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作者:空煜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宋子遇其实也有些忐忑不安, 但他娘子说的也对, 如今他们家的铺子即将开业, 他们家附近住的又都是翰林院的官员, 以前不认识的时候也就罢了。后来他入了翰林院, 那些翰林们有的留在了翰林院有的进了六部, 但却因为一些原因都知道了他便是在后门那卖鸭货的人家。

    故意开玩笑的也有, 私下说不好听的也不少,宋子遇与徐容绣说过, 没想到徐容绣不光记在心里了还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既然他们要, 那就送, 正好新店开业打打广告。所以徐容绣给他准备这么多东西的时候他也没多反对,送一个两个是贿赂,那都送了呢?是不是就不是了?

    所以宋子遇看到路上官员的时候非常淡然的开始送东西了, 一人一包辣鸭货一个火烧, 有的还附加一个大块烤鸡或者烤鸭。

    甭管是多大的官,人家送的又不是多值钱的东西,送了也就接了,低级官员有些吃过宋家这些东西, 得了还挺高兴的,在轿子里便啃上了,能够面圣的那波大臣有的人也或多或少听过永安帝最近喜欢啃鸭脖的事,于是便接了尝尝是不是有那么好吃。

    宋子遇走了一路送了一路,马车上剩下那些到了翰林院再送给翰林院的同僚们, 反正遇见的都送到了。

    众人已经知道路上发生的事情,看见宋子遇的时候神情颇为复杂,你说瞧不上人家吧,你现在手里还拿着人家送你的东西,你想说人家不好听的都不好意思。跟宋子遇关系好的还好说,几个本来就嫉妒宋子遇的人就纠结了,甚至郁闷的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邓繁从路上就看到宋子遇的骚操作了,但一直没找到合适机会,一直到中午的时候邓繁和宋子遇一起用饭的时候才忍不住乐了,“你这是提前打广告?”

    宋子遇淡淡道,“瞎说,明明是他们一个劲儿找我要,我这才特意拿来的,路上遇见那些大人当然也得顺便表示一下了。”

    按说这样的事难免会被人参上一本,但宋子遇如今没有品级想参也不好参,对他的工作有翰林院那些学士们考核,偏偏宋子遇学问极好,做事也认真,待人接物看着虽然胆小了些,而曹翰林还知道永安帝对宋子遇感兴趣,就是想找他把柄似乎也么那么容易。

    邓繁知道这么点东西不至于让拿了东西的人弹劾他,但还是嘱咐道,“万事还是小心些为好。”

    宋子遇颔首,“我知晓了,多谢邓兄。”

    邓繁笑,“咱们的关系说这些就见外了。”他一顿随即又道,“我娘子再过几个月便要生产,到时候少不得还得麻烦弟妹和婶子。”

    “你也说了,咱们关系如此何必计较这些。”宋子遇道,“你家长辈不过来?”

    邓繁摇头,“我娘不过来……”他说着皱眉道,“前几日收到一封信,想送个人过来,意思是慧娘如今有了身孕不方便照料我,哎……”

    旁人家的事宋子遇也不想管,但想到徐容绣和李氏似乎关系不错还是提醒了一句,“我观京城这些世家好些都是因为家宅不宁导致一系列惨事。所以说后院女人多了容易起火,尤其是共用一个男人的女人。”

    邓繁苦笑,“我何尝不知这事,我与慧娘感情好并无其他意思,但就怕我娘并不是听劝的人。”

    邓繁这话说了没两日,老家密州县果然来了人,来人还是邓繁的一个远房表妹,口口声声说是奉了姑母的命令来京城照顾邓繁。

    李氏在孕中本来就容易多思多虑,如今这叫柳依依的表妹一来,顿时崩溃了,在家瞧见柳依依娇滴滴喊邓繁表哥说是奉了姑母之命来的时候,李氏直接受不了,捂着嘴就跑了出来,偏偏跑出来后邓繁又没追出来,李氏心里一阵绝望,但在京城她又没地方可去,最后便到了宋家。

    徐容绣看着李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有些无奈,“那你就把邓大哥扔家里对付那个什么表小姐,你自己跑出来了?”

    李氏哭的眼睛都肿了,“那我……”

    她话还没说完,外头便传来邓繁焦急的声音,“慧娘。”

    李氏顿时扭过身子去了,打定主意不理会邓繁。

    邓繁和宋子遇进来,俩人也是无奈。

    徐容绣非常庆幸当初嫁了宋子遇,夫妻关系自不必说,就是婆婆也是非常和善,而且不止是对她,就是对弟弟妹妹也好。就这次他们见到荣恩和容菲,兄妹俩就长高了一截,容菲五官渐渐长开,容貌越发的艳丽,听田氏说在宋子遇传来中进士的消息的时候,县城里好些人都上门提亲求娶蓝容菲。

    不过最后这些上门的人都被田氏推拒了,来京城还和徐容绣说了一嘴,也是提醒她蓝容菲也到了找婆家的年纪了。

    徐容菲今年刚过十四,十五岁的生日还在腊月,这在后世连初中都没毕业,现在居然就要考虑嫁人的事了,不过想想她穿过来的时候原主也才十四,也是那时候被逼的上了吊。不过徐容绣并不着急,在她看来就算嫁人也至少得十□□的时候吧,嫁的太早若是就要生孩子她还真不放心。

    徐容绣思绪回转,看向邓繁夫妻,李氏哭的眼睛红肿,觉得非常委屈,“你是不是早就有这心思了,你是不是早就嫌弃我又胖又丑了。也是,我如今这样子是不该想着霸占你了,你好歹是官老爷了,是该纳妾了,若是妾位人家不喜欢那就直接请我下堂便是。”

    听她胡说八道口不择言,邓繁无奈道,“慧娘你说这些话实在扎我心了,我若真有这心思又何必带你来京城,如今你又怀着我的孩子,我疼你都来不及,又怎会去纳其他女人,至于柳依依,我明日便让人带她回去,自不会留她在京城的。”

    李氏看着她有些不信,“那方才为何不出来追我。”

    想到方才,邓繁脸直接冷了下来,“被柳依依拉住了。”

    一听这个李氏的眼泪又出来了,“现在就敢拉拉扯扯,晚上是不是就敢……”

    她话没说完,邓繁却明白了她的意思,他顿时皱眉,“再如何她也是个大姑娘,总不会如此的,慧娘你不相信她还不信我?她千里迢迢来到京城,难不成我现在就将人撵出去?”

    “那你就回去,今晚我觉不回去。”李氏瞪着眼道,“明日看她是否离开,家里有她一日便没有我一时。”

    邓繁看着李氏,颇为无奈,可又觉得李氏根本不为他着想,可瞅着她的肚子,邓繁又泄了气,“你与我回去,明日就将她送走可好?”

    见李氏还是不为所动,邓繁求助的看徐容绣,徐容绣叹了口气劝道,“嫂子,你若是不在家岂不是更个了那柳依依可乘之机了?邓大哥和你一条心你怕什么,她若是不要脸你直接扇她,若是怕手疼不还有丫头?”

    “弟妹……”邓繁刚想说打人不好就被宋子遇拉住摇了摇头,他便住了嘴。

    就听徐容绣道,“这时候不在家,那她晚上才有机会出幺蛾子,你要是在家她还能厚着脸皮直接爬床不成?明日一早我便去将你接来,那柳依依教给邓大哥让她派人将她带走,等人走了你再回去。”

    李氏一直都知道徐容绣在娘家时敢怼继母,在清河县的行为也被人视为异类。但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像徐容绣这样。她迟疑的看着徐容绣心里有些松动。

    一旁的宋子遇捅了捅邓繁道,“快去。”

    邓繁上前握住李氏的手道,“慧娘,咱们回家。”

    夫妻俩和好如初回家了,徐容绣皱眉道,“希望不会出幺蛾子。”

    宋子遇笑,“你都教给她法子了还担心什么了。”

    徐容绣看了他一眼,手比划一个刀的姿势,“你若敢纳妾,我就切了你。”

    宋子遇一紧,觉得小兄弟都疼了。

    到了第二日徐容绣一大早便出了门到了邓家门口门房开了门又有丫鬟带徐容绣去找李氏,李氏气色不好显然昨夜没有睡好。两人刚出了房门,就见一十五六的姑娘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依依给姐姐请安。”

    徐容绣惊讶道,“嫂子还有妹妹?”

    李氏抿了抿唇,“我家中只有三个哥哥,可没有妹妹。”

    柳依依脸色不变,抿唇笑道,“姑母说了,让依依日后定要照顾好姐姐和夫君。”

    李氏嗤笑一声与徐容绣往外走,这时候邓繁出来让人将柳依依送回密州县去柳依依一听当即扶额泪珠滚落,“表哥,我头好疼……”说完非常较弱无力的倒了下去,而她身旁的丫鬟非常夸张的扶住她大喊道,“小姐,您怎么了呀,小姐,您别吓唬我呀。”

    徐容绣忍不住噗嗤笑了,邓繁看了过来,徐容绣掩唇道,“抱歉,看到戏这么多没忍住。”

    柳依依的丫鬟小芊顿时朝徐容绣瞪了过来,“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家小姐身子不好,又长途跋涉赶着来伺候老爷太太,你怎能如此说她。”

    徐容绣皱眉,“我说她什么了?”

    “你说她戏多。”小芊怒道。

    徐容绣“难到不多?”

    “我家小姐……”

    “放肆!”李氏看着小芊怒道,“有你说话的份。”

    小芊敢怒不敢言,晕倒的柳依依缓缓的睁开眼,泪眼婆娑的看向邓繁,“表哥,是我的不好,惹了姐姐生气了。”

    邓繁看着柳依依,神色复杂,“既然知道惹了她生气了,那是不是该好好补偿?”

    “自然,依依日后……”

    邓繁道“所以,为了不惹她生气,你就回老家去吧。”</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