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作者:苏明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未凪消失了。

    狐之助也不见了。

    放在一边的薙刀也失去了踪影。

    鬼舞辻无惨分离的肉块没有全部砍完, 留下的肉眼无法见到的部分分散逃离出去, 挥刀的范围满办法把分割甚远的肉块砍掉。

    留下的女鬼珠世哭着咒骂鬼舞辻无惨,缘一把她放走了。

    追赶过来的炎柱炼狱慎一郎先生和其他人看到他放走了珠世,还带来了不好的消息。

    他的哥哥继国岩胜, 背叛了鬼杀队, 变成了鬼。

    哥哥背叛了,任务没有好好执行。他被鬼舞辻无惨逃了, 说着在离开之前会提前告诉他的少女, 也在战场上失踪。

    自从鬼舞辻无惨那次围剿过后, 缘一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活下来的柱们愤怒地让缘一切腹谢罪,花费了如此巨大的心思,那么多的人陪葬, 结果却没办法杀掉鬼舞辻无惨。

    再加上他放走了鬼舞辻无惨身边的女鬼,以及举荐的双胞兄弟继国岩胜的背叛,让所有人都无法继续信任他。

    继国缘一的神话在此时崩塌。

    炼狱慎一郎却是看着缘一长大的, 他没能找到可以安慰缘一的未凪, 只能自己上手, 把其他愤怒的人安抚下来。

    至于缘一的过错, 就交给主公来判断吧。

    炼狱慎一郎还有话想对继国缘一说。

    纸门被关上,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跪坐着的缘一, 以及在他面前坐下的炼狱慎一郎。

    “未凪呢”炎柱先生缓缓地开口,犀利地询问另一位参与者的下落。

    或许其他人并不清楚,但是炼狱慎一郎是知道的。未凪的实力在缘一之上,如果说缘一可能差一点无法消灭鬼舞辻无惨, 但是那位少女那位真正的天选之子,是不可能会让鬼舞辻无惨逃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若说是战死,那是不可能的,不说原地没有未凪的尸体,鬼舞辻无惨也不会强到不伤继国缘一一分一毫地让未凪死去。

    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呢缘一也无法用语言说出来,他只记得自己在回头的瞬间,见到挥刀的少女身体变得透明。

    她在瞬息间只来得及看了缘一一眼,嘴唇张合,吐不出一个完整的字。

    只来得及在那瞬间松开手,任由日轮刀掉落。

    她把她的日轮刀留了下来。

    然后消失了。

    理智上,缘一是知道她或许因为什么缘故,所以回去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但是

    未凪是个骗子。

    说好了在离开之前,会提前说的。

    说好不会一声不吭就失踪的。

    都是骗人的。

    缘一沉默不说话,炼狱慎一郎也没办法强制他开口,只能叹气。

    “是吗我知道了。”

    上了年纪的炎柱先生跳过这个话题,开始说起别的内容。

    “关于你的会交由主公和其他柱讨论决定,”炼狱慎一郎沉沉地说道,“会议会在明天开始”

    虽然说缘一胞兄的过错不应该带到缘一身上,但是继国岩胜,的确是由继国缘一举荐带回来的剑士。任由谁都想不到,那位正直到几乎死板的武士,竟然会比地痞流氓都不如,反叛鬼杀队,成为鬼舞辻无惨的麾下。

    所有人都未曾预料到,便更加的可怕。

    锻刀村的位置、鬼杀队本部的位置柱以上级别能知道的据点全都需要更换一遍。

    缘一已经不适合留在鬼杀队了,主公大人和炎柱先生两人在会议上力保,最终得出的结果是,让继国缘一交还日轮刀,逐出鬼杀队。

    “那么,继国缘一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缘一默认了处罚方式。

    未凪的那把日轮刀并不属于鬼杀队,小主公准许他带着离开。

    继国缘一又恢复了孤身一人的状态。

    他不知道要去往哪里,只能一路向前走,向前走着,回到居住了两年的小屋。

    屋子里到处都有那个人的痕迹。

    玄关上放着的室内软鞋,桌子上摆着的维持绽放状态的鲜花。他走了过去,手指刚碰到鲜花的花瓣,它便像被吸收了生命力一样,在瞬息间枯萎。

    干枯的花垂下脑袋,支撑不住的干枝落下枯黄的落叶。缘一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动作颇大,刮起一阵微风。

    微风带起了桌子上的灰尘。

    缘一突然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未凪的刀别在他的腰上,不方便工作,他把刀取了下来,想了想,又挂回去。

    如果连刀也一同消失了怎么办

    这么得患得失的青年带着不方便的长刀做事,他去后厨取木桶,带着空空的木桶和要洗干净的抹布一同来到河边,仔细地清洗干净之后,装满了水带回去。

    他认真地擦拭着小屋子每间屋子,每个角落中留下的灰尘和蜘蛛网。

    干净的水换了一次又一次,他从回来至今,一直做到深夜,直到小屋子彻底清理干净为止。

    清理完小屋子,缘一才发觉自己的肚子在不堪的发出鸣叫声。他已经两天一夜没吃饭了。

    缘一又到后厨。

    他没有点灯,灯对他来说,并不是必需品,只是看着火焰在夜里燃烧着,总是会想起之前的一幕。

    还能吃的东西不多,缘一这个时候没有挑食的心情,他把能吃的蔬果洗干净,切好丢在一起,用水煮开。

    随随便便地吃了一顿,非常难吃。

    比最后吃过的饭团还难吃。

    吃完之后,缘一收拾了后厨的东西,发现夹在两个碟子中间,肉眼难以看到的一根红色的短毛。

    是狐之助的毛。

    狐之助不是普通的狐狸,小狐狸在本该换毛的季节是不会掉毛的。不过如果天气太热,狐之助会控制不住的毛发脱落。

    那个时候,小狐狸总会嚎叫着拎着短短的毛,哭唧唧地向未凪撒娇。

    未凪让狐之助把掉落的毛收集起来,有机会把它们做成小饰品。

    但是一直没有行动。

    缘一知道装着狐狸毛的小盒子放在哪里。

    他前去未凪的房间,从储物的小柜子里,找到一个存放好的盒子。里面装着的是狐之助收集好的毛发,缘一之所以记得,是因为他也曾帮忙收集过。

    未凪的储物柜放了很多小东西,大部分都是狐之助带回来收集的。

    他只拿了装毛发的小盒子。

    之后,缘一在小屋子睡了一晚,没有一只话痨的狐狸会给他铺被子,他只能自己动手。早上起床也不会有小狐狸从门口偷偷蹿起来,踩在他的肚子上喊他起床。

    也不会在醒来之后,看到穿着整齐,平淡地和他道早安的未凪。

    睁眼闭眼便是天亮,缘一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被外面鸣叫声清脆的鸟儿唤醒,拉开房间的侧面,走到行廊上。

    行廊是未凪最常待的地点。

    因为太过聪明的缘故,未凪对所有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她什么都能看一眼就学会,所以什么都不需要学。若是不打扰她,她能坐在行廊上,呆呆地看向那边的山林,度过一整日的时间。

    她坐着的时候,偶尔会吸引一些过来玩的小动物。

    小兔子,小狐狸,小鸟她会提前准备好送给它们吃的食物,一个个摸过去,一个个喂食,相当有耐心。

    狐之助偶尔会因此吃醋。

    审神者大人只要有我一个就够了

    这么无理取闹着的小狐狸,通常会把窝在未凪腿上的小兔子挤到一边去,霸道地宣誓主权。

    小屋子里到处都有未凪的痕迹。

    缘一在这里住了半个月,他每次抬头,每次转身,都似乎能看得到未凪带着狐之助对着他微笑。定睛一看,却是自己的记忆发生了错乱。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缘一收拾好行李,带上换洗的衣服和盘缠。选衣服的时候,他看到了未凪给他做的衣服。

    未凪这两年做了不少衣服,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都有。外套是狐之助做得多,外人根本无法想象,一只小狐狸到底是怎么做好人类要穿的衣服的。

    狐之助很神奇,也很厉害,当然,能让狐之助听话的未凪也非常的厉害。

    缘一背上行囊,先是漫无目的地出发。他现在失去了鬼杀队的情报来源,要杀鬼的话非常困难。更何况精准地找某一个鬼呢

    他想要找的是他的哥哥,继国岩胜,以及鬼王鬼舞辻无惨。

    不过外人怎么说,怎么想,缘一都没打算放弃。

    赌上这一辈子吧,一直找下去,直到找到为止。

    他走了很多的路,去过很多地方,见过许多的人。

    有些人会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却生怕着他携恩求报,对他产生警惕之心;也有人像灶门夫妇那样热情开朗,认真地招待他。

    缘一杀过不少鬼,但是杀得更多的是妖怪和鬼神。鬼的数量在鬼舞辻无惨躲藏的这段时间内,杀一个少一个,听到风声的鬼变得比以前低调起来。

    他现在只能靠着“失踪”的传闻,去把恶鬼消灭尽殆。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他顾及不了的角落,或者是赶不上的惨剧。

    失去家人的人会责怪他来得太迟,会把失去的痛苦发泄在他身上这些都并不重要。

    而让缘一感觉到最为难堪的时候,是新加入的鬼杀队剑士,遇到缘一,请教他的名字的时候。

    继国缘一,继国缘一。

    他没有对那个人说出自己的名字,落荒而逃。

    两年的时间,他在外面杀鬼救人,完全没有回去自己的小屋子。

    等到他回去的时候,小屋子又堆满了灰尘。

    他再次提着水把屋子清洗干净。

    这一次还需要去院子外面处理杂草,缘一看了看手里的日轮刀,根本不舍得用它来做除草的工作,他蹲在地上开始拔杂草的时候,找了他两年的老乌鸦飞了过来。

    老乌鸦快死了,它飞得极慢,几乎是在缘一打理好小屋子结束之后,才飞到目的地。

    衰弱的利爪在抵达之后根本没办法抓稳手里的两封信,信纸缓慢地飘落在缘一的头顶上。

    青年抬起头,见到眼熟的老乌鸦。

    “缘一缘一信未凪信”老乌鸦明明上了年纪,甚至可能活不过今年,却还是中气十足地向缘一报告。它说完之后,狠狠地喘了一口气,一副呼吸不过来的样子。

    缘一本想离开把信拆开来看,但是看到老乌鸦这个样子,惊慌地安慰它,让它缓过来为止。

    不久之后,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的老乌鸦拍开缘一的手。

    “看信未凪的信”

    它说道。

    熟悉的名字很久没有人提到过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两年之间,提出来的竟然是一只年老的乌鸦。缘一愣了一下,拆开其中一个写着大大的一字的信封。

    他拆得十分小心,在没有破坏信封的前提下,快速地把里面的信纸取了出来。

    是未凪的信,未凪她回来了吗

    为什么不回来找他呢

    缘一很久没有生出过期待的感觉,他可以感觉到,心脏跳动的速度比往常快许多,浑身的血液也变得滚烫,明明没有动用呼吸法,却依旧让身体发热起来。

    他展开薰着紫藤花香味的信纸。

    「缘一

    展信佳。这是一封信,也是一份寻宝地图。我委托乌鸦先生,以及乌鸦先生的后代们,在你生日的当天将信送达。今年是你26岁生日吧快去找一下看看吧。

    看看我们给你送了什么礼物。

    未凪和狐之助留」

    信很短,短到不过一会儿就看完了。缘一愣了一下,他把信纸翻开,背后画着一副简陋的地图。

    虽然简单,却明明白白的标注了“藏宝”地点。

    第二封信的内容和第一封内容相似,又有些不太一样。

    「缘一

    展信佳。27岁生日快乐今年过得如何有没有遇到新的朋友,上一年留下的礼物你喜欢吗

    啊。

    就算不喜欢也不可以换。

    新的礼物在新的地点,快点去找吧。

    未凪和狐之助留」

    缘一此刻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在一旁等着的老乌鸦啄了啄他的腿。

    “缘一,不要哭”

    扎着马尾的青年擦掉了眼眶上落下来的泪,朝老乌鸦露出温柔的笑容。

    “谢谢。”

    他收好两封信,珍爱地放进胸前的口袋里。老乌鸦在他旁边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告诉缘一,它已经交代了后代,之后的每一年都会把信送到小屋子来。

    “每一年”

    “未凪写了75封信75封”

    75封信。

    缘一带上老乌鸦,顺着信后面的地图,去寻找自己的礼物。未凪和狐之助挑选的地方并不偏僻,很快就把礼物找出来。

    不知道未凪用的是什么方法,盒子里的礼物很新,仿佛刚放下去的一样。

    礼物有两份,里面还放着一张小纸条。

    是狐之助写的。

    恭喜你找到了宝藏哦这是我和审神者大人准备好的礼物樱饼团子是我做的,围巾是审神者大人做的。啊,不要怕樱饼团子放久了不能吃,审神者大人用了特殊的方法保存起来的,我已经试过了,完全没问题哦拿去和朋友一起分享,好好的庆祝生日吧

    纸条里的内容比未凪写的信还要长。

    缘一站在原地,打开了装着樱饼团子的盒子。精致的点心没有腐坏的迹象,他站在原地许久,捻起其中一块,慢慢地放进嘴里。

    是熟悉的味道。

    缘一只吃了一块,剩下的留了下来。他去找第二份礼物,同样在盒子里面找到了纸条。

    依旧是狐之助写的。

    缘一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审神者大人说我上一年忘记说生日快乐了,今年补上双倍的份我猜你的发带又损坏了吧所以这次我准备的礼物是发带,上面绣了你的名字哦。审神者大人这次送的是她做的糖呜呜呜我第一次见到大人亲手做糖,我偷偷吃了一块,超好吃的悄悄问一句,缘一啊,你今年娶到老婆了吗

    青年抱着两个大盒子,老乌鸦停在盒子上,向他道别。

    死期将近的乌鸦要提前回去了,他虽然早就退休了,却还是鬼杀队所属的乌鸦,那边的人会替它埋好尸身,让它与自己的妻子葬在一起。

    缘一没有回去小屋子,而是带着盒子去了灶门家。

    他两年没有来到这个地方了。

    灶门夫妇见到他时,热情不减。缘一答话时和往常一样冷淡,不过夫妇俩人并不在意。他带上了狐之助做的樱饼团子,还有未凪做的糖。

    小堇长得比之前大很多,会自己走路,还会说一两句并不清晰的话。小女孩走过来,拉住缘一的衣服。

    缘一把糖弄得更碎一些,一点点地喂给她吃。

    入夜的时候,朱弥子把小堇带去睡觉。缘一坐在行廊上,旁边是灶门炭吉。

    或许气氛正好,缘一和炭吉聊着天,说起了自己的过往。

    说起了,离家出走之后,遇到的那个人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吃好,,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