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 特异点:神圣圆桌领域

作者:天宫惊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发生在希尔格纳眼前的, 简直就是一场大型的伦理剧。

    在目睹了玛修一反腼腆的模样怒斥着兰斯洛特的场景, 希尔格纳差点笑出了声音, 要为玛修鼓掌了。

    被玛修呵斥着的兰斯洛特节节败退, 紫发的少女从既然是亚瑟王最敬爱的骑士那就应该去指证出他的错误, 说到明知道是错误的行为却赞同,那不是佞臣是什么!

    希尔格纳丝毫没有想给兰斯洛特解围的想法。

    一来如果玛修能够说服兰斯洛特加入到这一边来,那便再好不过, 这二来嘛……

    兰斯洛特对自己的那隐约的敌意自然没有被敏锐的希尔格纳错过, 他固然没有觉得所有人就该喜欢自己,但能够看到兰斯洛特吃瘪, 多少也有些乐见其成。

    兰斯洛特本就对狮子王的做法怀有疑虑, 再加上被拥有着加拉哈德灵基的玛修如此训斥一番, 最终也顺利地加入到了迦勒底这一方。

    不仅如此, 兰斯洛特实际上还将那些难民、没有选择狮子王一方的骑士和其他的民众都收拢在了一处安置着, 那众多的数量, 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聚集起来的。

    藤丸立花倒是十分兴奋,这意味着他们的人手更多了, 如果按照这个数量的话, 让那出于谨慎不愿加入迦勒底一方的法老王改变主意, 也并非不可能!

    “这简直就是在养私兵啊, 根本就是谋反了吧?”阿拉什摸了摸下巴说道。

    “不过也多亏了兰斯洛特卿,我们现在有了更多的人手, 胜利的概率就更大了。”贝狄威尔连忙说道。

    “干得好你这蛀虫!从外表可看不出你这么能干啊爸爸!”

    面对兰斯洛特几乎就好像换了一个人的玛修, 那不知道是夸还是损的赞扬让兰斯洛特捂住了胸口“等下……这个称呼对心脏不太好……”

    作为从小就和自己的儿子关系不好的父亲, 兰斯洛特可没有想过自己在死后竟然能够听到‘加拉哈德’称呼自己为爸爸。

    兰斯洛特带来的好消息并不仅仅是这个,在这个营地里,藤丸立花还见到了之前为她们断后分开的达芬奇酱,看来是被兰斯洛特给救了下来。

    至此,大战的准备已然完善,在各个山之民村庄的哈桑也决定和迦勒底一行一同去和狮子王战斗,以她们目前集合到的人手,哪怕是和狮子王正面对上,也有一战的能力!

    “但是狮子王那圣枪十分强大,如果他发现了我们的异动,使用了宝具的话,恐怕这些人手眨眼间就会化成灰烬。”兰斯洛特面色凝重地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不仅得尽快、而且还得在狮子王没有发现前,在他的眼皮底下做好战斗的准备——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有多难。”

    兰斯洛特看着希尔格纳欲言又止。

    他当然知道狮子王有多么看重这位白发的王,不提曾经对圆桌骑士冷冷地下令不得伤害他,光是他明明知道希尔格纳在山之民的村庄里,却最终打消了使用宝具将那些村庄彻底摧毁的念头,便足以证明希尔格纳对他的重要性了。

    即便是已经不剩下多少人性,已经几近非人类了,但他对于希尔格纳,却依然有着关注和保护欲。

    如果是曾经的亚瑟王,这样的关注和保护欲当然是正常的,但是对于人性稀薄、几乎以神明的角度看待世间一切的狮子王而言,这份关注和保护欲便属于十分异常了。

    希尔格纳当然接受到了兰斯洛特的目光,不用想也知道他打的的是什么主意。

    但希尔格纳得说这个没有比这更坏的主意了。

    他曾经在大不列颠时没少被这位湖水骑士视为蓝颜祸水,而现在还真的要亲身上演一场活生生的‘祸水殃王’,暂且不提成功的可能,光是这里面蕴含着的意义以希尔格纳的骄傲而言就绝对不会接受。

    是以他不动声色地开口道“如果是隐蔽性这一点也不需要担心。我可以暂时施展宝具掩护你们,除非有人来到了特别近的距离,否则的话是不会有人发现得了我们的。”

    顿了顿,希尔格纳继续道“况且圣都的圣选也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关头,在这个时候,狮子王是不会主动出现的。”

    兰斯洛特见希尔格纳说得笃定,又有宝具掩护,便不再提起这事。

    原本预计攻入圣都的人手最多不过是山之民的六七百人——这其中还包括了普通的难民,而现在有了兰斯洛特救下安置的这些人马,粗略估计也能有四五多千人。

    虽然和圣都里近万的人马还是无法想必,但比起之前以卵击石的可怜人手,现在已经有了可以一博的兵力了。

    不过就在所有的军力准备在这一处汇合时,意想不到的访客来临了。

    “哈啊——兰斯洛特,我一直就觉得你在搞什么小动作,你果然在密谋背叛狮子王啊!”和亚瑟王有着如出一辙容貌的莫德雷德咧开了嘴,碧绿色的眼睛里写满了嘲弄。

    “看来只要我把你的首级带回去,狮子王一定会嘉赏我的吧!”叛逆的骑士舔了舔自己的唇,那张英俊的脸上满是杀意。

    “莫德雷德!”兰斯洛特面容一凛,同样也握住了爱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这里的莫德雷德也是男性吗?”藤丸立花曾经在特异点见过这位骑士,也曾经和莫德雷德结下过缘——虽然是女性的那位。

    不过此刻站在她眼前的骑士很明显有着男性的声音与外貌,明明有着和亚瑟王一样的容貌,却因为个人气质而显得更加肆意和锐利。

    “是的,立花小姐,请务必要小心。”贝狄威尔面色凝重,“虽然莫德雷德年轻尚轻,但是以实力而言也是圆桌骑士里数一数二的强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发碧眼的男性骑士大笑着释放着魔力,长剑蓄积释放的宝具犹如从天而降的雷霆劈向营地。

    一旦莫德雷德的攻击得手,那么进攻圣都的人马就会受到无法挽回的损失!

    即便有兰斯洛特和贝狄威尔在,但他们两人都是更擅长于攻击,而拿着盾牌的玛修在之前已经挡下了莫德雷德一击,但是她的宝具却不是充满了魔力的莫德雷德的对手,在勉强接下一击后便恢复成了原本盾牌的模样。

    要想再次施展宝具,亚从者还需要时间和魔力,但是现在如果要等到她再次蓄积力量,那就来不及了。

    希尔格纳叹息了一声,他手往上一抬,原本空无一物的手心里出现了一枝牧羊杖。

    这根由橄榄树枝制成的牧羊杖一出现,有不少停留在营地里的人民停下了逃窜的动作,随后整齐划一地跪了下来,对着希尔格纳穿着白色斗篷的背影跪拜祈祷了起来。

    “地上的国里没有伤害与悲痛。”希尔格纳轻声呢喃着这句话,淡蓝色的光芒从他的脚下亮起。

    那是在荆棘中焚而不烧的圣火,希尔格纳安然无恙的站在那火中,在他的指挥下火焰形成了巨涛,铺天盖地带着咆哮向莫德雷德和跟在他身后的肃正骑士们扑去。

    藤丸立花见过无数次英灵施展宝具的模样,而不管是哪一个英灵,在施展宝具时那绚烂又宏伟壮观的画面每一次都能够让她内心激昂而兴奋。

    但是在经历过这么多场战斗,橘发的救世主少女原本应该已经习惯了才对,但直到看到了希尔格纳的宝具时,她依然无法自拔地被那光芒所吸引。

    要如何形容她所看到的场景呢?藤丸立花搜肠刮肚,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

    如果硬要描述的话,那大概就是从平地骤然升起的绝岩峭壁,并且还是由淡蓝色的火焰所组成的。

    仅仅只是站在原地抬头看去,便觉得胸腔收紧,心脏在血肉里砰砰跳动着,被那震天盖地的压迫该所折服。

    从地上望去,这两面火之绝壁呼啸着以眨眼的速度吞没了莫德雷德和肃正骑士,随后化为了不断旋转着的飓风,一如出现那般转瞬又化为了乌有。

    而原本打算攻击营地的莫德雷德和那些肃正骑士们,则失去了意识倒落了满地,除此之外,他们的身体上并无外伤。

    希尔格纳垂下手腕,牧羊杖也随之消失。

    白发的先知回头对已经看得目瞪口呆的其他人说道:“不管是打算关押还是好好审问,现在最好是将他们先绑起来。”

    阿拉什最快回过神,他马上向旁人要来麻绳,将这几百个骑士全部束缚了起来。

    绳结是最为牢固的绑法,保证这些人逃脱不了。

    不过绳子对肃正骑士有用,对英灵的莫德雷德可没有那么有效了。

    在莫德雷德醒来后,他只是冷笑着道“哈,如果不是那个你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英灵在搞鬼,我早就带着胜利和你们的首级去找狮子王了!”

    “有本事就让那个英灵脱了斗篷再和我单挑一次啊!这才是真男人!”莫德雷德笃定那穿着斗篷的人一定是caster,所以才能够将他的宝具拦下,还让他和他的部下都陷入了诡异的昏迷里。

    “……男性的莫德雷德原来是这种个性吗?”藤丸立花和玛修咬着耳朵。

    “虽然这样说有些对不住莫德雷德小姐,但是前辈你不觉得其实男性的他和女性的她个性也没差多少吧?”

    玛修也小声地回道。

    “喂,你们在那里说什么奇怪的悄悄话呢?!”莫德雷德作为英灵的耳目自然灵敏,他虽然不知道藤丸立花和玛修到底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知道她们没再说他的好话这一点就足够了。

    关于莫德雷德的处理方案,兰斯洛特和贝狄威尔产生了矛盾。

    兰斯洛特认为莫德雷德作为叛逆的骑士,还是尽快让他从这个特异点退场为好,毕竟他也被赋予了反转的祝福,一旦逃脱将这里的情况报告给狮子王的话,那一定会带来巨大的麻烦。

    而贝狄威尔则认为他们不必如此大开杀戒,既然兰斯洛特能够跳反来帮助他们,那么莫德雷德不是也有这个可能吗?

    这两名圆桌骑士各持己见,差点没吵起来。

    “莫德雷德是不同的!你忘了他的称号是叛逆的骑士了吗?你忘了卡姆兰之丘的战争是由谁挑起的了吗!?”兰斯洛特在说起那场令大不列颠分崩离析的战争时也失控了。

    他之所以被召唤出来会选择帮助狮子王,也是因为想要挽回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在这一世能够好好地效忠自己的王。

    再吵下去就要出问题了,希尔格纳干脆打断了他们的争吵,开口道“既然莫德雷德是由我俘获的,那么就让我来决定吧。”

    贝狄威尔心思细腻,个性又温厚,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并不想和同僚为敌,而兰斯洛特则要更加冷酷理智——如果不涉及到女人的话。

    莫德雷德还在帐篷里叫嚣着,不过他在见到撩开帐幕走进来的希尔格纳时,刚刚出口的声音就卡在了喉咙里。

    金发的叛逆骑士瞪圆了眼睛看着希尔格纳,那看着希尔格纳怀念又不可置信的出神表情,让藤丸立花忍不住又和玛修咬起了耳朵。

    “看来莫德雷德也认识希尔先生啊,所以这到底是几角的修罗场啊?”

    作为心思细腻的女性,藤丸立花虽然之前还没有发觉,但是很快在和希尔格纳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她发现了这位国王的桃花十分旺盛。

    在她迦勒底里暂时没法过来的caster库丘林大哥是希尔格纳王历史上唯一被记载的法定伴侣,而亚瑟王是既库丘林大哥之后交往的男朋友——而且即便被异化了还不愿伤害他。

    至于那个一见面就紧紧抱住希尔格纳的弓兵阿拉什,很明显也是对希尔格纳颇有情愫,这一路下来藤丸立花没少见过阿拉什对希尔格纳嘘寒问暖,每当有什么动静,第一个挺身而出挡在希尔格纳面前的绝对就是阿拉什。

    最明显的就是在乘坐阿拉什航空时,虽然阿拉什都出声提醒关怀了,但都要出发了,他还放下弓箭回头给希尔格纳系好斗篷绳结的行为,要说没什么猫腻,藤丸立花才不会信呢。

    再加上一个沙漠里的法老王,虽然还不清楚那位尊贵的拉美西斯二世到底是如何看待希尔格纳的,但是藤丸立花以自己女性的直觉发誓,如果希尔格纳和拉美西斯二世之间是清清白白的,那她就去向玛修告白!

    对于认为恋爱就是战争的藤丸立花而言,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去告白的——因为主动的那一方就输了!将会是爱情里的俘虏和败者!

    从这一点来看,藤丸立花有多么自信自己的判断可见一斑。

    而现在再加上个看希尔格纳的眼神明显不对劲的莫德雷德,藤丸立花在心里数了数,这六角的修罗场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可怕了。

    或许也得感谢这位橘发的救世主尚未去往第七特异点,也没有听到在北美特异点时迦尔纳和阿周那的对话,不然的话,她数出来的这六角修罗场,恐怕还得再加上几个了。

    如果按照藤丸立花的恋爱观来看的话,那么希尔格纳毫无疑问是恋爱的君王了。

    “该说许久不见了吗,莫德雷德。”希尔格纳当然记得这位骑士,也知道正是因为莫德雷德在亚瑟王前去讨伐兰斯洛特时掀起了反叛之旗,才会使得亚瑟王在卡姆兰之丘里殒命。

    金发的年轻骑士抿了抿唇,仿佛刚才叫嚣着的人并不是自己一般轻声地开口道“你为何会在这片土地?难道你也是被父王召唤出来的吗?”

    说来也不知道是狮子王无意还是有意,圆桌骑士里大部分人都知道希尔格纳也在这个时代,也知道不能够伤害他,但是莫德雷德却连希尔格纳从存在也不知晓。

    “大部分圆桌骑士都知道希尔格纳陛下也在这个时代,并且被王叮嘱了不得伤害他,如果希尔格纳陛下想要救走难民,便由着他行动。”

    兰斯洛特说出的事实让莫德雷德恍惚了一下,他并没有被告知希尔格纳的存在。

    不仅狮子王没有告知他,其他的同僚更是保持了缄默。

    虽然就算希尔格纳真的对上了圆桌骑士,以他的实力来说想要受伤也有些难度,但这命令足以体现出狮子王的重视了。

    其实不仅仅是希尔格纳的这一件事,莫德雷德在被召唤出来后,除非必须回城复命,不然的后都是在圣都外作为散兵游荡巡逻着。

    这样的工作虽算不上有多艰苦,但狮子王下达的除非必要、否则莫德雷德不得踏入圣都这一命令,已经算是变相地将莫德雷德驱逐出圣都的管理核心了。

    这到底是因为卡姆兰丘的那一战,还是因为莫德雷德自嘲地说的他不是圣洁之人、所以圣都也不会对他开放的这个原因,那大概就只有狮子王本人知道了。

    所以在希尔格纳将大概情况解释了一边,并且向他询问“你愿意和我们一起战斗吗?”时,莫德雷德在漫长的沉默后苦笑着拒绝了。

    “我很想答应你,希尔格纳陛下,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在憧憬你了。”

    对于莫德雷德来说,这位来自拉格洛奇塔的国王对他而言是特殊的,和父亲亚瑟王不一样的特殊。

    在卡姆兰丘之战时,莫德雷德的那位魔女母亲,也曾经以为莫德雷德之所以会对希尔格纳怀有憧憬和爱慕,不过是想要证实自己比亚瑟王更强——亚瑟王无法名正言顺得到的爱人,却被他得到了——莫德雷德无法完全否认他的爱慕里是否有这样的心思在,但是莫德雷德同样可以肯定的说,他喜欢这位白发的国王。

    在大不列颠由莫德雷德负责接待希尔格纳王时,对方鼓舞了陷入迷惘的自己,那温和又睿智的语言几乎是立刻就让尚且年轻的莫德雷德心动了。

    但即便如此,实际上同样十分憧憬亚瑟、对自己的父亲怀有十分复杂心态的莫德雷德还是梗着脖颈道“我早已知晓自己不符合圣都的条件,不管圣选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只会曝尸荒野。”

    “哪怕是狮子王也好,我想要贯彻自己的骑士道好好地效忠他一次!”

    莫德雷德盯着希尔格纳,眼眶有些发红。

    在死后知道大不列颠到底迎来了怎样结局的莫德雷德后悔了。

    他固然对亚瑟王怀有怨怼,埋怨亚瑟王不肯把王位交给明明是他亲子的自己,但莫德雷德也是爱着大不列颠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大不列颠毁灭。

    “叛逆的骑士想要贯彻忠诚吗……此时此景听到这一句话,命运未免太过讽刺了。”

    兰斯洛特叹息着摇头。

    莫德雷德的反叛使得大不列颠步入衰落,让一个强大富饶的国家就此毁灭;而当他的背叛可以拯救人理时,莫德雷德却选择了即便是错误的行为,也要贯彻自己的忠诚到最后。

    莫德雷德低下了头,他在说完这句话后便不愿再看希尔格纳,如果在那双湛蓝的眼底看到对自己的失望和不赞同,莫德雷德也会觉得窒息和痛苦。

    即便他有着狮子王的祝福,但也没有武装到柔软的心脏上。

    不过正在莫德雷德等待着自己的审判时,他却感受到了希尔格纳温暖的手,正抚摸着自己头顶。

    “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不会干涉的。”希尔格纳说道,一如曾经在大不列颠时开导那位陷入对自己迷惘和失落的年轻骑士,声音温和体贴。

    “不过也请你理解,我们是不可能将你放回圣都的。所以……在一切都结束之前,就请你在这里好好睡上一觉,做个美梦吧。”

    在希尔格纳的抚摸和声音里,莫德雷德只觉得困倦袭上自己的眼皮,他靠在希尔格纳的臂弯里,不知不觉地沉睡了过去。

    “放心吧,除非由我来唤醒,不然的话他是不会从美梦里醒来的。”希尔格纳迎上兰斯洛特不赞同的目光,淡淡地说道。

    关于圣都的其他情报,从莫德雷德麾下的那些骑士里探听到了,最后一批圣选就在几日后开始,而到那时圣都将会彻底关闭,而狮子王会以圣枪为锚,将除了尽头之塔的一切化为虚无。

    这也意味着,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希尔格纳必须尽快去见到奥斯曼迪亚兹,让他愿意加入他们才行。</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