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八张 主线五·消灭噬魔(1)

作者:凌波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卿元驹被姜勤风与谢灵檀封了修为之后, 心怀不满, 却也无可奈何,混在仙道队伍里, 竭力讨好任星云, 倒是学到不少独门阵法。

    幸好莫绾绾并不相信姜勤风的花言巧语, 暗自派出人手毁掉了封神针,希望卿元驹能在仙道修复封印的时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抢了他们的功劳。

    如今已过亥时,房间内依旧灯火通明, 不同于上清境的条件优渥, 驻守深渊的修士所十分简陋。

    “如此结印,再结合我们提前绘制的阵法, 便可用最短的时间修符结界, 到时候我主阵法中心,你和张玉明分别护持左右, 可确保万无一失。”

    一路奔波劳累,再加上到达深渊驻守处就马不停蹄地绘制阵法,劳心劳力,没有片刻休息的时间, 任星云原本孱弱衰老的身体更是虚弱,她轻咳两声,卿元驹连忙递上茶杯。

    被点名的张玉明为委以重任感到荣幸至极,神色激动, 立刻昂首挺胸,站得笔直“是弟子一定不辱使命”

    卿元驹则面露难色,眼神闪烁。

    如果任星云主导阵法的修复,系统显然会判定仙道胜利,那他修不修复都没有意义。

    “任前辈,我的伤都好了能不能让我一试并非我想抢功,而是前辈的身体要紧。这样强大阵法,百年难得一见,我为此准备许久,定能万无一失地修复。”

    他知道任星云这样恃才傲物、挑剔护短的天才人物,最喜欢自己这份傲气和对符法的执着,果然,旁边的张玉明虽露出不悦的神情,任星云却柔和一笑,很是欣赏他敢于挑战的勇气。

    可她欣赏归欣赏,修复深渊封印事关天下苍生,断然不能交给一个新手。

    “你还年轻,这样的机会有的是,这一次先在东副位好好锻炼一番,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

    任星云温柔地看着他,若是她从前的好友见到肯定会惊叹,因为一向不修边幅的符法疯子竟然悄悄在唇瓣上涂抹口脂,一点都不显眼,但那浅红的颜色像极了初绽的玫瑰,自有一番柔软与芬芳。

    “知道了。”

    在她的注视下,卿元驹垂下眼睫,低低回应道。

    “另外姜勤风和谢灵檀可有消息我倒是看错他们了,竟然能为掩护我们,以身为饵引开魔修,不知他们现在情况如何。”

    卿元驹忽的一笑“姜勤风之前可从未向我们透露行进路线,瞒得跟我们之中有内鬼似的,到底是患难相助,还是欲擒故纵,贼喊捉贼,还不一定呢。”

    “你是说我们遇袭一事有蹊跷”任星云皱眉。

    “我可不会平白无故冤枉人,只是提醒大家小心罢了,任前辈,特别是你,在场符修中除开你,极难找出升任主位修复的人选,之前姜勤风和谢灵檀对您可是相当不尊敬,特别是谢灵檀,你还记得他也准备修复结界吧”

    这一番话又叫任星云冷静下来,修真界多年来以武为尊,剑修的地位明显高于其他修士,她抿了抿唇,不再说话,三人继续商议修复封印的事。

    “那弟子就先告退了。”张玉明见天色不早,躬身退出。

    卿元驹却站在原地,迟迟不动。

    “小卿”任星云看向他,咳嗽几声。

    卿元驹微微一笑,相貌清秀俊朗,十分讨好人。

    “我想留下来继续帮忙。”

    任星云微微侧脸,用手拢了拢自己鬓角散乱的发丝,点点头。

    “你对符阵上心如此,甚好。”

    哪知卿元驹贴身上前“前辈,我是对你上心。”

    任星云没说话了。

    “主位阵法的咒语真难啊”

    卿元驹坐在她的身边,不经意地翻阅书卷,看到一处不解其意,笑着发问。

    任星云回过神,忙道“我来教你。”

    又过了许久,卿元驹眯了眯眼睛,确定这就是深渊封印修复的全部口诀,这日积月累的,他已然掌握任星云所有独门阵法。

    他的嘴角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

    “咳咳”任星云身体本来就不好,熬了许久,心力交瘁,洁白的丝帕上沾满鲜血。

    她愈咳愈猛,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忙捂住自己的口鼻,背对卿元驹。

    “你、你可以走了,下面我怕是不好看。”

    说罢,任星云颤颤巍巍从衣襟拿出救命的药丸,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准备干吞服用

    她的手实在太抖了,乌黑的药丸散落在地,任星云弯身去捡。

    那药丸一路滚到卿元驹的脚边,停下来了。

    任星云有些难堪和忐忑地抬起头,手指轻轻触在他纤尘不染的鞋面。

    “小卿”

    啪嗒。

    卿元驹一脚把药丸踩得粉碎。

    任星云一脸惊愕,再也抑制不住喉头的痒意,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身体支撑不住,蜷缩在地,眼神死死地瞪着卿元驹。

    “你、你”

    那面如冠玉的男子笑着说“我见你病得这么痛苦,那就没什么必要苦苦挣扎了吧多狼狈啊。你放心,你方才讲的,我都记住了,我一定会不辱使命,为天下苍生修复结界。毕竟任前辈为了此事,心力交瘁、病重疾发而死,不能让你白白丢了性命。”

    “小卿你为何要如此啊,为何要如此啊”

    任星云的视线逐渐失去焦距,声音无力下来,或许是知道今日自己难逃一死,最初的惊怒已经从她眼中渐渐褪去,竟然变成悲伤与担心。

    “你太碍手碍脚了。”

    卿元驹本就在方才递给任星云的茶水中加了东西,现在催发她的病症,又毁去她救命的药丸,这个骄傲了一辈子的符修天才注定难逃一劫。

    现在她气得心坎发疼,眼前一黑,失去修为,再也没办法维持自己年轻的容貌,满头黑发转眼变得苍白,皱纹布满整个脸,完全是七八十岁的模样。

    “丑死了,这么老还敢喜欢我真是不害臊。”

    说罢,他清理了一下现场,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其实卿元驹不应该那么急着走,因为任星云死前最后一句话是

    “小卿修复结界结束之后千万记住检查。”

    说完这句话,她慢慢失去意识,躺在地上不动了。

    第二天,任星云的死讯如同阴云一般笼罩所有人。

    并非没有人怀疑最后和她在一起的卿元驹,但一是从这个世界的人的角度看,卿元驹当真没有理由做出这种事,二嘛,封印破损近在眼前,当务之急是找到替代任星云主持大局的符修。

    所以仙道修士们只好暂时把任星云的死归结于突发急病。毕竟她本来身体就虚弱,又为了阵法殚精竭虑,大限已至,天不留人,也是没办法的事。

    而这替代的位置就落到了卿元驹身上,谁都知道任星云十分偏爱他,把自己许多独门的阵法符法都倾囊相授了,他已是最好的选择。

    在正式修复封印的前夜,魔域派出的修士们在莫绾绾的示意下找到卿元驹,希望卿元驹能把修复封印的事直接让给魔域的大能,这样魔道玩家就能轻而易举地获得主线四的胜利。

    卿元驹老不乐意了,他可是一路忍着恶心舔了一路任星云那个老女人,好不容易才获得修补的方法,也自信能完成一切。

    更何况,如果这次由他完成修复,仙道会视他为拯救苍生的英雄,魔域少主也会明白自己到底是哪路人,到时候他也和姜勤风一样,仙魔两道都吃得开,春风得意,风光无两。

    于是他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

    所以当封印失败的时候,他才知道什么叫为时已晚。

    成千上万的魔物从深渊之下涌出,噬魔的怒吼响彻云霄,同时震撼修真界与魔域。

    “轰隆”

    劫云翻滚,风雨欲来。

    “快跑快跑”

    上清剑修见他呆愣在原地,立马把卿元驹推出极远的距离,就在他声嘶力竭的下一刻,丹田被魔物一把撕开,神形俱灭。

    卿元驹把他们远远甩在后面,时不时身姿灵活,捉几个肉盾,他明明一开始离结界缺口最近,如此卖力地逃跑,竟做到毫发无伤,就是衣服头发乱了些,真是不容易。

    源源不断的魔物从深渊逃往人间作乱,最先遭殃便是燕国与花国。

    修士一时之间陷入前所未有的绝望,别说拯救苍生,就连他们现在都自身难保。

    “啊救命啊救命”

    灵宝符修张明玉惨叫一声,被一只豹形的魔物生生扯下右边臂膀,他挣扎着想要逃跑,密密麻麻的赤天虫一涌而来,爬满他的身体。

    卿元驹躲在暗处,吓得胆战心惊,正准备继续逃亡,忽见天空数十道灵光飞驰而来。

    “孽畜休得放肆。”

    男子的声音清润如玉,却透着股摄人的冷意。

    方才气势可怖的雷纹豹还来不及痛叫,便已身首异处,一双黄灯笼似的眼瞳倒映出白衣仙君的身影,他背对着它,衣袍翻飞好似一朵盛开的空谷幽兰,一把闪着冰蓝色光芒的长剑锋芒如炬。

    “雪魂仙君你可算来了”

    张明玉死里逃生,冷汗涔涔,一见来人是姜勤风,心中大定,就算堂堂的八尺男儿,此时也不由热泪盈眶。

    姜勤风略微点头,却没时间安抚他,一个利落的转身,手起剑落,鲜血如花朵般肆意绽放,另一只蓄意偷袭的魔兽被斩于剑下。

    在他之后赶来的修士,其实并非与他同路,而是修真界最精锐的修士,个个修为都在元婴之上,也只有修为如此之高的修士才能马上赶来。

    以姜勤风为首,他们很快解决掉这批魔物,救下了二十余名幸存的修士。

    “多谢雪魂仙君的大恩大德”

    “谢谢各位道友的相助”

    劫后余生的修士们连忙道谢,没人敢站远了。

    也有修士提出不安的疑虑“深渊封印坏得彻彻底底,就算是各位也不能处理啊,我们还是赶快跑吧。”

    姜勤风摇摇头“这里就是最后一道防线,不能退。”

    “我们可是修士,不能丢修真三大境的脸,不能跑”张明玉也咬牙道

    卿元驹冷哼一声“就他一个那有什么用一起来送死么”

    他嘲讽的话语才说完,只觉脖颈凉飕飕的,回头一瞧,简直被吓得魂飞魄散。

    “啊江、江佑邻你、你不是死了吗”

    江佑邻长身玉立,站在他的身后,笑而不语地慢慢戴上手套,掩盖住自己黑色的指甲。

    “卿公子,逃得挺快,骂人也骂得心安理得。”

    只可惜辛辛苦苦逃了这么久的命,拉了这么多人做垫脚石,还是活不长呀。

    想到这里,江佑邻的唇角微微勾起。

    谁叫他说小风的坏话呢。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的五张自选情缘卡

    如果选崔夏烈侠行万里路,生姜会提前发现崔夏烈泄露消息,按照正常情况,就直接到深渊了。

    如果选柳音尘声动梁尘,生姜会知道自己的身世,并能非常安全地进入百花盛宴。

    如果选沙如雪金锁连环,帮沙如雪解开金锁的诅咒,因为让沙如雪变成正太的锁是生姜妈妈的遗物之一,柳音尘和沙如雪关系不好,设的套,生姜的血可解。

    如果选任星云云树之思生姜攻略任星云,任星云不会喜欢上卿元驹,至少现在不用死。

    如果选毒蛊王爱女如命让毒蛊王的女儿毒有心真正开心起来,生姜在百花盛宴上完成了,得到毒虫玉佩,可解世间一切蛊毒,没错就是小江身上毒蛊的解药,,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