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见

作者:巫朝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贾琏听了贾敬身边下人的回话, 也险些气了个仰倒。

    这敬大爷平日里修仙炼丹就罢了,左右是长辈,爱怎么闹就闹去。

    只是这二年族里府上都出了多少事儿, 珍大哥去年没了, 蓉哥儿今年秋日也被砍了头,他们这一房嫡支就剩下敬大伯, 并蓉哥儿媳妇生下的绵哥儿两个。

    珍大嫂子蓉哥儿媳妇绵哥儿三个孤儿寡母的, 敬大爷不回来帮着主持家事就罢了, 他

    “你说这敬大爷怎么这么着我本来以为他那几回派人来找珍大嫂子要钱也就够了, 他要不出来银子, 被老祖宗说了一顿,不说老老实实的过日子,怎么还起了这王八想头”

    王熙凤命人把回来报信的四个下人全都先绑起来严加看管, 屋内除了贾琏平儿外没了人, 她心中有火,免不得和贾琏抱怨几句。

    贾琏看她气得额角青筋直跳, 忙站起身来扶她坐下, 忍着他自己心内的气劝道“好歹敬大爷已经没了,就有什么想头, 好歹也没害了咱家,他走了都走了, 咱们就给他预备后事罢。”

    平儿也来到王熙凤身后替她顺气, 贾琏边劝边给她倒茶。

    王熙凤接茶喝了一口放下,一摔帕子, 皱眉道“你说说,咱们为了好歹在圣上那里留下几分好处,花了多少精神费了多少功夫”

    “去年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儿, 好容易如今事儿渐渐的过去了,宝兄弟也中了秀才出息了,家里也能暂腾挪得开,不至于捉襟见肘了,敬大爷又弄出这么个事儿,这一个不好,岂不是前功尽弃”

    “圣上本来就最厌道士丹药,上皇就是因着丹药才中风不起,敬大爷弄什么丹药要救上皇,还是一吃就死人的丹药,要我说一句不中听的话,幸好敬大爷先吃了没了,不然真要进上去,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咱们全家就下辈子见罢。”

    贾琏听了此话,欲想说一句毕竟是长辈大爷,人都又走了,又觉得这话也没什么不对的。

    可不是幸好敬大爷先吃了没了,他们才免了这桩灾祸

    是以贾琏只低着头叹了一声,又问道“这事该如何料理”

    王熙凤凝眉思索一会,攥拳起身和贾琏道“二爷,你即刻多多的带些人去敬大爷那里,把那些道士下人都看管起来,对着人名单子,一个也不许少都关起来,若有走脱的,即刻到官府画像,说是卷了主家的钱财逃了,万万不能叫他们落在别人家里。”

    贾琏听王熙凤话里大有深意,也忽地明白过来,面上表情更加凝重,站起身道“我即刻就去。”

    他说着就要往外走,王熙凤又叫住他道“二爷,对外只说是敬大爷不知世事,老糊涂了,不小心误服了丹药身亡,没看他亲儿子亲孙子没了,也没见他这做爹做爷爷的回来哭过几回

    “若真被人翻出来说敬大爷炼丹是要进给上皇的”王熙凤一面在地上踱步,一面道“就一口咬死说他自己觉得是极好的东西,年老糊涂了,不知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还有那些道士下人,务必让他们闭紧了嘴告诉他们,若敬大爷真被皇上怪罪,贾府有什么不是,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王熙凤勉强朝贾琏一笑,道“二爷可别怪我污了大敬大爷的身后名声,若不这样,只怕咱们全家都”

    贾琏本已走到门口,又两步迈回来,把手搭在王熙凤的肩膀上,叹道“我是那么糊涂的人不成”

    此时正好尤氏婆媳忙忙的来了,贾琏听见下人问好,忙松开王熙凤的肩膀,和进来的尤氏秦氏互行了礼,便忙着出去找人出城。

    这厢尤氏秦氏还没发问是怎么回事儿,王熙凤就把前因后果几句话和她们说了个明白。

    见尤氏秦氏脸都白了,王熙凤长叹一声道“大嫂子,蓉哥儿媳妇,我也不和你们客气上茶上水了,我们二爷现去玄真观关下人道士,你们和我快去老太太那里,马上是十六,请老太太入宫,和娘娘说说这事才是啊。”

    尤氏道“这话很是,只是我们老爷本是晚辈,闹出事儿还要劳动老太太,真是”

    王熙凤低头让平儿给她戴上银凤银簪,屋内没有别人,事情紧急,她也不避着什么了,几步绕到内间换过一身素淡衣裳,出来拉着尤氏秦氏就往外走,说道“这时候还讲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事儿若不麻烦老太太,只怕明年咱们就该掉脑袋了。”

    她又安慰她两个道“只要那些道士下人不乱说,其实也没什么,便是让人说了出去,也能说是敬大爷老糊涂了,和咱们什么相干世上也没有个小辈教导晚辈的理。”

    “去请老太太见娘娘,无非是怕有个万一,娘娘就在皇上身边,好歹能劝着一两句。再说皇上还打算用咱们两家提起还国库欠银的头儿”

    王熙凤最末一句是悄声在尤氏耳边说的,尤氏听见这一条,心下安定了不少。

    只要皇上留他们两家还有用,就不会因老爷的事真把他们两家伤筋动骨。

    大风大浪,她们也算见过的了。

    荣庆堂里,贾母也才刚刚起身,被鸳鸯哄得满面是笑,正等着儿子孙子孙女们都来给她请安。

    哪知她没等来一个入往常一般可以享受天伦之乐的早晨,而是等来了隔房的侄子服丹药身亡,还险些害了全家的噩耗。

    贾母也气得大怒,怒骂了几句“王八种子”等语,听得王熙凤说请她入宫告诉贤妃娘娘,立时道“快拿笔墨来我这就给娘娘递折子请见”

    王熙凤尤氏都忙亲自磨墨铺纸,贾母斟酌着写完了折子,又和尤氏秦氏两个道“你们老爷的后事,能俭就俭着些罢,里子做足,面子上缺就缺些。”

    “说不定他自以为是成了仙去,也不在乎这身后事了呢。”贾母不由冷笑道。

    尤氏秦氏又忙听命,心下也松了口气。

    尤氏心想这丧事有麻烦的办法,也有简单些的办法,老爷是当了曾祖父的人,又是年纪过了六十岁,也算高寿,本该办得热闹些。

    只是家里去年才被削了爵位,又闹出父子相残的大事,这回再把老爷丧事往热闹里办,不是上赶着丢人现眼再说老爷是为什么死的,也经不起宣扬

    只是她和秦氏都是小辈,又都是做媳妇的,实在不好开口说要把公爹的丧事简办,有了老太太这句话,她们才好名正言顺。

    从贾母房中出来,王熙凤并尤氏秦氏都分头行事。

    贾珍虽没了,尤氏却并没把他的侍妾都打发了,而是留着两个素日忠心不多事的佩凤携鸾,平日里也有个帮手。

    这回她和秦氏也往玄真观去料理丧事,就把绵哥儿交给两个侍妾照顾,也放心得很。

    王熙凤现是族长夫人,也跟了同去,把家里事都交给迎春暂管,蓁姐儿芃哥儿苗姐儿仍是请邢夫人照顾着。

    贾琏点遍玄真观中道士,果见少了两个,即刻命人捉拿,尤氏王熙凤等又要给贾敬装裹好了挪到铁槛寺,又要在京中院子里布置灵堂,也忙得很。

    幸而现今贾敬后人只剩下尤氏秦氏两个说了算的,族长贾琏族长夫人王熙凤也在旁,一应诸事不用问旁人,倒是省了许多面子上的费事。

    贾府上下忙忙乱乱了一整日,到得晚上,贾琏终于带着人把两个跑了的道士捉了回来,又审问恐吓他们一番,已是十月十五清晨。

    忙了一整日,贾琏王熙凤尤氏秦氏等都已是人困马乏,知消息并没走露,都略放了心,轮流去歇息,只等着明日老太太进宫见娘娘。

    谁知十月十六一大早,贾母王熙凤按品大妆入宫觐见,先去拜见皇后娘娘。

    妃嫔家眷入宫看视是有时辰的,皇宫又极大,从宫门至华阳宫路远,加起来每回能和娘娘说话的时间也就半个时辰,多不过多两刻钟,若无恩旨,妃嫔也不可留家眷用膳。

    皇后娘娘说妃嫔见一次家人不容易,就不必在她这里多耽误时间了,是以以往她们入宫觐见拜见皇后时,娘娘基本不见她们,只命她们在殿前叩头便可,并不见人,宫内都说这是皇后娘娘的恩德。

    这回贾母王熙凤本也以为只需在殿门前叩头即可,谁知这回她们恭敬立在那儿等着叩头,殿内却转出一位五品服色的女官,说皇后娘娘请她们进去。

    皇宫大内,旁边都是太监女官围着,贾母和王熙凤虽然心中诧异忐忑,却也不敢互相眼神交流说是说什么话,只低头恭敬跟随那位女官入内。

    皇后娘娘端坐在内室临窗榻上,贾母并王熙凤皆不敢抬头,只低头恭敬行了大礼,被皇后娘娘叫起赐了座,又给她们上了茶,贾母便说些娘娘依旧凤仪万千等语。

    王熙凤虽不是头一次入宫,却还是头一次面见皇后娘娘,心中比之以往进宫更紧张十倍不止。

    先别说面前的是天下最尊贵的皇后娘娘,只说他们家前两日才出了一桩事

    苏皇后看着坐在椅上祖孙二人眼中皆是掩饰不住的紧张,想起昨晚从皇上那里听来的消息,不禁心中一笑。

    只是她又想到昨晚的军情,不禁叹了一声,道“你们家的事我已尽知了,也知道是贾敬一个人糊涂,不干你们的事。”

    “只是自上皇卒中后,圣上一向最厌修仙炼丹之事,怎么你们也不多劝着些,着人看着他”

    贾母与王熙凤背上霎时冷汗津津。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

    感谢在20201005 17:55:0320201006 17:22: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夕汐 5瓶;月夜修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