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揉腰

作者:五仁汤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么晚了薄医生来干嘛?

    不会又要借浴室吧?

    应该不能, 过了这么久, 淋浴肯定修好了。而且陆时亦严重怀疑薄医生的淋浴是真坏还是假坏, 说不定是为了套路他扯的借口呢。

    陆时亦皱着眉拉开门。

    薄谦拎着一个塑料袋,哗啦啦地晃了两下“治跌打损伤的,药油和喷剂都有,不知道哪种好使用,我都买了一瓶。”

    陆时亦怔在原地,这才知道隔壁一直没出动静,不是薄医生睡下, 而是这人根本没回房间。

    直接去药店给他买药了。

    接近凌晨两点,找一家24小时售药的药店,可想而知有多难。陆时亦心里五味杂陈, 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趁他愣神的功夫,薄谦大摇大摆进屋, 并反客为主关上了门。被剥虾、剥蟹、买药侍候了一天的陆大少根本没法让他走人, 沉默地站在沙发旁边, 活似一位等着被选择的某技术工种。

    难得看到小男生这副神情, 薄谦忍不住笑了,陆大少闷闷道“笑什么笑你进来干嘛?”

    “不干嘛,”薄谦收回笑意, “转过去。”

    “啊?”

    “我让你转过去。”

    陆时亦“哦”了声, 依言转身。随即他感觉到后腰一凉——衣裳的后摆被人掀起来一半!

    刚才他脑子里全是那袋药, 根本没思考薄医生让他转身的用意。现在后腰全暴露在对方视野中, 陆时亦浑身一个激灵,拽下衣裳就想跑!

    然而薄谦早预料到他的反应,在他行动之前,胳膊先一步跨过他腰间,把人死死按在了自己怀里。

    “”陆时亦尝试着脱困,力气在训练中耗的不剩什么,再加上后背有伤不敢动作太大,挣扎了几次都没挣扎出去,只能言语威胁“放开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薄谦却毫不在意,“我看看。”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

    “乖,”薄谦语气无奈,“别动,让我看看。”

    为了看他后背,薄谦说话的时候微微躬身,这几个字伴着热气,正好喷在了陆时亦后颈。

    陆时亦心脏猛地抽了一下,后背一僵,最后那点可怜的力气烟消云散。

    见他终于安静,薄谦手在淤青的部位轻轻按了按,“疼吗?”

    “我这么按你,你也疼。”

    “伤成这样还有心思拌嘴,”薄谦失笑,“趴床上。”

    “干嘛?”陆时亦这回反应的够快,“我说不用你就不用你,我自己揉。”

    两人在这儿僵持不下,薄谦知道以小男生现在对自己的戒心,说服他不太可能,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给自己安的医生身份。

    “陆大车手,麻烦你尊重下我的职业、我是你的队医,给你治疗天经地义,”薄医生进入角色相当快,“相信我,我是有医德的,绝对不会”

    他说到关键时刻顿了顿,陆时亦下意识问“绝对不会什么?”

    “绝对不会让我的病人胡思乱想。”

    陆时亦“”

    原本以为薄医生要说的是“绝对不对病人动手动脚”,却没想到居然是“不让病人胡思乱想”,现在如果他不趴,反而显得他思想不纯洁、胡思乱想误会了人家似的。

    陆时亦恨恨磨了下牙,拍开薄医生的手,向前一扑趴到了床上。

    薄谦激将法成功,坐在床边,把他的衣服全掀起来。

    之前站着看不全,现在才发现,他何止是伤了那么一点,整个后背有一半都是青青紫紫的。而且这小家伙皮肤白,衬的伤痕异常明显,入眼之处触目惊心。

    也不知道他怎么挺着训练这么久、摔了这么多次不吭声的,薄谦眉头紧皱,赶紧打开一瓶药油,按照上面的说明,先倒在手心搓热。

    然后轻轻贴到淤青的部位,缓慢而细致地揉搓。

    人手心再热能热到多少度?陆时亦却觉得被碰到的地方滚烫,灵魂都忍不住随着他的动作颤抖。他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强迫自己数绵羊分散注意力。

    数到五十多只,陆时亦发现薄医生手法貌似不太正统,指点道“你用手掌下面那个部位,顺时针打圈揉。”

    薄谦“这样?”

    “对。”

    薄谦心思一动“你以前经常自己揉?”

    陆时亦“嗯”了一声,“严重的去刘主任那儿,不严重的自己揉揉就行,不好意思总麻烦人家。”

    自己揉到总结出方法,可想而知这人原来受过多少伤。薄谦面沉如水,第一次生出劝小男生退役的想法。

    但现在不能说,说小男生也不会听,先把人哄回来,以后再慢慢渗透不迟。薄谦按照他的方法继续揉,陆时亦头越埋越深,继续属羊。

    等揉完,时针已经走过两点半。薄谦把药全收回到袋子中,扯过被子裹在他身上,小声说“好了,我明晚再来给你揉。”

    “嗯。”陆时亦迷迷糊糊的应了声。

    在睡着前最后一刻,他才反应过来刚才薄医生说了什么——不是,明晚还来揉???!!!

    要命啊???!!!

    天不遂人愿,这晚陆时亦又梦到了薄医生。剧情相当过分,梦里的人手里拿着药油,给他从头揉到了尾。

    被程幼婷电话弄醒的时候,他看了眼被子下的自己,正非常精神的站着。

    这是第二次精神出轨了陆时亦在心里给暧昧对象道了个歉,对不起,不是我不想控制。

    梦这种东西,是真的控制不住啊。

    为了在几组数据中取平均值做横向对比,今天所有人要一起去俱乐部训练。陆时亦洗漱完毕后率先冲上中巴车,眼睛迅速扫了一圈。

    很好,薄医生还没下来。他找排空座,一屁股坐在外侧,这样薄医生就不能跟昨天似的,和他坐在一起了。

    陆大少甚为满意,接过简大勇的三明治狠狠啃了口。薄谦和老高过了一阵儿才上车,路过他身边时,薄谦立马看出小男生这么坐的用意,冲他挑了下左眉,然后慢条斯理地坐在他后一排。

    陆时亦心头忽然涌上股不好的预感,这时程幼婷也上来了,歪在他同排的另一侧,不停抱怨“靠,大早上就这么热,刚上完的底妆全特么花了哎,小鹿,你黑眼圈好重,昨天几点睡的?”

    陆时亦咽下嘴里的东西,打算回答,只听身后传来一个极其欠揍的声音“两点半。”

    程幼婷不免诧异,“咱们不是一起回来的吗,你睡这么晚干嘛?”

    “他腰疼。”薄谦又道。

    犹如一道惊雷从车头劈到车尾,所有人都忍不住正襟危坐,瞪大眼睛——薄总既然知道小鹿的睡觉时间,证明昨晚他们一直在一块儿。

    俩男的在一起,做点啥能把腰搞疼,这不用说了吧,成年人都知道。

    大咧咧的程幼婷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自己似乎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可如果现在收声更尴尬,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呵呵,那小鹿,你现在还疼吗?”

    “不疼!”这回陆时亦学会抢答了,“一点不疼!”

    “嗯,”薄谦随即补充,“我给他揉过了。”

    薄谦说完,整个车厢刹那间被不可描述的氛围所填满。

    所有人都安静如鸡,包括头铁一号程幼婷。

    剧情发展到这个程度,陆时亦一脸的生无可恋,不想越描越黑,干脆闭上眼睛装睡。

    大早上被迫塞了一脑袋黄色废料的老高也一脸生无可恋,总算弄清楚为什么薄总要隐姓埋名的出现。

    原来是为了追求自家公司的小车手。

    要知道以薄总的身份和长相,追个一线明星都不在话下,追车手竟追的这么费劲。卖力做到半夜三更不说,还得给人家揉腰。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啊!老高不仅对陆选手刮目相看。

    无意中窥见总裁的秘密,老高开车开的心不在焉,不停琢磨一会儿到了训练场,该怎么讨好总裁心尖尖上的小车手,给自己换个加官进爵的机会。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站在训练场旁边,车队几人围成一圈,他连话都插不进去。

    “前三个左弯你应该没问题,那是你优势所在。要注意的是t6t8之间的连续弯,我听程儿说你昨天练了,感觉如何?”

    “状态差不多找回来了,应该没问题。”

    简大勇知道陆时亦说话从不作假,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心放下一半,又问“剩下的s弯呢?”

    陆时亦道“留着今天练。”

    “好,小鹿,你跟我来。”简大勇拉着陆时亦,把整个俱乐部的训练场看了一遍,并分成几个区块,对哪个区块先练哪个区块后练、哪两个区块可以连续训练做了一遍部署。陆时亦发现经他这么一指点,确实比昨天他自己训练清晰多了,效率更高,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简大勇和陆时亦交流的时候,薄谦全程在旁边听着,视线一直放在小车手身上。老高忍不住为自家总裁鸣不平,这追车手追的太认真了,怕是真要把自己追成工作人员。

    将要交代的全交代完,简大勇拍了下脑门“我差点忘了,小鹿,你的号牌出来了。”

    “多少?”

    “121号,特别巧,就比木克托参赛号码前多了个1。”

    csbk参赛车手以去年的车手积分总成绩排号,第一名1号第二名2号以此类推。比如说去年的总冠军梁旭今年是1号,去年的总亚军荆涛今年是2号,去年的总季军陈震今年是3号等等。而陆时亦去年没参加比赛,积分为零,只能排在所有csbk、crrc选手最后,正好是第121位参赛车手。

    不过别看他号牌远到121,实际上参加本站比赛的只有十二个车队、五十名车手,除去两个品牌组每组十名共二十名车手,余下的三十名才是角逐名次的对手。

    而且在最开始的排位赛中,若有选手不能开进140秒,将会被甩进新秀组,不计入决赛。届时对手将会更少,往往仅能剩下十几到二十人不等。

    陆时亦蛮喜欢121这个数字,因为他今年刚好21岁,名字也叫时亦,跟“11”谐音,笑道“看来我跟21挺有缘。”

    “我倒希望你这次比完赛,能真去掉一位数,”简大勇也笑了,“若去掉两位,10以内更好。”

    陆时亦点了点头,“ok,我会努力争取。”

    “当然安全是第一位啊。”

    “知道,我走了。”陆时亦边说边骑上赛道,开始了今天的训练。

    无论任何体育运用,训练过程几乎都是机械的、重复的、枯燥无味的。趁着早上体力好。他第一次就开了四十圈,到后来感觉手指要捏不动刹车了,靠边停下准备歇一阵子。

    程幼婷赶紧跑上去检查车辆情况,周旸测试胎压胎温,如果不行尽快更换,以免影响接下来的训练。

    简言导入这四十圈所有数据,与简大勇席地而坐,就地讨论起来。大家各有各的工作,场内顿时忙成一团。

    反而没人管宝贝车手。

    这是最正常的工作状态,陆时亦早习惯了,靠在柱子上大口喘气。没等自己过去拿水,面前多了只手,手上拿着能量棒和能量饮料。

    约莫是四十多圈跑爽了,出汗也出爽了,陆时亦大方拿过饮料,甚至还开了个玩笑“薄医生,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什么?”

    陆时亦仰头灌水,带着汗珠的喉结上下耸动,一整瓶全干掉之后才说,“像打篮球时候给我送水的学妹。”

    “这样啊”薄谦眼神晦暗,面上笑眯眯的,“那学长还要不要水?”

    “噗嗤——”

    角色扮演来的太快,陆时亦无话可说,差点把最后一口水喷出去。薄谦笑眯眯的掏出纸巾给他擦嘴。

    让你笑,敢拿学妹的水,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短暂的休息过后,陆时亦带着“学妹”的祝福,开始第二个四十圈的训练。这次开完他基本上脱力了,头盔甩给薄谦,摊倒在赛道中央,声嘶力竭喊“怎么样?”

    赛道不同,分析圈时没用,只能从平均速度看。简言说了个数字“1分58秒629。”

    陆时亦皱了皱眉,显然对这个成绩不大满意。简大勇满脸的喜色却是掩饰不住,咔咔咔拍了几下巴掌,“小鹿,和去年横向比较来看,只要你三节比赛都保持住现在的速度,进前十以内绝对没问题!”</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