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654 章

作者:二月落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奚昭看出萧遥这是故意转移话题,但也没生气,只是笑笑看她一眼,旋即收起笑容,道“很可能会。”

    萧遥也是这样想的,心情变得低落起来,低声说道“我搞不懂他们在想什么。为什么总是对国外抱着幻想。就算国外一时没有用飞机大炮侵略我们,可是别的方面的侵略一直没少啊。”

    其实和殖民差不多了,就算不是殖民,也称得上是半殖民。

    奚昭点点头,目光变得悠远起来,似乎在想着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他回神,看向萧遥,忽然开口“萧遥,如果我不是大帅了,手上没有兵了,你会怎样”

    萧遥讶异“怎么突然这样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顿了顿又道,“我和你是朋友,在意的是你这个人,和你是什么身份,手上有什么,倒是不相干的。”

    奚昭笑了起来,可是很快收起笑容,露出些紧张的神色,抿了抿薄唇问“那么,你会愿意嫁给一个不是大帅的人吗”

    萧遥皱了皱眉,不悦地反问奚昭“难道我在你心目中,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

    奚昭忙摇头“并不是。”他凝视着萧遥,“只是在面对你时,我总不像面对别人那么自信。”面对萧遥时,他不像面对普通人那样充满自信。

    萧遥若有所思地看着奚昭,没有说话。

    奚昭破天荒地像个年轻小伙子那样,挠了挠头发,低头看着萧遥,有些紧张地开口“萧遥,我爱你,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吗”

    萧遥回神,看向奚昭“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突然会说,自己不是大帅,手上也没有了兵力。”

    奚昭拉着萧遥到一边坐下,这才看向萧遥

    “我这次在外面打仗,认识了一位李先生。我这个人自问也算有军事才能,可是和他比起来,却是不如的。另外,我一直觉得,对这片大地来说,常先生不是出路,我自己,也不是。可是,我不知道出路在何方。”

    他的目光渐渐亮了起来,

    “可是看到李先生,和他交谈过后,我觉得,他所坚持的,或许就是这片大地的出路。萧遥,你不知道,那是怎样一个人,他有着崇高的理想,可是又有着可以融入所有贫苦老百姓那种胸怀和悲悯,不,应该说,他自己就是老百姓。”

    萧遥看着奚昭俊脸上的神色,渐渐笑了起来,问道“是那个东派吗”

    奚昭看向萧遥“你也接触过他们”

    萧遥点头“是啊,他们接触过我,游说过我。不过我是你兵工厂的人,所以没有答应。”

    奚昭闻言翘起了嘴角“你如果不是对他们的理念心动,一定不会这样说的。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为了我,暂时拒绝了他们吗”

    萧遥点头“是啊。”她笑看向俊脸上满是愉悦笑容的奚昭,“你是我的伯乐嘛。”

    奚昭凝视着她“只是这个原因吗”

    萧遥的脸又热起来,不过这次却没有移开目光,道“还有一点。我担心以后会有家庭纷争。”

    奚昭一怔,旋即狂喜,一把抱住萧遥,激动地道“不会的,不会有家庭纷争的。萧遥,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许反悔,这辈子不许,下辈子也绝不许,生生世世,我都不让你反悔。”

    萧遥的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来,她伸出手,回抱住了奚昭。

    在这个世界上,一直有些悬浮的心,彻底安稳下来。

    过了许久,萧遥微微推开了奚昭,抬头看向他“你手下有那么多兵,因为这些兵,你拥有很多权力,你舍得不要么”

    奚昭摇了摇头“又有什么用只是我和家里人可以享受,而这片大地上那么多人。我们到沪市随便走一趟,都能看到各国的那些只是下等的士兵和小瘪三驱赶我们的百姓,要知道,我们才是这片大地上的主人啊。”

    主人被暂住的客人驱赶,多么讽刺啊。

    这一切,只是因为国家弱小。

    萧遥看向奚昭,砰然心动之余,又多了另一种坚不可摧的感情。

    那是有共同理想的知己感,超越一切感情。

    奚昭看着萧遥,对她看自己的目光十分满意,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清楚的,所以他伸手握住萧遥的肩膀“萧遥,我很认同李先生和他的革命理念,可是,我在短时间内,不会马上向他靠拢。”

    萧遥对李先生和胡先生党派的理解,仅限于胡先生所说,闻言就问道“为什么”她没有怀疑奚昭,只是好奇。

    奚昭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李先生他们的理念,目前受到毛子国那些先驱的桎梏,不好发挥自主性。有想法如李先生,是受到排挤的。我不知道,这个党派未来会如何,加上我还得慢慢处理我的势力,所以我不会马上带着我的兵贸然加入。”

    他生怕萧遥会误会,继续解释,“这并非是投资主意,而是,我需要确保我的家人,我的势力不会受到常先生的打击。我想,我的力量不受损,对未来是很有好处的。当然,现阶段如果李先生有需要,我会给他们武器援助的。”

    萧遥点头“我明白的。”

    奚昭见萧遥没有误会自己,马上言归正传,笑着说道“萧遥,我马上让我娘去跟你娘提亲,好不好”

    萧遥点头“好。”虽然有些羞涩,但是决定了,她倒也不会矫情地想办法拖延时间。

    奚昭见萧遥点头,笑得合不拢嘴,浑不似他过去的稳重的模样,说道“我不想委屈了你,希望多请宾客,所以我们先订婚,等一切准备妥当了,再结婚。我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萧遥笑了起来,看向奚昭“我知道你的心意,不过如果婚礼要花很多钱的话,那就不必办很盛大了。如今天灾,到处都要用钱,就是我们的兵工厂也很需要钱,所以我希望能省则省。”

    奚昭摸了摸下巴,道“按你这么说的话,结婚大家会送礼,我们应该可以大赚一笔。”

    萧遥马上道“那就大办罢。唔,我们订婚办一次,结婚也办一次,这样就可以收两次钱了。”

    横竖来参加奚昭婚礼的,都是有钱有权之人,收这些人的钱,她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反而十分开心。

    奚昭垂头看着笑吟吟的萧遥,也跟着笑了起来“好。”

    这样的算计,他从前会觉得有失君子风范,可是想到是为了什么,又是和谁一起做的,他半点也不会这样想了。

    萧遥见这事没有异议了,马上低头算各种日期,算了之后觉得,自己可以先回一趟花城,等订婚那日过来,便跟奚昭说。

    奚昭摇头“一个月内就可以订婚了,何必回一趟花城你来回一趟时间就去了,能研究的时间不多,都在路上了,所以不如订完婚再回去。”又给萧遥算大概的时间。

    萧遥拿到了不少武器的资料,早就心痒痒了,但听了奚昭这话,也觉得有道理,再想到山姆国如果仿制不了高射炮也会跟她交换设计图纸,便决定留下来。

    奚昭称得上是急不可耐,跟萧遥分开之后马上去找罗馨,让罗馨请媒人跟孙氏提亲。

    罗馨早知道,奚昭要么不娶妻,如果娶,肯定是娶萧遥的,所以早就开始准备了,如今得了奚昭的准信,马上便忙碌了起来。

    两家如果要议亲,萧遥和孙氏就不好继续住在大帅府里,所以萧遥和孙氏第二日便搬了出去。

    奚昭怕萧遥会遇险,所以让他们搬到帅府旁边的一个小别墅内。

    萧遥和孙氏带的行李不多,搬家很快,搬出去之后再看报纸,上头还是有很多要求给山姆国交代的文章。

    萧遥翻了翻报纸,很快扔到一边。

    国内一些孝子贤孙为山姆国大声呐喊的文章不少,看得叫人生气。

    孙氏忧心忡忡,坐到萧遥对面“大帅府是高门大户,我们是小门小户,我担心齐大非偶。”

    奚昭如今是喜欢萧遥,可是谁知道这份喜欢能维持多久呢

    男子历来喜新厌旧,若奚昭移情别恋,萧遥没有家世支持,以后岂不是任人宰割

    萧遥笑道“妈,你别担心,奚昭不是那样的人。再者,如果他是那样的人,我也可以离婚啊。现在可不是过去了,没有从一而终的说法的。”

    孙氏还是很担心,她道“奚昭是喜欢你,可如果你像我一样,生不出儿子来,他父母都要求你生儿子,你怎么办”她长长叹息一声“你是我生出来的,我没生下儿子,如果你随我,可如何是好”

    萧遥道“我难道比那些男人差么如果不是,生儿生女又有什么打紧再说了,如果奚昭会因为我生女儿而对我不好,那他也不值得我坚持和他在一起。”

    见孙氏还是担心,便又道,“总之你不要担心了,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就算不和奚昭在一起,我也可以过得很好。”

    孙氏见萧遥一味开解自己,便知道她是很愿意嫁给奚昭的,想着到底是萧遥喜欢的,便没有再劝。

    她欠这个女儿良多,难得看到这个女儿能嫁自己喜欢的,又何必多话,叫她心里不快呢

    萧遥又问“我如果订婚,需要跟大姐二姐三姐说么”

    孙氏认真想了想“跟她们说一声,她们要来便来,不来便不来罢。”说到这里长叹一口气,“还有一点,虽然我担心齐大非偶,可是大帅府毕竟是很有威慑力的人家,叫你几个姐夫知道你要嫁入大帅府,好歹不敢欺负你几个姐姐。”

    说完又想到四女儿,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第二日日子好,罗馨便带着媒人上门进行说亲了。

    她为了表示大帅府的诚意,一切都按照古礼来,使得本来有些担心的孙氏略略放心了一些。

    萧遥是不用操心两家说亲这些的,她将时间拿来看武器设计图纸,除此之外,便关注政府对山姆国的回应。

    果然不出她和奚昭所料,常先生答应了山姆国不少条件,才终于将这件事揭了过去。

    萧遥和奚昭对此都很失望,更认清楚了常先生以及他手下一批官员的真面目。

    华国靠他们,到底还是不可能的。

    虽然华国如今对上山姆国,的确没有胜算,需要退让,可是没有错,何必要退让

    又过几日,萧遥从奚昭那里知道,几大家族将先前对山姆国的赔偿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身上,更是齿冷。

    当然,萧遥还有些自责“早知道他们会这样,我们便另想一个办法了。”

    奚昭摇摇头“不管我们想什么办法,只要山姆国发难,就还是这个结局的。再说了,这次明明是白人打死杜鲁门的,看起来和我国没有任何关系,山姆国还是能推到我们国家上,可见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动了杜鲁门,后果都会更惨。”

    萧遥听了,沉默起来,没有再说话。

    她看见的和听见的,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越发清醒地认识到,常先生和他的政府,不会是这片大地的救赎。

    亲事好了,孙氏和罗馨很快商量出订婚的日子,是在20天之后。

    这个日子有些赶了,所以双方都赶紧将喜讯告知亲友。

    萧遥打电话给周恒告知这个喜讯,同时请周恒和张桐如果有空便来参加她的订婚礼,如果没空,可以不过来,等她结婚那天再过来。

    周恒开始有些失落,但是很快便笑着道“我早该想到有这一天的,祝你幸福。还有,我到时一定会到的,顺便和奚昭谈合作事宜。”

    萧遥谢过周恒,又拜托他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大姐二姐三姐,或者叫他们给自己回电话。

    周恒答应得很爽快“明天这个时候,她们保准给你回电话。”

    他挂了电话,想起和萧遥的相识,一阵感慨和伤怀。

    张桐道“喜欢一个人,便不能太君子,起码也要学一点流氓的死缠烂打招数。”

    周恒摇摇头“萧遥定不喜欢这种的。她只会和她喜欢的人在一起。”

    张桐听了耸耸肩“那你多想无益。”顿了顿又问,“在你心中,萧遥一直是男子,恢复女儿身之后,跟你相处也不多,你哪里来的这种不能释怀的深情”

    周恒坐在躺椅上,拿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你懂什么。历来都说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我和萧遥,便是倾盖如故。”

    张桐摇头“我不懂你。”七八中文柒捌

    周恒摆了摆手,自己在一旁出神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去换衣服,然后出门准备给萧遥几个姐姐带口信。

    他走到街上,刚想招一辆面包车,便见一个身形瘦削的丫鬟走到自己跟前,迟疑着不说话。

    周恒觉得这丫鬟眼熟,便问“你是”

    丫鬟见周恒开口了,连忙行了个礼,说道“我是萧家的丫鬟,叫珍珠。从前见过你。”沉默片刻又问,“你和我们大少爷可有联系他现在还好么”

    周恒回神“原来你是萧家的丫鬟啊。萧遥她很好,很快就要定亲了。”

    珍珠听了喜道“大少爷准备订婚了么是哪家的姑娘”

    周恒下意识说道“什么姑娘”说到这里想起一事,不住地拍自己的脑袋,露出恍然之色,“瞧我,竟忘了说了。你们家大少爷,萧遥,并不是什么大少爷,她其实是姑娘家。”

    珍珠大吃一惊“什么你认错了人罢我家大少爷是男子,怎么是女子了”

    周恒不住地摆手“不不不,我没有认错人。你说的大少爷是你们萧家从前那位大爷萧遥,是不是她生得好,在整个悦城是出了名的俊的,是不是”见珍珠不住地点头,便道,

    “她其实是个女子,只是这些年,一直充作男子养而已。在沪市,她因为一些事,便恢复了女儿身。那时我们才知道,她原来是个美娇娘。”

    珍珠目瞪口呆。

    过了许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的是真的我们大少爷其实是五小姐”她心里乱糟糟的,可是想到萧遥那张出奇俊的脸,又觉得,周恒应该是没有撒谎的。

    周恒点头“没错。”他不住地跌足。

    珍珠慢慢回神,想起自己从前对萧遥那些爱慕的心思,不由得有些失望。

    果然不出她和奚昭所料,常先生答应了山姆国不少条件,才终于将这件事揭了过去。

    萧遥和奚昭对此都很失望,更认清楚了常先生以及他手下一批官员的真面目。

    华国靠他们,到底还是不可能的。

    虽然华国如今对上山姆国,的确没有胜算,需要退让,可是没有错,何必要退让

    又过几日,萧遥从奚昭那里知道,几大家族将先前对山姆国的赔偿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身上,更是齿冷。

    当然,萧遥还有些自责“早知道他们会这样,我们便另想一个办法了。”

    奚昭摇摇头“不管我们想什么办法,只要山姆国发难,就还是这个结局的。再说了,这次明明是白人打死杜鲁门的,看起来和我国没有任何关系,山姆国还是能推到我们国家上,可见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动了杜鲁门,后果都会更惨。”

    萧遥听了,沉默起来,没有再说话。

    她看见的和听见的,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越发清醒地认识到,常先生和他的政府,不会是这片大地的救赎。

    亲事好了,孙氏和罗馨很快商量出订婚的日子,是在20天之后。

    这个日子有些赶了,所以双方都赶紧将喜讯告知亲友。

    萧遥打电话给周恒告知这个喜讯,同时请周恒和张桐如果有空便来参加她的订婚礼,如果没空,可以不过来,等她结婚那天再过来。

    周恒开始有些失落,但是很快便笑着道“我早该想到有这一天的,祝你幸福。还有,我到时一定会到的,顺便和奚昭谈合作事宜。”

    萧遥谢过周恒,又拜托他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大姐二姐三姐,或者叫他们给自己回电话。

    周恒答应得很爽快“明天这个时候,她们保准给你回电话。”

    他挂了电话,想起和萧遥的相识,一阵感慨和伤怀。

    张桐道“喜欢一个人,便不能太君子,起码也要学一点流氓的死缠烂打招数。”

    周恒摇摇头“萧遥定不喜欢这种的。她只会和她喜欢的人在一起。”

    张桐听了耸耸肩“那你多想无益。”顿了顿又问,“在你心中,萧遥一直是男子,恢复女儿身之后,跟你相处也不多,你哪里来的这种不能释怀的深情”

    周恒坐在躺椅上,拿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你懂什么。历来都说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我和萧遥,便是倾盖如故。”

    张桐摇头“我不懂你。”

    周恒摆了摆手,自己在一旁出神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去换衣服,然后出门准备给萧遥几个姐姐带口信。

    他走到街上,刚想招一辆面包车,便见一个身形瘦削的丫鬟走到自己跟前,迟疑着不说话。

    周恒觉得这丫鬟眼熟,便问“你是”

    丫鬟见周恒开口了,连忙行了个礼,说道“我是萧家的丫鬟,叫珍珠。从前见过你。”沉默片刻又问,“你和我们大少爷可有联系他现在还好么”

    周恒回神“原来你是萧家的丫鬟啊。萧遥她很好,很快就要定亲了。”

    珍珠听了喜道“大少爷准备订婚了么是哪家的姑娘”

    周恒下意识说道“什么姑娘”说到这里想起一事,不住地拍自己的脑袋,露出恍然之色,“瞧我,竟忘了说了。你们家大少爷,萧遥,并不是什么大少爷,她其实是姑娘家。”

    珍珠大吃一惊“什么你认错了人罢我家大少爷是男子,怎么是女子了”

    周恒不住地摆手“不不不,我没有认错人。你说的大少爷是你们萧家从前那位大爷萧遥,是不是她生得好,在整个悦城是出了名的俊的,是不是”见珍珠不住地点头,便道,,,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