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六十七章 太后7

作者:子曰与诗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只要不是自己出事,将别人推出去挡刀,不管别人受了多大罪,他是一点都不在乎。

    突然被点名,周思浑身一震,低眉顺眼道“娘娘,户部事务繁杂,娘娘您要地急,想来还要个几天才会完全整理出来。”

    “哦”姜蝉挑眉“想来周大人是日理万机了我怎么听说周大人昨晚还在荟萃阁赏花了”

    “周大人,荟萃阁的花想必是格外不同凡响。”英国公抚了抚胡须,“只是因为这个而疏忽娘娘交代的事情,如此不将娘娘的命令放在心上。”

    周思扑通一声跪下“娘娘恕罪,是微臣没有尽心办事”

    姜蝉微笑“没关系,周大人忙,哀家特意为周大人分忧。许公公,你带五六个人去户部,着你们今天下午将户部的所有文件数据都整理出来,送到御书房。”

    “至于周大人,”姜蝉琢磨了下“想必周大人昨日被荟萃阁的群芳迷花了眼,老眼昏花看不清数字了,就先回家休息几日吧。何时起复,再听哀家的安排。”

    周思忙磕头“娘娘恕罪,微臣知错了,娘娘恕罪”

    姜蝉忽然端正了面色“周大人,哀家生平最不喜的就是庸碌无为,想要在户部尚书的位置上坐稳了,就拿出你的真才实干来,老在哀家面前哭穷算什么”

    “作为一名官员,没有完成上峰交代的事情,却有时间跑去荟萃阁,这样的人怎么还能够在户部尚书这样重要的位置上待着”

    姜蝉说话毫不留情,这若是在现代,公务员闹出这样的事情,分分钟就取消编制,哪里像现在这样,说出来居然还是一桩风流韵事

    “拖下去”看周思瘫在地上,姜蝉微微一笑,再度拈起了佛珠,看着格外地和气。

    等姜蝉带着许公公走远,剩下的官员们才齐齐缩了缩脖子“这是第几个了”

    一言不合就撸官抄家的,这位少年太后看着和气,手段可是一点都不柔和。再一想到昨晚周思去荟萃阁她都知道,想来这位太后的眼线确实不少。

    看周思哀嚎着被拖了下去,姜蝉也没有立时就安排户部尚书的位置,而是由原先的户部侍郎鲁静先顶着。这个位置太重要了,人选她要好好地物色一番。

    下午,许公公带了十来个小太监到了户部,按照姜蝉传授的阿拉伯数字,将那一沓一沓的账本全都誊整理了下来。

    不到傍晚时分,堆积在案头上的账册全送到了御书房。

    姜蝉翻开一眼,不由嗤笑一声。做假账也做地专业一些,有些事情一眼就看出来了。譬如说谁家的鸡蛋这么贵,一两银子一个

    得益于强大的心算能力,一本账册看完,姜蝉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许公公和小太监们忙碌了一下午,姜蝉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全部看完了。

    青竹过来给她揉肩“娘娘歇会儿吧。”

    “不着急。”姜蝉倚在椅子上,“许公公,将哀家放到这一侧的全部送到户部去,过去的事情自己上奏折老实交代清楚,否则直接送刑部。”

    看着那足足有小山高的账册,被撇在一边的只有寥寥几本,许公公不由咋舌,这次户部是要大清洗了

    “是,娘娘”叫了十来个小太监,又将这些账册抬回了户部。户部的官员们都在,毕竟白天周思刚刚被敲打过,还真没有几个人敢现在就回去。

    就算是装的,也个个都装地兢兢业业。看到许公公带着小太监们过来,鲁静疾步走了过来“不知公公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要事吩咐”

    许公公甩了甩拂尘“咱家可没有什么吩咐的,诺,这些都是娘娘看过了着咱家送来的,娘娘吩咐,凡是被圈出来的自己老实交代清楚,否则就去刑部的大牢说去”

    这话一出口,有几个官员的脸色都变了。随手拿起上面的一本账册,入目的就是鸡蛋一两银子一个,专门被姜蝉圈了出来,一官员的面色更苦了。

    这就是他也看出不妥来了,哪家的鸡蛋这么贵,一两银子一个偏偏这件事还让太后揪住了,这不是给人送现成的小辫子吗

    看这些人面色变个不停,许公公尖着嗓子道“娘娘交代了,若是自己坦白,娘娘宽宏大量,若是还藏着掖着,刑部可正清闲着呢。”

    刑部闲吗刑部可一点都不闲。刘诚带着刑部的一众官员,从昨天下朝后就一直在忙着处理魏辅仁等人的案子。

    有姜蝉给的证据,再有从魏辅仁等人家里搜出来的账册名单以及金银珠宝,那果真是证据确凿。

    所以到现在,刑部还在加班加点,意图要将魏辅仁等硕鼠的嘴全都撬开,势必不能够让他们带走任何秘密。

    送走了许公公,户部的官员们嘴巴里直泛苦。

    鲁静蹙眉,他是户部侍郎,这么多年一直被周思压着出不了头,没想到周思一朝被撸,他暂时代任户部尚书的职位,他必须要趁着这个时候好好表现。

    昨天姜蝉提拔新官员他就看出来了,太后提拔的都是脚踏实地干实事的官员,这是一个机会,他一定要把握住。

    再说这么多年,就因为他不是左相一脉,若不是他自己立身正,估计在朝堂上早就混不下去了。

    看其余官员的脸上都青一阵白一阵的,鲁静叹了口气“各自处理手头的事情吧,娘娘性子宽仁,大家若是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了,想来也不会有多严重的后果。”

    他翻看了一下姜蝉着人送来的账本,期间都做了批注,都是一针见血。有些不合理的地方,他还要细细揣摩,没想到居然被这位太后娘娘点了出来。

    晚上户部的官员们是一宿都没回去,个个都熬红了眼睛。在姜蝉上朝前,许公公送来了一沓子奏折“娘娘,这是户部刚刚送来的折子。”

    姜蝉早已经穿戴妥当,随手抽了一份折子,姜蝉看了几眼“这位鲁静大人倒像是个干实事的。”</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