我手上沾有褶理布毡的仲疾颈杳碎给仔仔细细看上一遍之后,他满意的向刚才这褶理熊走来的方向走了过去。他到底看到了什么“悢悢”我这么叫他,他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不停的向前走着。我也不再叫他,跟在他的身后也走了过去。

    果然对于刚进入这个空间的人来说,出口还是很容易找到就像刚进入这空间的我、恩丹、武雾和娴敏一样。现在这个悢悢也是,跟在他的身后,我们居然来到了一块没有长草的地方“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他将头给蹭到了地面上,用鼻子在地面上闻了闻之后,指着地面说道“这里有味道,你不知道”用力嗅着这空气,什么都没有嗅到“不要紧,我也猜到你应该也是闻不到这个味道才对你把刚才那把武器拿出来”仲疾颈杳碎忽然现身,指向了他刚才手指的地方。稍许那么一个用力,我和他两人同时掉进了一个无尽的黑洞之中

    “好了,这里你带路吧”果然,他还是通过一些表面现象看到了一些比较实质性的一些东西。既然他知道我有带路的能力,我也没有再推脱,而是走到了他的面前。眼前倒是只有两条路,一条路上长满的青苔,还有一条路上长满了花花草草,看上去和彼岸花倒是有那么些接近。我记得水氏大哥告诉我说,如果在异空间里看到有长满青苔的路,一定要走这样的路,就能走出身处所属的困境看向悢悢,他满脸恐慌的看着我,似乎他将所有的希望都押宝押在了我身上一样。“走吧”这又是一条不知要走多长时间的路。好在只要我没有说话,他也不会多问我一句话,有时就连他要开口问我问题,我就回了他一句“别说话”他也就什么话都没有。“啊”他这是

    一个回头,他身后正跟着一头尼米虎。这老虎只会跟踪,不会吃人,更不会蓄意攻击对它没有任何伤害的生物。看到我们两个看着它,这尼米虎也是乖巧的将头给低了下来,舔舐着自己的两只前爪,看上去十分的乖巧。“不要管它继续走”

    终于,眼前有一个白色的洞口,洞口的亮光强到根本看不出外面是什么景象。“啊”“你叫什么不就”刚想回头数落他几句,那尼米虎的身躯已经变的很大了不对,这已经不是一头简单的尼米虎了而是由最起码有5头尼米虎所组合而成的一头巨大虎种型泥洣虎这老虎有一个非常讨厌的特点,和幻兽一样,如果在它心情非常愉悦的情况下,是很难把它给打败的“你先出去我先把这家伙给解决了”“要不要我帮你”“你出去给我好好的活着就是给我最大的帮助”回头一瞥,他已经不见了踪影,好一个悢悢,跑的居然够快的

    来到这型泥洣虎的面前,虽然我的体形和它已经不是一个等级上的,但至少有了这仲疾颈杳碎,我可以放心的和它进行一番较量它的脸上露出非常狰狞的表情,甚至还有些气愤,我就知道这个状态下,我是可以将它给歼灭的它忽然一个跳起,我不敢怠慢,向旁边一个躲避,对准它的尾巴挥了上去,它的尾巴已经断成了两截它开始发了疯一样的向我这里扑来将仲疾颈杳碎放在面前一个格挡,它前面两只爪子被这碎给无情的切成了两半趁着它正痛苦的时候,从它的身下快速爬出,它已经将身体翻转了过来。用力蹬着后腿,继续向我这里扑来,好在它已经失去了重要的战斗双腿,我可以看出它的要害所在就在它再一次向我扑来之际,赶忙闪到了它的身后方,对准它的背部这么砍了上去,它皮开肉绽,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来到它的面前,它张开血盆大口,只是它已经不能站起,拿着这仲疾颈杳碎对准它的嘴里刺了进去,它的眼睛忽然闭上了,看来它离死已经不远了再次来到它的胸口处,对准它的心脏刺了上去,它的胸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这东西怎么它体内也有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把我觊觎很久了的一样武器轻麒岚夺碎这碎和仲疾颈杳碎有着极大的相同点,唯一不同的就是仲疾颈杳碎是一把双面开封的剑,而轻麒岚夺碎则是一把四面都开封的十字型剑

    看着这已经死去了的型泥洣虎,我也终于算是完成了来到这里的一个任务了。手上的两把剑都消失不见了,警报也算是彻底解除了。终于可以安心的从前面的洞口走出去了刚走出这里,就看到这来来往往的车辆在我的身边来回穿梭着。看准时机,一个穿梭,我终于算是来到了马路的一侧。看到惊魂未定的悢悢这么眼巴巴的看着我,让我感觉他好像是受到了彻底的惊吓。“韩峻竣,我答应你,我什么都不说你能不能,也什么都不要说”“你放心,我会除了你,什么事情都会说出来的”我的这句话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定心丸一样,他双手作揖向我告别之后,便先行离开了。

    终于来到酒店附近,就看到武雾、恩丹和娴敏已经全部都站在了酒店门口,他们那伸头的样子,像极了等待吃食物的雏鸟一样。看到我的出现,他们纷纷将我给围了起来。“君君,你怎么回事我们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去哪里了”将他们一一看了一圈之后,对着他们做出了跟我进房间的手势。我们便集体进屋了。,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