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作者:mijia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人的情绪很容易受到周边环境的影响, 或者通俗点说, 就是“随大流”。虽然冉文宇一开始只是在敷衍的尬舞, 但时间久了, 被岛民们如火的热情所感染, 他那份尴尬与不自然也逐渐消散,最后甚至一反自己一贯的性格,真得尽情蹦蹦跳跳了起来。

    今天是萨博斯岛最重要的庆典日, 所有人都不必劳作, 只需要酣畅淋漓的吃吃喝喝、毫无顾忌的唱唱跳跳,做一切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甚至还有好几对小情侣凑在一起甜甜蜜蜜, 旁若无人。

    这样开怀的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 在冉文宇没有意识到的时候, 群星已经在他的头顶璀璨闪烁。

    冉文宇仰起脖子, 一口喝干岛民送来的鲜榨果汁, 突然映入视野的绚烂星空让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疯玩了整整一天。

    端着杯子迷茫了一下, 冉文宇突然感受到死亡线的逼近, 这才后知后觉的开始紧张。然后, 他一转眼, 便看到正向他走来的安菲尔。

    这次庆典,安菲尔并没有全程陪伴冉文宇, 确认他真正融入了庆典氛围, 玩得十分开心后, 他便悄然离开,也不知道去干了什么。冉文宇注意到了,也有点好奇,但是他孤身一人、身上还背着黑历史,不敢问更不敢跟踪,只能强迫自己假装毫不知情。

    孤身一人深陷敌营、没有小伙伴援手就是这一点不好,冉文宇确信在庆典上肯定发生了什么重要剧情,但他自顾无暇,也没有探究的能力。

    注意到冉文宇看见了自己,安菲尔朝他笑了笑,走到他的身边,抬手捋了捋冉文宇因为难得的剧烈活动而被汗水浸湿的小卷毛“玩得开心吗?”

    “开、开心啊~”冉文宇被安菲尔极为亲昵的动作吓了一跳,有些不自在的偏头躲了躲。

    “那就好。”安菲尔弯起眼眸,似乎很是欣慰高兴,但不知为何,他明明语气正常,却偏偏让冉文宇有种毛毛的不妙预感。

    ——也许是自己心里紧张,于是疑神疑鬼的想多了?

    冉文宇不太确定的思考着,然后暗戳k“k,我想再来个心理学。我总觉得安菲尔对我的态度有点奇怪。”

    k轻笑一声安菲尔看向你的表情满是爱怜与宠溺,你望着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瞳眸里映照出了完完整整的你。

    冉文宇??????

    冉文宇“不是,k,你还好吗?我怎么觉得你的画风有点不太对?”

    k一秒严肃谢谢关心,我很好。

    冉文宇“……但我只是想要个正常的心理学检定,而不想被读什么三流爱情小说的狗血描写。”

    k坦然甩锅这就是你看出的内容。

    冉文宇“………………………………”

    ——见鬼的心理学!见鬼的狗k!

    冉文宇果断放弃了这仿佛天边浮云般的心理学,而此时,检定结束,时间重新流动,他发现安菲尔在试图摸他的小脑袋后,又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的确是不正常的。

    安菲尔对待冉文宇,一向都极有礼貌和分寸,哪怕经常说些或是直白或是委婉的情话,但他的举动却是克制的,唯一对冉文宇的触碰也只是拉拉小手而已。

    但今天晚上,安菲尔的肢体动作却显然越过了曾经的那条线,更加的亲密而没有顾忌,冉文宇并不知道对方在离开后发生了什么,这才有了如此明显的改变。

    冉文宇心里很方,却依旧怂成了一团,假装自己毫无察觉。

    将冉文宇揽在怀里,安菲尔轻轻一笑“虽然很遗憾,但今晚的庆典要到此为止了,我们现在需要返回神殿,开始真正的祭典。”

    冉文宇努力放松僵硬的身体,乖乖巧巧的点了点头,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哪怕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去。

    跟着安菲尔走向村口,冉文宇发现玛莎和神殿的侍从们已经全部安静的退出了庆典,正在等待他们的到来。

    安菲尔松开冉文宇的肩膀,转而抓住了他的手腕,带着某种强行禁锢的感觉。随后,他朝众人微一点头,便拉着冉文宇率先走上返回神殿的道路。

    冉文宇被迫向前走去,忍不住扭头看了眼依旧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村子,只觉得自己似乎正一步步离开自由自在、繁花似锦的人间,前往某个未知的、冰冷的世界。

    ——他想要逃,却无处可逃。

    不论冉文宇如何纠结,他依旧还是被带回了神殿。

    一路上,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就连素来活泼的玛莎也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直到他们进入神殿、穿过外层建筑来到内层,安菲尔这才松开冉文宇的手腕,率先开口“我去做准备,玛莎,你带文宇去祭台吧,照顾好他。”

    “是,祭司大人。”玛莎双手抚胸,朝安菲尔鞠躬应道,神态是难得的毕恭毕敬——也许是从小被安菲尔教导长大的原因,玛莎对于安菲尔虽然尊敬、甚至还有点小小的敬畏,却还是亲昵居于上风的,很少会露出这般疏离的崇敬。

    ——今天晚上,真是哪儿哪儿都不正常。

    安菲尔对玛莎点了点头,又安抚般朝冉文宇笑了一下,随即转身走向另一个小门。而冉文宇则和玛莎所在的大部队继续沿着主路向前走。

    冉文宇是来过神殿内层的,但是他却不知道,在内层的内层,竟然还别有洞天。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回”字型神殿的最中央,看到了空地上伫立的九块呈v字型排列的巨大石块。每块石头起码有10立方米以上,壮观至极,冉文宇可以很轻易的辨别出,村中庆典上的木制立柱,显然就是仿照这些大石制作的。

    不过,不同于庆典上雕刻着精美纹路的木柱,这些大石上却并没有任何花纹,也不知是不是月光映照的原因,冉文宇总觉得在这些石头上正有什么东西隐隐闪烁。

    下意识的,冉文宇眯起眼睛,仔细打量,明灭莫测的光华在他的视线中聚散不定,最后竟隐隐融合成一个冉文宇极其熟悉的图案——黄印。

    冉文宇吃了一惊,下意识扭开视线,然而当他看到其他石头时,发现它们上面同样有着黄印蠕动、旋转,先前模糊的边线也越来越清晰。

    被黄印害惨了的冉文宇这下真的不敢再多看一眼——虽然已经被黄印施加了诅咒,应该不会受到二次伤害,但只有8理智的冉文宇却并不敢冒这个险。

    九块v字型石头的夹角处,和广场一样立着石质的台子,石台四周火把摇曳,火焰哔啵。玛莎等人带着冉文宇站在了石台面前,垂手等候。

    周围极其寂静,别说是野兽的嘶吼,就连虫鸣与鸟叫都消失无踪,仿佛这些敏感的生灵察觉到了什么危险,已然躲藏了起来,不敢发出半点响动。

    这样死一般的寂静,冉文宇曾经感受过。还记得第一个模组中,他和小伙伴们混入召唤莎布尼古拉斯的邪教队伍,前往位于森林里的祭坛时,林中的气氛就和现在一模一样,简直……天下邪教是一家啊!

    只可惜,那时的他是正义的伙伴,跟队友们一同摩拳擦掌的想要干翻邪教、阻止召唤仪式。但现在,他却是柔弱的羔羊,毫无自保之力,就连自己辛辛苦苦弄来的附魔刀,也在进入神殿后被岛民礼貌的收走,再也没有归还。

    ——前后对比,真是心酸的让人想要垂泪。

    就在冉文宇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发现周围的人突然让开了一条路,同时深深低下了头。好奇心让冉文宇并没有一同垂首,反而抬头看了一下,这一眼,就让他心脏猛然一跳,差点吓抽过去——不过很快,冉文宇就发现自己只是虚惊一场。

    吓到他的,是一个身穿黄色褴褛长袍、头戴苍白面具的身影,这扮相跟两次出现在自己噩梦中的黄衣之王一模一样,也无怪冉文宇会那么害怕。

    只是,那“人”却只有正常人类的身高,并不像黄衣之王那般非人的高大,意识到这一点,冉文宇这才觉得自己的呼吸顺畅起来,连忙深吸了两口气。

    来人拖着长及地面的长袍,沿着众人让出的道路缓缓登上石台,而人们在他走过后,又重新聚合在一起,恢复了最开始的站位。

    冉文宇隐隐猜测到,这个打扮成黄衣之王的人,十有八九就是祭司安菲尔,这让他的预感更加糟糕。

    正常来说,在宗教中,人和神的界限是很分明的。打扮成自己所信奉的神灵的模样,非但不是尊敬的表现,反而是一种渎神。冉文宇不知道,到底是萨博斯岛上的宗教是个例,还是……

    他不敢去深想,连忙止住思绪。

    在石台上站定,那人转过身,面向下方的人群,缓缓抬起了宽大的袍袖。

    在他动作之时,所有人“呼啦”一声整齐跪下,而冉文宇站在原地鹤立鸡群了一秒钟,这才一脸懵逼,忙不迭的跟着一同跪了下去——所幸,他这样慢半拍的动作并没有惹来任何不满。

    就在冉文宇跪下之后,他听到了翅膀煽动的声音,似乎正有什么从远处飞来,还不止一只。

    早晚会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的冉文宇又忍不住抬头去看,发现九只他曾经在酒店中见识过的拜亚基正围着祭台盘旋,随后一只接一只的敛翅,分别停在九块大石之上。

    拜亚基通体呈现和石块相仿的颜色,在光线暗淡的夜晚远远看去,仿佛是雕刻于巨石上的石像,完美的与石块融为一体,只有那双凶光闪烁的眼睛,昭示着它们是真正存在、活生生的怪物。

    ——九只拜亚基,还有周围十多个神殿侍从,这阵仗简直比召唤莎布尼古拉斯还要隆重。原本就没打算反抗的冉文宇彻底绝了逃跑的心思,安安心心的当自己待宰的羔羊。

    拜亚基到位后,哈斯塔之歌缓缓的响起,熟悉的音色让冉文宇完全确认了黄衣人的身份。

    随着安菲尔的吟唱,拜亚基煽动起双翼,抬起长长的脖颈,朝天空发出无声的嘶吼,而石块上的九枚黄印也开始剧烈闪烁起来,散发出耀眼至极的光芒。

    眼前的一切瑰丽而迷幻,冉文宇的视线不受控制的凝在身披黄袍的安菲尔身上,他看到安菲尔身后的空间扭曲起来,诡异的阴影自那无形的漩涡中蔓延而出,蠕动、伸展,逐渐凝聚成一个类似于人形的暗影。

    那暗影有四五米之高,和安菲尔一样呈现双臂伸展的姿态,就仿佛是他的影子,而那汇聚成影子的蠕动阴影既像是生长在它身上的触手,又像是被它披在身上的褴褛长袍正无风自动。

    明明那只是由黑暗汇聚成的影子,但冉文宇的意识却在肯定的尖叫,确信那就是与他有过两面之缘的黄衣之王——或者,确切的说,影子与安菲尔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黄衣之王。

    也不知冉文宇是有了心理准备,还是他在梦中与这位伟大的存在“私会”了两次,见怪不怪,k并没有让他进行什么san check。不过,这却并不能让冉文宇感受到丝毫的轻松,因为他发现,他根本无法像是周围其他人那般低伏身体、合眼祈祷,只能维持着直起身、抬头看向安菲尔的姿势,亲眼见证一切,没有半点逃避的可能。

    所幸,无论冉文宇的姿势是什么,仪式依旧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安菲尔”唱完一段哈斯塔之歌,和影子一同垂落双臂,缓缓低下头,看向祭坛下跪拜的信徒。

    不知是不是错觉,冉文宇总觉得正有两双眼睛自上而下的凝视着自己,一双属于安菲尔,而另一双则属于他身后的影子。

    片刻后,“安菲尔”再次举起右手,手上凭空出现了一个黄金的酒杯。

    跪在人群最前方的玛莎仿佛是听到了召唤,立刻站起身,恭谨的走上石台,双手接过了杯子。接着,她毫不犹豫的将杯口抵在唇边,仰头将其中的东西一饮而尽。

    喝完后,玛莎再度下跪,虔诚的亲吻“安菲尔”的袍角,似乎在感激他的赐予。“安菲尔”微微颔首,冷淡的回应。在得到“神”的许可后,玛莎站起身,双手端着黄金酒杯,面向其他的信徒。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接下来,信徒们一个又一个的起身,走上台子,双手接过黄金酒杯、饮下,然后亲吻“安菲尔”的袍角,又走下石台,回归队伍。

    一切都发生的安静无声又井然有序,冉文宇在旁边简直看呆了,而就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十多名信徒已经全部饮过了杯中之物,唯独剩下了他。

    冉文宇跪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假装自己已经吓呆,而其余人似乎也没有强迫他的意思。见他没有上来,玛莎平静的转身,将黄金酒杯捧回到“安菲尔”的面前,“安菲尔”亦是毫无反应,伸手拿过了杯子。

    就在冉文宇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掌控力。

    不知何时,黑色的宛若触手的阴影已然自黑暗处探出,缠上了他的四肢,冉文宇就像是一只提线木偶那般,在阴影的操控下站起身,登上石台——这场景,就宛若第一场梦境,自己无法控制的登上台子,走向高大的黄衣之王。

    仿佛是梦境重演,“安菲尔”安静的注视着他,朝他伸出了那只空着的手。冉文宇同样僵硬的,将自己的手搭了上去。

    “安菲尔”的手依旧还是那么漂亮,修长有力、毫无瑕疵,但温度却极其的冰冷,冻得冉文宇一个哆嗦,感受到侵入骨髓的森寒。

    握紧冉文宇的手,“安菲尔”将他拉到距离自己更近的位置,然后,他举起另一只手,将那黄金酒杯送到了冉文宇的面前。

    此时,冉文宇这才看清杯子里装的是什么。

    那是黑色的液体——又或者是类似于液体的什么物质——明明黄金酒杯在“安菲尔”手中纹丝不动,但那液体却一直在翻滚、搅动,映照着黯淡的月光,呈现出令人作呕的光泽。

    不知为何,冉文宇突然想起了那从玛莎体内穿透而出、将王振尧吞噬殆尽的黑色触手,不由得胃部一阵翻涌,脸色惨白。

    ——虽然并没有证据,但冉文宇确信,这酒杯内的东西,就是那些触手的原型。

    看着近在咫尺的黄金酒杯与其中的液体,冉文宇只觉得牙齿都在打颤。他试着动了动自己没有被抓住的手臂,发现自己已经能够自由的操纵它了,但这并未让冉文宇感受到丝毫欣慰。

    很显然,阴影限制了他的行动,但它的主人黄衣之王,却要让冉文宇主动喝下杯中的液体。

    喝下,他就真正成为了他们的一员,被黄衣之王彻底掌控;不喝,那就是不识好歹的拒绝了伟大神灵的赠予,很有可能被当场打死。

    ——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