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6、第九十六缕光

作者:老肝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水火两重天的死局, 硬是被拉基劈开了一条生路。

    急流卷起妖魔的尸骨,在空阔的实验室里来回冲荡。燃烧的金属设备轰然爆炸,于水底亮起火焰, 掀出偌大的波纹和推力。

    司诺城反手一抖,万千金线凝成粗壮的锁链,牢牢捆缚住队友们的腰腹,防止他们被海水冲散。随后,他拽着锁链大力一提, 借着爆炸的冲击波游向另一端。

    拉基举起战斧, 第一次出了全力。

    伴随着沉闷的轰鸣,他竟是直接把百米金属墙拆成了碎片, 并引动巨力形成狂暴的漩涡,带飞所有锋利的碎块,轰向下一堵墙面。

    遗憾的是, 墙面的背后依然是海水,以及数只拥有两栖类生物特性的妖魔。

    “嗖”,水压没能阻止金色箭矢的威力, 司诺城一箭射穿了前后两只妖魔的脑袋。同时,拉基抬斧转换方向, 既然下层已经被海水淹没, 那就往上打出去

    乌拉

    豁口破开的那秒, 祁辛黎的卷轴顶穿了天花板。两侧挂顶,中端兜住全队, 他将卷轴当作一个弹簧,硬生生将一队人送到上层,险之又险地错开了一头鳄鱼模样的妖魔。

    许是知道猎物要逃,妖魔旋身就想开咬。谁知俞铭洋一肚子火没处撒, 刚巧碰到送上门找死的妖魔,他真是乐呵了。

    俞铭洋抄起十字架当头一呼,本是想将能量注入怪物体内,让它被消蚀得一干二净,却不料这能量一碰到水,立刻发生了变异。

    它变成了“液体”,像是草药熬出的汁,发挥出无与伦比的药性。

    妖魔被砸了一记,顷刻间就被腐蚀到身首分离。头颅往上升,躯干往下落,零落成黑漆漆的碎肉,再在水中一点点灰化。

    从进攻到嗝屁,它或许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俞铭洋和队友们

    上赶着吃人的妖魔们

    眼看人没事,俞铭洋深深地看了妖魔们一眼,妖魔们同样深深地回望着他。双方虽然默默无语,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爷,来玩嘛

    下一秒,俞铭洋的绿色能量不要钱地洒在水里,吓疯的妖魔们拼了命地往四方逃窜。

    拉基破开层层壁垒,司诺城拖着他

    们往上游。多亏纪斯帮他们做过“泳池训练”,否则真撑不了这么久。

    只是,人与人的身体素质不同。当腰腹上的锁链再传来一阵拉扯,姜启宁一时没憋住气,吐出了一串泡泡。接着,他猛地蜷起身体卡住脖颈,剧烈地“咳嗽”起来。

    糟糕

    几人加快了速度,可水里不比陆地,等拉基劈进一个空房间,姜启宁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当司诺城把人摊平放在地板上,姜启宁距离嗝屁也不远了。

    咋整

    他们看向俞铭洋“会急救吗能奶活吗”

    俞铭洋“其实我觉得自己是个毒奶。”

    算了,土方法吧。

    拉基拎起姜启宁的两只脚,倒提着他抖了抖。就听见“哇”的一声,姜启宁吐出大量海水,还喷出了一枚纽扣。

    众人

    “能救活。”拉基把人摊在地上,解开姜启宁的衣服,以标准的按压姿势将手贴在他的心口,“乌拉每年掉冰窟窿里的人不少放心,没有人比我更懂心肺复苏。”

    联想到拉基平时的靠谱,几人是很放心的。可坏就坏在,手法还是以前的手法,但拉基已经不是以前的拉基。

    他这一手按下去,不仅没达到心肺复苏的效果,还轻松压断了姜启宁的两根肋骨。当清晰的骨裂声传来,所有人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气氛极度诡异。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阎王殿。

    拉基“请问,过失杀人罪怎么判”

    祁辛黎“我觉得他还能再抢救一下,觉醒者应该没那么容易死吧”

    “老姜”俞铭洋扑了上去,立刻护住队友的心脉,惨嚎出声,“你不能死,你醒一醒啊你现在要是嗝屁了,你到死都是单身狗啊难道你要让墓志铭变成生得单身,死得光棍吗”

    司诺城

    大概是这话太狠太毒了,又或许是俞铭洋奶得很给力,姜启宁的手指轻轻一动。见状,祁辛黎大喜“快有救有救俞铭洋,你给他做心肺复苏;拉基,你给他做人工呼吸”

    “为什么不是你做”

    “我没压断他的肋骨。”祁辛黎严肃道,“另外,没人比你更懂心肺复苏。”

    闻言,拉基表情沉痛,他几乎是颤抖着手掰开

    姜启宁的嘴,深呼吸道“我的牺牲太大了。”

    他真是为这个团队付出了太多。

    拉基做足了心理准备,猛地俯下身去恰在这时,也不知俞铭洋的能量触动了姜启宁的哪个点,本是在生死边缘大鹏展翅的人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姜启宁看到了拉基苦大仇深的表情。

    看到这货抿着唇,抱着“英勇就义”的心态贴近他的脸。这一秒,脑子里海水晃荡的姜启宁完全被吓清醒了,他分分钟扭过头,而拉基收势不及,一脑袋磕在了地板上。

    许是场景太基骇破了直男的胆,姜启宁自发自动地开启了大招“啊啊啊”

    于是,距离姜启宁最近的拉基正面承受了所有伤害。

    没多久,俞铭洋要救的人从一个变成了两个。姜启宁吐着血倒下,拉基被这一声吼得神志不清。

    祁辛黎赶紧上前查看最强战力拉基的情况,就见他眼神发直四肢抽搐,断断续续道“终究、是我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祁辛黎

    司诺城事情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简直匪夷所思

    水位不停上涨,要不了半小时就能淹没整个基地。有俞铭洋在的缘故,他们倒是不担心水下作战的问题。但凡事没绝对,万一碰上俞铭洋搞不定的怪物,如何活着从海底出去就成了最大难题。

    鉴于拉基和姜启宁互相伤害后都受了伤,活着出去的难度更增加了几分。毕竟,他们不会小看大自然的力量。

    “这个环岛的水下基地有几千米深,是普通潜水艇能达到的极限深度了。”祁辛黎琢磨道,“如果内部注满水,里外压强一样大,那么就算是我们也会被水压挤成肉饼。”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祁辛黎回忆起在实验室中看到的图纸,“拉基砸了六次天花板,我们目前应该在基地的倒数第七层。而倒数第七层,距离地面三千米有余。”

    “海水涌入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我不知道进水的口子有多大,也不确定会不会引来鲨群。总之,我们得尽快了。”

    司诺城点头“联系上纪斯了吗”

    祁辛黎苦笑“没有信号。”

    海水已经没过腰际,几名觉醒者摸出了空房间,沿着

    长廊往升降梯的方向走。头顶的灯光明明灭灭,时不时炸开一串火花。偶尔,他们能看见漂来的实验品,妖魔的残肢和游动在水中的黑影。

    是鲨鱼

    只是它们体型较小,不会主动攻击没流血的活人,更没胆子靠近气息浑厚的兽王。倒是妖魔来时,它们会警觉地一哄而散,给了觉醒者不少提醒。

    海水漫过了肩膀,温度越来越低。他们来到了升降梯前,却不选择打开这扇门。

    “怎么了”

    “里面爬满了妖魔。”司诺城压低了声音,松开了感知的手,“看来纪斯他们用过升降梯,妖魔应该是追着升降梯往上爬,才堵在里头。如果不想在水里拼命,就换条路走。”

    “不要惊动它们。”司诺城补充道,“让它们堵在里头,等注满水之后,正好方便俞铭洋下毒。”保管一个都跑不了。

    众人没有意见,切换路线走人。可这时,海水已经漫到了下巴。

    找路是个体力活,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若是遇到突发情况,他们会被消耗得更多。可惜人不能像鱼一样在水里呼吸,不然也不至于这么被动。要是能在海底呼吸

    等等,在海底呼吸

    司诺城忽然停住了脚步,电光石火间,他再一次回想起鲸渡港外海的生死经历。犹记得当时,他被巨蛇撞入深海。百八十米的深度,眼看自己就要游不上去了,是纪斯推了他一把。

    他记得,耳畔传来的轻笑和说话声。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充满水的环境对纪斯毫无影响对方能办到,他怎么可以办不到

    “你怎么停下来了”祁辛黎即刻进入戒备状态,“敌袭吗”

    “不,只是想到了一件事。”司诺城摩挲着下巴,“出发前纪斯说过,让我们把这次任务当作成熟之旅。”

    众人一愣。

    “我想了想,地上跑的怪物和天上飞的龙,我们都杀过了。唯一没克服的点,只剩下水战。你们说,纪斯是不是打算让我们悟出什么东西”

    那货不会无的放矢说话藏一半,从来坑得很

    “你的意思是”

    “他第一次让我们训练,就挑了游泳池作为训练场,会是巧合吗我看不像。”司诺城眯起眼,

    “在水里,我们无法呼吸。为了活命,我们会对身体的依赖度增加。而觉醒,侧重的可不是依赖身体,而是身与灵的契合。”

    “人不能在水里呼吸,没错。但是,灵能不能在水里呼吸”

    “或者,我们可以把水当作一方特殊的维度”司诺城的呼吸加重了,海水越涌越多,已经能将他们托起来顶到天花板,“要试试吗趁着顶部还有空气,我们可以做一次尝试。”

    “张开维度,试一试能不能在水下呼吸”

    “好”祁辛黎深呼吸,“反正这个世界早就不科学了”一猛子扎了下去。

    “我总觉得我们一直在被纪斯坑,但我没有证据。”拉基的野兽直觉极强,他顿了顿,突然目露同情,“希望大侄女还活着”她跟纪斯组队了吧太惨了

    俞铭洋“纪斯坑我们了吗没有吧,我觉得他是个好人啊。”

    姜启宁赞同道“是啊,还教我们觉醒,还带我们打怪,还救我们狗命。”

    拉基欲言又止,随即默默潜水。司诺城无话可说,只拍了拍俩吉祥物的肩膀“你或许会赚,但纪斯永远不会亏。”

    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绝对所图甚大。很多时候,司诺城都觉得纪斯像极了一个下棋的人。以天地为盘,以万物为子。一步一步,不知在和什么作斗争

    “诶为什咕噜噜”

    事实证明,时代真的变了觉醒者们在水下张开了维度,就感觉身体对氧气的所需降到了最低。

    不仅如此,随着灵魂与身体契合得越深,身体仿佛也脱离了“固体”的状态,像是能被水穿过,但依然能感觉到阻力和水的冰冷。

    奇怪的感觉,像是身体也升了个维度

    司诺城打了个手势走

    玩到新花样的觉醒者们,不禁在水里欢快地游了起来。只是,该状态消耗极大,可能没游到陆地,他们就要被榨干了。

    不,男人不能说自己会被榨干

    阿芙罗拉的羊头骨被击碎了,身上被戳了三刀,血流如注地倒在一边。他的魔使白猫气得发疯,炸毛躬身护在他身边,爪尖断裂,肉垫沾满了血迹。

    “喵嗷”它厉声咆哮,一双竖瞳紧紧

    盯着不远处的妖魔,怒意勃发。

    “咳咳,莉妮”阿芙罗拉撑起身体,一手蘸着自己的血,一手在地上画起了魔法阵,“去帮他们,不要管我。”

    “喵嗷”

    “乖女孩,去帮他们。”南雅的体力可跟不上。

    白猫不再出声,只蹭了蹭一身血的阿芙罗拉,飞快地奔向南雅。比起还能守望互助的司诺城一行人,南雅这一队真是凭实力硬碰硬杀到了顶层。

    他们没有计算过死在手里的妖魔数量,只知道杀到现在,阿芙罗拉觉醒了,白猫和黑豹也开智了。

    超负荷的战斗,层出不穷的妖魔和令人眼花缭乱的杀招,生生把他们从“菜鸟”逼成了“黑马”,再从“黑马”进化成“草泥马”。

    依着升降梯的便利,他们距离环岛的地面应该不算远了。可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黑豹摩伦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如离弦之箭般蹿了出去。

    那一刻,摩伦的杀气和愤怒达到了顶峰,野兽的凶性毕露,让阿芙罗拉都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而当他们找到摩伦之后,才知道它为何变得如此凶暴。

    原来,一年前残杀了它主人奥罗的凶手,就窝在这一层里。纵使他从人类转换为妖魔,纵使他变得比以前更可怕,但摩伦对他的杀意远远超过本能中对他的恐惧。

    杀死凶手,是摩伦至今没放下的执念

    “好眼熟的小猫啊。”对面的金发男人微笑着,一双竖瞳扫过来者,“哦,我记起来了。”他伸出手,毛孔中长出了一根根尖锐又细小的刀,“我好像杀死过一个味道不错的男人,他养过一只小黑猫。”

    “吼”摩伦压低了身子,这是进攻的前兆。

    “呵呵呵”金发男人的身体膨胀,无数把尖刀从躯壳中长出来,犹如刺猬,“知道我为什么记得你吗因为你的主人味道很不错,是我那几年吃过最好吃的人肉了。”

    摩伦发疯地冲了上去,南雅紧随而上。可这把“杀人刀”委实强大,要不是南雅的能力是操控金属,或许一个照面就会被捅穿心脏。

    之后,就是一场艰难的恶战。

    阿芙罗拉身中三刀,南雅被砍了六刀。摩伦的前爪和尾巴被削掉,白猫被一刀子捅穿了

    腹部。至此,阿芙罗拉的魔法阵画成,他发动了力量。

    诅咒

    黑魔法类别的咒语,绕过白魔法三倍奉还的原则,召唤堕天使的力量发出的诅咒。

    未觉醒前,施咒者需要被下咒者的生日、照片和头发,还需要时间让气场和魔法合成一体。可觉醒之后,施咒者只要保持能量的输出,就能让一切飞快成真。

    “来自地狱的枉死者,请听从我女巫阿芙罗拉的呼唤”

    呼无风自起,以鲜血为媒介的魔法阵周围涌出了黑暗的力量。阿芙罗拉的长发莫名飞扬,形同海底女妖美杜莎。他睁开了眼,直勾勾地盯着远处的妖魔。

    “是谁夺走了你们的生命,就把生命从他身上夺走。”阿芙罗拉双手合十,在魔法阵中央虔诚地跪拜下去,“枉死者们,请用他的血肉祭奠你们的死亡”

    他用古怪的腔调念着咒语,而魔法阵周遭的黑影越来越庞大。它们影影幢幢地往妖魔的方位游去,化作似雾非雾的手,一只只攀上了妖魔的身躯。

    它们不怕妖魔的利刃,也不畏惧妖魔的杀招。攀援、在攀援,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它的身体,又捂住了它的眼睛和口鼻。

    “吼”黑豹猛地窜起,长刀扎穿了它的腹部。

    可摩伦不仅没退,反而死死扒着长刀,一寸寸挪向妖魔的脖颈。

    “滚滚开”妖魔的招式混乱了。

    南雅趁机用两杆枪卡住它的手,恶狠狠地贯穿到地上。紧接着,她一骨碌矮身滚走,顺手捞走了重伤的白猫。

    而这时,摩伦的獠牙成功咬住了妖魔的脊椎。

    无论如何被甩动,如何被尖刀戳穿身体,摩伦都纹丝不动它的獠牙一寸寸扎进妖魔的皮肉,一点点磕碎它的脊椎。

    无形的手撕扯着妖魔的肉片,阿芙罗拉大口吐出鲜血。他总觉得自己活不长了,既然如此,那就努力让他们活下去吧。

    真是变数,他不曾在这趟旅行中占卜到自己的死亡啧。

    早知道就不来了。

    “咔嚓”一声,是脊椎骨被咬断的声音。摩伦被大力甩了出去,一头撞上金属墙面,淌着血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漆黑的手淹没了妖魔,像是食人蚁群遇到了食物,蜂拥着淹没了它的

    尸体,将它撕扯得七零八落。

    形同黑水沸腾,宛若水虎鱼争食,等枉死者们心满意足地从妖魔身上褪去,簇拥在黑魔法阵旁边,虎视眈眈地盯着昏迷的阿芙罗拉。

    而妖魔倒下的地方,只剩下一堆腐肉和零散的刀片。

    到底是承袭自古时的黑魔法,召唤异空间的鬼物是有两把刷子。不过,能力还是太弱了些

    也是直到他们大获全胜,纪斯才拄着大仗走出了阴影。

    当他挥手撤开维度的瞬间,黑魔法阵白光一闪,突兀地冒起了黑烟。枉死者们发出“尖叫”,不管不顾地往地底钻去,压根不敢再问施咒者讨要鲜血。

    “真是一堆烂摊子。”

    纪斯看了眼快没命的阿芙罗拉,扫向就剩一血的黑豹摩伦,再朝意识模糊的南雅望去哦,那只白猫也快去见上帝了。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纪斯叹道,“就奶一口吧。”

    大杖落地,乳白色的光晕纷扬成羽毛,如绵密的细雨落在他们的身上。器官自行愈合,伤口长出肉芽。身体的潜能被激活,体内的生机被点燃,断肢续接,骨骼相连

    很快,纪斯睁开了眼。

    他默默注视着被自己奶活的妖魔,不禁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明明已经控制住了量,偏偏还是漏了一点吗看来,他的力量还在增长,并没有达到所谓的“极限”。

    果然,轮回不是结束,而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神”也不是他们能达到的极限,仅仅只是一个境界的称谓。

    妖魔抽搐着起身,正想吼两嗓子。

    纪斯毫不犹豫地一棍子把它打成了飞灰,淡淡道“别给自己加戏,已经不需要你出场了。”

    作者有话要说s纪斯像这种奶活敌人的黑历史,还是不要给人知道了。疯狂打扫战场jg

    s给基友推文喜欢的可以收一下,是bg类型的哦

    有丝分裂by白兰氏鸡精

    基友的文,追妻火葬场,日更,酸爽狗血

    文案

    “等你成为影后,我们就结婚。”

    陆清彦酒后一句话,苏卿予信了三年。

    但她得到影后桂冠后,陆清彦送给她的,只有一包堕胎药。

    “乖,”他在电话里喑哑地说“别反抗我。”

    手机摔落在地。那一刻苏卿予意识到,自己坚持的是一场三年的笑话。

    人间蒸发两年的苏卿予小腹微凸出现在了机场。

    随后,坊间流传陆清彦要吃回头草。

    晚宴上陆清彦的狐朋狗友嘲笑他“陆总,怎么就喜当爹了呢”

    陆清彦几乎将牙咬碎,声音几乎淬出血来“老子乐意。”

    狗男人追妻火葬场,两年前后没怀孕,狗血酸爽无逻辑

    漫不经心老狼狗x独立影后

    年龄差7岁

    阅读指南追妻火葬场he“恋人是工作”的直男男主重抱美人归

    s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草  ̄3e ̄ 快月末了,求一波营养液,么么草啊啊啊

    s感谢在20200728 01:43:5520200729 01:35: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多利亚斯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清溟少华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东边咸鱼、九日、贪吃的喵喵、咸鱼本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俏如来 69瓶;你说什 68瓶;清溟少华 50瓶;q、奇犽家的小可爱 40瓶;咩噗噗噗 37瓶;糖醋小排7 31瓶;喵冬、老三、joyce、九日 30瓶;825832 28瓶;黄澄澄的橙子、芥川龙之介、甜甜圈呀、一颗星星、李四、梦倾长安、ox″ 20瓶;爱放飞自我の阳 19瓶;昭玉灵邪 18瓶;完全 17瓶;kaito、贪吃的喵喵、春天的燕子、宇之恋、倾凉、叶华、筱、漆迩、年级生、杨婷婷、沉浮、向心力、邑、任重明、、恰恰、水开了、延墨、燕归来、筱婧婧 10瓶;南冥南冥没有鱼、梦 9瓶;思吴邪,念起灵,守十 6瓶;会飞的鱼、紫紫、岚岚、围观帝、灼久、一只喵22、神游、尘心 5瓶;徽章 4瓶;雪棠棠、商千柃 3瓶;123456789、ceeste雪、郎艳独绝、那年薰衣草、严不大与步很行、露西利、罗さんです、琉璃西游腐 2瓶;海棠伊旧、雾惜念之、梦比糖果甜、aye1229、太苦、我磕c不谈恋爱、挖掘机煲仔、月夜修罗、凌遐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