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章 第 34 章

作者:药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关于舒余和李心蓉之间的谈话, 谢谭问了,舒余却没说太多,那里面包含了一个女人太多的嫉妒与恶意,还牵扯到方伊,她并不想提。

    不管是再续前缘还是两家联姻, 在她心里都是已经和她无关的事了,她会在这里陪着谢谭是因为他们曾经相伴的情分,而不是因为他们要重新复合。

    所以,在警察到来带走发疯撒泼哭闹不休的李心蓉之后, 舒余在谢谭有些无奈的眼神里选择了去休息室休息。

    确定她是真的打算休息后,谢谭去了秘书处, 秘书和助理们挤在一处低声说话,看到他过来立刻打起了精神,“谢总。”

    “知道李心蓉和舒舒说了什么吗?”当着舒余他会注意,但在舒余看不见的地方, 现在的谢谭并不介意表现出两人的深厚情谊, 毕竟, 无论是之前的分手还是后来他那些所谓家人的举动,都让曾经的隐瞒变得毫无意义了,既然心血付诸东流,他当然要改变策略。

    被问到的秘书们彼此交换着眼神,在谢谭的视线里摇了摇头, “会议室隔音效果太好, 我们没听到多少, 不过进门前李助理提到了分手和方伊……”

    沐浴在谢谭颇有压力的视线中,那人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尽数消失不见,空气一时间都变得凝重起来。

    谢谭皱了下眉头又很快放开,看着众人道,“我知道了,通知下去,以后无关人员禁止进入公司,至于舒舒那里,这阵子你们照顾好她,要是有事情都机灵点儿,等忙完这阵子,每个人双薪奖金翻倍。”

    最后一句话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众人几乎是立刻打起了精神,恨不得此时就能跑到未来老板娘面前大献殷勤。

    谢谭重新回了会议室,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公司内部分裂成两派的创始人与各部门领导开始了你来我往的新一轮交锋。

    渐渐明亮起来的天色里,坐在主位之上的谢谭,眉眼间像是蕴藏了冰冷刀锋,凛冽逼人。

    持续四个小时的会议结束了。

    会议室的门打开时,一晚上没怎么睡的公司员工们看到了鱼贯而出的众人。

    谢谭走在最前方,神情冷漠,面无表情,在外面天际光线和走廊灯光下,那张英俊的脸愈发显得不近人情,让原本想要走上前的人望而却步。

    比起会议室里尚有几分遮掩的对峙,此刻众人面前的公司领导层几乎已经是明目张胆的分成了两派,一派自然是谢谭身后那些神情不忿的员工,另一部分则跟在公司另几位颇有分量的创始人身后,两方泾渭分明,矛盾几乎已经被清晰的摆在了桌面上。

    一时间,察觉到这些的员工们人心浮动。

    若是以往,人心惶惶的情况下,谢谭早就雷厉风行的出言安抚或镇压,但今天,他只是深深的看了对面未来即将分道扬镳的朋友与搭档们一眼,然后低声和跟在身边的王秘书吩咐了几句,就径直回了自己办公室。

    时间刚刚五点出头,整个城市还处在将醒未醒的时间,从落地窗前看下去,地面昏沉沉的,完全没有白日里市中心的繁华与热闹。

    这实在是一个太容易让人心生孤独的时间与氛围,谢谭在窗前站了一会儿,轻轻打开了休息室的门。

    房间里一片昏暗,唯有墙角处的地灯和窗帘缝隙处散发着微微的光亮。

    谢谭脱掉外套,挽起袖子,就那么轻轻坐在了床边,低头看着沉睡的人。

    舒余睡着的时候一向安静,除了喜欢以毫无安全感的姿态背对着他,没有任何毛病,谢谭看了一会儿就低下了头,近到能感受彼此呼吸的位置,他安静许久,终于低头亲上了舒余的唇。

    清浅得毫无力道的吻,他压下自己想要停留的心思,在结束后退了回去。

    借着壁灯的光亮,他打开了手机,一边有条不紊的和对面的人沟通发号施令,一边时不时抬头看向随时可能会醒来的舒余。

    很多时候,她都比他醒得早,当然,这种早意味着她离开他视线和身边也很早,事实上,每次醒来身边没人时谢谭心情都很糟糕,只是等看到厨房里餐桌上她精心准备的早饭,这种糟糕又被压回心里,成为他不断质疑和佐证她感情的证据。

    他大概永远都无法变成乔凌宋欧那种类型的男人,所以,可能也无法永远精准切合她的喜好,只是,时间久了,他们总会磨合成彼此最喜欢的模样,他一直这么想,但现在看来,有点难也有点麻烦。

    手上的事处理完毕,他没了能分心的事情,注意力不可避免的又全都集中到了舒余身上。

    睡着的舒余,眉眼纯稚,犹有天真,和当年的她相比其实并无多大改变,只除了变得更好看,对他的心更冷硬之外。

    谢谭想起那张照片,手机里,那个叫乔凌的年轻人为她拍的照片可以说是完美的捕捉到了她的特质,站在森林与阳光之中的她笑起来犹如精灵。

    谢谭打开手机,输入密码的相册打开后,除了乔凌那张照片,还有许多老照片。

    这是除了他任何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的照片,照片中的舒余比现在要青涩许多,但在镜头之下,她依旧在发光。

    谢谭视线定格在那张她抬头朝人笑的照片上,这张照片拍得时机很巧合,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她在对他笑一样,也因此成为他最爱的照片之一。

    那时候因为不能靠近她,所以他私底下学了拍照,苦练拍摄技巧,购入顶级装备,然后佯装无意,在许多时间和地点里留下了时光的剪影,可以说,这是独属于谢谭的回忆宝库与时光宝库。

    因为这些照片,谢谭久违的想起了曾经的学生时代,那个时候的他,很难想到舒余会像现在这样躺在他的世界里,安抚他的渴望与躁动。

    进入高中后,谢谭在看到舒余那一刻起,就有了种他运气并不算差的感觉。

    虽然他有着令人厌恶的家庭与双亲,但在感情上,还算有救。

    这只小工蚁林间小鹿一样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又突兀消失,留下一地狼藉,然后又再度意外的出现在猎人的视野里,被他的猎枪锁定。

    谢谭几乎是贪婪且迫不及待的捕捉到了她的存在,然后在靠近与远离的对抗之中,心生绮念。

    他们在分班后的第一次化学合作小组中有了接触,危险的化学实验里,她笨拙得让谢谭恼火,几乎是亟不可待的倾泻了怒火,其他人觉得他是因为她的失误,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是在迁怒这只撩拨他心湖却又突然消失的小工蚁。

    他的手因为练拳受伤,只能和她协同合作,两人靠得极近,谢谭只要低头就能看到她白皙的耳朵紧抿的嘴唇以及长长的黑发,呼吸间有种香气,像是柠檬与薄荷掺杂在一起,微微的酸还有几分清冷的甜,让人头晕目眩。

    他以一种几乎要环抱她的姿态站在她身旁,然后完成了两人之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虽然事后她再也不愿和他搭档,但那并不影响谢谭为此印象深刻,从此以后,他许多梦里,都有了那种香气,为此,他也开始迷恋这种廉价的人工香精合成的味道。

    在开学后,谢谭还做了几件不为人知的大事,比如在下了晚自习后替舒余清理书桌,将那些情书全都放到了外号为“告状精”的班长课桌里,顺便举报给老师,让那些写情书的混球儿们被叫去办公室谈话。

    当然,为了隐藏自己和舒余,他那段时间几乎成了个道德标兵,将班里所有人收到的情书都照此处理,在大家哀声怨道的时候,深藏功与名,做了个知名不具的好人。

    高中三年实在是一个躁动的时代,觊觎天鹅的癞蛤蟆简直到处都是,为了处理这些躁动的情敌,谢谭几乎费尽了心思。

    他住寝室那段时间,几乎天天黑着脸。

    身旁的男孩子们肆无忌惮的谈论着身边的女孩子,漂亮,可爱,温柔等等词汇天天挂在嘴边,他不耐烦听他们说什么方伊蒋萌刘菲菲,但却忍不了他们以轻浮的口吻提到舒余。

    舒余那时候是整个班级男生公认的温柔可爱,尤其是对人笑起来时,一双眼睛里像有星星,无论是在异性还是同性那里都很受欢迎。

    对此,谢谭烦躁极了,却也清楚的知道是为什么,比起那些永远有说不完的话的躁动同龄人,她温柔安静得就像水,认真倾听的模样格外打动人,他都会被吸引,更何况那些骨头只有三两轻的混球儿们。

    如果不是舒余对男生们向来敬而远之,恐怕早就招来无数狂蜂浪蝶,但即便如此,谢谭要处理的情书和情敌还是很多。

    他忍耐着,直到男生们的夜间谈论会开始向着糟糕的方向发展,曾经折腾谭谢两家的瘟神重出江湖,谢式校霸以绝对的强权镇压了男生们有关本班女生的骚话夜谈。

    如果可以,他是想指名道姓的禁止所有人觊觎舒余,但那显然不可能,于是范围暧昧的被圈禁在了本班内部。

    打那之后,男生们私底下就有了共识,学霸兼校霸的谢谭心上人在本班,识趣的一定要收着点,不然yy到了对方心上人绝对要惨。

    谢谭对这些私底下的流言并不在意,反正他不会让任何人窥探到自己的心思。

    前提是,他和舒余没有分开的话。

    高一学期末,文理分科之风刮得如火如荼。

    谢谭是早就确定学理科的,他的兴趣和特长都在这些学科,但在注意到舒余关于分科的犹豫之后,他意识到,她可能是要和他分开的。

    他不可能随意插手她的人生,但那种漂浮不定的焦躁感却又无法释怀,于是,那一阵子他心情都极差,但同样不影响他暗中窥伺她。

    老师们和她的谈话进行了一轮又一轮,谢谭很快确定,她打算学文科,这个消息大概能媲美当年她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后对他的影响。

    习惯了两人在同一个班每天相见的日常,突然间以后要分开,彼此距离拉得特别远,谢谭有些难以接受。

    但他对沈不移和自己保证过,绝不会轻易打扰她的生活,是以这些焦躁只能变成了一日比一日更加紧密的跟踪。

    她去办公室填写分科报名表那天,他也寻机去了,准备报文科的舒余趴在老师的办公桌前一笔一画的写着名字,谢谭在一旁看着,不自觉的用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悄无声息的打翻了老师的茶杯。

    报名表很快被洇湿,舒余停下了写字的动作,有些无奈和遗憾的抬起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谢谭觉得自己身体僵硬得不行,低头避开了她的视线,低声和老师道歉,然后就听到她轻而缓的声音,“老师,我想了想,觉得还是更想报理科,所以新报名表我写理科可以吗?”

    老师说些什么谢谭已经听不到了,他眼睛里只有她认真的侧脸和微微释放出笑意的嘴角,然后,是心花怒放的声音。

    这之后两年,他终于日日都能和她相见,和她一起学习,一起长大,一起考她心仪的学校,然后,得到拥有更多可能的未来。</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